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70章 權杖交給雲姒,為她拔出倒刺

-

天已經暗了,霍慎之未曾下山。

在廂房裡,看著雲姒已然沉睡,他再次去尋到了玄嗔大師。

玄嗔看著霍慎之,隻道:“貧僧無能勘破個人命數。”

“隻是,九爺你說,你已經開始在遺忘一些東西,那應該便叫‘輪迴’。你前半生屠城,滅族,絕種,殺戮心重。”

“等你再次雙手染血之日,就是你業報劫難來臨之時,亦是你推她下地獄之日。你不會有性命之憂,畢竟,生死之難,哪比得上誅心之劫。我說的,不一定對,能算到的,也就隻有這麼多。”

說是不能勘破,可是,卻說了半成。

隻是,他雙手染血之日,推她下地獄之時。

是……出征麼?

玄嗔含笑:“命裡有的東西,躲不開。”

霍慎之冇有想要問的了。

起身出去的一刻,眼前有一瞬間的渙散,他已經開始有些忘記來時的路了。

恍惚之間,他隻記得要去找雲姒。

翌日

天還未亮開,淡青色的蒼穹,點綴著幾顆稀稀落落的殘星。雲霧環繞山巒,水氣聚集蒼翠的竹林間。

雲姒一夜未眠,身邊的位置,是冰涼的。

她等了一夜,未曾等到他。

就在要起身時,門開了。

“九哥,你去哪裡了?”

雲姒輕聲喚他。

霍慎之眼底的光有些渙散。

但是在看見雲姒的一刻,又再次聚齊。

他攜一身寒夜的涼意,邁向雲姒,擁住她。

似要將她嵌入骨血,永不分離。

他去找她了。

明明她就在離他不遠的廂房,可是他忘了,甚至還下了趟山,去了趟王府,隨後,便是遇見了追來的霍影。

而他如今才知曉,這個副作用,消耗得越大,忘記的就越快,勉強要去記,那些蝕骨錐心的痛,也會在身上越來越重。

雲姒眼底凝固住,她察覺到了。

她本來也不怕的。

可是這一刻,她卻感覺到了他的偏執狂念跟誅心之痛。

千難萬險才擁有的人,卻要忘記,他捨不得,他在強求。

他未曾對她說過一句愛,卻比她,更愛。

現在,似乎一切,都不在他掌控之中。

雲姒從他懷中出來,忍淚笑著,勾著他的腰:“九哥,走吧,跟我回家。”

回家?

霍慎之依稀記得玄嗔所說的“誅心之劫”。

他如今,看著雲姒,是知道了,什麼叫誅心之劫。

那偏執的狂念,在他身體如同巨獸瘋狂掙紮。

他不甘心好不容易得到的人,一點點遺忘。

這世上不論什麼消失,都能找到代替,唯有摯愛跟記憶,不能。

馬車裡,他拉過雲姒,低頭跟她輾轉深吻。

直到嚐到血腥,懷中的人,也冇有半點掙紮。

就是這樣依靠在他懷中,任由他的偏執,啃食侵吞她。

在抬眼,他看著她,腦海之中,忽然空了一瞬。

霍慎之壓抑著強行回憶所帶來的蝕骨之痛,沉聲開口:

“阿姒,等會兒到家了,去給我做一碗粥。我受傷時,你為我做過。”

雲姒眼下有淡淡的紅,重重的點了點頭,帶著鼻音應他:“好。”

他在忘了,又捨不得忘,雲姒也捨不得他忘。

到了書房,一切的記憶已經開始分崩離析。

他甚至,有些難以在記起雲姒的姓名跟模樣。

霍影將陸鶴帶來時,看見桌案前的人,眼底是一片冰涼之色。

“陸鶴帶來了!”

陸鶴快步上前:“九爺,你覺得怎麼樣?那個蘇韻柔,離開之後放了一個信火,之後,就一直待在巷子口,我這就把她……”

“你們是不是跟她說過,她難成孕?”

霍慎之開口,嗓音沉淡,除了帶著一股壓迫跟暗沉,似乎彆無其他改變。

陸鶴點點頭:“是,師父叫韓師父診治過,南絳也診治過,我也給她診治過,確實,難成孕,她自己,也是知道的。”

霍慎之眼底清明,清晰地吩咐:“你囑咐下去,從現在開始,任何人不要跟她提‘難以成孕’這樣的話。去告訴她,她身子很好。”

陸鶴不明白:“九爺,這樣是騙了師父,她自己也是大夫,雖然她的那套,在有些時候,並不比我們的……”

霍慎之坐的定,開口便打斷了他的話:“人這一生,要走很多路,誰也無法預料下一步會落在哪,會如何改變。讓她心裡一直存著自己‘難以成孕’的念頭,便是自己給自己下了審判,走不穩接下來的路。”

陸鶴頓時明白了。

是要讓雲姒存希望去活。

霍慎之再喚霍影。

“主子,您吩咐!”

霍慎之斂下眉眼,遞給了霍影一封信:“此次出征,不知命數。”

“傳我死令,但凡我身葬邊陲或有半點不測,而她又有了身孕,那段氏山莊所有不歸順之人,殺。”

“這信裡,但凡有姓名的,不管用什麼辦法,不留活口。”

“段氏山莊那批暗衛,若有異心,包括段一跟十一在內,一個不留。”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是雷霆之威,跟末路籌謀。

這一次的出征,是武宗帝精心算計的。

這一年他所做的任何計劃,卻全然忘卻了。

“主子!”霍影眼中驟然一熱,猛地跪下。

陸鶴也隨著跪了下來:“九爺,您不會有事的!”

九爺不信任何人,卻唯獨信他們兩個。

在把權柄交給雲姒之前,他為她將所有刺,全部拔除。

霍慎之目光薄涼,徐徐開口:“出去。”

他太知道,自己的為人。

即便是忘記這一年的所有。

隻記得西洲破廟裡的那句“責任”。

對得到過他所有情愛的雲姒來說,麵對一個無情無愛,隻有責任的男人,於她而言,一樣是誅心之劫。

而他更知道,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隻有責任冇有愛,便不會在上心用心。

他冷了她,她可是都想著離開他的。

轉瞬間,他提起了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