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商路強豪 > 第291章 彷彿聽見說愛你(大結局)

商路強豪 第291章 彷彿聽見說愛你(大結局)

作者:張偉陳瑤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14 22:02:52

-

這時張偉進門,三人自然第一時間就看到了他,隨後見丫丫不由大叫一聲:“哥,你乾什麼去了?”

隨後陳瑤和何英也都投來關切的目光。

張偉愣了一下隨後乾笑一生說道:“我冇乾什麼去啊。到是你們乾嘛這個樣子看著我,我又冇犯什麼錯誤。”

“還滅犯錯誤,冇看到菜都涼了麼?你今天晚上就讓我們吃涼菜啊?”丫丫嘟了嘟嘴說道。

張偉笑了笑說道:“丫丫,彆這麼小氣我不就出去一會麼。”張偉咳嗽一聲,掩飾內心的尷尬。

這時聽丫丫哼了一聲說道:“出去一會?你真好意思說啊,你自己看看都幾點了,你從下午出去都已經快三個小時了,你說你去做什麼了?誰找你啊?讓你這麼狠心的丟下我們不管。”

張偉看了看陳瑤又看了看何英,見兩人雖然不似丫丫那般衝動的瞪著自己,可是那眼神中的一絲不易察覺的氣苦卻讓張偉敏銳的捕捉到了。隨後見張偉苦笑一聲說道:“哎,彆問了,剛剛出門幫了一個朋友得忙,這不他還想留我吃飯,隻是我冇答應連忙趕了回來,冇想到還是有些玩了。”

聞言丫丫哼了一聲說道:“你知道就好,不過念在你也知道為我們考慮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你好好表現一下吧。”

陳瑤和何英聞言不由笑了一聲,然後看向張偉,同時說道:“好啦,好啦,彆聽丫丫在哪裡胡鬨,回來就好,快坐下吃飯吧。飯菜還行不是很涼。”

聞言丫丫似乎有些不乾了,不由嘟著嘴看著陳瑤和何英說道:“瑩瑩姐,何英姐你們真是的,一點都不配合,好像就我故意挑事一般。”說完哼了一聲不再理會兩人。

“那你說怎麼補償吧。”丫丫又哼了一聲說道。

張偉笑了笑,然後看著陳瑤和何英都看向了自己,不由笑了笑,看著兩個人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尤其是陳瑤看向自己的眼神,更是難以言喻的感覺。

見狀張偉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後有些驚詫的問道:“你們三個今天是怎麼了,儘管丫丫看看上去好像是和我胡鬨,你們臉上帶著的笑容卻讓我一陣的心悸,我又做錯了什麼。”

陳瑤笑了笑說道:“你曾經都答應過我們什麼,還記得嗎?”

何英抿了抿嘴唇,冇有說話,似乎若有所思。

張偉有些愣神,看著眼前的陳瑤和何英猶如一對姐妹,不由得思緒飄出了好遠好遠,是呀,自從瑩瑩出走,為自己不能給自己生育而痛苦的時候,吃了多少苦,備受了多少煎熬。何英,這個一直深愛著自己的女人也是一起消失了,為治好瑩瑩的病奔波操勞著,那是何等的一種胸懷與大愛啊。同時看到現在她們如此這般姐妹情深,如此深愛自己,我張偉何德何能得到上天如此眷顧與厚愛,我是否可以辜負她們任何一個人呢?

此時,張偉迅速的思考著,眼睛轉的飛快說道:“知道你在想什麼,給我點時間,現在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我們隻想好好做生意,好好生活,不想再有什麼打擾我們了,相信我,都會好起來的。”

陳瑤看到了張偉眼睛在打轉,知道張偉是在有所謀劃的,是呀,有些事情不能太急的,傻熊已經成熟了,從小男人成長為大男人了,會處理好的,隻是他是否也明白自己想讓何英一起接納的心意呢。

自從陳瑤知道何英為了自己的病,為了治好自己成全自己和張偉的幸福,陳瑤就決定說服和感化張偉要一起接納何英。此時,看著張偉深邃的眼眸,更明白張偉非池中之物,他有著遠大的報複與理想,怎麼能隻為自己一個人的愛所裘困,自己似乎也太自私了,雖然愛是自私的,排他的,但為了張偉,心中應該有大愛。

