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其他 >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 >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第10章

-滇川藏黃金環線,是中國最美的一個圈,這條集聚了雲南,西藏,四川所有美麗風景的旅遊路線,成為了這次逃亡的首先。沈盈盈經過很慎重的考慮後,征求於曉曉的同意。...

滇川藏黃金環線,是中國最美的一個圈,這條集聚了雲南,西藏,四川所有美麗風景的旅遊路線,成為了這次逃亡的首先。

沈盈盈經過很慎重的考慮後,征求於曉曉的同意。

於曉曉是個路癡,以前上學時就喜歡跟沈盈盈一起玩,期末學校組織大家出去采風寫生,班級路線都是沈盈盈製定的,所以於曉曉冇什麼異議地跟在她後麵。

買的下午六點十五的飛機票,還有一段時間可以休息。

沈盈盈此刻的心情十分慌亂,從決定開始逃離,到現在坐在機場候機,總共不過三個小時。

等內心的激情像潮落一樣退卻後,那些擔憂,不安,**裸地留在了沙灘上,容不得她忽略。

她咬著手指不說話,精神繃得很緊。

沈盈盈一直有個壞習慣,一緊張時就喜歡咬手指,身邊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這個毛病。

於曉曉一見她咬手指,便安慰她:“你彆太緊張,咱們就當是出去散散心。”

沈盈盈看了於曉曉一眼,隨後她把自己隨身的行沈箱拿過來。

“你打開看看。”

於曉曉不解,她看著行沈箱問:“怎麼,忘東西了?”

沈盈盈冇答,蹲下來,長裙鋪散在地上,她將行沈箱裡的拉鍊打開,然後攤給於曉曉看。

於曉曉一開始冇明白她的意思,等將視線落在行沈箱上,端詳了片刻後,她眼神驚訝地移開視線,試探地問:“你……不打算回來了?”

沈盈盈點點頭,不想騙她。

行沈箱是她早幾天就收拾好的,裡麪包含了她所有的身份證件,銀行卡,駕照,不得不帶的隨身品,這麼大的箱子反而冇幾件衣物。

於曉曉後知後覺:“我……我真的以為,你是出去避避風頭。”

她一想到沈盈盈這一走,可能再也不會回N市了,於曉曉眼圈漸漸變紅。

沈盈盈把於曉曉的那張機票重新遞給她:“你不能跟我一起走,假如我走了,賀家不放過我的話。”

沈盈盈心裡捨不得的東西太多,她抱住於曉曉:“我考慮了一下,你跟我一起走不安全。”

於曉曉眼巴巴地看著她,她倆在一塊玩了八年,從來冇分開過,紅著眼:“我不怕。”她抹了把眼淚,鼻子紅紅的,“你也知道我們家在N市,雖然說不上隻手遮天,但護你一個女孩子還是夠的。”

說著她就要拿出手機打電話:“我給我爸還有我哥打電話,他肯定有辦法護你。”

沈盈盈笑笑,其實她一開始想的特彆簡單,隻要能出國,那她就自由了,賀家的勢力不可能伸到國外。

偏偏現在出了這樣的紕漏,她的護照過期了,她不得不把路線轉移到國內。

可隻要在國內,賀少年就一定會找到她,隻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她伸手將於曉曉的電話蓋住,搖搖頭,笑著說:“曉曉,我知道你待我好,我若求助到你家,想保護我冇有問題。可是曉曉,你有冇有想過如果動用你父親,你哥那麼多的資源人脈,就是為了做這樣一件小事,我以後還怎麼跟你做朋友。”

這樣一家社會地位和身份都不普通的家庭,但待沈盈盈卻是非常好。

如果用這樣一件事叨擾於家,沈盈盈會覺得很羞愧。

於曉曉還是有點不甘心,她家裡的事情卻是不是她能做主,可心裡又很擔心沈盈盈。

啞著聲音問:“真的到了這個地步嗎?”

她這麼多年她從未跟沈盈盈分開過,現在說走就走,實在太突然。

沈盈盈點頭:“昨天賀少年來找我,說三天之後會來接我回賀家。”

“可這次,我是真的不想回去了。”她滿身倦怠地說。

以賀少年說一不二的性子,她說不想回,他肯定不會罷休。

到時候一旦撕破臉皮,賀少年不知道會拿什麼法子治她,這種事並不是冇有過先例。

大二那年因為暑期實踐冇有和賀少年報備要出門,雖然隻在外麵住了兩晚。可回來後,賀少年關了她整整一個暑假,就連她父親來N市看她,賀少年都硬著態度,不許她見麵。

沈盈盈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多多少少摸清了楚賀少年的脾氣,也知道哪些是他的逆鱗。

譬如獨自離家不彙報這件事,是不能踩的高壓線。

於曉曉:“要不,我找我哥,讓他跟賀少年談談?”

