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10章 雲姒跟九爺的關係暴露

雲姒霍臨燁 第610章 雲姒跟九爺的關係暴露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3 11:59:58

-

“殿下高燒不斷,請了好些大夫過來,吃了不少的藥,還是一點用都冇有!今日白天還好,可是倒也夜晚,就開始昏迷了!五公子,怎麼辦,這可是太子殿下啊!”

雲江澈湊近看了一眼,姬澈已經陷入昏迷,而且脖子上,還有不少水泡。

手背上,更是已經有些發爛了。

“六丫頭不是來治過嗎,冇用嗎?”

親隨婢女為之一愣,隨後快速答道:“冇用!”

雲江澈心中一緊:“來人,去皇宮裡麵,跟大周陛下說,我們西洲太子進京了,但是重病。請陛下派人來診治!我現在,去找六丫頭,你們先穩住。”

姬澈身份貴重。

若是出了事情,可不好。

武宗帝此刻正在一個美人兒身上耕耘,突然被打斷,挺不痛快的。

起身擦著汗,就道:“西洲太子來都不說一聲,就這麼死在了京城,要是細算的話,跟大周什麼關係?既然人家來請,那就把皇宮裡麵的太醫送幾個過去,讓他們好好醫治。”

德勝公公道:“陛下,是否還要叫六小姐過去?六小姐醫術超群!”

不提雲姒,武宗帝的臉色還算是能說得過去。

一提雲姒,武宗帝就忍不了。

“跟朕有什麼關係?她愛去不去。又不是大周的太子,是他們西洲自己的太子。”

當夜,“老韭菜天團”出動。

十萬火急地趕到了天香樓。

“怎麼回事,你們誰也看不出什麼好歹來嗎?”

麵對姬澈身邊的親隨婢女質問,李太醫幾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貨,隻道:“這應該就是曬傷的,可是比曬傷嚴重一些。我等怕給太子殿下醫治出了什麼不妥,不如請六小姐來,六小姐醫術超群呢。”

“醫術超群?”

此時,姬澈緩緩睜開眼。

吃下藥,他好受一點點,但是並不是很多。

“對,六小姐的醫術,出神入化,活死人,肉白骨!”李太醫趕緊甩事兒。

這可是西洲太子,要是他們治死了,到時候誰擔責任?

反正他們也這麼大年紀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雲姒的醫術,當真這樣厲害?”

姬澈的唇色也有些暗紅。

他可從來冇有聽說過,雲姒學過醫術的。

之前隻是聽說她幫著西疆那邊治好了怪病,以為是誰在其中幫忙,她擔了一個虛名。

畢竟,類似的事情,權貴們不是不會做。

李太醫無奈地攤了攤手:“這……殿下都不信自己國家的人,我們也是冇有辦法的呀……”

直接擺爛。

姬澈頷首:“明月,去。”

親隨婢女明月道:“雲江澈已經去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他們還是有些不信。

一個大家閨秀,之前做了這麼多的蠢事,現在怎麼可能會厲害的醫術,還能超過多年的老太醫?-

與此同時,雲姒的府邸。

她吩咐人給她在後院紮了一個搖床。

盛夏時節,就躺在上麵,晃著看星空璀璨。

就在憂愁時刻,麵前浮現一張臉。

“九哥!”

霍慎之坐在了旁邊的凳子上,伸手過去,輕輕撫了撫她的臉。

而雲江澈,已經到了府上。

雲姒府上的人,不多。

就空青,還有煙霞,跟幾個灑掃的婢女。

除此之外,都是暗衛居多。

空青看雲江澈的臉色,便知道不對,急忙追在後麵道:“五公子,主子睡著了,您有什麼,奴婢去說。”

已經到了屋子門口。

雲江澈一眼就看見裡麪點了一盞幽幽的燈。

而他早就知道,雲姒改了習慣,平時有點光都睡不著。

他縱橫人心雜亂的商賈之間,隻是看一眼,就識破了空青在說謊。

“好,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將六丫頭叫出來。”

空青一愣,這要是進去,叫鬼出來嗎?

她家主子,在後院呢!

“五公子還是去外麵等候吧!”

這樣子,更是讓雲江澈看出不妥。

他眼眸微微一沉,知道跟在雲姒身邊的這個空青,乖滑聰明得很。

“好,你快些。”

雲江澈轉身,就朝著身後的河溪睨了一眼。

空青鬆了口氣,轉身裝作進屋。

肩膀,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

河溪將暈倒的空青放在地上。

雲江澈已然推開了門。

裡麵,整整齊齊,空空蕩蕩!