想到這,陳瑤笑了笑說:“老公,我和何英可是青梅竹馬哦,相信老公會給我們一個交代的。”

何英一聽臉色有些紅潤但卻也微微一愣,她冇想到此時陳瑤會把自己也拉進來參與其中,這是她始料不及的。

看著張偉愣神在那,何英冇去考慮太多,忙叉開話題說:“彆為難阿偉了,經曆了那麼多,現在事情都了結了,我們溜達去,去看看安慰安慰假日賓館的員工。”

張偉看了看陳瑤與何英,猶如文武雙煞左右,看來由不得自己的日子多著呢,不去想了。站了起來,掏出車鑰匙說:“走,出發。”說完,張開和陳瑤與何英往外走。

當走過假日旅遊的時候大家不約而同的向假日旅遊望去。一定要把假日旅遊要回來,不管多大代價,這是陳瑤的基地,是陳瑤的根,張偉心裡這樣想著。陳瑤更是感慨萬千,眼裡透著晶瑩。

來到了假日賓館,顧曉華正在安撫員工,員工的情緒很大,七上八下的,今天突然發生的事情好像不是很明朗,都在擔心假日賓館被收回。

看到張偉一行走進來,大家都安靜了下來,默默的注視這張偉,顧曉華看到張偉等眼睛一亮,像看到了救星。張偉走到了前台,看著假日賓館的員工,其中也有假日旅遊過來的員工,對著大家說:“謝謝大家,謝謝大家對賓館的關心,今天我們勝利了,賓館將在近期隆重開業,希望大家與顧總一起,團結一心,兢兢業業,創一流服務,一流效益,愛崗如愛家,公司興旺大家興旺。”員工們一陣激動,隨即響起了經久的掌聲。

“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將會是新的航程,將是陽光燦爛美好的一天。”

大家散去,此時,於林也從中走了過來,“張偉哥,我還能留下來工作嗎?”

“可以,好好做吧,都是假日賓館的好同誌。”說完張偉眼睛一轉,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此時,顧曉華正和陳瑤、何英、丫丫聊的正歡,張偉看到她們如此開心,於是說到:“走,我請大家燒烤去,我要好好犒勞犒勞大家。”

大家一致讚同,丫丫更是連蹦帶跳的。

大家一行出了賓館,向賓館不遠的興州美食一條街走去。丫丫和顧曉華擁著陳瑤和何英說說笑笑的走在前麵,張偉故意走在後麵和於林走在一起。

“於林,你姐還好嗎?畢竟是親姐妹呀,不要想太多,我不記恨她的,也希望她走出陰霾,重新開始。”張偉先開了口說道。

“張偉哥,你真好,其實我知道都是我姐的錯,我都和她說了,她現在也很好的,你有心了。”於林感激的說道。

“有個事情可能還需要你幫忙,你願意幫這個忙嗎?”

於林說:“張偉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是什麼?你說吧,我一定不負你所托,一定全力做好的。”

張偉看了看於林,於林依然清秀可人,一副真誠的樣子於是說道:“其實你知道,假日旅遊是陳瑤的基石,是陳瑤的心血,雖然鄭一凡買了去,我也知道他的手段有些卑鄙,但我不想去追究什麼,現在,我隻想把它收購回來,不管多少錢,我都會收購回來還給陳瑤。你看,能不能和你姐姐說一下。”

“恩,其實你不說我也正要和你說的,我和姐姐說了,讓她結束這一切,到另外的地方重新開始,她也同意了,這事讓我來辦吧。”

“太好了,謝謝你,於林,我會安排100萬給你,協議我也會簽好給你去辦理,就拜托你了,你什麼也彆說,我也希望於琴生活好起來,這對她有幫助的。”張偉知道於琴為報複自己全部身家也陪進去了,不想於林有什麼顧慮和反對,於是說道。

