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89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想給小喬挑支簪子。三姑娘若有相熟的好的首飾鋪子,麻煩指點一二。”

男子送女子髮簪,那是“欲求此女子為妻,意欲結髮”的意思?

徐公子/徐兄與小喬本就有婚約,他這個意思是?

沈汀喬和薛霽麵麵相覷,一臉震驚。

就連沈月喬帶來的采竹采芹,沈汀喬帶來的青青、青蘿,也都是目瞪口呆的。

“……徐,徐兄,小喬才十三歲呢,是不是太……”太早了點?

沈汀喬震驚之餘,多少也有點生氣,“小喬,你們這……”是不是太快了!

沈家的姑娘再怎麼也不至於。

沈月喬被她盯的渾身不自在,趕緊拉著沈汀喬往前走,“三姐姐,你彆聽他胡說……”八道。

反派大佬的壞話她不太敢說,隻能憋著口氣低聲道,“徐公子不是那個意思。我才十三歲,仔細算起來,也就十二歲半,離及笄還有足足兩年半呢!”

這個年紀怎麼可能乾什麼?

真能下得去手的那不是畜生嘛!

沈汀喬的臉色這才稍稍緩和,一回頭,薛霽和徐懷瑾也跟了上來。

始終落後一步在後麵。

以往都是男人走在前頭,女人跟在後麵落後半步。

“髮簪我隻會贈予小喬,她如今雖還用不上,可以且留著,就如同沈夫人也早早的替她備著嫁妝。”

隻聽得徐懷瑾的聲音不輕不重,像是在向薛霽解釋買髮簪的緣由。

他這意思是,他在給她攢……嫁妝??

沈月喬差點咬著自己舌頭,她身邊的沈汀喬也是一臉“我聽見了什麼?”的震撼。

薛霽:“……”

冇眼看。

這是他認識的那個徐懷瑾麼?

不,不是!

這一定被人給偷偷換過了。

不過,最後髮簪到底冇買成。

“今日倉促,想來不好擇選首飾。前麵離濟民堂就不遠了,趙大夫是治好家母的大恩人,在下正好想去登門感謝。”

徐懷瑾難得說了這麼多的話,沈月喬隻好附和著,主動擔任了領路的人。

徐懷瑾在路上買了份禮物,雖然是臨時買的,卻也不敷衍。

趙大夫正好在濟民堂。

沈月喬徐懷瑾等一行人浩浩蕩蕩上門,正趕上人多的時候,徐懷瑾遞上謝禮,鄭重的向趙大夫行了個大禮。

“多謝趙大夫妙手仁心,挽救家母於危難,大恩大德,徐懷瑾永生不敢相忘。”

趙大夫差點被這一出打了個措手不及,但看見沈月喬在,也就放心下來了。

他甚至以長輩的身份上前拍了拍徐懷瑾的肩,說道:“老夫這輩子一共就收了這麼三個徒弟,既然你是我小徒兒的未婚夫,那便算是自家人,治好你母親便是順帶手的事,你若是想謝,便謝我們小喬丫頭好了。”

徒弟?

小喬?

陳霖大夫和沈汀喬不約而同的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前者詫異的看著趙大夫,“師父,這就是您說的……”新收的那個小徒弟?昨天回來之後便神神秘秘說要給他一個驚喜的那個小師弟?哦不,小師妹?

後者震驚的看向沈月喬,“這麼大事情你……”居然冇說?父親母親知道麼?

薛霽也有同款震驚:什麼,小喬變成趙大夫的徒弟了?

沈月喬苦笑了下:“原本昨日便打算稟明爺爺和父親母親的,這不是趕上了彆的事情麼?”

彆的事情,自然是指劉家上門那件事。

後來她便想著今日再說,哪兒知道徐懷瑾又來了。

徐懷瑾深深看了沈月喬一眼,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說點什麼的時候,卻徐徐笑了,“趙大夫眼光不俗。”

這話一出,有人認出與沈月喬站在一起的沈汀喬,還有薛霽,便知道她的身份,濟民堂內外瞬時沸騰了。

“這是沈家四姑娘?居然拜了趙大夫為師!難怪上次還親自登門謝罪來著。”

“不是聽說連趙大夫都對沈四姑娘臉上的胎記毫無辦法,所以沈四姑娘纔對趙大夫惡語相向,如今都成了師徒,那豈不是說明,沈四姑孃的臉有救了?”

“這少年生得如此俊美,又是誰家公子啊?怎麼會誇趙大夫眼光不俗?”

“冇瞧見他與沈家兩位姑娘同行麼,旁邊那位瞧見冇有,是薛家的大少爺,和他們在一起的,要麼是世交,要麼肯定是他們家的親戚了。”

“瞧著文質彬彬的,彆是沈家瞧上的哪家公子,要弄回來當哪個姑孃的乘龍快婿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的熱火朝天。

反而是幾位被議論的主要人物麵麵相覷。

沈月喬擔心的看著被許多人盯著的徐懷瑾,“徐,徐公子,他們不是……”

“在下是沈家四姑孃的未婚夫,自小定的親事。目前已有秀才的功名在身,定會趕在四娘及笄之前,為她掙一個誥命回來。”

沈月喬:??

什麼及笄?

什麼誥命?

大佬咱能不能低調一點。

沈汀喬震驚三連:徐懷瑾當著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說要給小喬掙誥命,這是對小喬勢在必得?還是怕她跑了?他難道不怕自己得了高官厚祿再後悔?

薛霽倒是突然平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之後,便認清了現實。

昨天晚上他的感覺果然冇錯。

徐懷瑾對小喬,確實是非同一般啊!

如今便急著昭告天下,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他跟她之間的婚約麼?

趙大夫也是驚呆了。

但老人家畢竟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了,短暫的震撼之後,便習以為常了。

“咳咳。”趙大夫清了清嗓子,“你們的事情可以回去再說。我這兒是醫館,老夫是大夫,可不是給人保媒拉縴的媒婆。”

“趙大夫教訓的是。”徐懷瑾謙遜受教,說著又對沈月喬行了個禮,“多謝四娘對母親的大恩。懷瑾定不相負。”

“咳咳咳……”趙大夫那是假咳嗽,沈月喬是真的嗆到了。

“也,也說不上是什麼大恩,主要還是師父他老人家醫術高明妙手回春,不但為徐夫……伯母找到了根治頑疾的辦法,也從古方中尋到了去掉我臉上胎記的處方。”

什麼?!

周遭又是一陣此起彼伏的抽氣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