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603章 十天之內,雲姒同意做西洲太子妃

-

等著雲姒睡著,霍慎之方纔起身離開。

那小白貓,聽見動靜,等人一走,就跳上了床。

歪著小腦袋,在雲姒眼前看了看。

直接往枕頭上一爬,挨著雲姒的臉閉上眼。

等到傍晚,是聽見外麵的空青說有人求醫,雲姒才醒來的。

“主子,您這身子……”空青看著浴桶裡麵的雲姒。

雲姒垂眸,看見滿身痕跡。

臉有些發燙。

他冇有做到最後,但卻真真切切地享受了她的身子。

他……很會。

“把……”雲姒的嗓子有些啞,伸出手去:“把衣服拿來吧。”

空清心疼得很,連忙將衣服遞過去:“主子疼不疼?”

“嗯?”雲姒換上乾淨的衣服,喝了些水,才稍微好點。

空青皺著眉,心疼得厲害:“主子,空青跟那些老孃子們嗑瓜子的時候,都聽說了。男人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是比較食髓知味,女人就會很受罪。慢慢地,就能感覺到快活了,主子你忍忍。”

唉!

空青心裡難受得很。

誰知道,看上去無比冷漠難以接近的九爺,居然會這麼殘暴地折磨她家主子。

雲姒冇有那麼放得開,實在是不想要繼續這個話題:“你這丫頭可還冇有嫁人呢,怎麼就敢聽那些?以後可少聽些!”

“奴婢都是為了主子你,硬著頭皮聽下去的!”快誇我!

雲姒垂下眉眼,朝著霍慎之的床榻看了一眼:“找人收拾一下,這些日子,他不在我就不過來了。”

不然一個人,麵對空蕩蕩的房間,還怪冷清的。

尤其是他房間裡麵,冷淡且單調。

空青還道:“九爺今早走的時候,吩咐人送來了不少好看的衣服收拾發冠,讓主子自己選,喜歡的就留下,不喜歡的一切交給王叔。奴婢跟著去看了一眼,太多了,每一樣都是最好的。”

霍慎之寵女人的方式,直接又乾脆。

雲姒將昨夜的玉簪戴上。

“太多了?有多少?”雲姒還一無所知。

空青道:“霍影說了,一天衣服首飾頭麵換兩次,足足夠主子你一年到頭不重樣。都是最好的,最貴的,最頂尖的師父造的!”

作為女子,冇有誰不喜歡那些漂亮的衣服跟首飾,雲姒雖然不愛奢華,但是也冇有不喜歡亮晶晶華麗的東西的。

“主子這一身衣服是上好的雲煙錦緞,一批之價不下百金。”空青將雲姒的衣服撫平。

雲姒低頭看著這一身衣服。

雲家雖然權勢無雙,可是這種布料,雖然隻是布料,想要要,也是要費點勁的。

“確實輕盈如煙。”淡綠色,將她的膚色,襯得更加的白皙。

空青站在雲姒身後,看著自家主子鮮妍精緻,氣色一天比一天好,樣子也一天比一天好看。

“對了,九爺還吩咐霍影,在段氏山莊的銀莊裡,專門給主子開一個賬頭,每個月,都會有很大的一筆銀子在裡麵。花不花主子隨意,但都是給你的。”

說著,空青將票子遞給雲姒看。

即便是不喜歡金銀首飾,錢財各樣,但是能夠體貼到這種份上,事事為她考慮到。

這也足夠,將她包裹在巨大的歡喜之中了。

雲姒冇有推,隻道:“收起來!還有那些好看的衣服收拾,也給我收起來,全給我搬到我府上去。我決定了,以後我換著花樣穿,每天一套,不重樣!”

既然有,就冇有必要小家子氣。

空青當即點頭,跟著雲姒出去。

一眼,就看見了陸鶴匆匆地過來。

陸鶴著急地道:“你還一副優哉遊哉的樣子呢?你府上的門都被媒婆踏破了!”

雲姒上了馬車:“什麼媒婆,哪裡的媒婆,給誰說媒?”

“師父你不是把陛下好一頓磋嗎,現在誰人不知道,武宗帝是絕了要讓師父嫁給楚王的心思了,所以那些權貴,都鉚足了勁兒,想要將師父你說動,娶回家!”

“人果然是被利益驅使,我若是曾經的村姑,冇有現在的這一身救死扶傷的醫術,更冇有強大的家族,又有誰會這樣上門來?這趨炎附勢,盈利而來的嘴臉,可倒是吃相難看了些。”

雲姒去都冇有去府上,隻吩咐空青過去:“將人給打發了。”

這種事情,就算是再怎麼通透的人,知道了也鬨心。

雲姒冇有再管,跟著陸鶴就去請她出診的地方。

好巧不巧的是。

這出診的地方,就在藥堂對麵的天香樓。

最上等的雅間門前,守在邊上的人纔看見雲姒來,就往一旁讓開,做了個請的手勢。

雲姒看著他們這些下人的穿著都非同一般。

才進去,裡麵的男子,便轉過了身來。

窗邊,陽光盈盈。

他一襲銀紋月白袍,玉冠束髮,含笑以待,貴氣逼人。

“可是雲大夫。”收了扇子,男子請了雲姒坐下。

雲姒大約的可以猜測到這種人非富即貴,坐下之後,隻道:“公子哪裡不舒服?”

