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25章 娶李善慈,愛而不得(兩章合一)

-

北涼玩了好一手,就這麼走了。

李善慈出了什麼事情,豈不是要怪罪到他們大周頭上?

武宗帝抬手,身邊的人就將李善慈救了下來。

下麵的人,死催活催,直接把北涼的使者帶了來。

北涼的使者,看都不想要看自家公主,隻覺得臉麵都丟光了。

“既然已經查明瞭,是齊王的孩子,那陛下大可以賜婚就是了,何必再把我等請來?”請來這裡丟人現眼。

唉。

齊王開口:“你們的公主滿口謊言,哪句話能信?從剛纔到現在,話改了又改。不是本王不認,而是本王不敢認。”

北涼直接賴皮:“都已經查出來了是齊王殿下的孩子,不管是什麼過程纔有的重要嗎?”

齊王當即問雲姒:“六小姐,你的檢查會不會有錯?”

雲姒是個大夫,大夫的規則是說實話。

可是人的世界太複雜了,規則卻是在太平無事的時候定的。

雲姒看了霍慎之一眼,霍慎之微微頷首,示意她開口就是。

“人都會出錯,更不要提一個檢查的器具了,我不敢全然保證。”

齊王一笑:“這就是了,民間有句話,男娶錯人,女嫁錯人,皆誤終身,毀三代。一個滿口謊言的公主,不可信。本王,也絕不會娶,這孩子,更不會要。”

李善慈坐在位置上,咬唇看著齊王。

像是冇了魂,眼珠子裡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北涼的人清楚,李善慈肚子裡麵的孩子就是齊王的。

可是人家死活不認……就因為李善慈是奔著九爺去的,轉頭,卻誤跟齊王糾纏上。

換了誰,誰都不願意。

北涼冇了臉麵,猶豫了一瞬,想到今天的事情鬨得各國都看笑話。

如今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使者想了又想:“這樣,陛下隻要願意賜婚,讓齊王殿下娶公主,對外宣稱,兩人早有婚約,今日之事,隻是公主早前中毒昏了頭鬨出來的,我們北涼陛下,定然會厚謝。”

一個瞎了眼的皇子一場婚事,就能夠換來豐厚的報酬。

武宗帝憑什麼不願意?

就在武宗帝要點頭時,齊王開口:“父皇,兒臣心有所愛,絕不會娶此等女子為王妃。便是側妃,也不可能。”

他態度剛硬,不要就是不要。

雲姒卻詫異地看向了陸鶴。

陸鶴挨著李善慈,故意說給李善慈聽:“齊王殿下確實是有個喜歡的女子,兩人青梅竹馬。但是因為身份跟齊王殿下的眼睛,三朝元老的老國公說什麼都不答應這婚事。齊王殿下在眾皇子之中排行老五,楚王是第六。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婚事一直耽誤了下來。”

這話,聽得李善慈心中悲涼。

為什麼人人都有人愛護有人心疼,唯有她,就算是割地賠款都冇有人要的?

明明,大家都是人啊!

忽然之間,李善慈“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想回北涼了。

她後悔了。

她想哥哥了……她應該早點聽哥哥的話的……

雲姒看著李善慈,對這種人,她生不出半點同情跟憐憫。

在李善慈看過來時,她就移開了眼。

武宗帝猶豫思忖了好一會,這才道:“使臣也看到了,朕的兒子不願意娶。”

北涼使臣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提出的條件不清楚,武宗帝冇有動心。

當下道:“臣會寫信去把這件事情告訴陛下,等過幾天,我們得陛下回信,再解決這件事情。”

他們實在是要臉的。

公主是他們的臉麵,做出這種事情,實在是冇臉再說什麼了。

李善慈這次也跟著離開。

走時,誰也冇有看,就看了雲姒。

眼中,是濃濃的不甘跟恨意。

大殿之上,現在隻剩下了齊王跟武宗帝。

武宗帝道:“如果北涼那邊為了周全臉麵,開的條件不錯,你就娶了李善慈也無妨。左右,不過是個女子,女子隻為繁衍後嗣。”

齊王麵無表情地聽著。

如果今天遭殃的是楚王,他的好父皇,必然不會要楚王娶李善慈這種貨色。

武宗帝繼續道:“朕知道,你喜歡秦王妃的最小的妹妹。可是蔣國公是三朝元老,在朝中很能說得上話。朕不可能不顧及他的臉麵,就把人家最小的嫡女賜給你。你若是個正常的皇子,那還有的說,明白嗎?”

齊王看不見,眼睛裡麵,一直是空的。

此刻垂眸,聲音平緩無波:“陛下,我齊王府從來簡陋簡單,怕北涼公主不適應,到時候落得個玉減香消的下場。而且,懷上,能不能生下來,尚且不好說。”

武宗帝眯起眼眸看著齊王。

這個兒子,是眾多兒子之中最聰明,也是最狠辣的!

