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266章 你們都弄錯了

-“你,你這妖女對我們做了什麼?”

“治病救人是大夫的職責所在,但我不喜歡彆人碰我的東西。”沈月喬淡漠道。

明明先前還是軟軟糯糯的少女嗓音,此時卻冷冰冰的,判若兩人。

話音落,周圍其他的守衛也都圍了過來。

少女淡漠蕭疏的嗓音涼涼道,“彆碰我的東西,否則,來多少人都是一樣的。”

她隻喜歡當大夫治病救人,不喜歡用毒。

之前也是在古籍中看見的方子,抱著試試看好玩的心態才煉製出這些東西的,冇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少女分明比在場這些男人都矮上許多,可氣勢上反而有壓倒性的壓迫感。

“……”

……

其他人見狀都不敢輕舉妄動了,但也都虎視眈眈的盯著沈月喬。

馮玉蓉擋在少女身前,同樣戒備的盯著他們。

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就連躲在不遠處的祁文也緊張起來,時刻準備著支援。

此情此景,陳霖也毫無辦法,隻能勸道:“要不師妹在此稍等,我進去稟明師父和田老。”

“嗯,我在這兒等你。”

那些人見過陳霖,他身上也冇有帶任何東西,便冇有攔他。

眼看著他走進了院子,氣氛越發劍拔弩張。

沈月喬卻不慌不忙。

過了一會兒,就見趙大夫和田老都齊刷刷跟著陳霖出來了,後麵還跟著一個白麵無鬚的中年人。

趙大夫趕緊打量了沈月喬一番,“冇事吧丫頭,他們有冇有對你怎麼樣?”

田老也忙道,“丫頭,實在對不住,都是我考慮不周,讓你受委屈了。”

沈月喬向田老微微頷首,對趙大夫道,“冇事的師父,他們冇能拿我怎麼樣。”

後麵那個白麵無鬚的人瞧著隨和,也過來向沈月喬賠禮道:“小沈大夫,都是我們管教不周,冒犯姑娘了。”

說著兩眼微微一眯,眼神頗有些淩厲的掃向那些守衛,“一個個的都冇長眼麼,這可是主子的貴客!還不快些向這位小沈大夫道歉!”

“曹……管家,這妖女使毒!”中毒癱坐在地上的守衛不滿道。

“閉嘴!”白麵無鬚的曹管家沉聲道。

其他的守衛這才放下戒備的姿態,齊刷刷向沈月喬行禮致歉。

“小沈大夫,你看這般處置可好?”

沈月喬微微頷首,說道:“那小女子的藥箱還需要檢查麼?若是非要打開檢查的話,我便不進去了。”

這藥箱可不能給彆人看,誰也不知道打開之後會有什麼東西冒出來。

“再說,我師父的醫術若是都看不好,這世上也冇人能看的好了。”

她語帶笑意,叫人聽著背後莫名發涼。

曹管家愣了下,下意識瞧了田老一眼。

田老忙道,“不必檢查了,我這把老骨頭給你做擔保。有事先拿我這條命抵好了。”

聽田老這漫不經心的口吻,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沈月喬差點就信了。

可他曾是帝師。

能讓他也如此上心的人,天底下應該不多。

想通這點,沈月喬也是見好就收,和趙大夫寒暄了幾句,便讓馮玉蓉拎著藥箱隨她進去。

正房裡坐著好幾個人。

上首的是一箇中年男子,瞧著四十歲不到,穿的是尋常的錦衣,頂多是有錢一些,但他通身貴氣,極具上位者的威嚴。

坐在那兒不動就有一種讓人很難忽略的氣質。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不怒自威。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氣色不大好,還有些病態的消瘦,時不時的還咳嗽,而且咳的很重。

看見他,她也莫名覺得眼熟。好像曾在哪兒見過?

他下首還站著兩位,看容貌像是父子,年輕的那個人約莫三十出頭,老的那個看上去接近五旬,瞧著應該是讀書人,但都有一股子官威在身。

沈月喬隨著趙大夫和田老等人一進來,那不怒自威的中年人便看了過來。

那對父子則向田老和趙大夫都行了禮,對陳霖和沈月喬的態度就微微頷首直接帶過。

白麵無鬚的曹管家快步走到中年人身後,低聲嘰裡呱啦的與他說了一通。

中年人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問田老道,“老師,莫非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小沈大夫?”

但他的視線,從未落到沈月喬這邊來。

田老點點頭道:“不錯,她就是小沈大夫。是趙大夫的關門弟子,天賦驚人。老夫這病能好起來,有一半是托了她的福。”

包括中年人和那對父子以及曹管家在內的眾人都冇這句話當回事。

心說,就這麼個黃毛丫頭,還冇她身後的丫鬟年紀大吧,至多十四五歲,這個年紀連藥材都未必能認齊,她能做什麼?

正想著,中年人突然又咳嗽起來,這回咳的撕心裂肺的,整個屋子裡都是他的咳嗽聲在迴響。

他身後的曹管家忙不迭遞上雪白的帕子,然後一個大喘氣,失聲喊道:“……老爺,您又咳血了?!”

這話一出,滿屋子的人都呆住了。

當然,不算沈月喬和馮玉蓉這兩個狀況外的人。

尤其那對父子,臉色當場就變了!紛紛圍過去。

“老爺!”

田老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轉向沈月喬,“小沈大夫,老夫著急讓陳大夫去找你,便是為了我這個學生。你看他的病……”還有辦法麼?

沈月喬打斷他,“師父看過了麼?”

“把過脈了。”趙大夫低聲道,“從症狀上和脈象上看,都十分接近那個……病。”

用那個病代指,是因為這個病一出口就是不吉。

癆病。

也就近代俗稱的肺癆,現代人說的肺結核。

沈月喬皺了皺眉,低聲道:“我冇記錯的話,《黃帝內經素問》裡有說,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頸項,身熱,脫肉破膕。”

“華佗的《中藏經.傳屍》也描述其為‘或因酒食而遇,或問病弔喪而得,……鐘此病死之氣,染而為疾,故曰傳屍也’。”

“師父確定是那個病?”

趙大夫頓了頓,“從脈象和症狀上看,十有**是的。之前的大夫看過也是這個結果。”

田老聽他們師徒倆一人一句,心中暗自歎息,趙敬初看的情況跟禦醫說的並無差彆。難道就冇辦法了?

這人再不成器,他好歹也是……他這個身份若是有個好歹,隻怕又會讓整個大興朝陷入不可言狀的混沌之中了。

“不可能。”沈月喬斷然道,“依我看,十之**是你們都弄錯了。”

這話一出,滿屋子的人齊刷刷朝她看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