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64章 世外高人的風姿

-季縣令自以為自己這番話已經給足了眼前這騙子生路,充分彰顯了他為官之仁善。

但沈月喬根本不領他的情。

“小女子為醫者,恰巧遇到季小公子重傷,危在旦夕季大小姐這個患者家屬又重金相求,卻說身上帶不夠銀錢。”

“小女子本著治病救人是為醫者天職,才大發慈悲允她寫下借條,先行施救,等她事後請家中長輩帶來銀錢償還,已是仁至義儘,何來謀財害命之說?”

“非要將活人說成死者,這樣就冇有救治一說,診金自然也就不必給……”

沈月喬說著一頓,語氣都帶著頓悟的抑揚頓挫,“哦,小女子明白了,原來縣太爺是打的這個主意?”

堂堂縣太爺被一個小姑娘當麵說他賴賬,季縣令這張老臉都掛不住了。

“你這女子休要信口雌黃!本官豈是那種賴賬不還之人!”

李氏從旁挑撥道,“老爺,這女子謀財害命,招搖撞騙,如今為了洗脫嫌疑,竟敢往您的頭上潑臟水今日若不繩之以法,他人叫彆人如何看您這縣令,”

季縣令被她三兩句話一說,真的就目露凶光,順著她道,“本官今日便要你知道知道什麼是王法!”

已然是被憤怒和所謂的不可侵犯的自尊給衝昏了頭。

就連沈月喬再三提醒他看“屍首”,話裡多番申明季明宇根本冇死他都充耳不聞。

自己就鑽進了死衚衕裡。

沈月喬也來了脾氣,“那縣令大人口口聲聲說小女謀財害命,請問小女子害了誰,可有人證物證,屍首如今在何處?我又謀了什麼財,財物可有到我手中?”

“若是冇有,那大人身為朝廷命官便是知法犯法,小女子便是越衙上告,拚著性命不要,也定要縣令大人您受到律法的製裁!”

季縣令:“你,你好大的膽子!來人,將這賤人拖出去!”

徐懷瑾一把將沈月喬拉到身後。

兩名想動手的衙差對上徐懷瑾冰冷的眼神,心頭驀地一震,手都感覺抬不起來了。

“大人真的以為您是縣令就能枉顧律法?您一直強調我們家小喬謀財害命,您可曾親眼見過屍首?若冇見過,又是拿什麼給人定的罪!”

徐懷瑾的嗓音猶如臘月寒霜,澆的季縣令如醍醐灌頂。

是啊,屍首。

按照底下人和李氏所說,小宇已經死了。

季清雨就是再蠢也不至於留著屍首不報喪。

何況李氏說她這幾日都住在沈宅,她便是再蠢……

季縣令看了看季清雨,又有一個聲音說道,她再蠢也是自己的女兒,小宇死冇死,她住在這宅子裡能不知道?還口口聲聲說小宇活著。

難不成真是這女子做戲太厲害,連季清雨都分不清自己的弟弟是死是活?

若是小宇真的還活著,那他豈不是……

季縣令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的。

看他這反應,多半是從剛纔那些彎彎繞裡麵反應過來了吧。

沈月喬鬆了一口氣,豎著耳朵等遠處的反應。

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她才撥出口氣,對季縣令道,“既然縣令大人拿不出被小女子謀害之人的屍首,那就跟小女子去看個大難不死劫後餘生的小友吧。”

季縣令是想說不的。

事到如今,臉麵也全都丟光了。

再走一趟也無甚差彆了。

“老爺……”

李氏想拽他袖子,卻被他一把甩開。

一行人往內院去。

內院是女眷住的,尋常自然是不可能讓這麼多人去的。

所以沈月喬隻讓季縣令帶著李氏,多餘的人不讓人。

她自己也帶著魏媽媽、采竹,還有徐懷瑾。

至於季清雨,她本來就住在這裡的。卻無影響。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

誰知進了月洞門,便看見有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家站在季明宇所住的那間房前。

一身深色的長袍,外頭罩了一件鬥篷。

莫名有幾分世外高人的逍遙出世之風姿。

季家這些人不認得來人,沈月喬徐懷瑾等人一眼便認了出來。

沈月喬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人,但季縣令跟李氏等人在,她也隻能憋著,一路走過來,壓低聲音道,“趙爺爺!你怎麼……”突然來了?

這位有世外高人之風姿的,不是彆人,正是本該在濟民堂坐診,明日纔會過來給謝氏瞧病的趙大夫。

“回來了?”趙大夫朝沈月喬一笑,世外高人突然就接了地氣。

“這不是聽說你這裡需要個大夫過來幫手,老夫便自告奮勇來了麼?我尋思,我這個老頭子怎麼也比外麵那些不知從哪兒學了幾年草藥就敢自稱大夫的濫竽充數之輩要強吧。”

這也太凡爾賽了!

沈月喬偷偷給趙大夫豎了個大拇指,麵上卻是一派沉穩的道,“瞧您這話說的,那些人哪兒能跟您相提並論。”

李氏見他們一老一少旁若無人的這麼說著,句句都像是在指桑罵槐,聽得她火冒三丈。

“你又是何人?豈不知這女子謀財害命,縣令大人正要拿了她去問罪的!你與她這般親近,卻不怕被她所連累,也一併去坐大牢麼?”

趙大夫的目光從她麵上晃過一眼,“這位夫人肝火太旺,心浮氣躁的口氣大,還是多喝些菊花去去火的好。”

李氏的臉都綠了。

罵她口臭?這個老不死的!

季清雨卻差點笑出聲。

“這位老先生瞧著眼熟,不知是何方高人,到此何事?”

有了前車之鑒,季縣令倒是不敢再輕舉妄動,客客氣氣的對趙大夫行了晚輩禮,“此處有要事要斷,老先生若冇有要緊事,還是先行離開的好。”

他雖然是行了個平輩裡,但做官的人,舉手投足總有那麼一股子官老爺的作派。

趙大夫心裡不喜,輕哼了一聲,道:“老夫姓趙,字敬初,受人之托,來此了斷一樁公案。苦主就躺在裡頭,諸位不妨一起進來聽聽。”

最後這句話是對在場所有人說的。

說完便徑自轉進去了。

沈月喬高高興興的跟在他後麵,惹得落後半步的徐懷瑾心裡有些不悅。

罷了。

這次算是個例外。

瞧著眾人都進去了,季縣令猶豫了一下,也往裡走。

唯有李氏臉色蒼白的留在門口,好像屋裡有鬼等著她似的。

不,不可能的。

季明宇當時都那樣了,除非大羅神仙來,否則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這個念頭閃過,便聽見屋裡傳出季縣令驚詫的喊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