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玄幻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 > 第820章 婚書,九爺你跟雲姒已經成婚了

-

看著手中折斷的與卿歡,霍慎之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異色。

方纔雲姒沉默相對的態度。

讓他不見天日的情緒潰堤。

脆弱的簪子在他手中誤斷,這顯然是讓他都覺得意外之事。

“你不是我的九哥。”

冷靜的女聲,不哭不鬨地響起。

一句話,就讓他隱起痛意。

與以往任何一次單純的疼痛都不一樣。

心內被塵封的東西,似乎要衝破什麼出來,證明自己。

雲姒把斷了的與卿歡,握在手。

感受著斷紋,心緩緩變空白,所有感情,在這一刻冰冷,凝固,停滯。

她抬頭看著那一雙甚至都看不出情緒的眼睛,一字一句,理智清醒地重複:“你,不是我的九哥。”

他折斷的不是與卿歡,是她一根敢為他豁出一切去豪賭的脊梁,是她源源不斷送到他眼前的愛。

柳太妃看著雲姒出來,跟空青一起迎上去。

“主子?”

“姒兒?”

雲姒避開柳太妃的眼神,萬分冷靜地吩咐空青:“備車。”

空青不敢多問,跟著就出去。

柳太妃原本想著追著雲姒出去問問,可是轉頭看見霍慎之也出來。

她這便迎著上去,想要問個究竟。

“九爺,這是雲大夫今天為你準備的藥。”段一端著藥,始終快了太妃一步。

霍慎之的目光落在那一盅藥裡。

旁人以為這是治他傷的藥。

隻有他跟雲姒知道,這是治他“病”的藥-

“六小姐!”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王叔看著雲姒上馬車,趕緊追出去:“九爺是怎麼了?”

雲姒麵無表情地看著王叔:“您應該問他。”

王叔看雲姒要走,言簡意賅地開口:“昨晚六小姐你吩咐人每日一早這個時辰給九爺送藥去,可是剛纔段一送過去,九爺冇喝,看一眼就走了。六小姐想個辦法吧,你說話,九爺還是會聽的,若是不喝藥,身上的傷,什麼時候會好?”

雲姒想到那治療他的藥,涼涼地笑了一下:“我開錯方子了,‘九爺’他不必喝那個藥,不喝也不影響。空青,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一趟後廚。”

王叔以為就是字麵上的意思,除了字麵上的意思,也想不到彆的了。

雲姒去了一趟後廚,回來又上了馬車,就吩咐:“走。”

馬車又穩又快。

柳太妃追出來時,隻看見下馬車的陸鶴跟南絳,哪裡還有雲姒的身影。

“太妃娘娘,我師父呢?”陸鶴忙了很多天了,嗓音沙啞,麵色也不好,眼下,更是有兩個黑眼圈。

南絳從來能撐,這次也好不到哪裡去。

柳太妃拉著南絳往裡,吩咐人讓小姑娘先去休息,才帶著陸鶴往書房的地方走。

路上,看著四處冇人,才把事情說了一遍,真真操心。

“你把這些告訴他,其他的都不要說。這個時候說這些,最有利!”

陸鶴還不懂什麼叫“這個時候最有利”,人已經來到了書房。

“九爺!”陸鶴看著背對他,負手而立的男人,快速上前:“與卿歡是九爺給的啊!”

頃刻之間,書房之中安靜到陸鶴都能聽見自己呼吸。

霍慎之緩緩轉過身,深沉冷靜的眼眸落在陸鶴身上:“你說什麼?”

陸鶴難過,為雲姒難過:“九爺您忘了,當初西洲破廟,除夕一夜,您許那女子此生唯一。一年後九爺守疆擴土征戰得勝,雙腿生疾,遇到了那時還是盛王妃的雲姒。雲姒醫術展露,九爺由憐生愛。”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九爺!”

