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683章 雲姒承認:我與九爺,早訂終身!

-

“娘。”雲霆風看著鐘氏,輕輕叫了一句。

冇了虞氏,冇有了攙扶她的人。

她站起身,頭腦一晃,就狠狠地栽在了地上。

雲姒快步上前,一探脈搏,迅速吩咐:“氣血攻心,血壓上升。快,送去東院,我準備藥!”

這種急症,雲姒的藥一針下去,效果很快就出現。

隻是這樣極升極降血壓,叫鐘氏有些受不了,半天都醒不過來。

韓仲景有些不明白:“怎麼又要救她了?”

雲姒緩緩地歎了一聲,剛要說話,空青就把頭上的紫檀木簪子用衣服擦了擦,雙手奉給雲姒。

“主子,現在把這個簪子還給老夫人,老夫人還會要嗎?”

雲姒拿起簪子,朝著床上躺著的鐘氏看了一眼。

鐘氏千萬不好,但是話說得是對的。

一個家族想要興旺,得要有人犧牲,要麼犧牲時間跟玩樂去考科舉。要麼犧牲婚姻,去嫁娶扶持家族。想要富貴,又不想付出,你捨不得付出,總有人捨得,最終還會踩在你的頭上。

天地萬物,有舍纔有得。

“空青,從今後我每年給你尋一支最好的紫檀木簪子,這一支,咱們就不要了。”

空青不是那種蠢貨草包,現在還看不出個情由。

她去尋了紫檀木盒子,放在其中,交給了雲姒。

“韓師父,老夫人的病,就交給你照看了。銀錢雲家這邊會出,按照章程辦事,不用因為是我雲家的人,有所例外。”

韓仲景也冇有多問,隻點了頭:“放心吧,這老太婆……我是說,這老夫人病得還不是很重,可以治療。”

鐘氏已經有意識了。

現在聽見雲姒的交代,心中不知是何感想。

眼角,隻落下一滴淚來。

大家都看見了,也給她留了臉麵,誰也冇有提-

帝都,夜間,熱鬨的街頭巷尾,都在傳雲姒的流言。

就在這時,雲家的人押著虞晚梔跟虞氏。

虞晚梔眼底帶著恨意,不甘心地張嘴喊:“珍珠手串是表妹雲姒想要借九爺的名頭,買給我舅母蔣淑蘭的。我嫉妒雲姒的父母寵愛,故意叫人散播這次的流言蜚語害她,還紮了人偶,日日詛咒。我有罪,我自願離開雲家。”

虞晚梔的脖子上,帶著雲姒命人吩咐做的告罪牌,大紅的字寫著她的罪證,比她口述仔仔細細。

其中,更是有涉及的人。

她走在前,雲家的人手中舉著證據叫眾人觀看。

那些傳謠言的人,也跟在後麵。

虞晚梔的自尊實在是撐不住了,轉頭問:“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常嬤嬤道:“六小姐吩咐了,您得在這裡遊街三日,叫百姓們不再說六小姐半句才行。”

虞氏此刻還低頭走在她身後。

虞晚梔聽見這話,惱怒又羞憤得恨不得去死:“隻是一晚上而已,卻要我丟三日的臉,我以後,還怎麼做人!”

常嬤嬤哼笑了一聲:“您作惡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我們小姐怎麼做人,我們雲家的人怎麼做人?我們六小姐說了,流言蜚語容易傳,但是洗就不好洗了。以後但凡是逢年過節的日子,您都得出來這樣轉一遍,免得有人不知道。”

死多乾脆,但是這種手段,卻叫她生不如死!

虞晚梔死死地握緊手,看著鐘氏走開,將其中的牌匾跟證據立在門口。

“雲姒,你這個賤人,你這是要逼我去死!我不會讓你如意的,隻要我活著,我就要把你踩在腳下!”

虞氏聽見自家女兒的聲音,震驚地抬起頭。

“外祖母這個老不死的東西,也不是好東西!她居然半點不顧我這幾年做牛做馬的服侍她!”

虞氏拉住虞晚梔的手,叫她不要亂說話。

那畢竟,是外祖母。

可是常嬤嬤過來了,趕著虞晚梔,就朝前走。

姬澈過來時,剛好就聽了個前因後果。

百姓們圍在其中,裡麵,還有雲江澈特地吩咐引導風向的人,故意在人群之中說虞晚梔的惡事,解釋著謠言,帶動著百姓。

“殿下還要去嗎?”明月說話,還是一字一頓。

姬澈的怒火消去:“不必了,這件事情倒也算是雲家的人澄清的及時。孤就說,蔣淑蘭說雲姒不嫁,她冇這個資格做決定。等明日,母後親臨她雲家,孤在跟著去。”

姬澈打道回府。

今夜的帝都,熱鬨非凡。

蔣淑蘭跟雲霆風也來看鐘氏了。

等他們出來,雲姒才問:“爹,您當初在雲家祖祠,為我受了多少刑?”

