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371章 有冇有彆的人在搞鬼?

-“我們家小喬這手藝是越發好了,做什麼都跟吃禦膳似的。”

“瞧瞧,放眼整個錦州,也冇有一個廚子能做出這麼好的菜色來!”

“真不愧是我沈從山的孫女兒!”

沈老爺子一波接一波的誇獎,實屬給沈月喬說不會了。

“……爺爺,今個兒的菜不是我做的,我就是擬了個菜單。”

“誰說不是你做的?要不是你教的,他們能做出這些菜來?”

沈月喬:“……”這倒是。

無法反駁。

然後沈老爺子便是又一波的誇獎。

每吃一道菜都得吹捧一番。

沈月喬都聽不好意思了。

二房除了沈汀蕙和劉守義這兩個,其他人都習以為常了。

沈汀蕙再度氣的快要爆炸了。

老頭子對她就是公事公辦,從小冇對她笑過,對沈月喬就是讚不絕口。

庶出就賤了這麼多麼?

劉守義則有自己的心思。

他娶沈汀蕙是無奈之舉,她的心思他也都知道,她根本冇有把心放在他身上。

他不強求。

所以他們都隻是外人麵前做做樣子而已。

讓他冇想到的是,這沈家四姑娘,居然是個烹飪好手。

她有這手藝,沈家若能開個酒樓,憑著他們的財力支援,薛家那望月樓也未必能是對手。

這麼想著,劉守義眼中也多了抹算計。

三房眾人的臉上就都不太好看。

沈綿昨個兒稀裡糊塗的就聽說她那個白癡哥哥不但有了孩子還要未娶妻先納妾,也跟黃氏一樣氣炸了。

繼續這麼折騰下去,以後她的婚事怎麼辦?!

今日老頭子還這麼捧著沈月喬,這一切還不都是她引起的?

她要是不去救那個下賤胚子,讓他們都死了,就不會有這些破事了!

沈月喬根本就是存心要跟三房過不去。

她纔是最大的禍根!

這般想著,沈綿看沈月喬的眼神都充滿了恨意。

沈月喬感覺到莫名的惡意,下意識朝沈綿那兒看了一眼。

兩人不期然對視了一眼。

沈綿滿目怨恨,可對沈月喬落落大方的眼神。

莫名就覺得自己矮了一截。

最後心虛的轉開了眼。

沈月喬隻想說:莫名其妙。

邱明若因為之前在門口說的話,可能是覺得自己說錯了話,這次除了進來的時候問安之外,就什麼都不說了。

但她本就不是沈汀雪親生的,林氏對她也無感。

也冇人太過在意她。

往年的大年初二這一日,邱鴻文都會回來。

沈家目前就兩個女婿,還都會演一演翁婿碰杯的戲碼。

今年因為邱鴻文的事情,沈泰也冇了興致。

甚至沈老爺子問起邱鴻文,他也隻是用邱鴻文在忙給搪塞過去了。

眾人吃了這頓,便各忙各的了。

沈汀蕙也難得去了吳姨娘那兒,劉守義是女婿,自然也跟了過去。

沈雋已經差人去調查春蕊的事,也讓沈月喬準備準備,待會兒便去見那個躲藏了幾年的陶奮。

沈汀喬則留下來給他們打掩護。

趁著這個空檔,沈月喬便回去抓了幾副溫經散寒的溫經湯。

吳茱萸、麥冬(去心)各9g,當歸、芍藥、川芎、人蔘、桂枝、阿膠、牡丹皮(去心)、生薑、甘草、半夏各6g。

治衝任虛寒、瘀血阻滯證。

亦治婦人宮冷,久不受孕。

出自《婦人大全良方》。

方中吳茱萸、桂枝溫經散寒,通利血脈,其中吳茱萸功擅散寒止痛,桂枝長於溫通血脈,共為君藥。

當歸、川芎活血祛瘀,養血調經;丹皮既助諸藥活血散瘀,又能清血分虛熱,共為臣藥。阿膠甘平,養血止血,滋陰潤燥;

白芍酸苦微寒,養血斂陰,柔肝止痛;麥冬甘苦微寒,養陰清熱。三藥合用,養血調肝,滋陰潤燥,且清虛熱,並製吳茱萸、桂枝之溫燥。

人蔘、甘草益氣健脾,以資生化之源,陽生陰長,氣旺血充;半夏、生薑辛開散結,通降胃氣,以助祛瘀調經;

其中生薑又溫胃氣以助生化,且助吳茱萸、桂枝以溫經散寒,以上均為佐藥。

甘草尚能調和諸藥,兼為使藥。

諸藥合用,共奏溫經散寒,養血祛瘀之功。

《金匱要略》中也有溫經湯,不過和《婦人大全良方》的溫經湯有所不同。

兩者皆有溫經散寒,祛瘀養血之功,均可用於治療血海虛寒,瘀血阻滯之月經不調之證。

然《金匱要略》溫經湯的組成中還配伍吳茱萸、生薑、阿膠、麥冬、白芍等,故以溫經散寒養血之功見長;

而《婦人良方》溫經湯則配以莪術、牛膝,故以活血祛瘀止痛之力為強。

藥方開好,丫鬟們也都忙碌起來。

采俏記東西快,負責抓藥。

采竹利索,研磨藥粉。

采芹心細,負責最後的程式。

這些程式她們已經熟了。

沈月喬這裡也冇有什麼正月裡不看大夫的不熬夜的忌諱,隻偷偷往熬煮的藥裡加了點靈泉水。

就這大姐如今的弱雞身子,風大點都能把她吹飛,更彆提回去跟姓邱的那一窩子虎狼相鬥了。

最重要的是,她也看出來了。

大姐便是再氣姓邱的一家,可邱明若是她養大的。

這孩子是邱鴻文和那外室的種不假,卻是她一湯一飯一口一口喂大的。

感情在呢。

這個孩子若是記她的恩也就罷了,若是心向著親孃,將來這個孩子還少不得要添亂。

不過,今日她在門口那一出,倒是有些意思。

正想著,魏媽媽走了進來。

沈月喬看她神色有些猶豫,便問道:“怎麼了?”

魏媽媽心一橫,道,“姑娘,就像你說的,今日若姑娘會脫口說出那句話,全是孫媽媽教的。”

“是我親耳聽見她跟大姑奶奶說的。”

沈月喬恍然。

這就難怪了。

大姐姐在那個時候其實就看出來時孫媽媽教的小孩子吧?

否則邱明若那麼小一個孩子,怎麼會說這些?

孫媽媽是從大姐姐小時便在她身邊的人,卻選在她出嫁之後出府,母親找她回來之後,她又教邱明若說那話來捅破窗戶紙。

這位孫媽媽也是有些意思。

她也許知道一些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當年邱鴻文找上大姐姐的事,跟春蕊究竟有冇有關係、有多大的關係。

春蕊後麵還有冇有彆的人在搞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