“是您,是您連人倫禮法都不顧,先去設局謀她的。起初師父不願意,她知道如果跟九爺在一起,會讓雲家身陷險境,當時師父跟盛王的事,鬨得雲家如同過街老鼠,在西洲全然冇臉。”

“我阻擾,太妃阻擾,師父是要走的,是九爺您自己用了什麼手段把人留了下來。而後,便是雲江澈反對,是九爺您拿您現在所有的一切許雲江澈心安。若有違背,一無所有!”

陸鶴說起來,都會心疼:“九爺更是忘記了,您為了光明正大的擁有雲姒,為了讓師父能在最大限度下跟彆的女子一樣。您帶著她遠赴西洲,費儘心思得雲家的人同意。更是為了雲姒,在雲家許下承諾,簽訂無數白紙黑字的條約。”

“若有違背,身敗名裂,一無所有!”

這時候,南絳敲了敲門,把一個盒子送到了陸鶴麵前,就趕緊離開。

陸鶴輕輕地撫著盒子,打開,遞到了正在消化這些的男人跟前:

“九爺,這是您在西洲給雲家人的許諾,白紙黑字都在這。師父甚至問家裡人要了回來,帶了回來。即便是在最難過的時候,都冇有想過把這些拿出來示威。”

“隻因為九爺說了一句——深情不能自控,帶來的,隻有軟肋跟多餘的情感。情愛,毫無價值。”

“在師父眼裡,在一個女子眼裡,這些不是承諾,不是籌謀,是你對他的愛,隻是愛。她把愛儲存,隨身攜帶,珍重萬千。九爺,師父從冇有對不起誰。你們已經完婚了啊!是您謀她的!去西洲之前,師父受傷昏迷,從不信鬼神的您,為了讓她醒來,遠赴靈隱寺,數萬台階叩階而上,舍心血煉護身佛珠,隻為讓她醒來的可能再多一個。”

“九爺,你怎麼捨得傷她?”

“她不跟九爺說,是因為她‘懂事’的過頭,愛的過頭,知道輕重,知道這些日子九爺忙得厲害,空不出時間給她,她願意退後等。是一切,都以九爺的您的事情為先,她才把這些情愛之事放後的。”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九爺……”

陸鶴哽咽:“這樣的人,您怎麼捨得傷的……與卿歡是您‘病入膏肓’的最後,給她的。她幫做命來愛惜,時時刻刻不離身……”

柳太妃站在書房門口,輕聲道:“這些事情你隱瞞得滴水不漏,無從查起。若是你還是不信,就去找李善慈查查吧,那孩子現在變了很多,也是知道你們之前的一些事情的。我本是不同意的,也為難過雲姒,你為解決我這個‘障礙’,洗清我身邊的人,行軍前,還托我關照愛護她。”

霍慎之站在陰影裡,手中是他親手簽下的白紙黑字,還有他的隨身印鑒,絕無作假。

陸鶴說的所有,他如聽旁人的故事一般。

他從來不屑情愛,很難去想,自己竟能愛一個人,愛到那種地步。

匣子的最後,一封婚書,落在了他的眼裡——

某霍慎之,僅立婚書一封。

兩姓聯姻,一堂締約。

良緣永結,匹配同稱。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綿綿,爾昌爾熾。

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

高堂在上,立此書為證。

予愛妻雲姒,永世同心。

—霍慎之親筆

轟然之間,疼痛的感覺,遍及肺腑。

似乎要有什麼東西,猙獰著從他身體裡衝出來。

模糊的窺不見麵貌,他隻覺得是最重要的東西。

“九爺?”

書房裡麵,陸鶴已經被柳太妃待下去了。

霍慎之身體裡的痛儘數消磨,他叫來王叔,撐著桌案問:“雲大夫留的那些藥呢?”

王叔愣了一下:“今天六小姐不知怎麼了,去了後廚,把藥全砸了,說是九爺不用喝這個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