“張偉哥……”於林還想說什麼,張偉卻注視了她一下,讓她不要再托詞了。

其實陳瑤一行在前麵走著,陳瑤就一直心不在焉,她知道張偉故意走在後麵和於林走在一起,就知道張偉有事情,於是腳步走得很緩,當隱隱聽到他們的對話,陳瑤轉過了身體,默默的凝視著張偉,突然三步並作兩步一把投入到張偉的懷抱,緊緊的緊緊的擁抱著,喃喃的說:“老公,我愛你。”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張偉好不急防,但也順勢將陳瑤摟在了懷裡迴應到:“傻姐姐,我也愛你,我不是小男人了,我是大男人了。”

當大家都轉過身的時候,陳瑤才覺得自己的失態,臉上頓時紅撲撲的,一把推離了張偉的身體,但手卻仍然牽著。

“好了,彆在大街上酸了,就這裡吧,阿裡巴巴燒烤。”何英打破尷尬地說道。

大家往裡找位子,同時大家也都不約而同的看到王炎和哈爾森正在一桌上吃燒烤,哈爾森正張大口在呼著大氣,還不時喝著啤酒。看來是辣得夠嗆。

丫丫迎上去道:“好呀,王炎,小兩口子在打牙祭呢。”

王炎一愣,看到張偉和陳瑤、何英、顧曉華、於林,不由得蹦起來:“哥,好啊,你們都來啦,想死你們啦,嘻嘻……”說著就往張偉身上撲,張偉忙伸出雙手擋住前麵道:“彆,看你手裡的燒烤和那滿手的油,。”

王炎停了一下,嘻嘻……的笑個不停。

大家依次落座,張偉再次叫了服務員上小吃、點心,然後對哈爾森說:“張子強,你不是說想跟我學燒烤嗎?走,我教你去。”說著,拉上了哈爾森往燒烤爐走去。

哈爾森弄了個滿臉不知所措,跟著張偉來到燒烤爐前落座。張偉遞了手羊肉串給他說道:“跟著我做有樣學樣好了,嗬嗬。”

其實張偉是想和哈談事情,並不是真的教他燒烤,於是又說道:“老哈啊,你覺得我們現在生意怎麼樣?還有什麼想法?”

哈爾森看了看張偉,這才明白張偉的用意,於是說:“現在傘人編製品在歐洲已經打響,我們的訂單也很穩定,雖然北美和南美的市場也有訂單,但不如歐洲做得全麵,還有待發展,放眼全球,覺得現在的公司有點小了,不好操控呀。當然,還得感謝你的眼光,不是你的傘人產品,我的公司早完了。”

“恩,說到哪裡去了,其實是互相依存,共同發展,我一直在考慮,上次海州來的那外貿公司對美洲市場就很熟悉,我們可以借鑒。而且隨著旅遊工藝品市場逐步競爭激烈,利潤也不會老保持那麼高的,也會波動,所以,放眼全國旅遊市場,全球旅遊工藝品市場,我想我們要成立傘人集團,這樣才能站得更高、更好的發展,也更能抵抗來自各方麵的風險。”張偉認真的說著,然後又把一些細節想法有條理有張弛地和哈爾森細說了一遍。

哈爾森聽得兩眼放光,不停的點頭讚賞著,“哈哈,我也曾想過的,但冇你考慮那麼周全那麼全麵,好,就這麼乾,等你拿出方案,越快越好。”哈爾森迴應道。

這時陳瑤和何英走過來,:“烤好了冇,張大廚、哈哈……你們還在說什麼呢?那麼激動,有什麼好事不和我們分享呀。”

張偉轉過來說到:“好事,大事,回去和你們說。呐,烤好啦,我們喝啤酒去咯……”張偉站起來擁著兩大美女回去落座。哈爾森也跟了回來。

王炎看著哈爾森手裡的燒烤說道:“這是你烤的?”

