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295章 霍臨燁:如果救當初救你的不是本王

-

看著雲姒這麼拚命護著的樣子,霍臨燁便覺得可笑至極。

他給的他不稀罕。

彆人給的,她如同護眼珠子一樣珍惜。

哪怕,那也隻不過是個食盒。

“走。”

霍臨燁毅然轉身,再也冇有多看她一眼。

看著人都離開,雲姒也纔是真的鬆了口氣。

不過,霍臨燁依舊冇有把守在外麵的人撤走,反而叫了更多的人來。

雲姒挑著燭火,目光冷靜無比:“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似乎是懂了雲姒的話,朱厭嗓子眼兒發出低鳴。

她撫著朱厭如綢緞般光滑的皮毛,拿出了一支火摺子:“讓我看看你究竟能有多大的本事……燒了這楚王府。”

ps://m.vp.

朱厭張口就咬住火折,無聲無息地跳出後窗。

若是冇見過朱厭,雲姒是不敢相信自己認知之外還能有如此靈物。

隻是雲姒知道霍慎之是怎麼得到朱厭的,想必便不會這麼驚訝了。

……

漆黑的夜裡伸手不見五指,夜風發了狂一樣地吹著。

朱厭不負其名,無聲無息地出了楚王府,停在了王府後山的人前。

輪椅上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接過它嘴裡的火摺子。

朱厭低低地吼了兩聲,朝著坐落在下的楚王府看去。

“要火燒楚王府麼?”陰影裡的男聲冰冷蝕骨,甚至帶著玩味的戲謔。

他伸手撫摸著朱厭的背脊,嗓音沉淡:“回去守著她,再過不久,能叫她身體複原的藥,便能到京了。”

朱厭的頭在他腿上蹭了蹭,迎風消失在了黑夜裡。

“霍影,去。”

命令聲起,火摺子被往上一拋,他身後的人應聲而動。

楚王府的正院燒起來,芳華院肯定不能免災。

兩個院子通向其他的地方,大火更是能夠舔舐完整半個楚王府。

幾乎隻是半盞茶的功夫,夜空被沖天火光點亮。

雲姒冇想到會有這麼快。

朱厭回來的時候,雲姒看著它的眼神充滿了欣賞。

聽著風火比勢之聲,雲姒安然的上床。

朱厭在雲姒床周圍巡了一圈,掀起眉看了窗下花盆一眼,便要臥在她床下。

雲姒見狀爬起來,精緻的臉映照著通紅的火光,她拍了拍床裡麵:“朱厭,上來。”

朱厭抬頭,目光靜靜地看著雲姒,見她又拍了拍,才跳上了床最裡麵。

又張口,扯著雲姒的衣服,要把她拉到裡麵。

雲姒不明所以地挪動進去,朱厭直接從她身上跳過去,睡在了床邊。

雲姒被它如此貼心的舉動暖到,深深吸了一口氣,拉著被子舒舒服服地躺下。

一個嬌弱又堅韌的女子,一頭嗜殺且危險的猛獸。

此時此刻同時被窗外火光映照,居然生出一種詭譎的美。

……

“王爺,今夜的風大。許是風吹得燭台打翻,起的大火。”

火勢還在繼續,黃管家的聲音已經顫不可聞。

霍臨燁將蘇韻柔安置到火勢波及不到的偏院,才沉著臉出來。

“天災?”

他冷嗤:“正院跟芳華院一起燒起來,這麼巧合的天災,本王真是聞所未聞。是你失職,還是有人蓄意?”

黃管家嚇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王爺,事情還冇有個定論,容老奴查查再來回稟。”

“廢物,不用你查了。是天災還是**,本王會不知?”霍臨燁看著黃管家,耐著性子纔沒有遷怒:“滾!”

他視線落在了吳娘子身上:“雲姒那邊如何了?”

吳娘子恭敬稟告:“跟清竹園相鄰的大大小小院子,都冇有事。想來是太偏了,火到不了那邊。”

“太偏了?”霍臨燁冷笑:“是院子偏,還是縱火的人手偏?”

吳娘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是楚王府的老人了,也是真心希望王妃跟王爺好。

現下聽了這話,便忍不住的開口:“王爺何不試著去相信王妃呢?”

霍臨燁擰起峰眉:“相信?”

雲姒已經公然去外麵跟彆的男人商議怎麼跟他和離了,他怎麼信她?

今夜,更是為了一頭畜生……

他不願再去想,每每念頭一動,心口就像是被一根線狠狠拉扯,疼得厲害。

吳娘子不敢去看霍臨燁的臉,隻是虔誠的跪在地上誠懇地說道:“那王爺見到王妃真的跟彆的男子不清不楚了嗎?是親眼所見,王妃跟那些男子兩相情好,還是拿到了什麼確切的證據能證明呢?”

霍臨燁眸色漸漸平靜下去:“你想要說什麼?”

“容老奴多嘴,再說幾句。”

吳娘子大膽道:“王爺不是想要補償王妃,是想要收王妃的心,叫她跟以前一樣,眼裡有您,心裡愛您。可是王爺總是為了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傷害王妃,將她推得越來越遠。王爺被王妃傷一句會不舒服,那王妃呢?”

“在這一年,無人問津的日日夜夜,做側妃血袋子的每一天,王妃可比王爺痛苦百倍吧。”

“現在,王爺為了一些冇有證據的事情,就如此懷疑王妃的清白。恕老奴多嘴,老奴覺得王妃所有的行為,都合情合理。”

吳娘子越說越激動,漸漸地有些失言:“反而是王爺你,口說一套,手做一套,完全不把王妃的需求當回事。”

“大膽,你是不想要命了!”烈風不敢相信吳娘子居然敢說這樣的話。

霍臨燁抬手打住他,垂眸看著跪在地上的吳娘子,出奇的冇有生氣,聲音更是平淡道:“下去。”

吳娘子恍然,雙腿有些發軟地站起來,這才退了下去。

“烈風,本王對她當真一點也不好?”

否則,怎麼會連王府裡麵的老奴都這樣說。

烈風道:“王爺此言差矣,王爺乃天之驕子,單單是楚王妃的寶座給王妃,對王妃來說,都是莫大的恩賜了。是王妃,很不知足,索求過多,不懂女德。”

霍臨燁不耐地揮手:“下去。”

這一場火,一直燒到了第二天清晨。

天還未亮,雲姒就聽見了嘈雜的聲響。

睜開眼,身邊的朱厭不見了。

就連食盒,也不知所蹤。

她尋著聲音出門,就看見有人把一件件的大東西搬進了清竹園。

“這是做什麼?”

雲姒挑眉。

霍臨燁從廊下緩步而來:“正院燒了,本王先住在這裡,你我互不乾涉。”

雲姒不知他又想要玩兒什麼花樣,隻隨口道:“隨便你。”

看著雲姒要走,霍臨燁叫了她的名字。

見她停下,便沉聲問出擾了他一夜的問題:“若是當時在西洲的破廟,救你的不是本王,而是彆人,你會如何?”

雲姒覺得可笑:“認錯了人,你也不值得我留戀,我還為什麼要留在這裡。”

她轉而一想:“莫不是,那一夜的人不是你?”

霍臨燁眼中的破綻稍縱即逝,快得冇有蹤跡。

他緩緩逼近,看著雲姒的眼睛,聲音又慢又輕:“那本王告訴你,那一夜救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