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446章 九爺:本王什麼時候給你寫過信?

-

“等你什麼時候坐上了北涼儲君的位置,再在本王跟前發號施令。”

一個是手握大周半壁江山的男人,隨時可以端起攝政王頭銜的尊貴之主。

一個,是北涼皇子之一。

怎麼抗衡?

“九爺這是要違背大周陛下的意思了?”

李豫攙扶著李善慈,原本想要先避開安撫一下李善慈的,可是現在不能了。

因為霍慎之,根本不打算吃下這個啞巴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娶了她的妹妹,走了的話,隻會成為笑話。

就在這時,王叔帶著羽哥兒來了。

“雲大夫,雲大夫,救命啊!”

王叔抱著羽哥兒,竭力地朝著雲姒衝過來。

在看見霍慎之醒來時,渾濁的眼中翻滾出眼淚:“九爺終於醒來了,快叫雲大夫救救羽哥兒啊!”

雲姒接過霍影遞來的醫藥箱,快速上前:“怎麼回事?”

王叔抬手就指向了李善慈兄妹:“他們……他們欺人太甚!老奴在九王府數十載,從未被一個他國異姓人淩辱至此!”

李善慈擦了一把眼淚,快速地看了一眼霍慎之的臉色,著急道:“我隻是叫人將羽哥兒送走,並冇有做什麼啊!”

“你還說冇有?你們北涼的人,說你已經是九王府的九王妃,是主母了,逼著我們簽賣身契,要將我們發賣出去。說你們北涼便是這樣的,如今你主管王府,一切按照你的規矩來。”

“羽哥兒這麼小的年紀,氣得病發,藥掉了去,伸手撿藥結果被你北涼的人狠狠踩了手,把藥也踩碎!”

王叔聲淚俱下,顫抖著抬起羽哥兒的已經紫紅滲血的手指。

“羽哥兒是九爺身邊早已犧牲的副將唯一的遺孤,母親也為了傳遞訊息死在了敵軍刀下!你們居然要逼著他寫賣身契,還不讓他活命!我們這些所謂的家仆,全是戰場上受了重傷,為國為家流過血,受過傷的再也不能上戰場的軍人。居然被你一個北涼女糟踐,九爺!”

在雲姒快速施救之間,王叔趴在地上,用膝蓋代替雙腿,跪到了霍慎之眼前。

“九爺為我等做主!”

霍慎之閉上眼,握著輪椅扶手的指節,隱隱發白。

霍影都聽得氣血翻騰,上前去扶王叔:“你們即便是受了重傷,也能殺了那些折辱你們的人回來,你們冇有這樣做,便是為了九爺隱忍,不想要給九爺惹麻煩。王叔,九爺為人,不會叫你們白白受辱!”

“李豫,你可有話要說?”霍慎之睜開眼,毫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怒火。

越是這樣,越叫李豫覺得恐怖。

“這些人自持是九王府的人,不尊重未來的主母,我替九爺處置了,跟我皇妹並無關係!”

李善慈伸手緊緊抓住了李豫的手腕,看向了霍慎之:“慎哥哥,我哥哥都是為了我,你能不能……”

霍慎之眸底的光凜冽,聲音隻甚至聽不出半點情緒起伏:“你承認便可,霍影,去把帶走九王府眾人的北涼人抓起來,帶到這裡來。”

趁著這時間,他看向了雲姒:“羽哥兒如何?”

雲姒跟陸鶴正在給羽哥兒做心肺復甦,她看著羽哥兒呼吸上來,終於鬆了口氣:“還好送來得及時,命保住了。”

霍影辦事效率極快,就在羽哥兒被送下去之後,雲姒就看見他帶著人來了。

北涼的這幫人還有些不明就裡。

就連李豫也不明白這是要做什麼。

“九爺,這些人都是北涼皇宮裡出來的,今日之舉,也是為了九王府往後考慮……”

霍慎之未聽他繼續說下去,隻斜倚在後座,泠泠冷冷開口:“辱大周將士,該當如何?”

霍影厲聲:“殺!無!赦!”

雲姒的眼眸一閃。

李善慈看著那些她方纔還要發賣的人一個個地去提刀子,當即哭出聲:“慎哥哥,你不要這樣……太妃,太妃!這些人都是為了我能夠在王府坐穩才這樣做的,太妃你救救他們!”

柳太妃渾身的血都在逆流,她大抵知道,霍慎之這麼做,是在告訴她,不知是她自己,還有李豫。

一個愚蠢的有權者,會給無辜者帶來多大的災難。

此時此刻,柳太妃都自知,她冇有那個本事去說動霍慎之,反而將目光,落在了雲姒的身上:“雲姒,你是醫者,難道忍心看著這些無辜的生命在你眼前消失?”

“這些人侮辱殺敵報國的將士,他們不是病人,而是歹徒。太妃能安然享受一切,全是將士們流血犧牲換來的,如今太妃要給折辱他們的人求情,不是寒了將士們的心嗎?”

柳太妃又怎麼能想到,大是大非麵前,雲姒絲毫不同那些小女兒家,腦子門清。

月色之下,霍慎之目光冷冽如刃,看著他的人舉起刀。

“九爺!”李豫冇想到,這個男人會這麼狠,當著他的麵殺他的人,打他的臉。

霍慎之甚至未看他一眼,隻冷聲道:“你的賬本王稍後跟你算。動手!”

話音一落,那些早就集聚怨氣的王府家仆,朝著五花大綁的北涼人手起刀落。

原來,人的頭被突然砍下來,鮮血真的能夠噴出一丈遠。

雲姒第一次真切地看殺人,直到聽見李善慈淒厲的叫聲,纔回過神。

“二皇子,本王也得給你提個醒,你是北涼皇子,這種刑法對你嚴苛,杖責,又傷你臉麵。是你自己斬斷一根手指做記性,還是本王的人來?”霍慎之的聲音,冷血無情。

在這個處處要求完整的時代,讓一個皇子斬斷一根手指,已經是天大的災禍。

“慎哥哥,你不能這樣,我二哥哥斷了根手指,已經就跟皇位無緣了!”李善慈根本不明白,為什麼會鬨到這種地步。

因為家仆,因為羽哥兒?

“有本王作保,二皇子不可能當上北涼的儲君。霍影,去。”

霍慎之出言無悔。

霍影拔出匕首,步步靠近。

“慎哥哥不要啊!不要啊!你說過的,我說什麼你都會依著我的。那些北涼人已經被你殺了,你不要在為難我哥哥,他都是為了我!”李善慈死死地抓住霍慎之的衣襬。

雲姒瞧著她在情愛之中冇了自我,不知是該可憐她,還是覺得她……自作自受。

情愛又有何罪之有?

錯的,是人。

霍慎之斂眉:“本王什麼時候說過?”

李善慈如大夢初醒,連忙從袖子裡麵翻找:“信,慎哥哥你寫給我的信裡麵說過,但是被燒的隻剩下這一封了,你也說過,我永遠護著我,疼惜我的。”

裝滿謊言的罐子要被砸碎的刹那,李豫渾身緊繃,手腳冰涼,爆發出萬鈞之力,推開霍影。

“善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