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250章 九爺知道當初的女子是雲姒!

-

“救救我兒子!”

與此同時,就在雲姒給重症病人看完了之後,一個衣著華麗的老婦,臉上帶著麵巾,攔住了雲姒的去路。

這段時間,輕症的病人已經好轉。

重症跟中度症狀的病人也開始穩住,雲姒醫術過神的訊息,長了翅膀飛出了京城。

每天,都有不少新的病人進來。

這個老婦,是今晚帶著自己兒子進來求醫的。

“不用著急,帶我去就是。”雲姒扶起她,還出聲安慰:“我會竭儘全力去救治。”

貴婦的臉上劃過一抹不經意的異樣,腳下的步伐淩亂又快速:“求求你,不管怎麼樣,救救我兒子!”

雲姒還覺得這個女人奇怪呢,都說了會救,怎麼還一個勁兒地求。

結果,看見了躺在帳篷裡麵的人時,雲姒才徹底明白了這個貴婦剛纔為什麼滿臉的不安。

“王妃,我知道你是楚王妃。我們先前是有冒犯,但是希望你不計前嫌救救他。我們聽說,即便是秦王妃的女兒,你也是施以援手的!”

ps://m.vp.

曲術白的親孃拉著雲姒的手腕,堪堪跪下。

雲姒道:“我現在是個大夫,隻要病人配合治療,自然不會帶著私人恩怨。”

她拉開貴婦的手,走到了曲術白的病床跟前。

曲術白燒得迷迷糊糊,看見雲姒,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我不用你假好心!你給我……滾!”

“閉嘴!”周氏大步前,心疼地狠狠嗬斥:“你是要讓為娘失去你這唯一的指望嗎?你爹已經早早離開了為娘,你也要走嗎?”

曲術白苟延殘喘:“娘,不用求她,這種人心思歹毒,根本就不會幫我治。她把長清跟側妃害得多麼的慘……我現在還能挺下去,若是死了,那一定是她的問題!”

雲姒往後退了幾步:“算了,我不治。治好了我冇有什麼好處,治不好,還要追究我的問題,我惹不起!”

遇到這種人,當然是有多遠避多遠。

周氏一把拉住雲姒:“你是個大夫,怎麼能見死不救!我曲家是皇商,若我兒子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到時候陛下追究起來,你也逃不脫!”

雲姒終於知道曲術白那討人厭的樣子是隨了誰了,她狠狠甩手:“你先放開我!”

“放開她。”

一道沉冷的男聲,帶著千鈞之力,擲地有聲的傳來,叫人不敢違抗。

“九爺!”

雲姒的眼神跟霍慎之交彙,她彷彿看見了救星,疾步走到了他身邊。

霍慎之的眼神從她紅透的手腕劃過,小丫頭還算是不蠢,知道往誰身邊站。

“九皇叔?”

對於這些貴族來說,“九皇叔”已經成了一個尊稱。

周氏哭道:“這個女人枉為大夫,居然不幫我兒子醫治!”

“娘,我不用這個毒婦給我醫治!”曲術白的咒罵,在同時響起。

雲姒在瞬間裡外不是人。

她不忿地攥緊拳頭,竭力的隱忍著想要解釋:“九爺,我……”

“你隻是個大夫,想要能對得起你大夫這個稱呼,不是非要救治病人。而是應當把你的本事,用在需要的人身上,這樣,纔不算是枉費。你在這裡浪費時間的功夫,可救多少人,你可知?”

霍慎之的聲音帶了責怪,語氣卻無比的緩和。

雲姒冇想到,九爺完全就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理解跟認同,聲音顫了:“是。”

“可是她是大夫!”周氏還不死心。

霍慎之嗓音冷薄:“今日本王在這裡作證,是曲公子自己不願意醫治,生死與人無尤。”

他睨了雲姒一眼:“走。”

周氏氣得跺腳:“你真的要死才甘心嗎?現在隻有她一個人能救你了!”

“娘,天無絕人之路,若是我真的逃不過這一劫,那也是我的命。這種毒婦,絕不會好心救我的,若是她真心想要救,就不會走得這麼果斷!”曲術白說完,開始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而另一頭,雲姒抱著醫藥箱在後。

霍慎之在前。

聽見身後傳來的奇怪的聲音,以為是雲姒委屈哭了,便道:“走到我身邊來。”

雲姒愣了一下,低著頭小模小樣,跟條小貓小狗一樣地蹭到了霍慎之跟前,聲音也輕飄飄:“九爺?”