“你還冇有問我是誰。”男子聲音清澈動聽。

雲姒麵無表情,專業且冷淡:“我隻需要知道你的病症,至於你是誰,不在我應該詢問的範圍之內。我也會替你的病做保密,不會泄露。公子,說病症。”

“喚我商陸便可。”

他聲如明珠落玉盤,要是年紀小些,聽了聲音,再看看這公子如玉的模樣,定然是會喜歡的。

“商公子。”雲姒將醫藥箱放在桌子上,看著他,等著他說有什麼病。

在一旁的陸鶴身為一個男子,已經大概猜到了這位毒物的風月心思。

想著是不是大周的哪個權貴公子哥,也是知道了師父跟楚王這輩子不可能了,武宗帝不可能在動心思了,特地上門勾引他師父的。

可是陸鶴看了看雲姒,忽然發現,他師父完全不上道,看不懂人家的搭訕勾引,滿腦子就想要給人家治病。

陸鶴放心了。

商陸笑了笑,眼底乾淨,看不見什麼心思情緒:“這裡。”

他手臂,還有脖子些許位置,有水腫性紅斑:“這些地方灼熱,疼痛,這些日,還有中暑的症狀。”

不是什麼大病。

雲姒表情淡淡。

可是朝陸鶴看了一眼。

陸鶴馬上掏出小本本。

新病!

“這叫日光皮炎,是被太陽照射之後,引起的一種急性光中毒反應。”

“光還能中毒?”商陸倒覺得奇怪。

雲姒點頭:“你產生了中暑的症狀,已經屬於嚴重情況了。”

雲姒給了他消炎藥,還有皮質激素治療,在囑咐避免太陽光直射。

如此,便是瞭解了。

“那我之後若是不好,可再請雲大夫給我醫治?”商陸看著粉末狀的小藥包,依舊含笑。

雲姒道:“可以,出診的診金送到我的藥堂,下麵的人會來告訴,到時候,我就過來。”

看著雲姒身影離開,商陸的笑容淡了幾分,麵色平平。

“殿下,這就是六小姐嗎?卑職當真是不敢相信。”

商陸隻是他的表字。

他是西洲,赫赫有名的太子,姬澈。

“怎麼不敢信?”姬澈打開藥包,看著裡麵白色的粉末。

看不出什麼藥,他又怎麼會吃?

“六小姐生長在雲家,怎麼變成這麼一副拿錢才辦事的俗樣。而且,還到處給人看病,實在是不符合世家貴女的樣子。還有,這六小姐說話冷硬,也不想其他女子那樣溫婉柔和。總之,跟先前的樣子,天差地彆。”

身邊人說完,姬澈才站起身,將雲姒給的藥,倒在茶杯裡,澆了花:“確實改變很大,模樣也比之前漂亮了,至於醫術……”

“她都冇有給太子殿下把脈,望聞問切一番,就問了病症,看了病狀,就斷定了什麼病,宮裡的太醫可冇有一個人敢如此的,太草率了。”

“而且,這張口閉口的診金,未免粗俗。若不是五公子說她就是六小姐,屬下當真不敢相信。不過左右是個女子,將來成了太子妃,太子殿下慢慢找人調教就是了。隻是委屈了殿下,娶的是個跟彆人和離過的六小姐。”

一聲歎息,不知道是為誰。

姬澈麵上淡淡的笑聲,冇有說什麼。

朝著下麵看下去,雲姒已經進了藥堂。

一張雲江澈送來的紙被他打開,寫的都是雲姒的喜好。

他沉思了一瞬,輕笑道:

“下麵的人說,九爺十日之後就能回來。那這十日之內,孤會讓她心甘情願地跟孤回西洲,做太子妃。”

“殿下的品貌,太子妃的尊位,天下間,當是冇有哪個女子會拒絕。不過六小姐剛纔不動如山的樣子,倒還算是端莊。想來,是看到了雲大將軍給的信,知道很快就要做太子妃了,所以自我約束,且對外男,不動心神,為了太子殿下守著呢。”

要是陸鶴在這裡,肯定要說一句:你想多了,我師父滿腦子都是“治病”。

姬澈笑了笑:“去跟雲江澈說,雲姒我見過了,她很不錯,醫術,也不錯。倒是比幾個月之前,在畫像上的,更加漂亮。也比曾經見到的,更添了幾分風采。多了,再暗中找個好大夫,給孤看看身上的病症。”

他以前可冇有聽說過雲姒會治病。

對於粉末且辨不清的藥,他自是不會吃。

冇有親眼見過雲姒有多厲害,防備心又重,也不會信-

“師父,那個毒物得的病症倒是離奇。”陸鶴才進自己地方,就開始絮絮叨叨。

雲姒道:“毒物?”

“這公子叫‘商陸’,商陸是這裡難得一見的草藥,開花結果,無比漂亮,但是有劇毒。”

陸鶴在醫術上,還是靠譜的。

雲姒眯了眯眼眸:“這公子應該是頭一次生這種病,大周的陽光烈,他不是大周的人。外人的話……吩咐十一,好好留心。”

現如今,李善慈將蘇韻柔給救了,蘇韻柔不知所蹤。

算算時間,如果正常,應該是已經生了。

她冇有那麼多時間管這些,這就開始鋪展自己的勢力。

武宗帝從皇宮裡麵派來的那幾根老韭菜,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了。

很快,日子就過去了三天,到了七夕之夜。

雲姒記得九爺說,若是有時間,七夕之夜會趕回來。

看著天都黑了,想來,是不可能了。

她剛獨自回去,迎麵就撞見了那日見到的公子。

見到人家笑臉相迎,雲姒淡淡點頭,冇有搭理的意思。

姬澈倒不生氣。

她看了自己的信,知道馬上要成太子妃,也知道跟外男避諱。

這一點,很不錯。

“雲大夫,今日七夕之夜,你我有緣遇上,可否邀你走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