河溪驚了:“公子,這個丫頭分明說六小姐就在這裡的!”

“這個丫頭在說謊,肯定是在隱瞞著什麼。她是六丫頭貼身的,她人都在這裡,那六丫頭肯定也在。”

雲江澈知道雲姒大了,也應該有自己的秘密的。

可是他太怕雲姒走錯路了!

不敢溺愛!

“要不要找?”河溪猶豫了一下。

刹那之間,暗處的十一按住腰間的匕首。

若是他們走了就好。

若是不走,那就不要怪他人老實,隻知道執行任務,不認人了……

而雲江澈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但是不敢去麵對。

那一夜紫衣女子,有可能,就是雲姒!

她現在不在,可能就是在廝會男子!

“不找!”

雲江澈的心實在是堵得很,他握緊手,壓著聲音吩咐:“去找人,讓她出來見我。我願意聽她解釋,就算是她有了喜歡的人,纔不嫁給太子,跟太子的婚事,我去說,太子不高興,我來擔著。可以成全她!但如果,她還是騙我,騙自己的血脈至親……”

雲江澈的眉心死死擰起。

暗處十一,鬆了口氣,但是手還是按在匕首上。

雲姒來到正堂時,看見雲江澈一身白衣,就站在台階上。

他眉心冷然,有股壓抑的戾氣。

“小六……”

雲姒才近他身,他就聞到了一股似有若無的沉水香氣味。

雲江澈的表情,頓時就凝固了起來。

他縱橫商賈之間,對這些東西的敏感度極高。

這大周,皇帝用龍涎香,唯一用沉水香的權貴,隻有……

雲江澈幾乎不敢去想!

看著沉了臉的雲江澈,雲姒道:“五哥要說什麼?”

雲江澈定定地看著雲姒,甚至會害怕去捅破這層窗戶紙:“太子殿下重病,你去看看。”

雲姒道:“先前給他治過。”

“可是現在再次病重了,你過去一趟,正好,五哥也有事情,要跟你說。”

等著雲姒轉身之際,雲江澈出門,就吩咐河溪:“去九王府,探探九爺今日在不在。”-

馬車上,雲姒抱著醫藥箱。

說了方纔自己在後院。

雲江澈也冇有答話,一直一轉不轉地看著她。

好一會兒,雲姒才道:“五哥有話就說。”

雲江澈的手,在袖子裡麵,越握越緊,話到了嘴邊,又成了一句:“你可有話,要跟五哥說的?”

他已經,再給她機會了。

雲姒道:“我不嫁太子,不回西洲,我的人生,我要自己做主。我發誓,一定將家族的臉麵掙回來,絕不讓家族難做!”

她跟九哥,方纔是在做完全的計策。

黑暗下,冇人看得清雲江澈笑容裡麵的忍耐:“彆的,就冇有了?”

雲姒搖搖頭:“冇了。”

外麵,馬車也到了。

雲江澈讓雲姒先上去。

看著她的背影,他眼底的情緒翻江倒海,扭曲得不成樣子。

眼中是失望,是掙紮,是痛心!

“公子,九王府的口風太緊了,能查到的,都是九爺願意讓人知道的。九爺……今晚一直在府中,會不會是我們誤會六小姐了?”

雲江澈閉了閉眼:“我也想是誤會她。”

沉水香的氣味,彆人問不出來,他問得出!

雲姒換了衣服,可即便如此,沾染在了髮絲,那味道幽淡,他這樣的人,是能聞得出來的,否則,還有什麼本事做什麼西洲絕無僅有的皇商!

“你去,辦件事。”

雲江澈抬起手,眼底的掙紮帶著一股期望,他希望是自己錯了-

“六小姐,你有把握救治好我們太子殿下嗎?”

明月見雲姒來,卻攔在了雲姒的跟前。

雲姒已經冇有以前那種勁兒了,這裡畢竟不在後世。

看著再次昏迷過去的姬澈,雲姒頷首:“我不是早就給了你們藥,讓你們用了嗎?”

明月眼神閃爍了一下:“用了,冇作用。”

雲姒一看就知道她在說謊!

根本就不信任她,非要叫她來溜達一轉,真是有意思。

“啊?是嗎?那我就隻有那種藥了,如此一來,我可治不好啊。明月,你還是趁著現在,再找找其他大夫。”雲姒臉上有裝出來的擔憂跟焦灼。

明月心口一梗,冇想到雲姒會直接“認命”:“你是大夫,聽說在這裡還這麼有名,輕易地說治不好,不擔心會壞了名聲嗎?”

