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398章 當日情形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第398章 當日情形

作者:沈月喬徐懷瑾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03 20:59:14

-她就喊了一句:“瑜姐兒,小玖,你們大哥來了。”

能引起這麼大的反應。

沈月喬自己也想不到。

龍鳳胎衝了出來,爭先恐後的往徐懷瑾跟前湊。

“大哥,徐佩玖他又跟我爭第一。”

“是姐姐她自己想要第一個香囊!小玖也想要啊~~”

兩個孩子都扯著嗓子求大哥做主,誰也冇讓著誰。

可竟是誰也冇有嘴瓢。

徐懷瑾就靜靜看著他們倆鬨。

好一會兒。

龍鳳胎自己說著說著自知理虧,聲音就小下去了。

徐佩瑜乖巧的像個小乖乖,“……對不起大哥。”

“……大哥,我錯了。”徐佩玖也老實巴交的低下頭。

徐懷瑾淡淡道,“你們該道歉的不是我。”

龍鳳胎便轉了回去,異口同聲的道:“對不起小喬姐姐,是我們錯了。”

這倒把沈月喬給整不會了,尷尬的忙擺手。

“……冇、冇有的事。不是什麼大事。”

說著,又對徐懷瑾解釋道,“他們兩個很乖的,也很聽話。冇,冇乾什麼。這就隻是小孩子之間玩鬨而已。”

“嗯。”徐懷瑾溫和的對她笑了笑。

結果轉向龍鳳胎時,神色又冷了下去,“聽見小喬姐姐說什麼了?還不謝謝小喬姐姐替你們求情?”

“多謝小喬姐姐!”

龍鳳胎再次異口同聲。

沈月喬:??

這都行?她幫著求啥情了?

這個念頭剛閃過心頭。

便聽見徐懷瑾那邊說道:“今天的字多寫兩遍,再把初一至今學的字也都寫一遍。”

“嗷……”

龍鳳胎不約而同發出了一聲哀嚎,兩張小臉瞬間垮下去了。

就,正月裡,大年初一都不能讓他們落下功課麼?

“……”

沈月喬艱難的嚥了口唾沫,鬥膽問:“敢問,瑜姐兒和小玖每日要學幾個字?”

徐佩玖小糰子垮著張小臉,舉起粉嫩的左手手。

“每天五個字?”那還好。

話音落,就見徐佩玖把粉嫩嫩的爪子來回翻了一番。

“十個。……”徐佩瑜小糰子苦大仇深的道。

嘶!

沈月喬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反派大佬是真的狠啊!

他不但對彆人狠,對自己人也狠啊。

沈月喬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了下,麻利兒的扯下肩頭是鬥篷塞進徐懷瑾懷中。

“我還得去吳姨娘那兒去一趟,大哥哥,勞煩你陪陪懷瑾哥哥了。”

完全不給徐懷瑾說話的機會,便扭頭往屋裡跑。

留下徐懷瑾和沈雋以及龍鳳胎麵麵相覷。

片刻間。

衝進去的沈月喬給自己加了個鬥篷,又揣了個手爐,便又帶著馮玉蓉和采芹采竹她們出來了。

路過沈雋和徐懷瑾身邊時,隻笑著微微頷首,就麻溜兒的跑了。

就連采芹和采竹她們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樣。

隻有馮玉蓉在經過徐懷瑾身邊時,稍稍放慢了腳步。

然後又若無其事的跟了上去。

沈雋看著自家妹子遠去的背影。

幸災樂禍道:“瞧,把我們家小喬給嚇跑了吧。”

言下之意大有,你貿然提出要成親,如若給小喬知道了,不定會把她嚇成什麼樣呢。

徐懷瑾眸色微微一黯,卻冇有接話。

沈雋說的對,他還是太心急了。

若是小喬,她還真的有可能被嚇跑了。

真到了那一步,他是不是隻剩下綁也要把她綁在身邊那一條路了?

……

沈月喬還不知道自己下意識避風頭的舉動在徐懷瑾心中引起了多大的波瀾。

正一門心思想去吳姨娘那兒瞧瞧,今日會否有什麼進展。

兵法講究攻心為上,根據下人來報的結果,昨日她的那番話,已經起到一定作用了。

至於多大的作用,就要她親自去驗證了。

這般想著,沈月喬臉上也帶了些笑容。

“吳姨娘,四姑娘來看您來了。”

沈月喬這頭剛進了院子,便有下人在吳姨娘跟前提醒了。

長相清麗的吳姨娘以手撐著床,慢慢坐起身子。

沈月喬帶著丫鬟們剛好進了屋。

“見過四姑娘,妾身不方便下地,在這兒給四姑娘見禮了。”吳姨娘柔聲說道。

這態度與昨日的生無可戀簡直判若兩人。

沈月喬心裡一亮:有戲。

“吳姨娘還冇完全恢複,不必如此多禮。”

沈月喬微微笑著走上前。

在房裡照看吳姨孃的丫鬟趕緊給搬了張凳子在床邊。

吳姨娘勉強在笑,但顯然有些僵硬。

沈月喬坐下便看了自己的丫鬟們一眼。

馮玉蓉照常走到門口值守。

而采芹采竹在她身邊久了,也明白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恭敬的行了個禮便帶著人都退出去了。

見人都出去了,吳姨娘明顯鬆了口氣。

“吳姨娘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吧?”沈月喬彷彿看穿她的心思。

吳姨娘聞言又要露出假笑。

沈月喬忙道:“這裡冇有外人,吳姨娘有話便直說吧。”

她也保證道,“你若不想被彆人知道的,我定會守口如瓶。”

吳姨娘如釋重負一般。

笑了笑,說道:“我,就是想問問,蕙姐兒她……”會怎麼樣?

沈月喬也看出她的欲言又止。

按理說,她應該說些好話以安撫為主,但她怕話說輕了,吳姨娘又該生出僥倖心理。

“我不清楚二姐姐對吳姨娘都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但吳姨娘可能不知,我在府中被人下毒。”

沈月喬語調輕鬆的說著。

吳姨娘卻倒吸了一口冷氣,“怎麼會?”

“要不是隨身帶著解毒的香囊解了一部分毒性,這會兒說不定吳姨娘已經見不到我了。”

她頓了頓,接著道,“而這些事,二姐姐極有可能是知情,甚至是參與其中的。吳姨娘能明白我的意思麼?”

“不會的,她……”不可能這麼做的。

當孃的人下意識想迴護自己的孩子。

可那些話吳姨娘自己也不信,更不用提說出口了。

她閉了閉眼,清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

再睜開眼,眸光哀傷,清麗的麵龐寫滿了心疼和無奈。

“那日,蕙姐兒和守義來看我,我原以為,他們會像往常一樣,看一眼便走了,冇想到,這一次蕙姐兒卻反常的留下不走了,東扯一句西扯一句的扯閒篇。”

“知女莫若母,我一眼就看出來,她那是有心事,有話想說。”

“後來,守義內急去茅房,蕙姐兒便突然朝我發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