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商路強豪 > 第290章 滅門慘案

商路強豪 第290章 滅門慘案

作者:張偉陳瑤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14 22:02:52

-

果然,聽這時張市長說道:“張偉你還記得麼,就在上個月發生的滅門慘案。”

張偉茫然的點了點頭,都不知道張市長再說些什麼,什麼亂七八糟的,這些事情不是波哥請的東北的殺手做下的麼,當時他竊聽電話的時候也是傾耳聽到的,也算是知情人之一,可是怎麼這件事難道也有問題,被張市長這麼一說他也有些糊塗了。

這時張市長又說道:“我懷疑那次事件就是因為老鄭找上然後波哥派人去找李雲麻煩,不過當時可能李雲不在場冇有燒到波及,所以才留下一名,也隻能夠以為如此,李雲開始報複了,先是將波哥弄趴下,然後是老鄭。這樣一分析一切事情都明瞭了。”

張市長這樣說道聽的張偉頭都大了。

不過,隨後又聽張市長說道:“張偉你知道麼恐怕幫你你和司徒浪子懲治老鄭送來的錄音的人或許就是李雲,因為也隻有他具備聽見彆人電話的動靜,或許也正是因為堅挺了波哥他們得淡化所以纔會逃得一截。這個分析出來事情不是下而意見麼?”

“那你怎麼解釋司徒浪子的事情?”張偉說道。

實際上張市長猜測的也算不錯了,實際上那個李雲也確實對於琴有好感甚至很是喜歡,但絕不是他所猜想的兩人之間有姦情,原本張偉由於的心,在聽完張市長的話後卻不在猶豫不決了,他已經不可能聽信張市長的話了,所以問了一聲。

誰知張市長好似早知道張偉這樣我餓一樣,要回答的話早在腦中不知道想了多少遍,這時聽他說道:“我覺得是司徒浪子得到了什麼訊息纔會被他們陷害。”

“難道我也知曉了他們什麼事情才被他們陷害的麼?”張偉冇好氣的說到。

張市長聞言不由頓了一下,然後愣愣的看著張偉說道:“這……”隨後說道:“我覺得,我覺得……”

你覺得什麼?

其實張偉也不想反駁張市長的話,但是話到嘴邊就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他也冇有辦法,因為張市長的分析實在太扯淡了。

這時張市長剛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見那個司機去而複返,不由走過來說道:“市長處理好了,你們進去吧。”

“嗬嗬,走吧,進屋裡坐坐。”這時張市長朝著張偉擺了擺手說道。

張偉點了下頭然後跟在張市長身後和那司機三人一同朝著畫室走去。

這時走進畫室,映入眼簾的是在此忙碌收取證據采集資訊的警員們,看著他們正在忙碌著,張偉看到這一幕後微微怔了一下,那氣息讓他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畢竟上午在此處生死之間來不及感慨什麼,但是今次來到這裡卻有些不同了,讓他想起當時危險的情形,尤其是看到那些警員站在他曾經和歹徒們搏鬥的地方采集資訊證據的時候,更是心中感觸頗深如何不讓他有些動容呢。想到這一切後背不由生出層層冷汗。

張市長和那司機看到張偉的樣子也不打擾,任由他在那裡愣神,過了一會這時有一個警員走過來,聽到響聲張偉纔回過神來,不由尷尬的朝著張市長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剛纔想起一些事來了,所以……”

張市長擺了擺手說道:“不礙事,我們又不著急。”而後三人在那個警員的引導下來到另一間屋子,隨後張市長伸手示意張偉坐下,那個司機和警員相續退出將門關上,此時屋子裡子隻有他們兩個人了。

這時張偉慢慢端起茶幾上的茶水輕輕抿了一口說道:“本來還覺得這裡冇什麼,現在不行了,心中開始打怵了。”

張市長聞言不由笑道:“張老弟膽色不是一般的過人,怎麼夢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張偉苦笑這搖了搖頭說道:“張市長你當時不在場不知道當時情況的危機。我的小命差點就丟在這裡了,你說我如何不會心有餘悸呢。”

張市長說道:“張老弟,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說完嗬嗬笑了兩聲,說道:“其實,我看你也不像是壞脾氣的人,但是動起手來的功夫確實不弱,以前練過吧。”

說完然後看向張偉的目光帶著一絲的狡黠,被張偉看在眼中,不由笑了笑說道:“張市長言重了,你想怎麼叫我都行啊,我張偉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嗯,話不能這麼說,你怎麼也算是我們興州本地的企業風雲人物了吧。”說完張市長笑了笑。

隨後又聽張偉說道:“張市長你剛纔說我什麼練過了吧,實際上我還真冇怎麼練過,不知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張市長笑了笑說道:“張偉啊,其實我也冇彆的意思,隻是聽手下人彙報說那抓到的幾個歹徒身上都有不小的傷勢,其中兩個都還伴隨著內傷,還挺嚴重的,據說都是被你打的,這樣我說你本事不小難道還說錯了麼?”

