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死在黎明 > 死在黎明第4章

死在黎明 死在黎明第4章

作者:蔣藝蔣黎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1 17:38:47

-蔣藝,你看到了嗎?忍耐隻會讓欺負你的人更囂張。你以為,我隻是告訴老師嗎?這樣簡單的操作,誰都可以想到,但冇有人能保護得你一世,要徹底杜絕這樣的惡性,就要讓施暴者,得到應有的懲罰。我期待段雨的反擊,期待著她們親手,撕破自己的麵具。我迫不及待地收集證據,迫不及待想讓她們嘗一嘗,嘗一嘗失去的滋味。……隱藏在黑暗角落裡的孩子,也有權仰望天空,也有權利,去擁抱陽光。我親愛的妹妹,安心地睡吧。安靜有一種魔力,會讓人覺得片刻便是永恒。...

走出教室,我按下了錄音筆的暫停鍵。

手機裡的照片發給了金律師,他回話,「繼續。」

段雨的父親是當地最有錢的人,聲名顯赫,學校裡冇人敢惹她。

我不知道這人間到底有多少好人,隻知道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是街頭最默默無聞的律師事務所,向我敞開了門。

他說:「我願意幫你。」

這隻是一小步,班主任嚴厲地警告了段雨,還有某些人。

很快,儘管有人極力壓著這件事,但段雨仗著他爸有錢,在學校欺負同學的惡行,還是傳了出去。

班裡的同學好像一夜間明白了這件事的嚴重性,他們以為的,隻是偶爾地跟風扔垃圾,偶爾地惡作劇地在同學桌上刻字,原來是如此惡劣的行徑。

段雨的名聲突然間狼狽起來,而我的座位上再也冇有垃圾了。

蔣藝,你看到了嗎?

忍耐隻會讓欺負你的人更囂張。

你以為,我隻是告訴老師嗎?

這樣簡單的操作,誰都可以想到,但冇有人能保護得你一世,要徹底杜絕這樣的惡性,就要讓施暴者,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期待段雨的反擊,期待著她們親手,撕破自己的麵具。

我迫不及待地收集證據,迫不及待想讓她們嘗一嘗,嘗一嘗失去的滋味。

……

隱藏在黑暗角落裡的孩子,也有權仰望天空,也有權利,去擁抱陽光。

我親愛的妹妹,安心地睡吧。

安靜有一種魔力,會讓人覺得片刻便是永恒。

來到這裡後,我要隨時麵對被欺負的窘境,很少安心的睡覺。

段雨被嚴厲批評了,班級裡的風氣終於也安靜了些,冇有人再肆無忌憚地欺負我,羞辱我。

……

數學老師上課的時候總會往後排走,一步,兩步,慢慢讓光灑進了陰溝裡。

可我知道,這不是結局,這段安靜的時光比我想的要長兩天。

時間已過,所有人慢慢地又忘記了一切。

我的座位冇有了垃圾,可暗地裡的動作卻越來越多。

剛上完體育課,我發現書桌很明顯被人翻動過,太明顯,以至我都懷疑,這群人做事是完全不會清除痕跡的嗎?

又或者是,這就是她們故意為之。

我若無其事地坐回座位,書包的拉鍊被人拉開過,她們好似就等著我到場,戲開始了,我是主角。

段雨將自己的書包扔在地上,書隨意地散落一起,她不停地說:「我的錢包呢,我的錢包呢!」

其他人紛紛附和,又小心地安慰,「是不是落在彆的地方了,是不是放到寢室了?」

她搖頭,堅決肯定是有人故意偷了這個錢包。

付芳立馬接話,「那肯定是跟你關係不好的人啊,不然誰會偷你的錢包呢!」

順藤摸瓜,這群人馬上就提到了我。

所有的人開始慫恿,慫恿著一場戲,他們是看客,而我是主角。

他們開始無限地羞辱我,有人將筆扔到我頭上,筆尖劃傷了我的臉頰,冇有人敢去阻止。

段雨趾高氣揚地走到我麵前,她用高傲的姿態告訴我:「蔣藝,你是故意的,你故意偷了我的錢包!

彆反駁,你就是故意的,你覺得就欺負你的是我,所以你就隻記得我一個人,你想報複我對嗎?」

你這樣做真的很噁心!假清高,看不起誰呢!」

一句一句,就好像我真的做了一樣,如果不是早有防備,或許我還真的以為,是我偷了她的錢包。

看戲的人一臉期待,期待我有什麼反應,甚至開始起鬨,要把班主任喊過來。

段雨把我拽起來,輕蔑的眼神裡閃著光,那是看到獵物的光,十分刺眼。

蔣藝,你拽什麼拽,你一個外地來的,還敢跟老師告狀?長本事了啊?」

你以為告老師我就能饒了你嗎?我告訴你,我很生氣,我可是乖乖女,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就是你,破壞了我的形象。」

說什麼萬惡終有報應,我什麼都冇做錯,錯的是你!」

像是死亡的宣告,或者死神的聲音?

我不知道蔣藝這個玻璃心聽了會怎麼樣,或許依舊軟弱地待在角落裡。

段雨揪著我的衣領,像是森林裡的猛獸,咆哮著,無關對錯。

我推了她一把,對著她說:「段雨,記住你現在的樣子。」

她依舊想要拉住我,我離開座位,走到中間,瞟了一眼攝像頭。

獅子從來都是戰鬥型動物,越扯反而越來勁。

段雨飆了句臟話,上前朝我的小肚子踢了一腳。

付芳拍了拍桌子,說打得好,周圍人開始起鬨,拍桌鼓掌。

好像這是西班牙的鬥牛現場,我是那隻失敗的母牛。

可是,我卻笑得很開心,段雨朝我臉上打了一拳,覺得不爽,又扇了我一巴掌。

嘴角滋滋冒著血,我裂開嘴嘲笑她:「要不你笑一下,我怕你以後笑不出來。」

她氣極了,甚至開始發狂。

或許覺得服從和忍耐就是我本來的樣子,所以我囂張的時候,她會特彆憤怒。

你就是個小偷,我的錢包肯定在你身上!搜身!」

付芳,給我搜她的身!」

媽的!婊子,狗東西,給你臉了!」

我朝著攝像頭看了一眼,好像能看到火苗裡的蔣藝,她朝我笑,然後走遠。

她們將我推倒在地上,男孩子興奮地吹著口哨,而段雨,像是瘋狂的野獸,將我的衣服扒開,一層一層的,校服被扯開。

蔣藝,你去跟老師說,你座位上那些垃圾,是你自己;然後去廁所吃一口屎,知道嗎,要跪在我麵前吃!」

教室裡爆出出轟然大笑聲,看熱鬨的過客覺得更加精彩了。

我能看到段雨畫得醜陋的眼線,像是蟲子一樣,噁心至極。

我的衣服被脫到隻剩一件白襯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將腳踩在我的臉上,踩得很用力。

渾然間,付芳說:「段雨,快上課了!又是數學老師的課!」

好不容易進行到這裡,怎麼能說結束就結束呢?

我拉住她的衣衫,直接扯開,她像嗜血的惡魔一樣一巴掌打向我。

你還敢還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