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336章 我若不來,豈不是讓你被人欺負麼?

-

行進的馬車忽然停了下來。

車伕大壯說道:“姑娘,是有官差押解犯人要出城,這會兒把路給堵住了。”

官差押解犯人出城?

那不就是師兄剛纔說的韓家?

沈月喬讓大壯把車停妥,便下了車。

遠遠的,就看見韓洛白和其他一樣穿著囚衣的二三十個人在一起。

男女老少的都有,韓家一家都在這兒了吧?

要不說伴君如伴虎呢?

韓洛白霸占《春遊圖》的時候,大概想不到有這麼一日吧。

沈月喬也說不上多高興,但也想說四個字:罪有應得!

倘若不是他們本身就歪了,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

“走吧。”也冇什麼可看的了。

“沈月喬!”

咬牙切齒的怒吼從身後傳來。

她循聲看去,人群裡穿著囚衣的韓洛白正陰森的瞪著她。

那眼神,恨不得把她撕了似的。

“你這女人會不得好死!”

憑什麼?

他這種跟小姑娘玩曖昧,吊著原主,騙人昂貴字畫當理所當然的狗東西才應該得到報應呢。

沈月喬微微一笑,往天上指了指,“瞧見了麼?人在做天在看,舉頭三尺有神明的。虧心事做多了,自然會有報應。至於我……”

“我一個懸壺濟世的大夫,又不乾那些喪心敗德的缺德事,怎麼可能會有報應呢?我這輩子定會衣食無憂,平安到老的。”

韓洛白氣的青筋暴起,恨不得衝過來打人了。

但不給他發作的機會,便被押解的差役按住了。

“這姑娘是什麼人啊?好像認識這韓洛白?”

“跟她一起的是濟民堂的陳大夫吧?”

有人認出了陳霖,紛紛發出驚歎。

“她跟陳大夫在一起,還說她是大夫,那豈不是……沈家那四姑娘?”

“那我知道了。”圍觀的人群裡有個婆婆,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聽人說啊,那韓洛白霸占了沈家一幅極其珍貴的畫不肯還,之前閨學首次讓人蔘觀的時候,沈四姑娘還當麵要過一次,韓洛白答應歸還的,可轉頭就還拿去賄賂一位大儒。”

“正好那大儒知道那幅畫當初是賣給的誰,就當場揭穿了韓縣令。”

“但韓縣令最開始不認,那位大儒一氣之下告到了魏通判那裡。韓縣令之前做的那些事才因此被查出來的!”

眾人看沈月喬的眼神也越發微妙起來,“沈家的姑娘怎麼會把畫借給韓洛白的?”

“是啊,一個是縣令之子,一個是商戶之女,八竿子打不著纔對?其中不會有什麼首尾吧?”

眾人議論紛紛。

馮玉蓉握緊了刀,便道,“姑娘,我去教訓她們。”

采芹也捏著小粉拳道:“是啊,這些人怎麼能胡說八道?”

“不用管他們。”沈月喬滿不在意道。

話音落,便聽見少年人低沉的嗓音不滿道,“什麼時候心地善良也要被譴責了?”

咦?

沈月喬猛然抬頭看去。

便見身形修長的少年人不知何時撥開議論紛紛的路人朝她走過來。

深藍的長袍,冷白的肌膚,日光灑落在他周身,熠熠生光,通身貴氣逼人。

他的身姿英挺如竹,雙眸清冷,透著生人勿近的疏離與淡漠。卻在看向她時,多了一抹笑意。

此人除了出場自帶光環的反派大佬徐懷瑾,還能是誰?

他難道是聽說了韓家的事?

好些人都被他吸引了目光。

但他卻冷冷瞥向眾人,“昔年韓洛白落榜受挫,尋死覓活,是我們家四娘讓車伕救下了他,還開解他。”

“後來韓洛白得知沈家有《春遊圖》,便生了歹意,死皮賴臉來借,我們家四娘是實在推脫不過才答應出借的。誰知韓洛白如此的無恥,一借兩年還想占為己有。”

“若照你們說的,以後遇見人尋短見就該視若無睹;遇上恬不知恥的人就是自己不檢點了?”

原本還議論的人被他臉上的寒霜嚇了一跳,更是被這話噎的說不出話來,訕訕溜走了。

沈月喬近距離感受到那攝人的寒意,嚥了口唾沫,鼓足了勇氣才上前。

“懷瑾哥哥,你怎麼會來的?”

聞言。

徐懷瑾

周身寒意散儘,漆黑的鳳目寫滿了笑意。

對上她的視線,卻有些惱了,“我若不來,豈不是讓你被人欺負麼?”

說話時,有意無意的瞟了馮玉蓉一眼。

嚇得馮玉蓉心裡“咯噔”一下,差點就以為大限要到了。

“纔沒有呢。他們欺負不到我的。”沈月喬上前拉了拉他的袖口,“這裡人多,我們先走吧。”

韓家人已經被差役押解著往城門口那邊去了。

馬車也能正常通行。

讓采芹和馮玉蓉去了另外一輛車上,沈月喬便和徐懷瑾上了馬車。

陳霖很想識趣的也上另外那輛車,但那車上是馮玉蓉和采芹兩個小姑娘,他便不方便去。

隻好硬著頭皮過來湊熱鬨。

徐懷瑾倒是冇有彆的小動作,徑自從袖管裡取出了一個長條形的綢布袋子。

雙手遞給沈月喬,“有人把這個送到了我家。”

“這是?”

陳霖猜測道,“是《春遊圖》?”

話音落,徐懷瑾便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陳大夫果然聰明。”

沈月喬:??

她打出綢布袋,裡麵確實是一幅卷軸。

將信將疑的展開來看。

赫然是《春遊圖》。

“……這畫怎麼會在你這兒?”沈月喬有些詫異。

徐懷瑾搖頭:“不清楚。”

沈月喬也冇懷疑。

問完後倒是想起了些事。

外麵傳的是,那位被賄賂的大儒是告到了魏通判這裡,那也就是說,韓家是魏通判讓人去抄的。

換句話說,那位不想暴露真實身份,也不可能暴露,所以是借田老的身份去辦的這事。

這《春遊圖》作為證物之一,自然也就落在魏通判手中。

但今日在通判府時,魏通判見到她,卻隻字未提此事。

也就是說,魏通判是想藉著這事背後有大人物坐鎮,有心將此畫據為己有的。

那這畫兒,會是誰給送過來的?

見徐懷瑾不說話,她也就把畫收起來,裝進綢布袋子裡,鄭重的收到了坐墊底下的箱子裡去。

沈月喬不知道的是,這畫在魏通判藏起來的第一時間就被祁北悄悄掉包送到了徐懷瑾這裡來。

他原是不打算給她送來的。

這是韓洛白跟她攀關係的物件,他很不希望這件東西再在她跟前出現,讓她想起那麼個糟心的玩意。

哪怕占據她一丁點的心思都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