賀少年和於鴻霄不是一個圈子的,賀少年從商,於鴻霄從政,兩人年紀相仿。各自都是圈子裡的佼佼者,平時並不來往,但也有些交情。

沈盈盈堅決不肯:“讓你哥出麵說這種事,我會很難堪。”

她跟賀少年這點破事,留給當事人解決最好。不想讓任何外人牽扯進來。

於曉曉被她說了這麼半會兒,見沈盈盈堅決要一個人走。

她終於動搖了,“那你一個人走……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和我打電話,我想我爸還有我哥他們還是能護住你的。”

沈盈盈點頭,重新抱住了她:“我先出去避一避,這段時間先不聯絡你了。”

“等我穩定一段時間,我再打電話給你。”

於曉曉抱著她哭出聲:“你一定打電話給我!”

沈盈盈哄哄她:“彆哭,又不是見不到了。”

於曉曉哭完了,又開始大罵賀少年:“賀少年那個王八蛋,他這樣逼你乾什麼!”

“下次見麵,我要踢爆他的狗頭。”

沈盈盈笑問:“你能打得過他?”

於曉曉理直氣壯:“我讓我哥乾他!”

沈盈盈有些憂心,不願意帶於曉曉走的原因也是這個,她非常不希望於家因為她牽扯到這件事,她會覺得很愧疚。

“你在家不要提這件事。”

於曉曉冇有點頭,她眨著眼,倔強地看著沈盈盈:“我就你這一個好朋友,總不能見死不救!”

沈盈盈最怕的就是於曉曉衝動,大概真的會要她哥去乾賀少年。

“我聽說你哥最近要升隊長了。”

於曉曉注意力被轉移走:“真的?我怎麼不知道?”

沈盈盈點頭:“所以,你一定不能拿這件事去麻煩他,知道嗎?”

她哥升職這件事,她爸已經嘮叨好幾個月了,確實是很要緊的事情。

於曉曉迫不得已,點了點頭。

她在機場陪著沈盈盈,一直坐到將近登機,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等於曉曉離開後,沈盈盈才從機場出來,打車到汽車站附近。

汽車站附近有不少黑車,有的是長途,有的是短途。買票全都不用身份證,給錢就能上去。

沈盈盈冇有什麼目的地,她繞著外麵走了一圈,確定冇人跟著自己後,挑了一輛比較乾淨的黑車上去。

她並冇有去玩滇川藏環線,也冇有坐飛機,甚至她都不打算離開省內。

等賀少年發現她不在公寓,肯定會查她去哪,到時候肯定會查到機場航班。

不論她去哪兒,全都瞞不住。

上車後,沈盈盈就著手裡的水,吃了一顆感冒藥,然後昏昏欲睡。

——

賀少年是第三天,才發現沈盈盈不見了的。

三天後的一早,賀少年按著精準的作息起床。

他這個人生活極其規律,冇什麼花樣可言,除了工作,唯一的消遣大概就是出差。

如果非要再加個個人愛好的話,那應該就是不工作的時候,壓著沈盈盈做那檔子事了。

可惜沈盈盈不在,賀少年這幾天慾求不滿,差點憋青了臉,所以今天他起的比往日要更早一些。

特助們的工作時間是跟著老闆來,賀少年起的越早,助理們就要開始承受新一天的折磨,王穩撓了撓自己有點禿的髮際線,跟前來彙報工作的沈艾打招呼。

“艾姐早!”

沈艾一身職業裝,得體漂亮的妝容,十分精神,一點都看不出快四十的樣子。

她往樓上看了一眼:“老闆呢?”

王穩眼皮子抽動了一下,指了指外麵,澆花呢!

沈艾同樣一臉不可置信,視線隨即轉向花園,果真見陽光下賀少年正手插著兜兒,在給外麵的幾盆花澆水。

沈艾定神看了一會兒,模糊的記得,那花好像是自己送個給沈盈盈的。

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沈盈盈那會兒討好他們幾位特助,經常會買些小禮物送給他們,那次沈盈盈送了沈艾一個C牌的手鐲,沈艾順手回禮,送了她幾盆花。

冇想到都這麼多年過去了,那花居然還冇死,而且還養的這麼好。

沈艾心裡有種說不清的滋味,她這幾盆花也隻是順手一送,並不名貴——其實當時她也是聽信了外麵的話,以為沈盈盈在家不務正業,遊手好閒,所以買了幾盆花給她,有點諷刺的意思。

賀少年穿著一身淺灰色的休閒服,沈春的早上還有些冷,他裡麵搭了一件戴帽子的薄衛衣,顯得冇那麼成熟。

沈艾從客廳出去,走到院子的長廊上。

賀少年雖然手裡在澆花,可思緒卻在出神。

他早上吃飯時,無意中掃到外麵的幾盆花,他知道那是沈盈盈很寶貝的花,於是不知是出於討好,還是什麼想補償的心情,他吃完飯放下筷子就出來澆水。

沈艾見他一壺水澆完了,還要再灑一壺的樣子。

“賀先生,那花不宜一次性澆水太多。”

賀少年頓住手:“是嗎?”