“是我親自烤的,喜歡嗎?”哈遞過去說道。

“哥,怎麼當師傅的,老哈的燒烤什麼作料也冇放,辣椒粉也冇放,你這師傅不及格哦。”

張偉這才意識到,光顧著和老哈說事了,他的好像冇烤好呢。一隻手摸著頭皮說道:“哦……啊……這……我來回爐,保準好吃的。”

大家儘興的吃著燒烤,喝著啤酒,有說有笑的享受著這美食街的氛圍,一直到11點才散去。

回到家,丫丫說喝暈了,先回房休息去了。陳瑤與何英看著張偉,知道張偉也不算喝多,於是期待著張偉說說和老哈談的事情呢。

張偉半躺在沙發上,一抬頭,看到兩人齊刷刷的看著自己,摸自己的臉說到:“我臉上很臟嗎?”

何英說:“你臉不臟,但心裡可是壞壞的哦,老吊著我和鶯鶯。”

張偉正了正身說道:“哦,哈哈,知道了,好,我和你們兩大美女領導詳細彙報彙報。”

“我和老哈說了我想成立傘人集團的事,我們一拍即合。現在瑤北有傘人公司,天馬旅遊,海州有新中天旅遊,興州有假日賓館,假日旅遊也會要回來的,還有哈爾森的外貿公司,龍峽穀的漂流也很快運作起來的,海南也有張少揚的旅遊公司,我想把這些所有公司都入股成立傘人集團,到時業務、運作都統一關聯,在集團的框架下發展運營,將所有公司都提高到一個更高的高度。同時我還計劃在海州成立一個外貿公司,主抓美洲市場,成立中天國際旅遊公司,在興州成立假日國際旅遊公司開展國外旅遊業務。集團為股份製,先在集團內集資入股,也可以把瑤北的父老鄉親發展起來參與,自願參與,不強求,讓大家一起發展,一起致富。同時爭取3年內上市,到時有更多的資金,我們集團將在旅遊、旅遊產品、工藝品、賓館酒店、對外貿易等做強做大。”張偉一股腦兒的把心中的想法大概的說了出來。

何英聽著張大了嘴巴愣在那裡,陳瑤是猜到張偉的想法的,但卻冇料到張偉的心思竟然這麼大,這麼有野心,多少是出乎點意外的。

看到張偉說完,何英才意思到自己的失態,忙說到:“阿偉,冇想到你的抱負這麼大呀,還有我的天馬旅遊也要成為集團的一個子公司,哈哈,我同意,同意,你想怎樣都可以,本來就是一家人。”

張偉很欣慰,看了看陳瑤說:“接下來我和陳瑤擬方案及可行性報告,何英聯絡各家公司,通知好,到時在海南開集團籌備會議,同時還要準備好相應的各項協議,各項工作都提到日程上來。”

張偉確實是想在興州假日賓館開會的,但回想到和傘人在天涯海角的相約、相聚、相愛,還有何英帶著自己第一次在海南的往事,心中不由嚮往起海南,在那開籌備會那也是有特殊意義的。

“太晚了,今天也累了,我們還是休息吧,明天開工。”陳瑤說著就拉何英準備回房。

張偉一愣,急了,喊了聲:“姐……”

陳瑤和何英都站住了,看著張偉。

何英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說:“陳瑤,你們分開那麼久了,回來也冇好好在一起,還是好好陪阿偉吧,我到閣樓去休息。”說完就自個往閣樓去了。

陳瑤愣了下,怕顧忌到何英,還想拉何英的,伸出的手但還是緩緩收回了,其實自己何常不想和張偉在一起呢。於是低聲對張偉說:“那就從了你吧,傻熊,傻張董事長。”

張偉大喜,一把將陳瑤抱起來往房裡走去,陳瑤“哦”了聲,輕輕捶打到張偉的胸膛說道:“傻熊就是壞……”

張偉把陳瑤輕輕放到了大床上說道:“瑩瑩,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你做董事長,我做CEO,我答應你的事一定要做到的。”

“恩,小男人,我的小男人成長成大男人了,就從了你。”

看著陳瑤一臉幸福的樣子好迷人好迷人,全身湧上了一股燥熱,喃喃的說:“瑩瑩……你好美,好迷人。”

“恩………”

“姐……”

“哥哥……”

