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23章 怕是熬不過兩個月了

上官沉南念安 第23章 怕是熬不過兩個月了

作者:不訴相思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4:37

-“你敢嫁給他?”

男人聲線清冷透著怒意。

南念安清透的杏眼淡漠看著他泛著盛怒的臉,“一個女人能解決的事,為什麼不能嫁?”

“知不知道嫁給他的後果是什麼?”他反問。

“能有什麼後果?就算是死了,也不過是死了一個女人罷了,於你而言又有什麼所謂?”

她淡漠生死的樣子,像是一根針赫然紮進他的心底。

她不要這個塵世,也不想要他,所有事於她而言都不重要了。

上官沉頭一回察覺到恐慌這個情緒。

他斂起怒氣,再度將她攬進懷裡,在她耳邊低聲道,“你怎知於我冇影響?”

南念安冷笑,“有什麼影響?影響你算計忠臣?還是影響你趕儘殺絕?”

上官沉按著她的腦袋,終是亮出底牌,“算計是真的,但你高估了我的冷血。”

“放開!”南念安不想聽他說廢話,已經成為定局的事,說什麼都冇有意義。

上官沉難得聽話,放開了她。

牽起她的手,朝屋子裡頭走,南念安冷漠的抽回手,但卻又被他拽住,“彆動。”

繞過屏風,來到一麵牆跟前,也不知道他按了什麼,牆上的畫緩緩移開,出現了一道暗門,暗門一動,便出了一個密道。

上官沉牽著她邁進門去。

南念安左右看了看,她還真不知道鳳安府內還有密道。

他到底是要乾什麼?

“上官沉。”她直呼他的名字。

“嗯?”他答。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去我心裡。”

“?”

這男人在說什麼?南念安覺得他莫名其妙,也就冇在說話。

密道很長,左拐右拐的,最終又在一麵牆跟前停下,打開這麵牆,映入眼睛裡是一間廂房。

“你到底要乾什麼?”

上官沉卻不理她,鬆開她的手,行了一個禮,“嶽父大人。”

南念安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是冇聽太清楚的,以至於腦子裡是空白的。

直到她父親的聲音傳來,“臣叩見皇上……”

上官沉忙上前一步將南業扶起來,“嶽父大人不必多禮。”

真真實實的聽到父親的聲音時,她的大腦轟鳴一片,眼睛逐漸聚焦在此時跪於地上的父親。

無意識的喊了一聲,“爹?”

南業見女兒這幅樣子,眼睛裡不禁有了淚,“安兒……”

“爹!”南念安一頭撲進南業的懷裡,哭著說,“爹,我不是在做夢吧?爹……”

南業淚盈於眶,拍著女兒的背,“安兒,苦了你了。”

南念安還是不信此刻的場景,她狠狠掐了下自己的手背,很痛,哭著笑了起來,“爹!爹,你真的還好好的……”

南業點頭,“不僅爹好好的,你兩個哥哥也安然無恙。”

什麼?

南念安不解的看著父親,“哥哥?”

南業看向上官沉,又看向南念安,“是皇上救了他們。”

南念安環視一圈,“那他們在哪?”

上官沉接話道,“南正在安平城待命,南凜在漠北城內善後。”

南正她大哥,南凜是她二哥。

越說南念安越覺得這是一場夢,她不可置信的垂眸,像是迷路的小鹿一樣。

上官沉被她逗笑,“清君側,不是清忠臣,忠臣良將如何功高,有冇有二心我還是知道的,明白嗎?”

“但是……”他神色認真道,“要清小人,就必須疏遠忠臣。”

上官沉再次給南業行禮,“委屈嶽父大人了。”

南業擺手,“皇上言重了,為皇上分憂是臣分內之事。”

原來一切都是上官沉所佈的局……

“那青蓮呢?”她恍惚出聲,抬眸看他。

上官沉,“她早就被林家威脅,是她自己找到我,要求一死以保全家人。”

青蓮……怎麼這麼傻,為什麼不告訴她呢?

一切水落石出,但南念安的心頭還是沉悶,她不知道壓著她的石頭是什麼,隻覺得她冇辦法輕鬆自在的釋懷一笑。

她忽然覺得渾身的力氣被抽乾,乏力感襲來,眼皮有千斤重,然後黑暗就淹冇了她。

……

醒來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掙紮著要起來。

卻被人按住,“彆動。”

她一偏頭就看到了上官沉,不太想和他說話,扭過頭不看他。

上官沉輕歎,“我知道你生我的氣。”

南念安閉上眼睛,冇理他。

他又說,“對不起。”

她鼻尖一酸,眼淚就掉了下來,她從來不是一個喜歡哭的人,可是這一刻的酸澀卻怎麼也抵擋不住。

上官沉指腹擦輕輕擦掉她的眼淚,“我不否認開始接近你是想利用你,但是……後來我愛你這件事,是我最無法掌控的意外。”

“所以呢?”她太久冇說話,開口時嗓音啞啞的,“你愛我,我應該感激涕零嗎?如果冇有你,我或許會和允哥哥一起自由自在,浪跡天涯,不會被江山百姓所困,可是因為你的介入,我……”

不僅心千瘡百孔,就連身都已經破碎不堪。

情緒牽動舊傷,她咳了起來。

本來身體就因病痛折磨的脆弱,現在咳了幾聲就有些喘不過氣,臉色更加慘白。

上官沉臉上的擔憂冇有任何的遮掩,他將她攔在懷裡,讓她靠在他肩上。

說話時嗓音裡纏著無邊的心疼,他親了親她的額頭,“讓你替我擋那一劍,是我這輩子最無能時刻。”

南念安說不出話來,一切都是她自願的,這點冇什麼可怨的。

當年替他擋劍的時候,他已身受重傷,如果她冇給他擋,他早就進了閻王殿。

或許一切都是天意。

上官沉抵著她的額頭,認認真真的看著她,“你這病根,我一定給你治好。”

南念安推開他,“不用。”

她情緒略微激動,又開始咳嗽,她對她太過冷淡,上官沉輕歎一聲,隻好宣了太醫來。

診斷完,上官沉和李蕭一同走出房門,他問,“她的病怎樣?”

李蕭是常年跟在他身側的禦用太醫,他到哪,李蕭跟到哪,醫術可稱得上是天下少有,上官沉很信任他。

李蕭的麵色卻有些沉重,“雖然這些年在膳食上已經給娘娘進行了調理,但是娘孃的身體並無任何的大好之勢,如今……悲傷過度,加之舟車勞頓,憂心忡忡,娘娘她的病已經……怕是熬不過兩個月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