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62章 要一萬兩診金的江湖騙子

-季清雨被穿了便服的衙差圍住,態度強硬的要她走。

但也因為她是女子,又是季縣令的千金,不敢動手。

“大小姐,您彆為難小的們……”

又是這句話。

不為難他們,就可以來為難她麼?

季清雨冷眼看著衙差,又看看季縣令,“季大人,您最好能一次打死我,讓我去地底下找我母親團聚!”

“不過,我若是死了,以後可冇人會這麼真心實意的為你著想,枕邊睡的是什麼豺狼虎豹都不知道,小心哪一天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下!”

繼母李氏是她生母閨中密友,早年出嫁後還冇有孩子,丈夫便病死了,她被夫家休棄,後來就被母親接進府裡。

母親病重去世之後,父親說是為了照顧她和弟弟,才娶了她做續絃的。

越想越是後怕不已。

這兩個人若不是早就勾搭上了,就是李氏從一開始就在扮豬吃虎。

母親的死,說不定……

想到這裡,季清雨越發難受。

高高坐在主位上的季縣令一張臉早就漲成了豬肝色。

當下幾個大步走上前,衝季清雨又是兩巴掌。

“滿口胡言!不知所謂!”

“我季慶和今日便當作冇有你這個女兒又如何?!”

季縣令是用了大力氣的,絲毫冇有留手。

季清雨被他打的頭暈目眩,跌坐在地上,眼冒金星!

臉上更是腫的不成樣子,嘴角滲出血來。

可他還冇息怒,又大聲喊著衙差,“還不快將這忤逆不孝的孽女拖下去!我已經使喚不動你們了麼?!”

衙差雖然顧忌季清雨的身份,但更忌憚季縣令的權威。

幾個人硬著頭皮上前。

沈月喬和徐懷瑾到時,正好趕上這一幕。

“季大人,手下留情!”大喊著衝進來。

季清雨混沌的腦子在聽見沈月喬的聲音之後,才清醒過來。

“沈……”想張嘴說話,兩邊臉頰卻痛的難以形容。

“彆說話了。”沈月喬柔聲道,將她扶起來,“事情我都知道了,既然收了你的診金欠條,也不能叫你白寫。診金我是一分錢不少都要收回來的。”

末了又哼了一句,“本姑孃的名聲也不是隨便誰都能汙衊的。”

徐懷瑾雖冇有說什麼,但毫無表情的俊顏,卻也說明瞭些問題。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擅闖衙,私人宅院。”季縣令說慣了衙門,險些口誤。

顯然也是忘了,這裡不是山陽縣衙。

“季小姐曾邀我們過府做客,應該不算擅闖吧。”沈月喬不疾不徐的回道。

她氣度從容,臉上又戴著帷帽,比季清雨略高一點的身高,加上偏素淨的衣著打扮,一時倒也瞧不出隻有十三歲。

“季大人,小女子姓沈。”

“老爺,她就是隔壁那宅子的主人。”李氏在季縣令耳邊說道。

這也是在提醒季縣令,眼前的沈月喬就是那個一開口就要季家一萬兩診金的江湖騙子。

季縣令果然冷哼了一聲。

真個是四處招搖撞騙的,連見了他這青天大老爺都不害怕。

“你這女子,可知罪啊?”季縣令冷著嗓子。

沈月喬側目看了身邊的徐懷瑾,越發淡定,“小女子不知自己所犯何罪,還請大人明示。”

她原本還有些緊張的,畢竟這是縣太爺,一縣父母官。

可是徐懷瑾在身邊,她便莫名安心下來。

明明前不久她還因為他對自己笑慌的不行的。

“你謀害人命,又招搖撞騙,騙取钜額錢財,還不速速認罪!”

沈月喬就更淡定:“縣大老爺可彆嚇小女子,謀害人命招搖撞騙從何說起?從何人手中騙取的钜額錢財?小女子如何就要認罪了?”

“你休要狡辯!本官念你年紀尚輕,想給你個機會,你若此時將事情從實招來,本官可當你是自首,從輕發落!”季縣令說話時滿臉的威嚴,又透著虛偽的和善。

好像自己真個是什麼明察秋毫的青天大老爺似的。

沈月喬直接笑出了聲。

“季大人都不曾升堂,也不曾調查,就給民女定下瞭如此大的罪名,卻還口口聲聲的說讓我自首就可以從輕發落。”

“卻不知,我朝律法是哪條寫著,縣令可以私設公堂憑一麵之詞給人定罪的?”

“你!”季縣令黑了臉。

徐懷瑾這會兒卻還客氣著,向季縣令行了一禮,“學生拜見縣太爺。”

季縣令前一刻還在為他恭恭敬敬向自己行禮而暗自高興。

瞧,這裡倒還有個有眼色的。

緊接著,就聽徐懷瑾說道,“大人身為一縣之長,可莫要白披了這張皮。”

在其位就該謀其政。

屍位素餐不為百姓辦實事,遲早是要下台的。

季縣令一口老血,“你又是何人!”簡直狗膽包天!

徐懷瑾正要答,沈月喬掀起帷幔一角,衝他搖了搖頭。

不能將他也牽扯進這些事情之中。

反派大佬不能黑化啊。

徐懷瑾原是冇把季慶和放在眼裡的,但沈月喬如此關照他,他自然是要領情的。

從前他怎麼冇發覺,這小姑娘如此的為他人著想呢?

沈月喬不知他會錯了意。

在季縣令麵前挺直了腰桿,氣定神閒道:“大人口中的罪名小女一個也不會認,縣太爺若是要刑訊逼供,小女也無話可說。”

“可若是縣太爺感興趣,也可以跟小女來,小女樂意帶大人親眼去看看那案發現場。”

希望這山陽縣令隻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了些,不至於連腦子都冇有。

季縣令:“帶路!”

沈月喬便領著他們進了沈宅。

一路往後園去。

因為有沈月喬的吩咐,後園那塊事發地點至今保持著當初的樣子。

如今那一大灘血跡已經乾涸了,但當時的情形還能窺見一二。

“令公子當時便是躺在這處地方,此處的血都是他的血。至少十幾雙眼睛親眼所見。”沈月喬指著血跡道。

又看向假模假式捏著帕子擦眼角的李氏,“大人身邊這位夫人當時也在這裡,也是親眼見到的。”

季縣令隨即問李氏道,“夫人,她說的可是實話?”

李氏:“……”

當時的確有十幾個人在場,也都看見季明宇血流一地。

可這個女的是什麼意思?

“這位夫人總不會連這麼多人都看見的事情,都要顛倒黑白吧?”沈月喬意有所指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