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622章 不是九爺的孩子,那還是誰的!

-

縱然齊王神仙一般的人物,冷靜無比,此刻,臉上也出現了幾分愕然:“什麼?”

“真的……”陸鶴頭皮都在發麻。

可是麵上,維持得極好。

“陛下,齊王殿下眼睛看不見,趁著當時一起到九王府,就來找我師父看看。奈何王爺跟下麵的人商議軍事,我跟王叔就把齊王安排在了南苑。泡了藥之後,齊王殿下受不住藥力暈了過去。”

雲姒也點頭:“是的我作證,那藥桶,還是我提走的。我離開之後,齊王的房間,就冇有彆人了。當時我還遇到了楚王,楚王幫我提了藥桶。楚王殿下是先遇到我還是先遇到的公主?”

霍臨燁:“後遇到的你。”

事情這就順了。

雲姒:“那就是公主趁著我離開之後,就去了齊王殿下的房……”

陸鶴:“也就是說,公主肚子裡麵的孩子,是齊……”

“不對!”李善慈大叫:“你們胡說!”

“確實不對!”齊王的親隨觀星將齊王攙扶起來:

“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確定了,當時在南苑房間看見的是九爺,九爺將她拉進去的。我家殿下,眼睛看不見不說,還昏迷了,怎麼可能是殿下?”

齊王也道:“不錯,本王並冇有對公主做過任何不軌之事,當時,且一直在昏迷,醒來時,見到的便是雲大夫他們。”

當時,毒醫聖手韓仲景隻診斷出齊王身上有兩個藥在作用。

一個是陸鶴用的猛藥,一個是齊王從小被下的毒。

李善慈不敢承認自己下了迷藥,也想不到,迷藥跟齊王身上的毒,再加上陸鶴的藥對衝。

叫齊王在那個時間段,完全失了智,他自己,更是什麼都不記得……

李善慈渾身都繃緊了起來。

她不敢去想彆的可能,隻是抬手指著霍慎之質問:“這點事情,九爺都不敢認,還做什麼男人!九爺你算什麼男人!”

這時,武宗帝派去調查的人回來了。

德勝公公聲音很輕地回稟:“下麵的人都說了,當時九爺確實是在西院,冇有去過南苑。南苑,是齊王所在。”

霍慎之道:“那方纔也說了,齊王昏迷,跟北涼公主所說的對不上。”

兩個男人,都跟李善慈所說的話,對不上號……

李善慈固執地道:“就是九爺,要了我的就是九爺!陛下,他不承認,還想要隨便找個男人栽在他頭上!”

雲姒看向了李善慈,梳理所有事情經過:“齊王殿下在南苑治了病,因藥昏睡。之後陸鶴就帶著你來了南苑,楚王看見了你。而後,你看見我提著藥桶出來,趁此機會,就進去了,楚王也是看著你進去的。觀星也可以作證,是齊王在南苑。”

觀星點了點頭,手下示意齊王。

齊王道:“那就奇怪了,本王當時昏迷,可做不到像北涼公主所說拉著她進房,她也說親眼看見就是九爺。可是九爺不在南苑,而是在書房,我們都有人可以確切地作證。如此,這問題,就出在北涼公主身上了。”

這時候,就連萬副將他們也來。

“臣等願意為九爺作證,當夜九爺確實是在書房與臣等商討軍政。後來雲大夫來了,就開始說齊王殿下的事情。期間也是所有人一起去南苑看齊王殿下的。後來宴席散去,臣等依舊在九爺書房商討,從未見過其他女子。”

李善慈徹底失了體麵,大怒:“說謊!所有人都在說謊!你們所有人,都是串通好了的!九爺,枉我欽佩你把你當做英雄,你居然連做了的事情都不敢認!”

她不信,絕不相信,那一夜的,不是九爺!

霍慎之眼底涼薄如初,冷聲詢問:“本王再問你一遍,南苑,你確實確定了是本王,親眼看見了本王?”

李善慈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全部被霍慎之跟進側的雲姒捕捉。

“是!怎麼不是!你不想要認,你就直說你不認!用不著做這種小人之舉!”

霍慎之冇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瀾,隻垂眸朝著雲姒溫聲道:“用你所說的辦法驗證裡麵孩子的真假。”

雲姒馬上明白,接著說下去:“公主既然擔心我做手腳,那可多找幾個孕婦一起,到時候矇住臉跟身子,我依次取樣,分辨跟男方對比,一比就知道。這樣,你也不用擔心我耍花樣,是不是?”

北涼的人原本還想要站在李善慈這邊多說兩句。

可是一看,九爺這方的人,每個人底氣都是那麼足,絲毫不怕查驗。

要是說齊王那還有可能,可是齊王也有人證證明暈倒。李善慈又說了,當時是“九爺”拉著她進去的。

“公主,你可有看錯,當晚的人,確實是九爺?”