陳瑤微微張開了眼睛迎著張偉的眸子,視線含情脈脈的交融在一起,彷彿天旋地轉,彷彿周圍一切空無一物,隻有彼此。

看著陳瑤俊美的臉龐線條,張偉深深的吻向了陳瑤……

慢慢地,慢慢地……

似乎時間在此刻靜止……

張偉看著陳瑤眼角晶瑩的淚滴,俯下頭用心的吻著喃喃道:“咦,甜的……甜的哦。”

陳瑤一聽,被逗得哈哈大笑了起來:“傻熊,幽默的傻熊,姐姐愛死你了,姐好幸福好幸福,有你……好幸福。”

“傻熊,姐問你……”

“嗯……什麼……?”張偉迴應著。

“傻熊真壞……大大的壞”

陳瑤這纔想起,拿過了張偉的手,這才發現,深深的牙印嵌在了張偉的肌膚上,心疼的問:“疼嗎?一定很疼的,姐不好,把傻熊給咬了,咬在君的手疼在我的心上啊。”說完不由又癡癡的笑起來。

“好啊,你還敢笑。”說著就俯下身體抱緊了陳瑤一口輕輕的咬在陳瑤的香肩上。

“啊……不笑,不笑了,饒命….嘻嘻……”

良久,兩人洗刷從新回到了床上,相互卿卿我我的訴說著分離又相聚的感觸與感慨。

窗外,星星在夜空裡一閃一閃的眨著眼睛,皎潔的月光如水般灑落下來,灑滿了房間,好溫馨好溫馨。大床上伊人相依籠罩著一層祥和,張偉昏昏睡去,睡得好香,陳瑤凝視著張偉,眸子了充滿了關愛充滿了幸福,充滿了滿足。

看著睡去的張偉,陳瑤思緒起伏:小男人真的成熟了,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了。人生是多麼的奇妙,自己又回到了小男人身邊,緣分呀。千山萬水,兩次分離曆經坎坷,風雨同行,還是那句話“天下誰人不識君,人生聚往散去都是緣”,心若在,緣就在。

陳瑤輕輕的用手撫著張偉的臉龐,眼光慢慢從張偉的臉上移到了前方,不徑自問:我真可以那麼自私嗎?愛是自私的,可張偉是那種有著博愛、大愛的人,也已經經得起情感的考驗,真的隻可以禁錮在自己身上嗎?哎,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以身相許呀。他應該屬於我,也屬於何英,更應該屬於未來的傘人集團。佛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許就是這樣的境界吧。大丈夫當橫行天下,豈能為兒女情長所牽就,張偉不應該隻禁錮在兒女情長的,他有著更大抱負與社會責任,當一個人昇華的社會層麵的時候,那麼他更應該是屬於社會的。

而且自己的病真的好了嗎?要是不能,還可以有何英,是呀,不能太自私,自己也不應該兒女情長。一個家,如果冇有孩子就像一棵冇有果實的樹,那畢竟不完美呀。

陳瑤在黑暗中胡思亂想著,慢慢地也睡去了。

第二天,大家吃過了早餐,開始了各自的分頭工作。陳瑤打開了電腦,開始與各公司聯絡調數據,彙總做可行性分析。張偉也在陳瑤的辦公桌上打開了自己的手提,快速地在鍵盤上敲擊著。從集團的架構到集團的組織,從股東的構成到懂事會的組建,從集團對公司的戰略績效管理到公司的風險管控,從集團的財務管控到戰略管控、操作運行管控……張偉有條不絮的投入工作著。

這邊何英在拿著電話把張偉的想法和意向一一告訴了瑤北的小郭,海州的徐君,海南的張邵陽,興州的顧曉華,大家聽了都豪情萬丈,情緒激動。何英又交代了讓他們各自準備組建籌備的工作細項,等候通知。

丫丫在一旁聽得實在,一臉的激動,倒了茶水給陳瑤和張偉,然後摟著張偉的脖子搖晃著說:“哥,是真的嗎?是真的嗎?我們要有傘人集團啦。”

張偉說道:“是呀,丫丫,你也要努力哦,到時候公司需要很多人才的,你要有心裡準備哦,現在你去哈爾森那,看他們進展如何。”

“得令,我去也”丫丫調皮的跑出了門。

三天後,於林走進了張偉在假日賓館的辦公室,看到陳瑤、何英也在,忙打招呼:“陳姐、何姐,你們好,你們也在忙呢?”

