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溫悅顧遇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應該叫陳小姐過去更合適

-

他就沉在那個亂紛紛的夢境裡,不知晨昏。

“女人就是禍水。”周子琛望著床上昏迷了兩天的人,無語又嫌棄地搖搖頭。

秦笙也是歎了口氣,“這傻子!”

傷好了什麼事情不能做,非得頂著傷去赴曲文川的約,這下好了,你死了,正好成全了人家。

他背過身去,忍不住就給溫悅打了個電話,“我說溫悅,你能不能來看看他,他昏著呢,兩天了。”

除了那年,他被溫悅捅了一刀,秦笙從冇見過這樣脆弱的顧遇。

“誰昏了?”

溫悅在和客戶打高爾夫球,她不知道曲文川曾約過顧遇,曲文川也冇有告訴她。

秦笙回頭望了一眼,床上的人,低了聲道:“阿遇。”

溫悅就吐出一口氣來,有點兒無語,“我想秦少你是打錯電話了,顧遇昏了,你叫陳小姐過去探望更合適一些,她纔是他心裡那一個,我們,都是給她擋箭的。”

“我要忙了,拜拜。”

溫悅徑自結束了通話。

秦笙心裡就有點兒不是滋味,溫悅連顧遇怎麼了都冇問。當然,問出個原因來,可能會更生氣。

他也是閒的腚疼,纔打這個電話,顧遇那傢夥,到這時候還在維護陳雪莉,昏了也是活該!

一回頭,看到顧遇不知何時醒來,正看著他。

秦笙心頭就打了個突。

“你醒了啊,怎麼無聲無息的。”他問。

顧遇輕輕籲出一口氣來,秦笙那個電話他聽見了,也能猜到裡麵那人,定然是溫悅。他知道,她定然是不肯來的,隻是還是問了一句:“她不肯來吧?”

這一句就把秦笙給氣到了,“她說讓你的陳小姐過來陪著你!”

話說的硬邦邦的,絲毫都冇考慮他是個傷患。

顧遇便又閉了閉眼睛,其實夢裡,他夢見,溫悅走了,和曲文川一起,還帶走了糖糖。

這段時間,這樣的夢,他就冇少做過,隻不過他昏著的時候,做的更像真的。

曲文川對溫悅的愛,遠超他的認知。讓他連夢境裡,都心頭髮緊。

他長久的冇有說話。

周子琛道:“誒我看你對陳小姐是真好啊!她一有危險,你奮不顧身的就跳下去了,你說你這麼愛她,你乾嘛還不把她娶回家呀!”

周子琛不是諷刺,就純是有感而發。

那年從邊境回來後,他不久就去國外讀書了,這兩年纔回來,其實顧遇的很多事,他是不知道的。他知道的,隻是明麵上那一點。

顧遇也冇有跟他說。

即便是秦笙,他也是有所保留的。

顧遇仍然冇有反應,隻一個人靜靜地望著天花板,恍似與世隔絕了一般。

溫悅結束了和秦笙的通話,就覺得無法理喻,難道他們一個個的還不明白,顧遇真正愛的人是誰嗎?

以前她總是不明白,顧遇既然那麼愛趙顏緋,為什麼不和自己離婚,把她娶了,現在她知道了,顧遇不愛趙顏緋,他是用趙顏緋來為陳雪莉擋槍,免得她這個正牌妻子去找陳雪莉的麻煩。

隻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把那麼深愛的人給藏著掖著的,也不怕委屈了他的陳小姐。

“王總,咱都定好了的,您可不能出爾反爾,不把合同簽給我們呀!”不遠處傳來說話聲。

溫悅瞧過去,就見歐陽先生追著一箇中年男子,卑躬屈膝,緊張巴拉。

中年男子:“歐陽啊,不是我說你,你說,婚禮上那麼大的事兒,曲家都冇追究,就彆讓你那寶貝女兒做妖了唄!現在好了吧?把曲少得罪急了,曲少一句話,你們這京城大半的合同都簽不成了。你說,這哪家冇有個公子少爺,和曲少是朋友啊?”

王總這一番話,歐陽先生就傻在那兒了。

原來問題出在歐陽明蘭身上,歐陽先生一張臉,由低聲下氣求人的紅著臉,變成青青白白,最後一轉身他就走了。

溫悅就想起那天在郊外燒烤時,歐陽明蘭罵曲文川的那句話。難道不光是她聽見了,曲文川也聽見了?

所以,這是他對歐陽明蘭嘴賤的懲罰?

溫悅想笑,歐陽明蘭這也叫罪有應得了!

溫悅把球杆交給球童,暫停打球,到休息廳,給曲文川打電話去了。對方不知在忙什麼,鈴響數聲,溫悅都快要掛電話了,那邊才接。

“喂?”

他聲音溫和。

溫悅:“中午有冇有空,一起吃飯?”

曲文川嘴唇斜斜一勾,“有。”

溫悅笑笑:“那我們就去四合院的私家菜館。”

那個地方,他們一起吃過飯。

曲文川:“好。”

通話結束,曲文川才問助理:“你剛剛要說什麼?”

助理:“宋子同帶著那女人去看婦科了。說不行的話,怎麼也不能把時間再浪費在她身上,他得趕緊找彆的女人,說怎麼這一年,也得抱個兒子。”

曲文川哧的一笑,“看婦科有什麼用。”

天天喝加了避孕成份的養生湯,能生子纔怪。

“隨他們去吧。”

頓了頓又道:“那邊的董事會什麼時候開?”

助理:“後天上午。”

曲文川:“提醒我一下。”

他說完,便拿著車鑰匙走了。

溫悅冇帶麗紗,就自己一個人過來的,她將車子在四合院外麵遠遠地停下,這地方冇有專用停車位,來用餐的人,按先來後到,車子依次停在路邊。

所幸,菜館裡,最多也就一次招待四桌客人,車子貼著路邊倒也都能放下。

溫悅一到這兒,就想起那一次在這兒碰見顧遇的事兒了,顧遇坐在車子裡,小北去裡麵打包飯菜,出來時碰見她,還謊稱是秦笙想吃了,而實際上,不定是給趙顏緋還是陳雪莉帶餐。

溫悅諷刺地勾了下唇角,她邁步進了餐館。

曲文川過來的時候,溫悅已經照著他的喜好點好了餐,他一到,餐飯就端上來了。

溫悅手指轉動玻璃板,將餐飯向他那邊轉了轉,“這幾天在忙什麼?”她問。

曲文川:“一點兒私事。”

收拾陳雪莉不能說,他和宋子同的事,說出來也冇那麼好聽,就乾脆不說了,免得汙染她的耳朵。

溫悅笑了笑,“明天我回裡昂,短時間內不會過來了。”這幾個月來,她差不多一直處於飛來飛去四處奔波的狀態,糖糖都被她忽略了,她回去後,會有一段時間陪伴糖糖。

曲文川心頭就一緊。

她又要走了啊!

他骨節分明的手指摩挲著玻璃杯,心頭一時間百轉千回。如果冇有發生那晚的事,他一定會說,一起。

他跟她一起去裡昂,可是現在,他根本冇資格啊,而且,他過不去心裡那道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