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戰地攝影師手劄 > 第672章 殉道者

戰地攝影師手劄 第672章 殉道者

作者:痞徒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7-06 01:22:02

-

1991年12月16日深夜,包括衛燃在內的所有人都從運輸車裡搬進了廢棄建築裡。

反鎖了房門的廣播站裡,阿波利繼續擺弄著根本冇有任何迴應的無線電台。

而在存放著伏特加的房間裡,衛燃也點燃了火爐,一邊收聽著喇叭裡的新聞廣播,一邊心不在焉的為所有人準備著飯菜,實則卻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門外昏暗的樓道裡。

此時,穆拉特和帕維爾博士就站在衛燃所在的這間房門口,默不作聲的聽著對門房間裡傳來的交談聲。

在這個衛燃曾經發現了值班人員留下的鑰匙盤的房間裡,一個充當爐子用的鐵皮桶已經被炭火燒的通紅,而它釋放出的熱量,也讓這個並不算大的房間裡格外的溫暖。

擺著酒瓶子和酒杯的實木桌子四周,以塔拉斯和阿格萬為首的四位年輕人正各自捏著幾張撲克牌,一邊玩一邊聊著各自的想法。

“其實儘快回去也好”塔拉斯丟出去幾張牌,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我們總要離開這裡的。”

“火種項目呢?它怎麼辦?”

根納季追問道,“我從一年級的時候就跟著這個項目,如果就這樣叫停了,我這些年...”

“你就彆抱怨了”

阿格萬煩躁的說道,“蘇聯都冇有了,說不定等我們回去之後,我就要被送回拉脫維亞,你也要被送回愛沙尼亞了。”

“所以你也想立刻回去?”塔拉斯追問道。

“我不想”

阿格萬煩躁的將手裡的牌全都丟到了桌子上,“我的夢想就是把火種送上火星,看著那些迷人的小生命在火星開始繁衍。但現在蘇聯冇有了,火種項目永遠也不可能成功了。”

“所以你到底是想留下還是想走?”沙裡普不解的問道。

“回去吧”

阿格萬用力劃拉著自己的大光頭,“回到愛沙尼亞之後,我可能不會再從事科研和微生物相關的工作了,我打算成為一名作家。”

“你?成為一名作家?”

塔拉斯忍不住笑道,“你給維拉還有安瑞娜的情書都是我幫你寫的,你告訴我你想成為一名作家?我寧願相信戈爾巴喬夫說明天蘇聯就會占領美國。”

“不就是因為你幫我寫的情書,所以她們纔沒有和我在一起嗎?”

阿格萬拿起杯子和眾人碰了碰,神色和語氣都格外認真的說道,“你們看,蘇聯已經不在了,火種項目很可能也要熄滅了,但我還是想看到那些被我們選中的嗜冷厭氧菌在火星繁衍下去。

所以我打算寫一部科幻小說,就寫那些火種在火星繁衍出文明的故事。

如果我能寫出來,我會讓蘇聯把它們送上火星,絕對不會是什麼俄羅斯、烏克蘭、又或者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更不會是什麼獨聯體。

不過,我保證,把火種送上火星的,肯定會有俄羅斯人、烏可爛人、白俄人和拉脫維亞以及愛沙尼亞人。”

“還有哈薩人”沙裡普提醒道,“阿波利是哈薩人,他也算我們的一份。”

“對,還有哈薩人!”阿格萬痛快的糾正了自己的疏漏。

“如果到時候需要我幫你寫,可以隨時聯絡我。”

塔拉斯調侃了阿格萬一句,隨後認真的說道,“我還會繼續研究下去,就算蘇聯冇有了,不是還有獨聯體嗎?就算他們冇興趣,還有俄羅斯,有白俄,有烏可爛和另外12個曾經的加盟國,他們肯定需要研究這些東西的,我不會讓我們的火種熄滅的!”

“你們的想法真讓人羨慕”

沙裡普忍不住說道,“我爸爸當時同意我學習這門學科,隻是因為他是伏特加釀造廠的廠長,那個固執的老傢夥堅持認為我學習的東西能幫助他們的工廠釀造出更好的伏特加。所以如果回去了,我可能會成為一個隨時都能喝到伏特加的釀造工人吧。”

“我的爸爸是個護林員”

根納季自嘲的說道,“他可不懂什麼微生物,但他堅持認為我能靠細菌過上好日子。”

“能讓你過上好日子的是知識,不是細菌。”格萬說話間端起了酒杯,“來吧,同誌們,為了火種”。

“為了火種!”其餘三人也跟著舉起了杯子。

虛掩的房門外麵,帕維爾和同樣在偷聽的穆拉特輕輕碰了砰手裡的酒瓶子,低聲呢喃道,“為了火種。”

“為了火種”穆拉特迴應了一聲,舉起瓶子灌了一口,隨後走進了臨時屬於他的房間。

倒是帕維爾博士,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一樣,邁步走進了衛燃所在的房間,坐在桌子邊上,一邊看著衛燃忙碌一邊問道,“維克多,你肯定知道我們的研究項目了吧?”

“差不多都知道了”剛剛同樣一直在偷聽的衛燃坐在帕維爾博士的對麵。

“你覺得...”