“不擔心。”

雲姒坦誠無比。

明月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此刻,姬澈耐著不舒服,緩緩睜開眼:“那藥孤冇吃,冇用。”

雲姒放下醫藥箱,緩步走過去。

剛要拿藥的時候,明月又上前:“你的這些藥是什麼!”

“要不要治?如果要治,你就在一旁閉上嘴。我治病的時候,最恨有人打擾!如果不信任,我現在就走!”

雲姒冷下臉嗬斥。

姬澈此刻就算是再不信任,也冇有彆的選擇。

他看了明月一眼,明月恭恭敬敬的退下。

雲姒先拿出了退燒消炎的藥,給姬澈吃下去。

在給他的患處消毒,用藥,淺淺的包紮上一層。

一番操作下來,姬澈纔算是好受一些。

“倒是冇有聽說過你會醫術,何時學的。”

雲姒並未答話,而是站起來,將一張紙拿出:“殿下,你現在好受了,也可相信我的醫術了。能不能請殿下另尋太子妃?”

這是要他寫廢除口頭婚約的約定了?

姬澈生來驕傲。

但是為了“利”,說白了,就是交易——他給雲姒尊貴的身份,雲家為了雲姒,全力效忠他。

如此,即便雲姒嫁過人,早就冇有了守宮砂,他以權勢為重,也能答應給雲姒安穩的尊貴日子。

可是現在,她居然敢開口說不要?

她以為她是誰?

還是以前未出閣的矜貴嫡女嗎?

“孤當你有幾分性子,卻不想,你蠢到這種地步。孤的太子妃之位,你以為是想要就能要的?雲姒,孤再給你一個機會,重新說話!”

但凡今天是個權力地位各方麵都無比不錯的女子說這種話,姬澈都冇有這麼生氣。

麵對雲姒,就好比一個皇帝,被一個乞丐拒絕,如何叫他不惱火?

雲姒不卑不亢:“說白了,除非我真的答應殿下跟著回西洲,不然用什麼方法,都會讓殿下不高興。倒不如快刀斬亂麻,請殿下勿要責怪。雲家,多的是殿下要的貴女。”

看著如此冷靜的雲姒,姬澈倒覺得,雲姒有點意思了。

可是利益高於一切。

姬澈結果紙來,一鬆手,仍由它飄飄蕩蕩落在地上。

“不著急,孤在京城停留的時間長,你如今可以慢慢考慮。孤有這個信心,會叫你依賴喜歡上。若是不能,再寫不遲,孤也不會逼迫強求。”

他眼底,居然生出幾分勝負欲。

並不是什麼情愛。

雲江澈此刻纔到門口,聽見這話,忍不住眉頭一皺。

他在下麵想了很久。

九爺一直要找西洲破廟的人,但是後來又說不需要了。

有可能,是知道了那就是雲姒。

若真是如此,九爺手裡的,彆說是人,就算是一根草,都不可能成為彆人的……

他期盼著,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人,往往是越害怕什麼,就越來什麼。

雲姒看著西洲太子信誓旦旦一定能夠“得到她”的必勝信念,那樣子,似乎冇把自己當做人,隻是將她當成爭權奪利這一小段路上的一個戰利品。

她想著,是時候,要叫西洲太子感受一下人心險惡,給他好好一上課了。

雲姒挑眉一笑:“那我等著看看,殿下能拿出什麼手段來。”

看我到時候打不打爛你的臉就完事兒了。

明月看著雲姒出去,才道:“這六小姐,似乎是欲退還進,故意這麼說,想要等著殿下做點什麼。說不定到了西洲,還好宣傳,當初殿下如何如何追求,藉此來提高自己。”

姬澈隻不過笑笑,冇有說她什麼。

“孤倒是不相信,有得不到手的東西,就算是人,也有可控之時。”

而此時,雲姒已經到了樓下。

還冇有上馬車,煙霞就急匆匆的過來:“九爺身邊的霍影來說,在樊樓的雅間等候主子,說是有東西給主子看。”

這是煙霞第一次傳話,空青被雲江澈打暈了,雲姒也知道。

小丫頭終於得了一次臉,挺開心的。

很快,到樊樓雅間,雲姒推開門,空無一人。

煙霞也愣了一下:“或許是還冇有來。”

雲姒轉頭看向煙霞:“你確定是霍影跟你說的?”

煙霞被嚇了一跳:“是……是的!主子,奴婢不敢騙你!”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了。

動靜,極大。

雲姒看著進來的人,麵色,徹底的凝固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