李善慈看著自己國家的人,心中有些虛,可是她確定,那就是霍慎之。

陸鶴:“我帶你去的是南苑,九爺根本就不在南苑。你既然非要說我們串通在一起,那就讓我師父查驗,你北涼的人在其中看著,免得你說我們做手腳。”

十三個孕婦,加上李善慈一共十四個。

雲姒小心進行羊水穿刺,用結果跟男方的頭髮提取物對應。

這期間,隻有編號,她不知道誰是誰,李善慈混在其中,九爺也不例外。

等著結果出來之後,北涼人看了一眼,就心涼了。

霍慎之接過結果,淡聲道:“未免北涼人說本王的人向著本王,方纔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她不知對方是誰的情況下做的。每一位孕婦都能完全對上孩子的生父。唯有其中一位,跟孩子所謂的‘生父’對不上。”

李善慈咬緊牙:“那又如何,難不成是我嗎?或許,是這些孕婦之中,有人偷了人也未可知!”

“不著急,你們隻給了我編號。可是編號對應的具體人,是北涼的這邊做的。”

雲姒說完,北涼的使者,已經拿出那一張紙,開始在每個編號旁邊寫上對應人的姓名。

隻有李善慈跟九爺那裡,是不匹配的。

這就證明,李善慈的孩子,確實不是霍慎之的!

“這怎麼可能?”李善慈的喉嚨,彷彿在眨眼之間被人扼住。

她轉臉,就抓住了雲姒的手腕:“你故意的?還是你有什麼特彆的辦法,在查驗的時候,就知道那是我,故意整我害我!”

如果不是雲姒搞鬼,好好的孩子,怎麼可能轉眼就不是九爺的了!

李善慈不信!

雲姒掙開她:“你要是再不信,就自己等著孩子生下來,咱們在驗。我們這邊絕不會讓李善慈出事,一出事,就是心虛。我們肯定,竭儘全力抱住她!”

霍慎之示意雲姒到身邊來:“北涼使者做的標號,雲大夫盲做,你們覺得,可還有必要驗?”

北涼使者,這時候也心虛了:

“當時我們的人都在場,雲大夫對每個人同樣月份的孕婦,用的都是同一套辦法,冇有差彆……”

李善慈還想要狡辯:“萬一……”

霍慎之已經冇心思在同這種講不清道理的人耗下去:“北涼公主,你用你父皇跟李豫的命,向你北涼的真神發誓,那夜你看到的,當真是本王?”

李善慈猶豫了。

北涼真神——北涼人信仰在骨子裡的東西,怎麼敢隨隨便便拿來發誓詛咒?

“我……我……”

在場的人有幾個傻子?

萬錚他們齊齊到來為九爺作證,他們就看出九爺禁得住查。

如今李善慈支支吾吾,更見端倪!

齊王冷聲道:“看來北涼公主自己也記不清楚了?在外麵隨隨便便弄了個孩子來,到九王府轉一圈,就說是九皇叔的。拿出證據,就說所有人串通起來欺騙你。也還好,本王當時昏睡,不然,今日本王也跟著遭殃。這北涼的公主,真豁得出去啊。若北涼公主還是不認,那這樣,用藥落下這孩子,跟九皇叔滴血認親,或者讓陸鶴跟六小姐驗血。”

霍慎之麵上已經冇有彆的表情,隻一雙冷漠至極的眼中含著狠厲威懾:

“若查明你肚子裡的確實是本王的種,本王應你一切要求。若不是,那你北涼真神,定然會護佑你北涼在三個月之內,亡國絕種,寸草不生。本王,說到做到!”

北涼使者哪裡不知眼前這個男人的話裡的意思。

他猛然轉頭看著臉色慘白的李善慈,握住她的手腕重重質問:“公主,到底怎麼回事,你說不說實話!若是你再把眾人當傻子,那北涼陛下,不再會有你這種女兒,北涼也不絕認你這種公主!”

李善慈的牙根不斷髮顫,眼珠子也一直在抖動,死死地看著雲姒。

不可能的,那……那就是九爺!

雲姒已經失了耐性:“冇有什麼謊言能牢不可破,做人,彆太把自己當回事。你現在說出來,你肚子裡麵的孩子到底是誰的,還能查。說實話,是你最後的出路。耗下去,絕冇有好處。”

李善慈看看雲姒,又看看霍慎之。

她重重喘息了兩聲:“陸……陸鶴把我帶去那個院子,我進去之後,裡麵冇有燃燭火,我看不清,可是陸鶴說了,九爺就在裡麵的啊!”

“裡麵的肯定是九爺,九爺做了不承認,就串通了所有人說謊話!一定是九爺的!”

北涼使者氣得臉色鐵青:“那就是公主你根本就冇有看見到底是不是九爺,也不確定,跟你同房的到底是不是他!隻是因為陸鶴說了你就信了?”

李善慈咬緊下唇,捂住小腹:“我……我冇有看見,可是陸鶴是這麼說的呀……”

不是九爺的孩子,那還會是誰的孩子?

李善慈不敢想!

不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