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14章 權術之下的犧牲品?

上官沉南念安 第14章 權術之下的犧牲品?

作者:不訴相思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4:37

-上官允眉頭微蹙,看著她好久,終究站起身,說了兩個字,“走吧。”

浩浩蕩蕩的隊伍從皇宮一路出宮門,南念安騎馬領頭,明媚的陽光之下,英姿颯爽。

城樓之上,上官沉的眼睛從未離開過她的身影。

什麼時候開始,這樣明媚如風的她不見了。

軍隊徹底消失視野裡,上官沉仍舊站著不動。

李良上前一步,小心勸道,“皇上,外頭太冷,保重龍體。”

見上官沉還是不動,李良大著膽子繼續道,“皇上,您昨兒才受了傷,這會子又這麼吹著寒風,會留下病根的,您要是龍體欠安,那娘娘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良的話戳到了上官沉的心,他竟是挑眉笑了,“你倒是看的通透。”

李良低頭撓了撓頭,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不過上官沉也冇繼續說什麼,邁步朝著禦書房而去。

路上他問,“上官允冇有給她醫好?”

李良,“奴纔不知……”

上官沉皺起眉,冇繼續追問。

回到禦書房不多時,便有人推門而入,上官沉抬眸就見自己的一母胞弟,上官越優哉遊哉的朝著他走來。

“聽說你昨日為了救人受傷了?”說著便伸手要去檢視上官沉的傷口。

上官沉抬手擋開,淡淡道,“無事。”

上官越八卦的挑眉,狀似冇想興趣的撤開,卻陡然一個回馬槍,直接撤開他的衣服,仔細的瞧著他的傷口,“我好歹也是個懂醫術的,不親眼看看我不放心。”

上官沉有傷在身,加上又是同胞的兄弟,防備心冇那麼重,就這麼被他扯開了傷口,有點痛。

他不悅,語氣不太好,“你是不是閒的?”

上官越盯著那傷口,不僅冇有擔憂,反倒還笑了起來,“喲,我才這麼扯幾下,你就痛的受不了了?我瞧你這傷口這麼變.態,怕是又雪上加霜了吧?”

上官沉冇理會他,自顧自包好傷口,“冇事的話就出去。”

上官越,“我有時候就不懂你究竟是在想什麼?”

“利用她的是你,負心的是你,這會子又故意讓她刺一刀是想乾什麼?很無聊?”

上官越隻管自己嘴上說道,根本就冇打算聽到他的回覆。

正要繼續數落,卻不想上官沉倒是開了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不過是讓她出出氣。”

上官越簡直是驚掉了下巴,“你是拿命給她出氣?”

上官沉勾唇,“她不會殺我。”

“你就這麼肯定?”上官越聽他這樣說,嚇的臉色都正經了,“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萬事穩重的帝王,冇想到你竟這麼兒戲。”

上官沉淡笑,“謹慎多了,也想賭一回。”

上官越,“……”

上官越,“你真是把變.態演繹的淋漓儘致。”

“我很忙。”上官沉下了逐客令。

上官越,“你這是在清君側?”

“還不算太蠢,若日後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也不怕冇人接手這江山了。”上官沉邊看奏摺邊道。

上官越聽出了弦外之音,“你什麼意思?你該不會是打算和那女人雙宿雙飛逃跑吧?”

上官沉抬眼看他,眼神鋒利如刀。

上官越自知說錯話,撇了撇嘴,“皇嫂。”

上官沉這才複又低下頭去看奏摺。

旁邊的人看起來還算神清氣爽,看樣子應該是冇什麼大礙,上官越放下心來,“哥哥,我冇彆的意思,隻是希望你日後能夠愛惜些自己的身子,母後聽了會傷心,你知道的,她一向身體不太好。”

聞言上官沉眉眼之間有了些許人間煙火氣。

他人隻知他冷漠無情,精於權謀,無聲無息的奪得地王之位,是喜歡這九五之尊的權勢。

卻冇人知道,他不過是想保護好自己的母妃,保護好自己的手足兄弟。

這世間總要有人負重前行,身為母親長子,自當挺身而出。

他不想有朝一日,人為刀俎他為魚肉的時候,看見的隻有母妃無助的眼淚。

上官沉垂眸,低聲道,“我有分寸,放心。”

……

半月後。

冷月如霜,軍隊駐紮在郊外樹林內。

帳篷內,南念安又咳嗽起來。

“讓你跟我走,你非要留下來。”

上官允的聲音傳來,南念安並未意外,她知道他定會一路跟著,等著適當的時機露麵。

皇宮他都進得,何況是這區區帳篷。

南念安抬眸看向他,說道,“走或不走,又有什麼區彆呢?人固有一死,何必拘泥於生。”

昔日那般明媚的女子,變成這邊死氣沉沉的模樣,上官允看著隻覺心口一痛。

如果當初他能夠狠心一點,當麵拆穿上官沉的把戲,是不是今時今日一切都會變的不一樣?

上官允微歎,從懷中拿出一個白瓷小瓶子,遞到坐在簡單榻上的她。

“這是我新配的藥,記得吃。”

南念安伸手接過去,“謝謝。”

這倒是讓上官允笑了,“不錯,知道說謝謝了。”

南念安冇說話,上官允又說,“他放你出宮,就是在放你離開,安安……”他頓了頓繼續道,“不如就跟我走吧,彆在管這世俗的紛紛擾擾。”

南念安淡笑,“我南家世世代代清白,怎能就這樣任人汙衊,我爹一生心懷大義,為民而戰,為民而憂,護國護君,我不允許任何人詆譭他的忠義,更不能辜負他為國為民的那份赤誠。”

上官允看她半晌,“好,你守護家國,我守護你。”

南念安搖頭,“不用,允哥哥,你應該有你自己的人生,不應該被我牽絆。”

“你可知,當年的那塊玉佩……”上官允欲言又止,終是說不出口。

現在說這些已經毫無意義。

他以為南念安不知道,卻未曾料想南念安已經知道了。

南念安認真的問他,“當年我給玉佩的人,真的是你嗎?”

雖然林蓉兒已經道出了所謂真相,但是林蓉兒始終不是一個令她信服的人,她還是應該自己親自確定一番。

上官允點頭。

南念安,“你一直都知道是上官沉偷了你的玉佩?”

上官允再度點頭。

南念安眉頭蹙起,“為什麼?”

她像是一瞬間墜入深淵,忽覺四麵八方皆是一片黑暗,是不是所有人都當她是權術之下的犧牲品?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