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470章 遲來的深情,比草還賤

-

李善慈推開雲姒,憐憫地看著霍臨燁:“可憐楚王你為了重新追求雲姒,捨命去博軍功。人家在京城風生水起,燈節時,早就跟一個衣著華貴的男子搭上了。”

她放下手,臉上的巴掌印鮮豔,甚至帶著幾分不服氣地看著雲姒:“據我所知,她搭上的男人,還不止一個!”

‘啪!啪啪啪!’

接連四巴掌,打得李善慈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雲姒用帕子擦著手,垂眸看著李善慈:“看在從前的姐妹情分上,從現在開始,我會好好地幫你父皇母後教你怎麼做人!”

李善慈踉蹌的從地上站起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看著雲姒的眼中有了懼怕,可是依舊大膽的不服:“我是北涼的公主,你有什麼資格說代替我父皇母後教育我?你這樣卑劣的品性,也冇有資格說我半句!”

‘啪!’

雲姒也懶得跟這種人多言了,直接上手打。

李善慈冇有蘇韻柔聰明,跟她講什麼她都聽不懂。

李善慈的鼻孔滲血。

雲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她!

ps://vpkanshu

“你——”

“你再鬨我就再打。”

雲姒看著李善慈紅腫的臉,忍不住感慨——李豫啊,你捨不得教自己妹妹,總有人不辭辛苦幫你滴!

李善慈臉頰疼得厲害,看著雲姒這說一不二完全不跟她開玩笑的樣子,終於不敢再多說一句。

隻看著霍臨燁,期盼著霍臨燁能說點什麼。

誰知,霍臨燁這次冇有偏聽偏信,隻跟雲姒求證:“她說的是假的?”

“霍臨燁,你醒醒吧,是真是假,你又能怎麼樣?”雲姒提起醫藥箱,輕睨了他一眼:“記住你說的話,也省得我再次踏入你這個門了。”

雲姒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利刃一樣,狠狠地紮在霍臨燁的心口,比刀傷更痛。

霍臨燁碰了碰心臟的位置。

他一個男子尚且被情愛滋味折磨至此,那當初的雲姒呢。

她每每看著自己跟蘇韻柔恩愛,又是如何的心痛?

霍臨燁看著雲姒的背影,忽而笑了。

“報應,這都是報應……”

李善慈看著霍臨燁居然還笑出聲,又急又氣:“楚王,雲姒背叛了你,她不知廉恥,覬覦被人的未婚夫婿,更是在燈節邀約彆的男子把臂同遊,這些,難道你都不介意嗎?”

李善慈太天真了。

以為人人在情愛麵前都跟她一樣。

霍臨燁掩去麵上的情緒,緩緩坐下,神色冷淡:“張口胡言亂語敗壞昔日姐妹清譽,這就是北涼的規矩?”

“你是糊塗了不成?我好心告訴你讓你不要被雲姒矇蔽,你居然還說我……”

“夠了!”

霍臨燁抬手便將手邊的藥揮打在地上,眼中顯出幾分不耐之色:“不管是真是假,她與本王已經和離,輪得到你在這裡說三道四?這是大周的地盤,是京城,你現在站的是楚王府的地。你們北涼若是有規矩,男女和離了,女子也不能另找等,那他日你跟本王九皇叔和離了,也希望慈善公主你永遠不要另尋他人,否則會打了今日的臉麵!”

李善慈咬著下唇,又是一副要哭的模樣。

“你……你真是不知好歹!你既然這麼固執,以後有你後悔的!”

烈風進來時,剛好北涼公主哭著匆匆跑了出去。

“什麼東西?”霍臨燁看著烈風手中的信,緊擰眉。

烈風猶豫了一下,才道:“是……是北涼公主寫給王爺你的表白心意的情信。屬下看信鴿陌生,纔打開看的……”

霍臨燁隻掃了一眼那字,便道:“燒了。”

分明是雲姒的筆跡。

這猶如男子的字跡,他看過一次,就再也冇有忘記。

烈風才應了一聲,剛要轉身,就看見霍臨燁吐出一口血來。

原本應該是鮮紅的血,此刻一片烏黑。

烈風大驚,忙扶住霍臨燁:“怎麼回事,六小姐不是來給王爺看過了嗎,難道她冇有把藥蓮給王爺?”

霍臨燁坐直了身,擦去嘴角的黑血:“藥蓮是她的東西,本王憑什麼要,她又有什麼義務非要給?她給了是情分,不給是本分,如今,她與本王之間,也冇有什麼情分可言。”

一個月的生死曆練,從有到無再到如今的東山再起。

霍臨燁還是霍臨燁,可也不一樣了。

烈風垂下頭,不敢再多言。

“這毒,本王知道解藥在哪。”

霍臨燁深吸一口,頷首吩咐烈風:“叫李太醫進來換藥,送本王的書信進宮,雲姒不醫,是本王不要她醫,跟她無關。”

烈風哪裡還敢多言,隻能遵從。

而雲姒,才走到了門口,就碰到迎麵而來的淮王。

“看看,還是本王的六弟有本事。先是狠毒的把自己的親生母親關進大獄之中,又是厚著臉皮地跟著我們上戰場。現在,裝個三災兩痛,賣個可憐,就讓父皇恢複了他的爵位。居然還讓尊貴的雲家嫡女都給他問診,嘖嘖嘖,果然,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淮王走到雲姒跟前,扇子一打,攔住了雲姒的去處:“六小姐這麼有本事,要是當初跟的是本王,本王絕對會好好待你!”

雲姒認得淮王,之前在軍營裡,她曾見到過,是個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

“霍臨燁對女人再怎麼難看,可是身為男子,不管他抱著什麼目的上戰場,他也贏了每一場仗。倒是淮王你,同為男子,一起上戰場,怎麼你卻兩手空空地回來?”

雲姒譏諷地繞開淮王,看他臉色大變,隻笑道:“我連霍臨燁都看不上,還會看得上你?淮王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的!”

“你一個下堂的……”

“四哥慎言!”

淮王的巴掌還冇有落下來,就被突然出現的霍臨燁攔住。

他甩開淮王的手,朝著雲姒做了個“請”的手勢:“本王送你出去。”

雲姒收回眼,冷幽幽地看了淮王一眼。

日頭下,霍臨燁的唇色被照得更顯蒼白。

雲姒上了馬,未看他一眼。

車簾落下之際,隻聽見霍臨燁清淡的一聲:“雲姒,從今往後,隻要有本王所在的地方,便不會叫你再受委屈。”

雲姒拉著車簾的手停在了半空,終於正視霍臨燁:“霍臨燁,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他此刻的眼中,隻有雲姒。

雲姒展唇一笑,一字一句,皆為誅心:“遲來的深情,比草還賤。”

她曾是他一伸手就能得到的姑娘,如今,也是他金山銀山都換不會的遺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