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溫悅顧遇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橋歸橋、路歸路

-

可是萬般的無奈,他又怎能說出口。

溫悅心中清涼無比,“那次我困在電梯裡差點兒窒息死了,其實,你就是和陳雪莉在約會吧?”

“怕我發現陳雪莉,你故意引開我。”她美目涼涼轉過來凝著他。

顧遇身形一震,那天她困在電梯裡的情景像萬把鋼針穿過來,他神情一瞬間凝滯。

溫悅不知何時已經把槍拿了出來,轉了個方向,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顧遇,聲音堅忍、淒厲:

“顧遇,你知道我多想你死!我失去的孩子,我幾次三番因你而來的災難!還有糖糖,差點兒淹死,摔斷肋骨,顧遇!”

溫悅咬牙,心裡的情緒激烈起伏,手裡的槍拉上了栓,字字血淚,眼底紅的像血。

砰的一聲,子彈帶著溫悅的仇恨,射進男人的肩胛。男人的身形隨之一震。空氣裡響起趙顏緋和陳雪莉的尖叫。

溫悅目若冷星凝視著男人蒼白的臉,一字一句咬牙開口:“顧遇,從今往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冇有離婚證,我也再不是你的誰!”

離婚證,她不要了。

他也彆想再來乾涉她的生活!

溫悅收起手槍,徑自掠過男人,向寫真館外麵走去。

“遇哥……”

陳雪莉從地上跳了起來,撲到顧遇的身邊。

顧遇左肩處被血染紅了,他手捂著肩頭,腦中卻隻迴響著她的話:“顧遇,你知道我多想你死!我失去的孩子,我幾次三番因你而來的災難!還有糖糖,差點兒淹死,摔斷肋骨!”

“從今往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冇有離婚證,我也再不是你的誰!”

顧遇身形又是一震,他已經徹底,要失去她了嗎?

這突來的念頭,讓他腦袋一陣空白。天旋地轉接踵而來。

“遇哥……”

空氣裡,響起陳雪莉淒厲的尖叫。

槍聲響起的那一刻,趙顏緋手捂著頭,眼睛直直盯著顧遇的方向,臉色煞白,渾身抖成一團。她隻怕溫悅會想起以前她的挑釁,回過身來給她一槍,隻想自己能立馬變成一團空氣,讓溫悅看不到。

還好,溫悅開完那一槍,便徑直走了。

趙顏緋也嚇的癱坐在了地上。

“走吧。”

溫悅從寫真館出來,吩咐聽見槍響正要往裡闖的麗紗。

麗紗向著寫真館裡麵瞧了一眼,就想知道,那一槍,傷到了誰。但什麼也冇看到,便不得不跟著溫悅離開了。

車子開到弗朗斯的彆墅,溫悅方纔感到虛脫一般,腳步虛浮地進了屋,“不要來打擾我,我睡一覺。”

她輕聲吩咐麗紗。

麗紗止住腳步。

溫悅的房門關上,她纔拿出手機發了個訊息出去,“請問您冇事吧?”

那邊許久都冇有回覆。

溫悅睡了一覺,腦子裡昏昏沉沉的全是夢,浮光掠影般,掠過這些年的一幕一幕。

她睡得很不安穩,後來就發起了燒。

麗紗喚她用晚餐,進來見她,臉頰紅紅,身子蜷縮不停的哆嗦,方纔駭了一跳,她抬手一探溫悅的額頭,才發覺燙的嚇人。

這件事總該讓那人知道的。

她又給那人發了個訊息:“太太發燒了,說胡話,渾身哆嗦。”

那邊還是冇有人迴應。

麗紗趕緊去找了退燒的藥來,她把溫悅扶起來,喂著她吃了藥喝了水,又把她輕輕放下,然後,坐在旁邊等著溫悅發汗。

醫院

“這怎麼回事啊這!”

秦笙一得到顧遇中彈的訊息,就立馬過來了,手術室外,站著小北,陳雪莉,還有周子琛。

周子琛:“溫悅做的。”

秦笙嘴巴張成了o形,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周子琛便道:“阿遇不讓把這件事張揚出去,警方那邊也壓下了,隻是這溫小姐,也當真是心狠,阿遇對她怎麼樣,她自己就感覺不出來嗎?”

秦笙就歪頭瞅了他一眼,“要是溫悅是你妹,你還這麼說,我才服你。”

周子琛扭頭,一臉訝異,“你咬我做什麼?”

秦笙:……

果然這讀醫科的,腦子都有點兒問題。

眼角餘光掃到了長椅上抱肩而坐的纖瘦身影,秦笙就擰了擰眉,陳雪莉還是寫真館裡那套裝扮,隻是在外麵披了一件外罩。

嘖嘖,原來這婚紗給她了啊!

她配穿嗎她?

秦笙腦子裡轉過那個念頭時,手托住了腮,一副彆有意味的表情。

一槍打中肩胛,太輕了啊!

擱他是溫悅,這一槍怎麼也得打的他一個頭兩個大呀!

秦笙開始感同身受的磨牙。

曲文川給溫悅打了個電話,那邊冇有人接,他正擔心著,那邊打了過來。

卻是麗紗。

“曲少,是你嗎?”

“是我,溫悅呢?”

曲文川問。

麗紗:“溫小姐不舒服,睡著呢。”

曲文川心頭立刻一緊,“她怎麼了!”

麗紗側頭瞅了一眼,睡得正沉的人,她剛剛開始發汗,許是身上舒服一些,睡得就安穩多了。

“她發燒了。”

“媽蛋!”

曲文川罵了一句,當即結束通話,拿著車鑰匙下了樓。

麗紗聽著手機那邊傳來的嘟嘟聲,皺皺眉。嫁人,應當嫁曲少吧!她想。

曲文川很快到了,四十公裡的路,開的風馳電掣,車子幾乎飛起來。

麗紗給他開的門,他蹬蹬上了樓,一眼看到昏睡的女人時,心頭登時又是一陣揪緊。

“她怎麼了,好好的發什麼燒!”

曲文川不知道寫真館發生的事,顧遇讓人壓下來了。也瞞住了媒體。

麗紗眼神閃爍了一下,“小姐……”

“她怎麼了!”

曲文川聲音一厲。

麗紗擰了擰眉,道:“小姐發現了陳小姐的事,受了刺激。”

就知道她會這樣,所以,他隻是委婉的提醒過她,並冇有挑明。

曲文川漂亮的眼睛全是心疼,“你這個傻女人!”

溫悅醒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邊的曲文川,她騰地一下抬起腦袋,“小哥!”

這一句小哥,又叫的曲文川一陣氣短。

“好些了嗎?”

他問。

溫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她隻記得,她昏昏沉沉的睡,身上很難受,她撐起身形,“我怎麼了嗎?”

“你發燒來著!”

曲文川有點兒無語。

溫悅麵上很憔悴,膚色更是病態的白,卻還是笑了笑,“怪不得我那麼難受,我還以為我在地獄受審呢,我捅過顧遇一刀,剛剛又給了他一槍。”

曲文川就一頓。

“你打他哪兒了?”

他莫名就問了一句。

溫悅指了指自己肩處。

曲文川似乎就鬆了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