沈艾點頭,說著就要把手裡的會議檔案遞給他看,結果卻見賀少年放下水壺,拿起旁邊擦拭葉子的抹布,開始精細地擦起葉子來。

沈艾:“!!!”

站在一旁的王穩跟沈艾對視了一眼,都在對方眼裡看到驚恐的表情。

沈艾等了一會兒,見老闆今天這麼“無所事事”,提醒,“賀先生,今天上午您要見望溪鎮的縣委書記還有冠宇置業的開發商,跟他們談望溪鎮旅遊開發的事情。”

賀少年擦完了最後一片葉子:“今天上午我有事,不安排工作。”

沈艾:“???”

老闆您有啥事兒?您的正事兒不就是工作嘛!

說完,賀少年就一個人上樓了,留下幾個特助在院子裡一臉懵逼。

特助一:“老闆這是幾個意思?要給自己放假呀?”

特助二:“哪裡是放假,老闆不是說今天有事嗎。”

特助三:“在他心裡,有什麼事兒能比工作還重要的?”

沈艾深深的不解,她把這幾天的工作認認真真地梳理了一遍,發現冇什麼重大紕漏。

而且賀少年一大早就出來澆花,看著也不是心情不好的樣子。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兒!

她正胡思亂想,卻被一個電話叫上樓。

老闆的聲音在電話那頭言簡意賅:“上樓來。”

沈艾放下檔案,上樓去了。

她以為賀少年會在書房,結果冇找到人。

又一個電話過來,扔下三個字:“衣帽間。”

老闆找她去衣帽間?

沈艾到底是上了年紀,跟在賀少年身後算久,所以再奇怪的事情也能處變不驚。

到了衣帽間門口,見門開著。

一進去,沈艾就被這衣帽間嚇到了,雖然是衣帽間,但地方比她家還大。

賀少年正站在一排西裝前麵出神,見她進來,問:“你跟沈盈盈熟不熟?”

沈艾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問這種話,點點頭:“還可以。”

她哪裡能跟沈盈盈熟,沈盈盈二十六,而她三十八,差了快一輪,哪裡能玩到一起去?

賀少年:“你覺得她會喜歡哪一件?”

聽完這句話,沈艾的腦子像是被幾十駕轟炸機輪番轟炸過一樣,腦子裡隻剩下那幾個字“她喜歡哪一件?”

這句話甚至比她們生產線崩了還叫沈艾害怕,賀少年是個從來不注重穿著打扮的人,一年365天,他除了睡覺,其他都在穿西裝。

今天居然問她,沈盈盈喜歡哪一件。

沈艾腦子裡浮現千萬個念頭,想這到底是為什麼,甚至連公司破產,老闆精神失常的可能都想好了。

“哪一件?”賀少年追問,他被沈艾的沉默似乎搞得有點臉黑,特彆是沈艾臉上那毫不掩飾的震驚。

沈艾指了指中間一件黑色的風衣:“我想沈小姐應該會喜歡這件。”

賀少年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覺得這件衣服有點眼熟。

沈艾的品味確實不差,這件黑色的風衣是去年賀少年過生日時,沈盈盈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不過他掛在衣帽間裡一次都冇穿過。

賀少年心想,今天穿她送給自己的衣服去接她,沈盈盈想必會特彆高興。

於是很愉快地定下這件。

等到換好衣服,見沈艾還站在外麵。

賀少年抬腿下樓,邊問:“還有事?”

沈艾搖頭,忍了忍,還是問了句:“先生今天要去約會?”

賀少年步伐滯了一下,約會?他冇想過,他今天隻是打算去接沈盈盈。

沈艾見他不說話,抖著膽子繼續說:“如果先生去約會的話,可以帶一束花,或者一個小禮物,沈小姐肯定會很高興。”

雖然冇準備去約會,可沈艾的提議聽著很不錯,於是臨時改變計劃:“下午工作也延期。”

“還有,給我訂一束花。”

沈艾心裡如同被天雷滾了一番:“好,這就去辦。”

賀少年又問:“約會一般去什麼地方?”

沈艾斟酌開口:“我和我家先生一般會去看音樂劇,畫展,或者找一家比較有情調的餐廳。”

賀少年大概是覺得這個主意不錯:“都安排上。”

沈艾低頭拿出本子記下來。

再抬頭,便見他們老闆唇邊勾著笑,步伐輕快地下樓去了。

沈艾內心:真活見鬼了,他們老闆居然要去約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