陳瑤和何英迴應道:“妹妹,快,進來說,喝茶還是咖啡?”

“哦,不用了,我來找張偉哥的。”說著走向了張偉。

張偉看著於林說道:“坐,還順利嗎?”

“恩,辦好了,姐姐已經離開了興州,她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我也放心多了。”說著把協議遞給了張偉,同時還有那張100萬的銀行卡。

張偉一臉疑惑:“怎麼?你姐冇收。”

“不,我姐收了,姐說他非常感謝你,到現在你們對她還那麼好,以前都是她的錯,給你們帶來的傷害太對不起你們了,她知道你們更需要錢,這100萬算她入股傘人集團的,她希望你們事業成功。”於林邊說邊環視了下張偉、陳瑤、何英,感激無語言表。

“哦,就這麼走了……”張偉拿過了協議和卡,陷入了沉思。

於林站了起來:“張偉哥,陳姐、何姐,我出去工作了,你們忙。”

陳瑤和何英送走了於林,雙雙走向了張偉,張偉看著她們知道她們想說什麼,於是說道:“於琴總算也有了決定,這樣也許對她不是件壞事,入股就入股吧,也算是她和我們的一種緣分。”

“啊偉,你真好,是呀,緣分,於琴、於林是,那些曾經和你戰鬥過、工作過現在仍追隨你的部下、員工也是,我和陳瑤更是,你的人緣真好,你的人格魅力真棒。”何英讚賞的說道。

“大當家的,這可是嚴重的表揚哦,虛榮心滿足了吧,你就自個兒驕傲去吧。嘻嘻……”陳瑤也投去了讚賞的目光說道。

“陳董事長此言差矣,冇有陳董的英明指導,怎麼會有我的南漂,怎麼會有今天的我呢,張偉不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青出於藍呀。”

“我看你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何英也迴應道。

三人在辦公室裡一陣吹擂,把氣氛融洽到了極點。

一個星期後,張偉、陳瑤、何英一行出現在了機場大廳。走在人群前麵的張偉西裝各領,手中帶著陳瑤的定情腕錶閃閃發光,很是颯爽英姿。左邊,陳瑤一襲藍色的職業短裙套裝像仙女下凡,楚楚動人;右邊,何英一套黃色職業短裙套裝如出水芙蓉,婀娜多姿。後麵跟著的有哈爾森,王炎、於林、丫丫、顧曉華和老徐,個個像盛裝出場精神抖擻。一行人從進了機場大廳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眼球,不時還傳來人們讚歎的聲音。

飛機起飛了,坐在飛機裡的張偉一手牽著陳瑤,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心中頓生了許多感慨。

茫茫人海,芸芸眾生,網上一個你,網上一個我。回首往事,一切如昨,世間道路千萬條,條條道路通羅馬,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人生聚往散去都是緣呀。

人生很短暫,可也很漫長,路上,我們可能匆匆而過,也可能結伴前行,路上,我們可能春風得意,也可能風雨交加,但我將堅信,風雨過後必然會有美麗的彩虹。

張偉思緒神往的愣在那裡,陳瑤用力握了握張偉的手,張偉回過神來看了看陳瑤,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陳瑤道:“又在發感慨了吧,CEO張。”

張偉擁著陳瑤的手用力按了下陳瑤道:“就你喊我的名字特多,什麼傻熊、張老大、大當家的、張大廚、寶寶,現在又來了個CEO張,嘿嘿,我照單全收了。”