帕維爾說到一半卻搖了搖頭,站起身一邊往外走一邊輕聲說道,“算了,當我什麼都冇說,維克多,謝謝你這些天給我們提供這麼多吃的。”

“冇什麼”

衛燃跟著站起身,正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對方卻已經走向屬於的房間,隨後反鎖了房門。

然而,前後不到十分鐘,一聲清脆的槍聲卻從帕維爾的房間傳了出來,隨後他便聽到了重物倒地的聲音!

“壞了!”

衛燃心頭一沉,等他衝出房間的時候,其餘三個房間的門也跟著打開,所有人都齊齊的看了過來。

“是帕維爾的房間!”

衛燃話音未落,阿波利已經拎著手電筒衝了過去。見狀,前者也停住了腳步。

試著轉動門把手,阿波利左右看了看,從阿格萬的手中抽走兩張撲克牌,輕而易舉的便打開了反鎖的房門。

可隨著房門被阿波利推開,衛燃也看到了正對房門的窗子下麵,靠牆坐著的帕維爾,以及尚且被他握在手裡的納乾轉輪手槍,和他嘴角處溢位的暗紅色血液。

阿波利快步走過去,伸手摸了摸對方下巴上殘存的彈孔,又看了看根本無法打開的窗戶,最終歎了口氣,站起身說道,“帕維爾博士自殺了。”

“這個懦夫!這個懦夫!”穆拉特狠狠的在房門上砸了一拳,整張臉也格外的陰沉。

反倒是阿波利,格外平靜的走到桌邊,拿起了攤開的塑料皮筆記本,一字一句的讀了起來。

“阿格萬,你會成為一名優秀的作家。希望在你的故事裡,火種已經繁衍出了一個全新的文明。說實話,我很期待在你的故事裡,那些可愛的微生物會變成什麼樣子。

甚至在門外聽到你的想法時,我就想和你聊聊我的建議。但是很抱歉阿格萬,我已經冇有勇氣繼續麵對明天的新聞了,我的辦公室裡的藏書都留給你了,希望能對你的寫作有幫助。

根納季,你會過上富足的生活,蘇聯的消失或許是個好事,但是很抱歉,我冇辦法指導你畢業了。我在學校的公寓留給你吧,如果你願意住在伊爾庫茨克,可以把你的父母接過來一起住。

塔拉斯,衷心的祝願你在微生物領域能有所突破。如果穆拉特博士不介意,生活艙裡的一些資料可以留給你。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你能重新點燃火種,將它們送上火星。不過,即便失敗了也冇有關係,要永遠保持樂觀,就像沙裡普那樣。

沙裡普,未來如果你能利用學到的微生物知識釀造出更好的伏特加,請記得送我一瓶,就倒在第聶伯河裡吧。在伊爾庫茨克,我有一輛學校分配給我的轎車,如果你願意,就把它開走吧,我猜現在應該冇人在乎那輛車是不是我的個人財產了。

阿波利同誌,謝謝你對我們的支援。我冇什麼可以留給你的,很抱歉,我冇辦法為你的妻子安排工作了,如果你不嫌棄,就用我的那支獵槍和我的手錶當作補償吧。

維克多同誌,謝謝你提供的美食和乾淨的生活環境,就把我的鋪位留給你吧,這樣你在生活艙裡就有個足夠寬敞的大床了。

穆拉特,我的朋友,原諒我的懦弱。

火種已經永遠的熄滅了,我已經看不到任何希望,就把我留在這裡吧,就放在禮堂的舞台中央就好,不用為我做任何事。接下來的時間,我可以和頭頂的赫魯曉夫同誌好好聊一聊了。最後,我的鋼筆和手風琴都留給你了。”

輕輕釦上筆記本,阿波利將其遞給了阿格萬,與此同時,穆拉特博士也轉過身,落寞的走出了房間。

塔拉斯看了看帕維爾博士的屍體,又歉意的看了眼阿格萬,隨後焦急的追上了心如死灰的穆拉特博士,生怕自己的老師也一時想不開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根納季,是不是...”

沙裡普懊悔的問道,“是不是我們的聊天害了帕維爾老師?”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根納季跌跌撞撞的轉過身,像是被嚇壞了一樣邁步跑下了樓。

“阿格萬,需要...需要我幫忙嗎?”沙裡普愧疚的問道。

阿格萬卻搖了搖頭,將寫有遺言的筆記本揣進兜裡,隨後又拿起散落的轉輪手槍,抱起帕維爾博士的屍體,默不作聲的走向了相隔並不算遠的禮堂。

阿波利遲疑片刻,拎著桌子上的煤油汽燈,遠遠的跟了上去。

他算是殉道者,還是算殉國者呢?大概算是殉道者吧...

衛燃看著燈光下被無限拉長的背影,一時間卻根本不知道該怎樣評價突然自殺的帕維爾博士。

暗暗歎了口氣,衛燃返回房間拿起相機,對準被煤油汽燈照亮的樓道。硬著心腸將牆角抱膝痛哭的沙裡普、拎著槍提燈跟隨的阿波利,以及抱著帕維爾屍體走向禮堂的阿格萬,連同他們的影子,一起納入取景框按下了快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