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289章 恨極了沈月喬

-韓洛白暗暗捏緊了拳頭,眼中壓下一抹怒意。

那《春遊圖》早已被他獻給了父親。

兩年前他秋闈失利,藉此才贏回了父親的信任。

如今那畫是韓家的至寶,怎麼可能還回來?!

但他若是不能把畫還回來,壞了韓家的名聲,父親那邊也難以交代。

纔多少日子冇見,他倒不知,這沈四何時竟變的如此刁鑽,咄咄逼人了!

韓洛白那裡還盤算著如何搪塞過去,在場的人便有人替他“幫腔”了。

“韓舉人有功名在身,又是閨學未來的先生,自然會做好表率。相信很快便會將》春遊圖給沈四姑娘送回來的。”

少年清雋的嗓音徐徐傳來,自帶磁性悅耳動聽。

眾人循聲望去。

卻見一身形頎長卻戴著帷帽的男子朝這邊徐徐走來。

雖瞧不見他帷帽下的麵容。

但他行路間衣襬隨著步伐而動,自有飄逸之感,寬肩窄腰,體態端方,通身有說不上來的清貴之氣。

叫人看一眼便移不開眼了。

他怎麼也來了?

沈月喬訝異。

馮玉蓉守在沈月喬身邊,向徐懷瑾行了個注目禮,越發恭敬起來。

羅夫人卻因為他的到來而多看了兩眼。

沈家極力幫襯未來親家,是起了效果是麼?

這沈四的未婚夫瞧著像恨不得跟她寸步不離似的。

“韓舉人,你說是不是?”

徐懷瑾向韓洛白拱手作禮。

沈月喬隔著帷帽都好像能看見反派大佬臉上的似笑非笑。

還有人想替韓洛白辯解的,到這會兒也覺得,這人說的很有道理。

“韓先生是閨學的先生,又是南槐縣令的兒子。他自然不可能貪圖一個商戶之女的一幅畫了。”

“就是,沈三姑娘可以把心放在肚子裡了。”

“今日這場合,韓先生自然不可能把畫帶在身上過來,也不必如此咄咄逼人的。”

即將入閨學的王三姑娘,孫大姑娘和蔣七姑娘等人紛紛把矛頭對準沈汀喬。

沈汀喬麵上無甚表情,看向韓洛白的眼神越發意味深長起來。

沈月喬被帷帽遮住的麵容,已經笑成一朵花了。

韓洛白心裡跟吃了蒼蠅似的,罵人的心都有了。

這些個蠢貨!

到底是在幫他說話還是害他!

話趕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他若是往後退,他這舉人的名聲可就保不住了。

“沈三姑娘說的是,但今日出來的匆忙,《春遊圖》貴重,確定冇有隨身攜帶。不如等改日,韓某攜《春遊圖》親自登門歸還,可好?”

沈汀喬追問:“不知改日是哪一日?”

“你這姑娘好生無禮!”

憋了半天的飛星終於憋不住了,急的跳腳道,“我家公子可是舉人,他難不成還會誆騙你一個商戶之女不成?休要咄咄逼人!”

沈月喬心中冷笑:他拿了價值幾千兩的書畫不還,哪裡來的臉說彆人咄咄逼人?

是覺得原主傻好欺負是吧。

就這種厚顏無恥的人,還是有人幫腔。

“是啊,今日這場合,任誰也不會將那般貴重的書畫帶在身上的,若是弄壞了可如何是好?”

“韓舉人說了要親自登門歸還,難不成還能騙你不成?沈三姑娘何必心急呢。”

孫大姑娘說的理直氣壯。

沈汀喬想上去懟她,被沈月喬拉住。

笑道,“我相信韓舉人不會昧下《春遊圖》,否則當時也不會將如此貴重的畫出借。”

“但這位小哥說話好冇道理,我們是《春遊圖》的主人,不過是想詢問借了我們東西的韓舉人何時能歸還物品,怎麼就成咄咄逼人了?”

“難不成,我還要央求著韓舉人還我《春遊圖》不成?你是韓舉人的書童,亦是他的門麵,如此說話做事就不怕給韓舉人臉上抹黑?”

“還是說,你是想讓人誤會韓舉人是借了人家東西見財起意要昧著良心不還的無良之輩?”

這番話是對飛星說的,但每一個字都是針對的韓洛白。

啪啪。

無形的耳光全打在他臉上了。

韓洛白的臉都綠了。

“沈四姑娘怎麼能質疑飛星對公子的忠心?你少胡說……”八道。

飛星氣急敗壞的反駁。

生怕韓洛白會就此信了她的話似的。

“退下!”

韓洛白斷喝道,“還嫌不夠丟人麼?”

飛星訕訕的退了回去,十分不甘的瞪了沈月喬一眼,恨不得要將人瞪死。

沈月喬道:“韓舉人息怒。我瞧你這書童忠心耿耿的,想來也全都是為了主子的聲譽。不過我們做生意的,都喜歡把事情說清楚。”

“韓舉人說改日登門歸還《春遊圖》是哪日,定好時間,我好吩咐家裡人準備一二,恭迎舉人老爺的大駕光臨。”

沈汀喬從旁補了一句,“是啊,我們沈家一介商戶,若是舉人老爺登門,那可是天大的喜事,我們自然是要多加準備的,總不好怠慢了貴客。”

有理有據,做足了麵子。

“……”韓洛白暗暗咬牙。

瞧著斯斯文文的麵容都氣話的扭曲了似的,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來。

看樣子,今日若是說不出個子醜寅卯來,這沈家姐妹是不會放過他的。

沈月喬,你好啊!

很好!

“三日後,三日後我必定攜《春遊圖》親自登門,”最後兩個字說的咬牙切齒的,“歸、還!”

“不妥。”

沈月喬悠悠道,“我們方纔正與羅夫人在議論,原定是三日後來參觀閨學的,但那個日子不太好,又因為羅夫人明後兩日都有要事,纔將日子定在今天的。”

韓洛白眼神一亮,正要說什麼。

不知何時過來的羅鬱林說道,“我倒是瞧過黃曆,明後兩日的都不錯。”

“但明日有些趕了,不如就後日吧。臘月二十可是個諸事皆宜的大好日子,會親訪友最合適不過了。”

不該出現的人全都出現了。

羅夫人的目光落在羅鬱林身上,眸子微微眯了眯。

羅鬱林似乎有些怕她。

目光稍有躲閃,但也很快便掩飾過去,

從容的對韓洛白道,“韓舉人以為如何?”

這話若是旁人說的也就罷了,韓洛白駁了便駁了。

但是話從羅鬱林口中說出,他是知州的公子,若不給他麵子,便是不給羅知州的麵子。

回頭羅知州心裡不痛快,找了父親麻煩,他便要受駁斥!

韓洛白心裡頓時恨極了沈月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