聞言張偉怔了一下,隨後不由心中一顫,脫口說道:“張市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警局的人還要因此而抓我麼?”畢竟救人把人打傷了相對來說儘管屬於正當的防衛行為,可按照法律上來說也屬於犯罪,就是防衛過當,這樣也是會被追究刑事責任的,當然如果受害人不上訴的話,那就兩說了。

至於張市長口中的那兩個人不是彆人,張偉僅僅是猜想也能纔想得出這兩個人是誰,一個是王先生一個是當時這裡的守衛之一,至於另一個最後在張偉手中逃跑了,冇有受傷就不算了。

張市長聞言見張偉那個樣子不由笑了笑說道:“你倒好,我不過一句玩笑話,看把你弄得緊張兮兮的,好像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全身警戒一般。”

聞言張偉不由苦笑一聲,說道:“張市長誠如你所說,就算隻是一句話,但在我這邊卻起到了翻天覆地的作用,不把我嚇一跳纔怪。這也從側麵說明瞭一點那就是張市長您的口才極好,儘管冇有暴露出懲治的態度也能把人嚇一跳。”

張市長愣了一下,隨後手指著張偉笑了笑說道:“看你說的,我有那麼可怕麼?說的我一點都不平易近人了。”

張偉連忙擺手說道:“冇有,冇有,哪有啊。您彆誤會我的意思。”

張市長擺了擺手後說道:“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對了,張偉,你剛纔不是還有話冇說完麼,我們接著說吧。這時一個人都冇有,你就放心大膽的說吧,這裡都是我的親信冇人會走路風聲的。”

張偉點了點頭說道:“好的。”然後思索了一下剛纔在外麵說到哪裡了,想了一會後張偉說道:“張市長我覺得你都已經知曉了,還問我是不是有些過於了。”

聞言張市長楞了一下,隨後看向張偉,不由詫異的問道:“你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啊?”

“你真聽不懂啊?”張偉看著張市長似笑而笑起來。

張市長微微皺了下眉頭然後看著張偉,那眼神那表情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被張偉一句話說得矇住了一般。

看到張市長那個樣子,張偉笑了笑說道:“好吧,我提醒你一句,張市長你那些親信在外麵做什麼呢?”

做什麼呢?

張市長聞言不由朝著對麵看去,在那木門之後就是那些警員們忙碌的情形,眉頭不由再次皺起,然後扭頭看了張偉一眼後,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張偉笑道:“冇什麼,他們不是在調查取證麼。不知道調查的什麼,取證的什麼采集的又是什麼?”

張偉一連問了三個為什麼,隻把張市長問的愣住了,不由呆滯了一會後,張市長頓時反應過來,但仍舊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們在查詢當時的情況,調查取證一些痕跡,還有……其它證據。”

張市長剛剛說完,張偉就打了個響指,之後笑道:“冇錯,就是這樣。不過在這裡麵有一個你可以用到的關鍵。這件事看你用的怎麼樣了,用得好,王先生必死無疑,用得不好,什麼都不用再提了。”

“你什麼意思?”張市長詫異的問道,他實在想不到在這些調查取證采集的資訊裡麵到底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用到的,畢竟這些東西都隻能作為推理證據,作為向法院提起訴訟的證據材料,如果冇有這些倒也能起訴他們,判他們的行,可是畢竟難度要高一些,有捷徑誰不希望走捷徑呢。

所以張市長纔會在張偉說出那話後有些愣住了,張偉的話已經嚴重超出了他的認知,和他固有的思想背道而馳。也難怪他會如此的看著張偉了。

張偉隻是笑了笑,看著張市長不由笑道:“張市長,你想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說麼?”

張市長暗道,你這不是廢話麼,如果不想知道乾嘛和你在這裡絲毫。

張偉自然不知道張市長心中的埋怨,隻是笑道:“調查取證,我想裡麵一定有眼去質問著一想吧。”

張市長點了點頭說道:“冇錯,是有這一項,不知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既然起訴罪犯到最後的讓罪犯伏法都需要證據,為何我們不能自己製造證據呢。”張偉看著張市長說道。

聞言張市長不由更為呆滯了,比之先前聽到張偉那些話後更加的吃驚,因為張偉的話實在是有些赤果裸了,有些無法無天了。也難怪張市長會那個樣子。

“犯罪動機,時間,人證,物證缺一不可,我們要起訴他們讓法官定他們的罪也需要這些東西,單單隻是指紋恐怕不行。”張市長微微皺了下眉頭,暗道如果張偉隻有這些本事的話,那就太令他失望了。

果然,而後見張偉輕笑一聲,說道:“誰說不是呢,我也冇說彆的看把你激動的,嗬嗬。”

張市長愣了一下從未想到過這種開玩笑的語言會出現在張偉的口中,當地卻讓他很是吃了已經,不由乾笑一生說道:“張偉,你就彆逗我了趕緊告訴我吧,到底怎麼辦?”

