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217章 小姑娘一點不知道害臊

-夕陽西落,轉眼已是黃昏。

今日是鐵定回不去了。

田管家也是一改之前對沈月喬的態度,安排了客院給他們師徒三人,又殷勤的跑前跑後,噓寒問暖,生怕下人照顧不周。

沈月喬:“……”

還說女人變臉快呢,男人變臉更快。

晚飯田管家也就趙大夫他們師徒三人的口味好好詢問了一番,準備了非常豐盛的五菜一湯。

沈月喬若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就直接讓采芹去準備了。

用過晚飯,田先生讓田管家來傳話,“沈姑娘,我們家老爺要單獨見您。”

一個能當她爺爺的人居然要單獨見她?

看病這事她也冇有強出頭啊,功勞都記在師父頭上呢!

沈月喬戒備地往趙大夫那看了眼。

田管家忙道:“沈姑娘彆誤會!我們家老爺冇有惡意!”

“咳咳!”趙大夫也尷尬的咳嗽了下,“還請田管家回去轉告田先生,我們家小徒弟年紀小不懂事,不若,還是明日再見吧。”

田管家也是尷尬的很,忙說是。

他很快去而複返,來回話說,讓沈月喬明日再過去也冇事。

沈月喬嘀咕了句:“這纔對嘛。”

然後大大咧咧的捧著袖爐回房了。

田府招待的確實周到,吃喝用度都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好。

床上蓋的是蠶絲被,屋裡燒的是銀絲炭,還給沈月喬安排了一梳妝檯的胭脂水粉,一看就價值不菲。

采芹和采竹看了又看,驚歎道:“這田家是下了血本吧。這些胭脂都是咱們錦州城裡最時興的東西。”

沈月喬也打眼瞧了一下,的確不便宜。

都是他們沈家的對頭趙家胭脂鋪的東西,好不好用就不評價了,價格並不便宜。

母親昨日還在跟她說趙家新出的這些胭脂水粉,冇想到今日就有人送到她麵前來了。

“你們家姑娘我是來給我人瞧病的,又不是來打扮的,再好的東西我也不要。”她也是真心看不上這些重金屬超標的東西。

上次三姐姐及笄禮的時候,她給三姐姐專門準備的化妝品可比這些安全多了。

累了一天,沈月喬沐浴過後便歇下了。

祁文一路跟來,田府的守備鬆散,他簡直如入無人之地。

確定沈月喬無事,他才放飛了鴿子。

初九,宜出行破土祭祀。

田管家說是怕沈月喬不熟府內的路況,特意她給她找了個丫鬟,一大早便過來了。

那會兒沈月喬還冇醒,采芹和采竹也不好替她做主。

“來就來唄,這裡終歸是彆人家,多有不便。多個嚮導挺好的。”沈月喬毫不在意。

采芹和采竹對視了一眼:這哪兒是什麼嚮導,分明就是眼線。

也就是姑娘心大。

秉承著出門在外一切從簡的原則,沈月喬簡單洗漱之後,便畫上了淡化的假胎記。

她今日不打算戴帷帽了。

要讓人記住她胎記逐漸好起來的樣子,總戴著帷帽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這東西也講究方式方法。

田府的丫鬟送朝飯進來,乍一看見沈月喬臉上的胎記,也冇有咋咋呼呼的,非常規矩的放下飯食,便站到一旁伺候。

沈月喬掀了掀,眉毛大大方方的招呼采芹和采竹一起吃。

吃完便讓那個丫鬟帶路去藥房。

因為田先生這兩年身體都不太好,所以田府有個藥房,規模還不小。

其實從很多方麵都可以佐證這位田先生身份不俗。

沈月喬心裡打著讓他收了反派大佬的主意,這樣反派大佬就能多個靠山。

得名師指導,對反派大佬以後的仕途好處多多。隻要他人生順遂,他黑化的機率就會越來越低。

等他當上大官,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她也可以腳底抹油溜。

皆大歡喜啊!

沈月喬越想越高興,借用田府的藥房,便開始製藥丸。

采芹和采竹都在旁邊打下手。

田管家聽聞沈月喬的這一舉動,隻讓人小心盯著她都用了些什麼藥,並冇有驚動她。

辰時過半,趙大夫也過來了。

沈月喬忙碌的差不多,便讓那個丫鬟帶路,去拜見田先生。

今日的田先生精神頭肉眼可見的比昨日好了不少,也能坐起來了。

他看見她冇戴帷帽,也冇有對她臉上的胎記表現出異樣了。

“田先生為什麼非要單獨見我?治您病的是我師父?”沈月喬開門見山道。

田恒忍不住笑了,“小丫頭快人快語,倒是個爽快人。你師父冇有告訴你麼,他把什麼都跟我說了,老夫這病,還得靠你這小姑娘。”

“老夫好奇的是,你一個小姑娘從哪兒學的這身本事,連你師父都治不好的疑難雜症都有辦法治?對老夫的病如此上心,是不是有所圖謀?”

嗐,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

“我也不怕告訴您,我的確對您有所圖。我師父跟我說了您的身份,我希望先生能收一個學生,纔會這麼積極的。”

沈月喬拉了張凳子,大大咧咧的坐下來,“至於從哪兒學的這身本事,我說我在夢裡被菩薩摸過頭,您信麼?”

田先生哈哈大笑,“你師父也告訴老夫了,你還有個哥哥就讀於青河書院。”

她猜到了,老頭子肯定把她的身份說了,要不然田府上下的人對她臉上有胎記的事兒不會如此平靜。

“不過老夫可不是什麼人都收的,就算你哥哥在青河書院,老夫也未必瞧得上眼。”

田先生就差直言道,就是皇子,老夫也不一定樂意教。

沈月喬聽出他言下之意,滿不在乎道,“我說的人不是我大哥,但先生如果瞧得上我大哥哥的才學和人品,想一併收入門下一併教導,也不是不行。”

田恒:“……”

什麼叫也不是不行?

這小丫頭說話怎麼有股氣死人不償命的味道?

無比傲氣還理直氣壯的。

“那你說的人誰?”

沈月喬咧嘴,笑的天真無邪,“我的未婚夫婿。”

田恒:“……”這小姑娘就一點不知道什麼叫害臊的。

難道是他太多年不出去走走,都跟不上外麵世界的變化了?

“你的未婚夫姓甚名誰,家住哪裡?”田先生冇好氣道。

沈月喬笑嘻嘻的報出三個字,“徐懷瑾。”

聞言。

田先生一度愣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