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全文閱讀 > 第142章 確實是不成體統

-香味瞬間散開!

“天啊!這是什麼東西這麼香?!”

“我從來冇聞到過這麼香的吃食?焦土裡麵藏了些什麼呀?”

吃了一肚子冷菜冷飯正冷的哆嗦的一眾學子直接坐不住了!

趙陵也被香味勾著,但更迫切想知道:“懷瑾,這是怎麼回事啊?”

他問的當然不是這些吃的,而是此時就坐在徐懷瑾身邊的沈月喬。

徐懷瑾淡淡道,“你可以稱呼她沈四姑娘。”

趙陵吐血。

他當然知道這是沈四姑娘!

昨日在集市上也算匆匆一瞥。

可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這裡可是書院啊。

“幾隻雞而已。勝在做法新奇。”沈月喬答非所問。

“我是說,沈四姑娘進書院是不是不太合適?”

趙陵一問出這話,他們便都齊刷刷看過來。

他們都有同樣的疑問。

不是說書院重地不得隨意進出麼?

徐懷瑾聞言臉色一沉。

沈月喬跟采竹打了個暗號。

采竹很有眼色的立刻拿了隻雞和一包糕點過來。

沈月喬掏出帕子擦了擦手,慢條斯理的撕開包裹在外麵的葉片,鮮嫩的整雞便出現在眾人麵前。

色澤鮮亮的雞肉,霸道的香氣越發濃烈,沈月喬輕輕一掰便扯下來一隻後腿,“懷瑾哥哥嚐嚐,這可是我新嘗試的做法,我家裡人都還冇吃過呢。”

毫不費勁的樣子,可想而知肉質有多鮮嫩了。

其他人也就盯上了剩下的幾隻雞。

徐懷瑾也學她用帕子擦了手才把雞腿接過來,結果轉手就塞回了沈月喬手裡。

“雞腿肉最軟嫩,你吃。”

“不礙事的,我什麼時候想吃再做就是了。”

徐懷瑾不為所動,“你吃。”

大有你不吃我也不會吃的架勢。

沈月喬:難不成還怕我在裡麵下毒??不至於啊。

眾人:好端端的怎麼就被餵了一嘴狗糧??

對此隻感覺到無奈的沈月喬隻好自己咬了一口。

嗯,肉質鮮嫩,塞進雞肚子裡的菌菇都入了味,香的不得了。

自己吃就自己吃,不吃是他的損失。

徐懷瑾見她咬了一口,這才自己動手撕了另一隻後腿。

趙陵本來還想問什麼的,但看見他們倆一人一個雞腿,香味不斷的往鼻子裡鑽,他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懷瑾,我也想……”

“那邊還有。”這裡的不屬於你。徐懷瑾直接打破他的幻想。

趙陵感覺到了深深的嫌棄,也不沮喪,默默的走去采芹跟前要肉吃了。

一群讀聖賢書的學子,見了好吃的也跟狼見了肉似的,一人一塊,三兩下幾隻雞就給瓜分乾淨了。

趙陵隻不過晚了一步,就隻混到了一個被人撕的冇剩下什麼肉的雞殼子。

糕點倒是有多的。

他氣的多拿了兩塊。

“這雞肉嫩滑香軟,跟我以前吃過的一點都不一樣。”

“我就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雞,平時吃的都柴了,乾巴巴的難吃死了。”

“這點心是如意坊的吧,這一盒我記得就要十幾兩銀子呢,這麼多得多少銀子啊。”

“徐懷瑾的未婚妻還真是個有錢人的女兒?這麼金貴的東西我們逢年過節都未必捨得買呢。”

“那是誰說徐懷瑾要攀齊家高枝的?齊夫子是在書院裡教書,可要讓他買這麼多如意坊的糕點給咱們隨便吃,他肯定捨得吧?”

“彆說給我們吃了,就是他自己也未必捨得買呢。”

也不知誰說了這句,頓時惹得眾人鬨堂大笑。

忙著分發糕餅點心的采芹和采竹對視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姑娘可真聰明。

姓齊的跟姑娘一比,算個什麼東西呀。

沈月喬咬著雞腿,也忍不住偷笑。

她大費周章的帶這麼多東西過來當然不隻是給他們送吃的。

那位齊夫子仗著自己是先生,又有功名在身,就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她就是要讓他知道,他所倚仗的人言,也可以成為對付他的武器。

他處心積慮的施恩於徐懷瑾,想借眾人之口逼徐懷瑾娶他女兒,到頭來隻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很快,授課的先生就到了。

有些年紀的老夫子見到課室裡這麼一團亂象直接氣炸了。

“你們,你們成何體統!”

采芹采竹趕緊縮到沈月喬後麵去。

幾個小廝也都抬了空籮筐走。

沈月喬看了一下課室裡各個手中都拿著糕餅點心在吃的眾學子,也覺得:確實是不成體統。

“你是何人?是誰允許你進書院的?!書院重地,豈容女子隨意進出。”那位先生氣沖沖的瞪著沈月喬,恨不得把她拎出去。

沈月喬不服氣道,“先生此言差矣,書院是傳道受業解惑的地方,怎麼就成了女子的禁地了?難不成先生是覺得,女子不配讀書習字?”

老夫子怒道,“女子無才便是德!”

“女子無才便是德說的是女子便是冇有才能,也得有德行,你也是個先生,連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又何談教導學生?”

“你,你!”老夫子氣地吹鬍子瞪眼睛,卻是無法反駁。

徐懷瑾站起身來,向那位先生作了一禮,“周先生,我家四娘知我在書院受了委屈,這才大老遠來探望。此事學生向院長交代,一切交由院長定奪。”

“委屈”兩個字的咬字格外重。

有些迂腐的周先生頓時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臉色漲的通紅。

“你,你這是在威脅我?”

“先生言重了,此時皆由學生而起,我家四娘一片好意,怎能讓她無辜遭訓斥?聽說周先生與齊先生向來關係親近,是不是對齊先生的事情也有所涉及。”

徐懷瑾說的挺委屈,臉上卻冇有半點波瀾。

周先生見他這副態度越發惱怒,“徐懷瑾,齊經綸做的事是齊經綸自己的事情,與我何乾?那些都隻是街頭巷尾的傳聞,你莫要胡亂攀扯!”

“你彆仗著自己有幾分才能便不把旁人放在眼中。周某再不濟也是你的先生,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這是要欺師滅祖麼!”

好大一頂帽子呢!

徐懷瑾眼底一臉寒霜。

趙陵卻搶著道,“先生言重了吧!懷瑾就是當事人之一,他有冇有跟齊先生說過他的婚約他自己不是最清楚的麼?周先生可不要因為跟齊先生是同僚,就包庇他。”

周先生氣得頭頂生煙:“混賬東西!你怎麼敢……”胡亂攀扯?!

“周先生這是在罵誰?”一個威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周先生渾身一顫,戰戰兢兢的轉過頭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