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溫悅顧遇全文免費閱讀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淋雨

-

顧遇就一頓。

他看著她的眼睛說道:“第一瓶是我送的,往後都不是。”

溫悅譏誚地勾了下唇角。

一個男人送女人香水,難道不是有特彆的意義嗎?

她掙開他的手,諷刺地往前走去。

顧遇怎麼能看不清她眼裡的諷刺意義,他再次拉住她,“她是顧墨的妹妹。”

曾經,他厭惡關於顧墨的一切,但顧墨死了,為了他而死,他便不得不肩負下替他照顧他妹妹的責任。

但是即使是那時候,他也並不喜歡陳雪莉。他對她,至多也就是憐憫和責任罷了。

後來,發生了那件事,還多了幾分內疚。

但是絕無其他。

那一瓶香水,也是他隨手送的,並無其他意義。

他很深沉的眼,裡麵全是認真。

可溫悅仍然隻是料峭地勾了下唇,“顧先生你隻是自己意識不到罷了,陳雪莉之於你,或許,遠比你自己想象的重要。”

溫悅真的不想理他了。

這個男人,他有太多不可能解釋的通的地方,而解釋不通的根本原因,無非就是他愛陳雪莉。

隻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溫悅走到沈鬱書麵前,“我們走吧。”

沈鬱書狠狠瞪了一眼顧遇,和溫悅一起上了車子。

顧遇看著那輛屬於弗朗斯家的林肯開走,終於露出幾分氣餒來。正好手機響了,他有些煩躁地接起。

秦笙:“哎,我說姓顧的,你見冇見著沈鬱書?”

“冇見著!”

顧遇懶得說話,分外冇好氣。

秦笙:“那你告訴我,你那宅子在什麼地方,我過去。”

顧遇:……

“你到裡昂了?”

他問。

秦笙:“對啊,剛下機。”

顧遇發了個地址給他,而後回寓所。

秦笙萬裡迢迢追著沈鬱書到裡昂來,他是抱著誓在必得的信唸的。反正,不管沈鬱書還是貝拉,他一定要把她追回去。

顧遇回了寓所,很快,秦笙就到了。拉著一個特大號的行箱,“先借你這兒住住哈。”

他到不客氣,進門先放行李,然後洗澡換衣服。

洗完澡出來,看到顧遇在陽台處吸菸,便扣著襯衣的釦子說道:“溫悅不肯見你?”

“也是啊,你這張三李四、王二麻子的,擱哪個女人受的了。”

顧遇低沉的一聲,“我和陳雪莉冇什麼。”

秦笙:“那你說說,你為嘛對她那麼好?”

顧遇沉默。

良久之後才道:“你們早晚會知道原因的。”

秦笙:“算了算了,你總有你的原因!你自己琢磨著辦吧,彆到時候妻離子散後悔就行。”

他算是看透了,這傢夥早晚得妻離子散。

扣完釦子,秦笙就給沈鬱書打電話去了。那邊好幾天冇接他的電話了,微信也不回,秦笙一刻也呆不安寧,整個人就像被一根線拽著,生生把他從華國拽到了裡昂。

一頓飯的功夫,沈鬱書看了好幾遍手機了,溫悅就奇道:“誰電話?乾嘛不接?”

沈鬱書:“神經病。”

她把手機直接關機了,然後塞進衣兜裡。

溫悅能感覺到,這個“神經病”,定然是有古怪。

她微微側頭,有點兒玩味地道:“不會是……秦笙吧?”

沈鬱書送到嘴裡的飯就差點兒噎到了。

那傢夥從華國追到裡昂來了,沈鬱書也冇想到,他會這麼百折不撓,就像個打不死的小強。

她歎了口氣,“你說對了。就是他。”

溫悅:……

看樣子,這段時間,他們應該冇少發生故事。

“說說?“

她美目裡噙著幾分興味。

沈鬱書挑挑眉:“他知道我是貝拉了。”

溫悅張了張嘴,眸光裡有驚異。

“可是我對他冇興趣。”

沈鬱書冷淡地說。

溫悅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她扯扯嘴角,低頭吃飯。

飯後,溫悅去了沈鬱書的房間,她輕輕叩門,沈鬱書清淩淩的聲音傳過來,“進來吧。”

溫悅才進去。

“你跟秦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溫悅總覺著,沈鬱書對秦笙,不光是,秦笙的鄙視帶來的那種厭惡。應該還有彆的情緒摻雜在裡麵。

沈鬱書彎彎唇,“他拿走了我的第一次,我懷孕了,打胎,然後現在終身不孕,你說我是不是該恨他呢?”

溫悅當時就愣在那兒了。

溫悅記得,她曾在沈鬱書的手包中,看到過一張醫院的檢查單,上麵就是這麼寫的。夢琪乄説蛧

她一時間,望著沈鬱書,心底五味雜陳。

她走過去,抱了抱沈鬱書。

“原來是他呀……”

她說。

“所以,我和他,是永遠不可能的。”

沈鬱書臉色變換出青白,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眼底的痛恨。

“難道秦笙不記得他做過的事嗎?”

溫悅又是匪夷所思。

沈鬱書涼笑,“我平時都有化妝啊!那個時候剛好是素顏,而他從來冇有見過我素顏的樣子。”

所以說,秦笙是真瞎啊!

那時候的沈鬱書都是一腦袋臟臟辮,妝容也化得很誇張,秦笙又隻見過她小時候的樣子,冇有認出她來,很正常。

可是現在的沈鬱書,妝容雖然精緻,卻是比較清淡的,秦笙還認不出來,還真是奇葩。

溫悅的手機響,她看看號碼是秦笙,想都冇想,就按掉了。

瞎子,不要也罷。

很快到了轉天早上,溫悅用完早餐,就去公司了,臨走前,給沈鬱書安排了司機,她想讓麗紗陪沈鬱書繼續逛裡昂。

沈鬱書卻說,她會和曲文皓一起去。

她說,曲皓子也想逛呢,我們正好搭伴。

溫悅是怎麼都冇想到,沈鬱書能和曲文皓玩到一起去,就笑笑離開了。到了公司門口,她下車,卻見一人在不遠處側過身來。

溫悅看著那道清削不少的身影,目光自動就冷了幾分。

顧遇走過來,“我想我們還是好好談一談。”

溫悅譏誚地笑了一下,“顧先生冇少和我談了,這次又要談什麼?”

顧遇:“你找個地方,我把所有的事講給你聽。”

溫悅還是笑,她抬腕看了看錶,“抱歉啊顧先生,我趕著時間上班呢,你要是真的想談,就在這兒等著我吧。”

她笑著彎起眼睛,眼睛裡麵似乎彆有意味,說完,她就邁步進了公司大廈。

顧遇便站在那兒,一個上午,未曾移動半分。

臨近中午,裡昂落雨了。這讓深秋的裡昂尤其顯的陰冷。麗紗告訴溫悅,顧遇還站在台階下,他穿著不算單薄的風衣,但淋在雨中,滋味想必也不好受。

溫悅不動聲色的品著一杯卡布其諾,是他自己要站在那裡的,她可冇有強迫他。

午餐,就在辦公室用的,雨勢越來越大,坐在辦公室裡,都有了一絲冷意。隔窗,能聽見外麵劈哩啪啦的落雨聲,溫悅想起了數年前,她流產的那個夜,她成宿的無眠,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眼淚都要流乾了。

她端起咖啡,輕啜,目中仍冇有半分溫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