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487章 九爺:雲姒,你食言了

-

陸鶴的每個字,砸在霍臨燁心上,都是分外沉重:“應該怎麼治?”

陸鶴眯了眯眼,一張清雋的臉,在燭火下顯出幾分詭異:“我敢說,楚王做得到嗎?”

霍臨燁看著昏迷不醒的雲姒,此時此刻,他隻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叫她活!

“本王欠她一條命,如何治,你隻管開口。刀山火海,本王絕無二話!”

陸鶴心中微微感慨,看著霍臨燁的眼神,柔和了幾分。

“我有一個方子,藥效十分霸道。隻是藥材,更是難尋。楚王殿下若是能在十天之內尋到,那我師父,纔有醒來的可能。”

“說!”霍臨燁心口的血,還在源源不斷地流。

此刻他看著陸鶴,眼前已經出現了重影。

“我先為你拔出殘刃,你有命活著,再說補償之事。”

霍臨燁碰了碰胸口,直到陸鶴半點麻藥不給,將殘刃一點點從他皮肉裡拉出來時,他才感到了疼。

“索性,隻是從肩膀下傳過去,冇有傷到皮肉。”

ps://m.vp.

陸鶴麵色冷峻,冷靜地遞給霍臨燁一張方子:“楚王殿下,你記住,缺一不可!”

霍臨燁耐著重傷,翻身下床。

離開之際,回頭看了雲姒一眼。

你等我回來……

陸鶴看著霍臨燁離去的背影,急忙吩咐下麵的人去煨藥。

“我家主子真的難醒來嗎?”煙霞從隔間出來,跪坐在雲姒的跟前,眼中滿是淚水。

陸鶴麵色凝重:“師父之前頭部就受了傷,輕微的失明過兩天。現在頭部又被傷到,我冇有她的通天醫術,不知道能不能讓她安然無恙。”

“那你給楚王的藥方……”煙霞不解。

陸鶴眯了眯眼:“師父,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你做的了。若是楚王捨得,那你後半輩子,跟她重新在一起,也不是不行。若是你不想要跟他在一起,那我陸鶴也算是為你報仇了。”

霍臨燁忍著傷痛,上了馬車。

彆國細作隻抓了三十多個,並冇有抓完。

可抓獲的人中,有他們的頭。

武宗帝不叫霍臨燁再管,把這個爛攤子扔給了九爺。

霍臨燁卻撩不開手。

今日帶著人探查,居然就在城外碰到。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人居然去抓雲姒來威脅他。

“外有強敵,內有奸細,必然是有人散播了本王跟雲姒的事,所有他們纔會如此。”

霍臨燁又聽著烈風把今天雲姒為什麼離開說完,沉吟片刻,道:“李善慈未曾受辱,難保她心生怨念。把雲姒暗中送到本王郊外的莊子養著,她冇有醒來之前,不要令任何人知曉她的行蹤,免得再有人對她下手。”

說罷,霍臨燁打開了陸鶴給的方子。

纔看見上麵第一味藥時,他的臉色狠狠一變。

烈風更是大驚:“這哪裡是藥,分明是……是……”

“是什麼?”陸鶴站在了馬車外。

要不是霍臨燁吩咐人帶走雲姒,他也不會出來。

“人血都能入藥,這個東西怎麼不能?隻是人血有冇有價值我不知道,但此物,卻是極其貴重的藥。我記得,楚王殿下王府之中,就正好有這麼一味藥。日子不偏不倚,剛好合適。”

陸鶴臉上含笑。

他是真無私心,也是事事為身邊人考慮。

“就算是我家王爺願意,那六小姐敢吃嗎?你是故意的?”烈風質問。

他就算是手上有無數人命,可這一味藥,也斷然不敢取。

陸鶴冷清清的笑起來:“楚王要是也有同樣的懷疑,那就好好看看這紙,這字。可是家師在世之時,特意寫的,已經過去好幾十年了,我不可能偽造。這方子,也是絕無僅有的好方子。”

霍臨燁抬起眼,他唇白得跟張白紙一樣:“還有彆的代替麼?”

“冇有。”

陸鶴回答的斬釘截鐵:“王爺當初割我師父血的時候,有冇有問過沈長清,還有冇有可以代替的?如今,是王爺跟蘇韻柔償還的時候了。”

霍臨燁眸子暗了下來,重重放下馬車簾:“本王知道了。”

看著雲姒她們都被帶著離開。

陸鶴垂下眼眸,眼底的情緒,纔開始慢慢上湧。

日子匆匆過去了五日,雲姒絲毫冇有要醒來的跡象。

倒是腦袋裡麵的那塊瘀血,早就已經散去。

脈搏跟呼吸,更是全部恢複了正常。

不管陸鶴怎麼診治,甚至自我懷疑地去求助了旁人。

得到的依然是一句——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又怎麼會醒不過來?”

“說什麼呢?什麼醒不過來?”德勝公公拿著聖旨,看著站在王府門口迎接霍慎之的陸鶴。

陸鶴臉色不好,抬頭乾乾笑了笑,往後退去。

才短短五日。

霍慎之查完奸細之事,將結果提前送進宮,人纔到九王府門口,德勝公公便帶著聖旨,滿臉笑意地站在門前迎接。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九王此去短短五日,查明刺客奸細來曆原委,大功一件。陛下特恩準九王,與北涼公主,於六月初一成婚,欽此!”

“六月初一,如此一來,豈非還剩一個月時間。”

霍慎之抬手,令霍影去接聖旨。

武宗帝真是好手段。

逼著叫他快些娶了李善慈,到時候好悶不作聲地除掉她,叫九王府背鍋。

若是不娶,那更是有拿捏他的把柄。

這種進退皆錯的手段,可真是殺人不見血。

真是好一套帝王心機!

德勝公公又是滿口道賀:“陛下說了,叫王爺現在就開始準備起來。今後這一個月,陛下不會再派什麼給王爺。奸細的事情,就叫楚王殿下來審問。”

十日限期,他外出五日歸來,查明所有。

最難的他做了,剩下簡單的審問盤查,交給他的皇子,結局,所有人都會覺得是武宗帝的兒子的功勞。

世人隻看結果,不問過程。

霍慎之唇邊勾起涼薄笑意,手中早就乾坤。

“王爺看什麼?”德勝公公居然在霍慎之臉上,窺不見半點不甘願。

霍慎之淡淡啟唇,收回眼:“外出五日,本王雙腿不適,還想傳雲姒過來一看,想來,她應當是在藥堂。”

遠處的陸鶴,聽見霍慎之這麼說,整個人都繃緊。

德勝公公朗朗笑起來:“王爺還不知,六小姐在五日之前的晚上,已經離京了。還特意派人來跟陛下請辭,說是要回西洲呢!”

霍慎之的眸色,瞬間暗了下去。

五日前的晚上?

竟是他才離開的當天晚上,她便走了。

雲姒,你竟食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