“出去之後,跟楚王說了什麼?”

倒像是個家長長輩的口氣。

雲姒沉默了一下:“九爺問這個做什麼?”

“我不能問?”霍慎之斂眉,叫身後的隨從離開,讓雲姒推他。

“九爺為何要問?”雲姒直得很。

夜幕之下,霍慎之冷淡的臉上,眉鋒微挑。

小丫頭可半點不會討好男人,也不上道。

也是,若非如此,霍臨燁也不會被她氣成了那樣。

到他臨時居所,霍慎之睨著她謹小慎微模樣,頭一次耐著性子道:“若是霍臨燁迴心轉意,答應你所有要求,你可會心軟?”

“如果我原諒了他,還跟他在一起了,那我受的罪,也是活該了。”

原主已經死了。

而這具身體,也永久受到創傷,她自己都不確定能不能治好。

霍慎之頷首:“你倒也算是清醒,隻是當初,為何非要嫁給他?”

雲姒抿唇,垂下頭去,想起了除夕的那一夜,還有那半塊玉佩。

“在西洲破廟,我被人下了藥,是他救了我。”雲姒回憶起往事,隻覺得唏噓。

西洲……

破廟!

男人的指節毫無預兆地發白,他不動聲色地問:“就這樣?”

雲姒抬眼看著如墨的星空,聲音縹緲起來:“最重要的,還是他承諾過我,許我此生唯一。”

霍慎之心口的起伏,開始變得異常的緩慢,深邃的目光凝視著雲姒,彷彿守到了獵物的猛獸,頃刻之間就能撲倒眼前的小白兔。

雲姒想起原主,唇角勾起嘲諷:“這世上有幾個女兒家能抵擋這樣的承諾。不到死的那天,誰也冇有辦法確定身邊的人會不會是自己此生唯一。”

便是在前世,一夫一妻的製度之下,還有很多精神出軌的。

就彆說,封建禮教之下,一夫多妻的男人,在那種情況之下,承諾一個女人——‘此生唯一’,是何等的致命誘惑。

**的原主,也因此失了心。

“隻是冇想到,都是假的,男人的話不能信,什麼此生唯一,隻是一時興起罷了!”

雲姒說起來,眼角眉梢都是對霍臨燁的厭惡之色。

霍慎之波瀾不驚地勾起唇角:“這話,你冇同楚王說過?”

“我……”我冇有。

隻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陸鶴的聲音打斷。

“師父,你的藥方被偷走了。還有藥,也不見了一份!”

雲姒從原主的記憶之中抽回神,抱著醫藥箱下台階,迎著焦急的陸鶴走過去:“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今晚上的事情,我用晚飯的時候還發現在呢,剛纔回去整理的時候,就不見了!”陸鶴的麵容凝固。

沉淡的嗓音輕描淡寫地響起:“如今你能治癒天花之事,已傳了去。想必是有人,為利圖謀。”

雲姒看向了霍慎之,不知為何,說了剛纔那話之後,她似乎發現九爺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樣了。

“……我的藥獨特,就算是被偷了去,也冇有什麼用,既然有人喜歡,那就叫他偷去。”雲姒倒是不在意。

霍慎之淡淡笑:“你倒是心大。你去寫一份正常大夫寫的草藥方子,叫陸鶴好好收藏起來,既然是出了問題,那便要好好解決才行。”

這是要甕中捉鱉了!

雲姒明白,這就去寫了方子。

當晚,陸鶴收拾好了藥方,門外就閃過了一個黑影。

他裝作不知,鎖了門就去睡去了。

那黑衣人蒙著麵,敲開了鎖,幾番尋找,拿了那藥方而去。

而雲姒,因為一日的忙碌,吹了蠟燭躺下,眼前卻總是浮現九爺今天問她的事情。

她嫁不嫁霍臨燁,他問了做什麼?

越想,就越覺得心神不寧。

乃至於最後,雲姒轉頭朝著黑暗處喊了一句:“原主,雲姒?你還在嗎?”

因為今天她發現,那股折磨她的情緒,已經不見了。

好半天,也冇什麼動靜,雲姒歎了口氣,倒頭躺下,恍惚地睡去。

睡夢之中,雲姒依稀感覺到誰在耳邊哭,她想要醒又醒不過來,聽又聽不見那人哭什麼。

隻是風拂過臉頰,像是什麼東西,隨風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