陳瑤深情地看著張偉,溫情地笑了。

何英看著張偉和陳瑤,眼神裡露出了欣慰,又帶著一絲傷感,還有些許的沉思。

兩個小時後,飛機終於落在了三亞機場。

“天涯海角,我們又回來了。”一行人都發出了內心的感慨。

在南海開了三天的傘人集團籌備大會,明確了股份結構,明確了集團組建架構,明確了集團發展方向……大會取得了圓滿的成功。

會後,大家又在南海之濱儘情的遊玩了兩天才散去,投入到風風火火的集團組建工作中去。

春節的時候,各個子公司改組基本完畢,傘人集團成立了。同時也迎來了張偉和陳瑤一場隆重的婚禮,陳瑤真的坐在大奔到了村口,坐著小毛驢蓋著紅頭蓋嫁進了張家的大門。

陳瑤和張偉的婚禮,何英親自參加了全部過程。

陳瑤和張偉度婚禮之後,何英留下一封信悄然離去。

信的內容很簡單,隻有寥寥數語:人生如夢亦如幻,朝如晨露暮如霞。眾生癡迷千幻象,身陷紅塵終不悔。看到你們的幸福和廝守,我願足矣……我走了,祝願你們攜手白頭,祝願天下的好人都有好報……

陳瑤和張偉怔怔地看著信,陳瑤喃喃自語:“她就這麼走了……我……我本來想……想和她共同擁有你的……本來,我打算婚禮之後就……可是,她突然就這麼走了……”

說著,陳瑤的眼裡蒙上了一層薄霧,神情悵悵的。

張偉悵然許久,然後說:“世間萬事皆是緣,聚散都是命中註定……或許,這都是命中註定的,或許,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解脫……或許,我們的結局就應該事這樣的。”

陳瑤冇有說話,幽幽地歎了口氣。

張偉攬過陳瑤的肩膀,輕聲說:“姐,讓我們一起祝福她吧,無論她在天涯海角,都祝願她能在安靜和平凡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都是命,無論幸福還是悲傷,都是命中註定的,都是命運的安排……”

陳瑤默默地點了點頭。

何英去了哪裡,誰都不知道,陳瑤和張偉也曾經到處打聽,卻始終冇有任何訊息。有人說,何英移居國外了,有人說,何英在一個偏僻的地方隱居了,還有人說,何英看破紅塵,出家了……

每每想起何英,想起那曾經走過的日子,想起南漂以來的一幕一幕,想起曾經的風風雨雨,張偉心裡就唏噓不已。

人生真的像是一場夢。

一年後,瑤水河畔的大瓦房裡張燈結綵,張偉的母親抱著陳瑤生的兒子,張偉父親抱著陳瑤生的女兒笑得合不攏嘴。

“寶寶曾這麼好的媳婦真會生,生了一對龍鳳胎,原來怕冇孫子抱,得,現在一起來了倆。張偉爸,帶得來不。”張偉媽媽笑得合不攏嘴。

張偉父親道:“木問題。”

聽著二老的對話,張偉、陳瑤不由會心地笑起來。

笑畢,張偉和陳瑤又不由自主想起了不知在何處的何英,如果何英看到今天的此情此景,她一定會感到欣慰的。

張偉和陳瑤走出家門,站在瑤水河畔,遙望連綿的青山,仰望無際的藍天,心中湧出萬般的感慨。

每一段緣,都伴隨著人生插曲,或映照喜怒哀樂,或留下點點回憶。當歲月逝去,昔日的刻骨銘心,已變為淡淡的惆悵,那故事裡的人物和景象,也已退色,隻剩下模糊的影子在心版上流過。惟有真情卻永遠難忘。

張偉和陳瑤依偎在一起,久久矗立著……

一會兒,陳瑤看著張偉輕聲自語:“一段美好的緣分,像一個五彩的夢,讓人回味無窮。當人生度過了無數個磨難,才漸漸有了一種感悟、一種覺醒,漸漸依戀起這段情緣。緣分之可遇不可求,更讓人深感它的寶貴。珍惜緣分賦予我的溫馨,這種情懷越來越濃厚。我應該明瞭,一旦她隨風飄去,將再難尋到蹤影……因此,不管人生充滿了多少苦難,多少曲折,都要珍愛生命流程中每一個美麗的緣分。”

張偉摟緊陳瑤的肩膀,凝視著陳瑤雖然曆經滄桑依然嬌麗的臉龐,輕輕點了點頭。

張偉的心裡,久久迴響著一首歌:”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這裡,旅程的前後多餘,隻為遇到你;多麼想幻化成為你腳下的泥,那天的無人山穀,彷彿聽見說愛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