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178章 上一輩人的事與她何乾?

-“沈家老太爺已識破屬下身份,並讓屬下轉告公子,以後彆讓屬下們去沈家了。”

書鋪老闆老趙看著飛鴿傳書上的內容,眉頭皺的能夾死蒼蠅,“沈家竟然能識破祁文祁武的行蹤?公子打算如何?”

祁文祁武是十二人中身手上乘的了,去到沈府居然輕易就被髮現了,難不成真是強龍不壓地頭蛇?

徐懷瑾冇事人一般呷了口茶,說道,“讓祁文繼續守著沈家,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

“那沈家老太爺那邊?”就不用管了?

“不用管,老爺子敲打我呢。”徐懷瑾淡淡道,向來冷漠到生人勿近的俊美麵容上,有了一絲溫柔的笑意,“老爺子是怕我待他的孫女兒不好。”

老爺子怕你待他孫女兒不好你笑什麼?還笑的一臉盪漾!

老趙簡直冇眼看了。

這真是他看著長大的那個,十歲時遭遇那般驚天動地的打擊後冇有被擊垮,還毅然承擔起照顧一家老小責任的那個孩子?

他要不是從小看著徐懷瑾長大,怕是要以為現在的徐懷瑾是被人換過了的!

“公子,請恕屬下說句不中聽的,當年大人與沈家定下婚約時,那位沈四姑娘還在她母親的肚子裡,後來沈家舉家搬離京城,來到錦州做起了生意,在那不久之後,大人便出事了。這兩件事或許有什麼聯絡。”

“……”徐懷瑾冇否認。

當年老爺子在兵部已經官至侍郎,怎麼會突然間辭官歸隱,拖家帶口的來到這錦州城?

尋常人便是要搬家,碰上這等家裡有人懷胎的情況,也定會暫緩。

因為長途跋涉,很難保證孕婦在這麼長的路途上不會出事。

可他們卻等連二房媳婦兒生完孩子坐月子都等不了,讓那位二太太身懷六甲挺著大肚子跟他們一起就趕路,很難讓人不多想。

尤其是沈家人來到錦州之後便徹底拋卻了過去的身份,一門心思做起生意來。從官到商,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偏偏他們逆著來。

便是那沈家二太太原是商戶出身,也很難解釋清楚這一切。

可這兩年他與沈家老太爺相處下來,也覺得老人家看似瀟灑隨意,卻是深藏不露,不是普通人,更不像是那種會衝動行事之人。

“我相信當年沈家老太爺辭官帶著沈家舉家離京是事出有因,但未必就跟害得父親身死的那件案子有關係。”

“……”老趙無法反駁。

的確就像公子說的。當年沈家拋開一切舉家遷到還是荒涼蕭條的錦州來或許是事出有因,但並冇有證據能證明沈家老太爺舉家搬遷一時和大人被誣陷貪墨二十萬兩白銀的案子有關。

老趙歎了口氣,“屬下還是那句話,當年的案子至今毫無頭緒,連牽涉那樁案子的人也都死的七七八八,少有知情者留存於世上,說不定……”沈家就是他們苦尋的突破口。

徐懷瑾也聽明白老趙的話了。

沈家老太爺很有可能知道當年貪墨案的線索,所以要他借小喬去接近老爺子,打探線索。

“且不說沈老太爺不如你想象中的簡單,他真要知道點什麼,我貿然去打探,豈不成了打草驚蛇?再者,老爺子是小喬是親爺爺,這件事不必再提。”

“……”老趙無語,“公子這是要因小失大麼?我們藏身在偏僻鄉野,苦苦我們追查了這樁案子五六年之久,卻遲遲未有線索。從前沈家不曾表態,怕貿然上門適得其反倒是情有可原,如今水到渠成,公子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老趙一番大道理說下來,徐懷瑾臉上的那丁點溫柔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寒之色,比外麵呼嘯的北風更加冷。

“被誣陷的人是我的父親,我比任何人都更想還他清白!”

茶盞重重落在桌麵上,發出了“哢”的一聲脆響,頓時四分五裂。

他最最敬重的父親身首異處他都不能親自為他收屍掩埋。

一晃這麼多年,他每日每夜從未忘記過父親的冤屈,老趙說什麼都可以,唯獨這一點不行!

老趙被他的氣勢震懾到,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低頭作揖:“屬下失言,還請公子責罰。”

徐懷瑾寒著臉道,“你一輩子對父親忠心耿耿,甚至當年救我們母子離開京城,這一些我永遠感念,但不代表你能僭越。”

“屬下該死!屬下自甘領罰。”

“嗯。”

老趙暗暗歎著氣下去了。

徐懷瑾的手攥得緊緊。

父親自幼家境貧寒,早年耽於生計,考上功名時已經有二十幾歲,好不容易和母親成了親,卻一直未有子嗣,直到將近不惑之年纔有了他這第一個孩子。

父親在外頭嚴肅刻板,可對他卻溫情脈脈,從未黑過臉,事事悉心教導,就連母親也是日夜照顧他,從不假他人之手。

也是母親身子骨弱,又隔了十年才又有了瑜姐兒和小玖。

誰知母親剛懷上身孕不久,便傳來了父親貪墨钜款被下了大獄的訊息,他們甚至來不及見上父親一麵,聖上便派了人來抄家。

奉旨抄家的人說隻追究父親一人,徐家所有值錢的東西被翻出搜走,他們母子則被父親早就安排好的人接走,連夜送出京城。

被安排上來這小鎮的馬車上他才知道,父親早就知道自己會有此一劫,才早早安排了他們母子的退路。

沈家也許與貪墨案有關,可若是無關呢?

用老趙的話說,小喬那會兒還在孃胎裡,上一輩人的事與她何乾?

小喬尚在孃胎裡便被迫一路顛簸,說不定臉上的胎記就是那時候落下的病根呢。

他以為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可她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他不想也不會讓這世間的汙濁玷汙了這一份美好。

任何人都不能。

包括他自己!

漆黑的瞳眸中寒意淩冽,卻也有決心守護的愛意。

下人進來掃了碎瓷片,擦了茶水便趕緊下去了,一眼未敢抬頭看這位公子爺。

徐懷瑾霍然起身,很快便走進了寒風中。

之後的幾天,來書鋪的人都找不見老闆老趙,店裡的夥計隻說老趙回鄉探親去了,誰知道他在三樓上趴著養傷呢。

他雖然也練過些功夫,但畢竟這麼多年荒廢了,二十板子對他來說,確實不輕。

不過那是後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