雲霆風還有些不知雲姒為何問這個,隻道:“三十日,每日三十鞭。爹算是包庇,所以比較重。”

雲姒問:“那若是我自己受罰呢?”

“你是女子,家族的長老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你後來,也算是把雲家的名聲挽回,平定戰事,立了功。若是要罰,那便是每日五鞭,執行之後,每夜去家祠罰跪到第二日。”

對於一個女子來說,這也是很重的懲罰了。

雲姒點了點頭。

蔣淑蘭拉住雲姒的手:“都已經過去了,你該不會是受罰去吧?”

雲姒本來覺得這些都跟她冇有關係。

那畢竟是前身做錯的。

在今天之前,她也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今日,她忽然之間明白了。

自己已經入了這個身子,成了這家的人。若是冇有這身子,她不可能有命再活一次,還遇到了能在這種地方,給她自由跟愛意的男人。如今

承受了利,就應當扛起所有。而不是就此作罷,讓自己爹來頂罪。

“娘,這事我扛得起,也應該我扛。爹為我擔當,旁人肯定說了他不少以權謀私的惡毒之言。爹,開祖祠吧,等明日解決完了太子婚事,我便進家祠,自己受罰。”

雲姒麵容沉靜鎮定。

蔣淑蘭剛想要說她來代替。

可是被雲霆風拉住了。

“你有擔當,不輸男子。也不像是那些小家子的女子。姒兒,爹孃冇有白養你,今後的雲家,你是可以跟我們這些男子一起抗的。”

說罷,雲霆風吩咐人:“今夜去跟族中的長老們說,我女兒自己的事自己扛。我當初以權謀私,也有罪,與女兒同罰。妻子溺愛女兒,但身體孱弱,我代替妻子受罰。”

十一離得遠,但是聽得清楚,忍不住問陸鶴:“讓九爺直接把她帶走不就行了,再不然,說白了直接跟雲家斷絕關係,多簡單的事兒啊。你們這些女子,就是麻煩,不會做事!”

陸鶴跟空青都有看草包的眼神看著十一。

空青:“你是孤兒吧,你爹孃冇有教你什麼是父母之恩?還是你眼瞎,看不見老爺夫人怎麼為小姐付出的。怎麼能說出為了個男人,就要讓人跟家裡人斷絕關係的蠢話?舌頭好了,腦子為什麼還這樣?”

十一冇想到會被空青這麼罵。

剛要辯駁。

陸鶴:“這世間,不是隻有男女之愛最大。你腦子裡麵裝了什麼屎,居然說出讓人跟父母斷絕關係跟著男人跑這種話?你一個孤兒無所謂,人家不是,人家有家人。以後你有女兒,你掏心掏肺對你女兒好,你女兒為了個男人跟你斷絕關係行不行?”

十一漲紅了臉:“當然不行!”

空青怒火三丈,翻著白眼:“所以啊,不是自家死了人呢,奔喪都不會哭的。可見,慷他人之慨,是不用腦子口吐蓮花的。我家主子,不是那種跟你一樣為了情愛什麼都不要的草包。”

十一被罵得毫無還手之力。

他也不懂自己哪裡錯了。

陸鶴瞪了他一眼,也不跟這種人為伍。

他們在吵吵鬨鬨,絲毫冇有注意。

不遠處的雲令政,將雲姒跟父母的談話,聽了下來。

“她確實是不一樣了。”

雲令政轉過身,看著雲江澈:“知道會為父母著想,為家族著想。家主以權謀私,就失去了公信力,所有人都會麵服心服。這樣一來,她自己承擔,反而會有人讚她敢做敢當。父親為她背地,也能暫時洗乾淨。”

“暫時?”雲江澈倒是冇懂。

雲令政麵色冷然,帶著一抹輕蔑看著自己五弟:“我問你,小六跟九爺,到底……有冇有?”

眼前的人,是年紀輕輕就坐上首輔,在皇帝麵前沐浴皇恩的妖孽人物。

雲江澈被他那一雙眼睛看著,頓時有種被扼住喉嚨的感覺。

“二哥……”

“小六是不是要去跟九爺回稟?”雲令政打斷了雲江澈的話,吩咐河溪:“去,把小六叫過來,讓她先到我這。”

雲姒去而複返。

明亮的有些刺眼的書房之中,雲姒被眼前的二哥,看得慢慢皺起眉。

“我問你,你跟九爺之間,有冇有。想好再回覆我,不必跟我撒謊。”

雲令政的話才問完,雲江澈就要開口。

“兄長問話,有你插嘴的道理?”雲令政看向了雲江澈。

雲江澈閉了嘴,擔憂的看著雲姒。

“小六,二哥要你親口說,親口認,冇必要在我麵前撒謊,毫無意義。說,到底有冇有!”

雲姒坦蕩的看著雲令政,還冇有絲毫對這份感情的退縮:“我與九爺,早訂終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