這已經是在告訴他,若是非要娶,進府李善慈就得死,那孩子,他也絕不會要。

武宗帝沉沉歎了口氣。

若是霍臨燁有他一半兒的狠辣果斷,或者,他的眼睛還是好好的,那這大周江山,就不用擔心了。

武宗帝道:“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很正常。”

“陛下說的是。”齊王抬手行禮,轉身就叫觀星攙扶著自己下去。

雲姒他們的馬車,就在宮門口。

而今夜,宮門口停著的馬車,還不單單一輛。

齊王才露麵,雲姒就看見了一輛馬車裡,一個女子甚至都不需要婢女攙扶,匆匆地朝著齊王跑了過去。

“晏哥!”

幾乎纔是聽見聲音,齊王霍君宴便如同能看見一般,朝著聲音的方向轉過身去。

“摘星?”

一瞬間,他通身的風華清靡消散如煙。

有的,隻是一股股凝在身上的執念。

可也是一息之間,一切歸於平靜。

蔣摘星看著冇有半點溫度的人,忍著哭聲:“爹爹說你要娶北涼公主了,叫我死了這條心。明日,就說要給我尋親事。晏哥,我知道,你不會娶的,對不對?”

齊王的呼吸,遲緩的刻意。

不知道停頓了多久,他方纔開口:“蔣四小姐不應該過來,你我本是兩個不同位置的人。更何況,本王他日就要娶北涼公主,你嫁給誰,也都是你的事。”

蔣摘星完全承受不住,兩行清淚直接往下落:“宴……”

“齊王。”齊王出聲提醒:“蔣四小姐應當牢記。”

蔣摘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輩子,還冇這麼痛過的時候。

她點點頭:“好,好,齊王殿下。那摘星祝賀你。”

剛轉身,蔣摘星就一頭栽了下去。

齊王身邊的觀星要去攙扶。

手才伸過去,就被齊王擋住。

在遠處的秦王妃看見這一切,壓著聲響就衝過來。

抬手狠狠地推了一下齊王:“你們相戀五年,五年的情,換來的就是你這麼薄涼的心?”

齊王的臉在暗處,誰也看不清。

雲姒這會兒也被請了過來。

蔣摘星隻是悲傷過度暈倒,無大礙。

她想要叫秦王妃彆說了。

因為他們彼此各有難處。

誰想,秦王妃開口問:“霍君宴,你今天隻要說你就要我妹妹,不要那個什麼狗屁北涼公主,我馬上去求我父親,磕破頭,哪怕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我父親將摘星嫁給你!”

雲姒的心,在瞬間提起,也跟著看了過去。

齊王麵色平淡:“二皇嫂說笑了,我們之間,哪來的情?一年前我就與她說清楚了,是她自己不肯放手。還請二皇嫂等她醒來告訴她,不要在愚鈍,我不需要。”

說罷,齊王轉頭就上了馬車。

秦王妃氣得恨不得追上去將齊王拉下來。

“我可憐的妹妹,雲姒,你救救她,她不好了。”

秦王妃淚眼婆娑地看著雲姒。

雲姒道:“上馬車,去我府上。”

這期間,雲姒看著齊王的馬車遠去。

風,似乎都帶著一股哀傷。

觀星收回眼,輕聲道:“殿下明明深愛四小姐,為何要說那樣的話?秦王妃也說了……”

“我隻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眼睛還是瞎的。她是個好姑娘,不應該跟著我這樣的人受罪。生於皇家,冇有權勢活得不如一條狗。”

“以後我跟她的孩子有我這樣瞎了眼,不能給他們依靠的父王,那日子,該有多難。孩子們,也會怪我們,為什麼非要將他們生下來的。”

他,也這麼怪過自己的母妃。

齊王低下頭,黑暗裡,他無聲地笑了笑。

觀星卻察覺到,扶著自家王爺的手背,有了些濕潤。

窗外有光進來,他纔看見,自家王爺為摘星小姐落淚了。

他自小跟隨在王爺身邊,隻在貴妃的葬禮上落過淚。

觀星忍不住,紅了眼。

齊王感覺著風的方向,將手伸出馬車外:“女兒家都心軟,我若是不狠一點,她會為了我守一輩子,我捨不得她為我那樣。”

“星辰高懸蒼穹太高太遠,我雙目不可見,更冇有通天之手能將星辰攬入懷,唯有思念,能上九重天。”

齊王唇邊,是溫柔的笑意,空蕩的眼底,似乎有了光。

隻是那眼中的淚,還未乾-

“四小姐若還想活命,那就要振作起來。”

蔣摘星已經醒來了。

雲姒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齊王身邊的親隨,明明是個男子,卻要叫“觀星”這樣的名字。

因為愛你,身旁所有,無一不是你。

蔣摘星冇有哭哭啼啼,而是抹去眼淚道:“六小姐,我打聽了,聽說你能夠醫治好他的眼睛,隻需要換上活人的就可以。你看看我的眼睛,能不能換給他?”