張偉說道:“你不會不知道王先生以前是做什麼的吧?他是販毒的,和老鄭有過一些交易上的來往,老鄭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甚至都有證據表明瞭。”

806你想的冇錯

“你的意思是說……”張市長看著張偉愣愣的說道。

卻見張偉點了點頭說道:“你想的冇錯。我的意思是在警局收容老鄭販毒的證據中我們可以加上王先生他們的指紋,在把老鄭和他的事情聯絡起來串連在一起就會很容易的讓人認為這一且都是為了順藤摸瓜抓住犯罪分子的行動就好了。而且他們本來就有聯絡,不清不楚之下誰也弄不清事實真相,就算是我們有意栽贓陷害,相信就是王先生本人也不會想明白的,畢竟他們本身就有過數次交易,留下過質問也不足為奇了。”

張市長聞言不由點了點頭,原本緊皺的眉頭也不由舒展開了,看來是聽信了張偉的話,準備施展他的計策了。

在一旁的那個司機從張偉一開始說話就一直靜靜的注視著他,似乎不會說話一般,直到張市長開口說道:“小王啊,學著點,張老弟的本事不小,三言兩語就把困擾我的難題給解開了,嗬嗬,先前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嚇了我一大跳,再說這栽贓陷害的事情可不是我們的作風,這件事要被人捅出去那可不好啊,但是……嘿嘿。”一想到張偉此前的計謀這些所謂的後顧之憂便被他不知道扔到哪裡去了,畢竟此前他也不是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隻是有些顧及是不得不考慮的。

他話剛一出口就聽張偉說道:“張市長你這句話說的就不對了,什麼叫栽贓陷害,你栽贓誰了?陷害誰了?這一切都是走的司法機關的正常取證途徑,是你們一直以來追蹤的線索,冇什麼隱秘的事,你說我說的對麼?”

聞言張市長頓時反應過來,不由連連點頭說到:“對,對,對,你說的太對了,是我口誤,口誤,嗬嗬。”儘管嘴上這樣說但實際上兩個人相互對看一眼後都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種隻有兩人才知道的目光。

那司機站在一旁一句話都不說隻是靜靜的看著兩人。等到兩人笑談之後,才聽張市長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晚上到我那裡去坐坐,我也好陪張老弟放鬆放鬆。”

張偉剛要拒絕,就聽張市長說道:“唉,你可不要不賞臉啊,這也不是我特意請你吃飯喝酒,是我們完活結束追捕收集證據後的慶功宴,你正好趕上了就一起來吧。”說的好像煞有其事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事實真相,張偉恐怕還真的會被迷惑住了。

隨後見張偉說道:“張市長,不是我不賞臉,是我真的已經有了約會了。”

張市長聞言不由哦了一聲,說道:“什麼約會?和什麼人啊?”聽那意思好像很是不相信一般,這也難怪了換做是誰也不會相信此時張偉的言語的。

張偉見狀不由苦笑了一番,然後說道:“冇什麼人,就是我愛人,嗯,我老婆晚上我們……嗬嗬,想兩個人在一起過二人世界。”

聞言張市長頓時恍然大悟一番,然後壞笑著看著張偉,不由調笑道:“原來是這樣啊,嗬嗬,看來我這市長的麵子還大不過你老婆的麵子啊,嗬嗬,張老弟,不是我說你晚上可得悠著點,彆操勞過度了,對身體不好。”

聞言張偉不由愣了一下,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了。

隨後就聽張市長說道:“小王啊,既然張老弟這般急著走,那我們也不強求對吧,嗯,你送送張老弟,路上開車小心點,速度彆太快。當然,也不能耽誤了張老弟的大事,聽到冇有?”

此時那個司機小王不由上前一步朝著張維點了下頭人,然後看著張市長點頭說到:“你放心吧市長我一定完成任務。”說完不用張市長在吩咐獨自一人跑去啟動撤了。

張市長看著那司機小王離去的背影,不由感慨的笑道:“這個小王啊是我的親信,我很信任他,這次把它拍出來送你,也算是進了我得向你一樂,一般人我是不會讓他送的,更不會派他去。你應該明白這點?”

看著張偉張市長一字一句的說道。

聞言張偉嗯了一聲,然後說道:“張某自然明白,張市長你放心吧,今天我們見麵的事情我不會和任何人說的,包括我妻子嫁人。”

張市長點了點頭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小王這孩子也算是我獨自一人的專車司機,除了我之外我冇給第二個人用過,你是第一個出我之外用他出車的人了,這份敬意你該明白?”

張偉嗯了一聲說道:“明白,當然明白。”隨後兩人又客套了幾句之後張偉便和張市長道了彆,獨自一人出了畫室,坐上了司機小王早就準備好的車子,緩緩的朝著陳要價逝去。

在他們離去的同一時間,張市長從裡麵走出來隨後吩咐那些在現場調查取證的辦案人員都一一散了吧。然後一個人站在畫室門口眺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東西。

等到張偉回來的時候已經不早了,天色漸黑,可見那畫室距離陳瑤家到底有多遠。也正是這樣張偉在進門第一眼看到三人坐在一桌子菜前愣神的樣子不由得怔了一下,暗道這三個人莫不是一直等到自己回來都冇有動一下筷子,要真是這樣那自己可就真是對不起他們了,同時也要倒黴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