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62章 傻大款:冇想到吧,我們一個團夥的!

-

蔣淑蘭現在又不管家,管家的是雲姒。

常嬤嬤把這事情告訴了雲姒,雲姒道:“這個月的月錢已經給了東院她們了,總不能回回都提前預支。總是破例,還像什麼樣子?不給,叫老夫人彆任性。”

這種話委婉地傳到了鐘氏耳朵裡,她又給氣暈了過去。

醒來拿了自己的銀子,還特意地吩咐虞氏把她的銀子也拿出來,湊成了四百兩,纔去請人。

虞氏忍不住道:“原以為蔣淑蘭就夠摳搜的了,那喪門星比她還摳!”

最後不知怎麼弄的,那人總算是給請來的。

韓仲景看見躺在床上的老夫人一身的肉,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放光——極品葷藥啊!

嘖嘖嘖!

他壓抑著念頭,上去就開始給鐘氏治療。

鐘氏看著韓仲景這樣子,那長命百歲的心思,居然有些蠢蠢欲動。

等著開了方子,把藥喝下去之後,不消一會兒,鐘氏就覺得身上好多了。

“果然還是這樣的好大夫,最信得過。不如請兩位在我府上住下,一直等我病好為止?”

鐘氏心中的怒火平息了,現在隻想要快把身子養好。

韓仲景跟南絳相視一眼,兩人齊齊點頭。

“但是得給診金,我們每次的藥,不便宜。”

這麼富貴的雲家,想來是不差錢的,伸手就完事了。

因為他們是雲姒藥堂的人,大家得到的銀子,都要攏起來分紅。

打死鐘氏她也不知,現在她給韓仲景的銀子,也有雲姒的一份兒在裡麵。

韓仲景跟南絳舒舒服服地在雲家住下了,偌大的府邸,也冇有見到雲姒。

雲姒知曉,也冇有刻意地來看他們。

倒是傍晚時分,陸鶴就衝著鐘氏的病來了。

前腳剛踏進門,姬澈身邊的明月就帶著太子的話來了。

她現在不方便說話,隻叫身邊的人開口:“太子殿下大好,離不開六小姐的妙手。明日,太子殿下會在太子府宴請九爺,楚王,以及雲家眾人,到時候,請六小姐也隨之前往。屆時,皇後孃娘也會駕臨太子府!”

“主子,就是這個死女人,把你推下水不說,還把陸鶴也推下水!”站在雲姒身邊的空青滿臉仇恨地瞪著明月,那表情,恨不得生吃明月全家。

陸鶴的臉色也挺不好:“也是她,到處去傳,太子傷病,是為了救師父你。上次我給太子醫治的時候說了一遍,但是事情冇傳開。如今,外麵的人還以為,太子傷病是因為師父你。”

雲姒看著不遠處的明月。

明月卻是用一種憤恨的目光,看著她跟陸鶴。

“沒關係,這種事情,等明日,在太子的席麵上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才熱鬨。”

雲姒看著明月離開。

心想,明日啊,還能見到九爺。

雲姒帶著陸鶴去東院。

剛到門口,將將就碰上了韓仲景他們。

“韓大夫你怎麼在這裡?”陸鶴倒是覺得驚訝。

跟在自己家一樣,說著就跟著韓仲景進去了。

鐘氏她們聽見陸鶴的聲音,目光不自覺地朝著他們看了過來。

“你們認識?”虞氏皺眉問。

怎麼回事,這韓大夫,可是他們每天花大價錢養在家裡的!

陸鶴笑道:“那當然了,我師父在大周開了個藥堂,韓大夫跟南絳,就是我們藥堂的坐診大夫!我們啊,還經常在一起,切磋交流醫術呢!”

話才說完,虞晚梔就端著一碗湯藥進來:“祖母,韓大夫給你開的藥,我煎好了!”

陸鶴才聞到味道,就嗷嗷叫起來:“師父,這不是跟你前天給老太太開的藥一樣嗎?”

鐘氏當時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什麼?”

雲姒笑道:“怎麼,老夫人你不知道,你現在吃的這個藥,跟我當初灌給你的藥,是一樣的?”

鐘氏的臉都白了。

兜兜轉轉了一遍,白花銀子了!

這接連不斷的重擊之下,鐘氏一口氣提不上來,直接倒在了床上。

這屋子裡麵,站的全是醫術高明的大夫。

他們倒是不著急。

在虞氏的叫喊之中,南絳擼起袖子就上前露了一手:“我來,這個我最會!”

她是巫醫,從腰間拿出一個瓶子,到處點粉末,直接倒在了鐘氏嘴裡。

幾乎是幾個呼吸的瞬間,鐘氏一口氣就上來了。

“你們……你……”鐘氏指著雲姒:“你故意的,你故意的!滾!我不要你們醫治!”

雲姒隻是看著鐘氏笑了笑。

在她這幾天的治理之下,這鐘氏是囂張不起來了。

韓仲景有些為難:“那些,今天的銀子得結清。”

鐘氏麵色漲紅,虞氏差一點潑婦罵人。

她們現在後悔得要命。

一筆筆的銀子賠了出去,跟冤種一樣,最後請來的,都是一個團夥的!

“滾!”鐘氏抬手就把藥砸了去。

韓仲景他們趕緊退了出來。

陸鶴跟個缺心眼一樣,直接就追著韓仲景問他的這套治理辦法。

雲姒將他們都安置在雲家。

以至於天完全黑了下來,帝都的百姓,都知道了西洲來了不少的名醫,全部被鐘氏請了去。

一個個的,都下了名帖,想要請鐘氏將他們請出來看看。

鐘氏這個傻大款有苦難言,一次次地花了銀子,全落在她最恨最討厭的孫女身上了。

她後悔,要是最開始就吃了蔣淑蘭給的藥,也不至於這麼倒黴。

這一氣,鐘氏直接氣病了。

第二日,陸鶴為了跟在韓仲景身邊觀摩鐘氏的病,都冇有跟著雲姒去太子的宴會看姬澈怎麼出醜。

“我教你?我教你你叫我一聲師父唄?”韓仲景老不正經地看著陸鶴,又朝著一旁的雲姒看了一眼。

彆以為他看不出來,這兩貨,都打他那套醫術的主意!

以前在大周,隻要有大病人,這師徒兩人直接湊到他麵前,邊看邊記。分工明確,一個記他說的,一個記病人情況,學了不少。

陸鶴看了看雲姒:“我是前一個師父死了,我才認了雲姒做我師父。這規矩就是,隻有之前的師父冇了,才能再拜師。”

“師父!”

陸鶴:“?”

他驚奇地看了雲姒一眼,雲姒剛纔叫韓仲景什麼?

他嫡親師父,為了學點好的中醫之道,居然跟個走狗一樣直接叫了韓仲景師父。

那他還猶豫個鳥?

陸鶴:“師父。”

關係忽然就開始亂了起來。

韓仲景原本還洋洋得意,可現在就覺得,這兩人的這一聲“師父”不太值錢。

“你們真是……無恥!無禮!”韓仲景氣惱地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陸鶴急急忙忙的就追了過去:“等等啊師父!”

雲姒朝著空青吩咐:“去跟陸鶴說,等會兒學到的記下來,大家一起學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