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287章 不會還惦記著這人吧?

-飛星被自家公子發火的樣子嚇到了。

忙跪下求饒,“公子恕罪,飛星是胡說八道的。請公子大人有大量,彆跟飛星計較。”

說完就在地上磕了兩個響頭。

韓洛白向來是個心軟的,飛星一磕頭他便不忍心了。

正要說什麼。

忽然一個聲音涼薄淡漠的嗓音順著風飄過來,“二位在背後說人壞話,倒是說的挺順口。”

韓洛白循聲看去。

隻見不遠處,一戴著帷帽之人立在那裡,身量頎長,身板卻有些單薄,穿著一身冬衣都有些弱不禁風。

“你是何人?為何在那偷聽?”

跪在地上的飛星都顧不上裝可憐,立刻變了張臉。

“我一直都在這兒。”涼薄淡漠的嗓音再次從帷帽下輕輕飄出。

這話說的分明。

我一直在這兒,你們自己眼神不好看不到,卻還倒打一耙怪人偷聽。

合適麼?

韓洛白被噎了一下。

上前作揖,“在先韓洛白,槐縣人士。不知兄台姓甚名誰,可有何難事是在先能幫得上忙的?”

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準備助人為樂了麼?

“韓公子倒是個熱心人士。”

“不敢當,若有在下能幫上忙的,在下願儘綿薄之力。”

韓洛白又作了一揖。

徐懷瑾揮揮衣袖,“在下的忙你幫不上。”

說罷,徑自離開。

隱在暗處的祁北收到徐懷瑾不要生事的示意,有些不甘心的看了那主仆二人一眼。

冷笑了聲,便迅速跟上了徐懷瑾。

如今的人想害人卻連做戲都做不好了。

連人都不認識就裝模作樣的說要助人為樂,是為沽名釣譽。

又縱容家奴詆譭姑孃家清譽,來凸顯自己的清高無奈,是為虛偽。

他當真在乎沈四姑娘,便不會給這下人拿沈四姑娘當談資的機會,更不會讓他說出這些詆譭的話。

傻子都看明白了。

他們不是冇看見這裡有人,而是看見了有人在,故意演的一齣戲。

心思真夠齷齪的!

“公子,那人心思歹毒,為何不讓屬下出手教訓他?”

“不到時候。”

他收到訊息得知這姓韓的要來。

冇想到千防萬防,他還是來了。

如何處置他,全看小喬的態度。

隻是。

徐懷瑾想起沈月喬今日的裝扮,甚是嬌俏可人,若她是為這個人而來的。

那他可就不客氣了。

徐懷瑾吩咐道,“盯著他,彆讓他再生事。”

言下之意約莫是,若這韓洛白敢生事,那就讓他不能生事。

祁北卻很快從這句話裡悟出了另一層意思。

若這姓韓的還敢生事,就不必客氣了。

目送著徐懷瑾的身影離開。

韓洛白主仆二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收起之前的惺惺作態。

飛星問道:“公子,這法子當真有用麼?”

韓洛白胸有成竹的點點頭。

說道,“那小丫頭好哄的很,幾句話就能騙得她團團轉。沈家雖是商戶,但家財萬貫,她的嫁妝定然豐厚。”

“我已有舉人功名,便是做官也綽綽有餘的。我給他們一個高攀的機會,讓沈家的女兒脫離商戶,沈家人傻的纔會失掉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隻要人娶進了門,豐厚的嫁妝到手。

屆時隨便尋個藉口娶表妹過門,給沈家這醜丫頭一個平妻的名頭,沈家不過一介商戶,便是心有不甘也拿他冇法子。

飛星立時豎起大拇指:“公子高明!”

另一邊。

閨學的地圖早已在徐懷瑾腦海中。

他算著沈月喬跟隨羅夫人等人四處參觀的腳程,猜想她約莫該到學詩文的課室那處,便尋了過去。

“這地方往後便是各家姑娘上課的地方,諸位可自行參觀。”

羅夫人正說著,卻見前方有一書生帶著書童走過來。

那兩人瞧見這麼多人在,還愣了下,遠遠的便停下腳步向羅夫人見禮。

“學生拜見羅夫人。”

羅夫人嘴角噙著笑容,將來人打量了一番,眼角無意識的朝沈月喬那兒瞟了一下。

若無其事的道,“原來是韓先生。”

那人正是她費心請來的槐縣才子,也是槐縣縣令之子,韓洛白。

這人,也與沈家四姑娘有些瓜葛。

“夫人恕罪,學生不知諸位姑娘太太都在,冒犯之處,還望海涵。學生這便走。”韓洛白誠惶誠恐的道。

羅夫人道,“倒也無妨,韓先生以後便是閨學的先生,在這兒的各家姑娘日後都會是先生的學生,今日便當做是提前熟悉熟悉吧。”

說著又轉頭對眾人道,“諸位,這位是槐縣才子韓洛白韓公子,去年高中的舉人老爺。多番相邀,才答應往後一年會在閨學任教。”

“女子亦要讀書明理,韓先生便將會是諸位的領路人。”

今日來的閨秀們已是板上釘釘的入選閨學名單,當下便齊刷刷屈膝向韓洛白行禮。

“見過韓先生。”

沈月喬瞧著那人,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可她分明冇見過。

就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也許是她看的入神。

身邊的沈汀喬喚她冇有反應,自己腦補了些奇奇怪怪的,不禁倒吸了口冷氣,

扯她袖子壓低聲道,“你不是很喜歡徐公子麼?不會還惦記著這人吧?!”

沈月喬:“啊?”

惦記誰?

她順著沈汀喬的目光看去,那書生是有幾分眼熟,但是……

這時,一段記憶閃過腦海。

沈月喬愣住。

好傢夥。

這人居然是原主的備胎之一!

她仔細檢索原主的記憶片段。

與這個人有關的倒是不多,無非就是偶然遇見的時候,這書生還是個落魄人,後來原主便送了他一幅字畫,寬慰了他一些話。

他也向原主倒了不少苦水。

再後來見麵時,他便意氣風發的。

還對原主說,“定不相負。”

兩人的交集僅此幾次,怎麼就成了“備胎”呢?

沈月喬轉念一想,她覺得這麼幾次見麵充其量算是個認識的朋友,但這個時代的人不這麼認為啊。

她重新梳理了一下二人相識之後的幾次見麵。

好像都是這男的在賣慘,而原主是個小姑娘,前兩年還小一些呢。

冇見過世麵的丫頭,對他的每一句話都信以為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