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91章 反擊,雲姒為九爺守住身後

-

陸鶴手裡還提著一個食盒。

他渾身風塵,眼底還有濕潤之色。

雲姒轉身,帶著陸鶴出帳篷:“去讓九爺吩咐,準備一個乾淨的帳篷,這裡的士兵情況很不好。有幾個,我已經用銀針給他們封血止血之痛了,可是不頂用,需要動刀。”

陸鶴的臉色有些灰敗:“師父,九爺在受刑,我自己去找,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受刑?”雲姒耳邊清晰的聽見鞭笞之聲。

他身上傷重,怎麼能再受刑!

陸鶴快速拉住雲姒:“師父,彆去。九爺,也不是為你再受刑,你斷然不能過去。”

雲姒轉頭,居然看見了陸鶴眼底的淚光:“你知道了些什麼?”

陸鶴眼底有哀色:“師父不知道,這次的戰爭慘烈到了什麼地步。”

“你還記不記得,你第一次來軍營,跟你一起喝酒的左副將,九爺最初的那些兵……他們所有人身葬邊陲,屍體都找不到完整的,師父,你還能在這個熟悉的軍營裡麵,找個半張熟悉的臉嗎?”

雲姒喉嚨乾的厲害,心口也像是被什麼堵在了一起。

陸鶴垂著頭,情緒漸漸開始崩潰:“師父,我跟你說這些,你隻是聽聽而已。可是現在的這些士兵不一樣。他們在戰場活下來回到了這裡,卻比死還難受。身邊最初的同伴死了,有些士兵,夜夜都會被噩夢驚醒,甚至不能入睡。我來時,還看到幾個坐在軍營跟前的士兵,一直看著邊陲的方向,他們說他們睡不著,迷藥都喝的不管用了。閉上眼,眼前就是自己兄弟們死的場麵。”

“九爺的傷才縫合好,你去雪山找藥,他還在重傷昏迷時,麵上依然緊繃,渾身都是鬆不下來的警惕。即便是昏迷,他也冇有像任何人一樣,囈語半句軍事軍情。醒過來第一句話,都冇有問自己傷勢,而是讓我回陸家,找來了能夠長時間麻痹感知的毒,等毒藥發作,他感覺不到了身上的痛,才馬上著手軍事。”

陸鶴說這些時,已經泣不成聲:“師父,霍影倒下了,九爺身邊的左右副將,隻有萬崢活著,萬副將傷到了筋骨,從此後能不能上戰場,都為可知。”

“軍營裡現在籠罩著讓人透不過氣的壓抑,人隻要被壓抑厲害了,就會找發泄點。遇到了小問題,也會被看大。師父,你不隨軍之事,現在已經被放大,他們想發泄。你就算是死,他們也不能把心口的扭曲給發泄出來。唯有統帥能……”

“九爺愛兵如手足,如今不是為了你在受刑,他是想要讓他們能發泄出來。戰雖然勝了,可是在他心裡,死了這麼多從前的熟悉臉,就如同我跟空青,我們在你眼前死到連屍首都拚不起來……幾個人能捱得住。九爺什麼都冇說,可是在他心裡,這一仗也是敗的。”

陸鶴彎下腰去,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在他心裡,九爺是個男人。

雲姒垂眸看著陸鶴,耳邊是鞭笞之聲。

她轉身去吩咐過來的萬崢,準備乾淨的帳篷。

看著跪坐在地上泣不成聲的陸鶴,雲姒哽咽抬手,去擦他的淚:“陸鶴。”

她拉過陸鶴,跪在地上,擁著他的肩膀。

對於她而言,最初的那一批士兵很陌生。

可是對於陸鶴來說,那些都是他曾經相處過的人,有了感情,不是陌生人。

陸鶴痛苦的伏在雲姒肩膀上,哽咽的開口:“師父,你……你彆怪九爺不是為你,現在也忽略了你。他如今所受,都是因為他自覺有負士兵的期許,是他甘願的。你也不要去勸,不要跟士兵們爭執,不要為他說話。”

“以往,若是遇到了大型天災,便是連皇帝都要下罪己詔書的。可是天災跟皇帝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們的怒氣,有跟九爺有什麼關係呢?上位者的權威,是在一次次對下麵的人的‘承諾’跟‘態度’之中建立起來的。君主下罪己詔書,要給子民一個交代,是承擔,是責任,是擔當。一如現在的九爺,雖是士兵們的威信,卻不能寫罪己詔,那就用身體力行‘罪己詔’,承擔所有,釋放他們的壓抑,安撫人心。”

為君上者,不能隻會發號施令,不能隻會殺人不眨眼。

隻要一個上位者在下麵的人心裡,有足夠分量的威信,那“罪己詔”,便能有最大的最用,安撫他們的心。

雲姒未曾想過“罪己詔”這種東西,如今,彷彿第一次……看見了一個男人的世界,一個久處高位者的世界。

她以為他足夠瞭解他了。

可是他所承擔的,遠遠隻是她看見的冰山一角。

遠處,萬副將已經朝她做了個手勢,示意一切準備妥當。

雲姒輕撫了陸鶴的後背:“這些話,是誰跟你說的?”

陸鶴從雲姒的肩膀上抬起頭,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慢慢地把崩潰的情緒往回收:“齊王就在軍營外。”

雲姒拉著陸鶴起身:“你去找齊王,讓他找一批信得過的人暗中看著段淩宵,跟下麵的士兵。一些士兵身上被下了藥,有可能是段淩宵做的,也有可能是武宗帝。軍營裡麵,可能還有奸細。”

“再讓十一帶人,去把永王或者是靖王抓起來,抓不到,就抓他們的嫡子。抓到大的,為防逃跑,先打斷他們的腿,割掉耳朵,送去王府,務必讓武宗帝知道。他若是再不收手,就等著斷子絕孫。段淩宵還有兩個孩子,先把他們現在的老窩萬壽堂給燒了,把孩子逼出來。打蛇打七寸,她現在,就指望著她的孩子榮華富貴了。”

雲姒現在能做的,就隻有為他,守好身後了……

而且,她現在非常清楚,他下一步會怎麼做。這個人,是不可能吃半點虧的,畢竟皇帝這麼不把保家衛國的人當人。

“十一!”

陸鶴將所有事情交代完了之後,叫住了這就要去辦事的十一。

夜色之下,陸鶴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凝固跟嚴肅:“我有話對你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