秦王妃狠狠扯了一下蔣摘星的身子:“瘋了不成!”

“三姐你不懂的。”蔣摘星笑了笑,看向了雲姒:“六小姐,可以嗎?到時候,也不要告訴她是我給他的眼睛。”

這是雲姒兩輩子加起來,看見過最溫柔的女孩子。

但是她本著一個局外人的角度,理智的告訴她:“你不能隻為了齊王想,你還有父母。你若是看不見了,以後該怎麼樣?”

“對啊!”秦王妃急死了,忍不住摸了一把眼淚:“你不知道,你暈倒之後,他眼睛都冇有眨一下。妹妹,聽姐姐的,這樣的男人,咱們不要,昂?

你彆傻乎乎的,還要把眼睛給人家,等他好了之後,你以為他會感激你?過幾年,他就把你忘記了。男人都薄情,不能信,自己愛自己,才最重要!”

秦王妃生怕自己說的蔣摘星不聽,還轉頭問雲姒:“對吧?”

雲姒點頭:“愛誰都不如多愛自己。”

蔣摘星溫柔的搖搖頭:“很多事情,冇有答案的。我要遠嫁給旁人了,以後再也看不見他,這雙眼睛留著,也無用。”

“我知道他的,他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他有通天誌,隻可惜天妒英才,要他雙目失明。我承諾過,會做他的眼睛,我要信守諾言。”

秦王妃衝著雲姒猛烈搖頭。

誰家父母瘋到會看自己女兒把眼睛獻給一個男人,就因為相愛不能在一起。

雲姒伸出手,摸了摸蔣星辰的臉:“我不能答應你,我不但不能答應你,還會吩咐我手底下所有的大夫,不接你這個事。說來,我如今,隻要說一聲,通京城,也冇有哪個大夫能接你的事。”

可是蔣星辰看似溫柔,說出來的話,卻無比的堅定血性:“若是我自己挖了呢?”

“你挖了我就告訴齊王,讓齊王背這個過。”雲姒的手,停留在了蔣星辰的臉上:

“續眼,不是每個人都能行的。若是行,我也不會現在也不給他做。四姑娘,做人可以感天動地,但不能感動自己。人生於世,不隻有情愛這一條路。傷害自己,不可取。”

她站起身,拍了拍蔣星辰的肩膀。

轉身過去,就看見了門口站在的男人。

空青道:“主子,這位公子是蔣四小姐的未婚夫婿,連夜進城,聽聞四小姐出事了,特地過來的。”

那豈不是什麼都聽見了?

雲姒略微挑眉,錯開身子,那男子就走進來了。

蔣星辰很是柔和,剛要開口,男子便道:“沒關係,我會好好照顧你。”

秦王妃也冇有再說什麼,隻看了看蔣星辰,跟著雲姒出了門。

“他是我們的表親,從小就喜歡我四妹。也知道,四妹喜歡的是齊王。他早就過了議親的年紀,但是四妹不嫁,他就一直在等。現在,終於等到了。隻是四妹的心,不在他身上。他……也從不在意,還是把最好的給四妹。”

雲姒深吸一口氣:“癡心人,真難得。隻是,苦了自己。”

蔣星辰出來時,雲姒一轉頭,就看見她身邊男人對她的小心嗬護。

她冇有再說什麼,隻朝著雲姒點了點頭,就跟著秦王妃離開。

她跟她身邊男子的相處,很是規矩,冇有親昵,也冇有刻意迴避。

甚至,蔣星辰還會對他微笑。

那笑容,隨處可見,很是普通。

“主子,蔣四小姐,會不會做出過激的事情?”空青隨著雲姒進去。

雲姒搖頭:“不會,秦王妃她們會用各種方式阻礙她,她又聰明。齊王殿下能喜歡上的人,不會差。”

“隻是……”

雲姒心中憋悶的謊。

話還冇有說完,就聽見陸鶴過來。

“藥堂裡麵多了一位巫醫,是小可汗送過來的,我跟韓大夫查驗過,是個厲害人。師父,你的手底下,又多了個厲害的。”

夜色下,雲姒微微蹙眉,淡淡吐出兩個字:“不夠。”

來這世上一遭,無慾無求多冇意思。

做人,就應跟天鬥,與人爭。

即便一無所有,亦要殺個滿載而歸。

她上輩子是這樣,這輩子,也要如此,亦該如此,纔不枉活。

“找個機會,我要見見李善慈。”雲姒接過空青遞來的披風,穿在了身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