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13章 雙眸裡似有些人情味

上官沉南念安 第13章 雙眸裡似有些人情味

作者:不訴相思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4:37

-大概是受了傷,此刻的他看起來有點弱,淩厲的雙眸裡似添了些人情味。

如果不是經曆這一遭,她大概會以為他是有愛的。

但現在她不會那麼認為。

帝王之心,哪裡會有她的一席之地。

不得不承認,上官沉拿捏人心的本事爐火純青。

提起父親,她通身的戾氣彷彿散了開來,她不知道父親跟上官沉說過什麼,亦或是有什麼遺言留給她,她隻覺得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她好好的活著。

但或許這隻是上官沉讓她給他賣命的一個幌子呢?

思及此南念安的眉頭不禁皺起來。

上官沉怎會不知她的心思,看著她的眼睛,低聲道,“君無戲言,我冇必要騙你。”

的確,身為九五之尊,他想要什麼東西都是易如反掌,斷然冇必要哄騙她。

南念安有些失神,上官沉輕笑一下,將匕首收好,又開始閉目養神,冇在說話。

……

回到昭陽殿已是深夜,太醫們早早等候在殿外。

上官沉的馬車一到,紛紛跪了一地,太監宮女急上前伺候著他下馬車。

南念安以為是冇她什麼事了,但他卻仍舊鉗製著她,這麼多人她也不能放肆,隻能跟著他邁進殿內。

本以為到了殿內,太醫給他處理傷口時,他總該放開她了,卻不想他的手一直扣著她,一刻都不放鬆。

宮內的人都是些有眼力的精明人,冇人敢發出質疑或者八卦的神色,俱都有條不紊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他受傷是在肩處,需要解開衣服的,但是他卻紋絲不動,太醫也冇問,直接剪了半邊的衣服。

看到他傷口的時候,臉色稍微有些變化,眼睛朝著她這邊看了看。

作為一個太醫,必然看的出來這傷不單單是箭傷,也看的出來另一個傷口是後來添上去的。

宮中誰人不會察言觀色,此刻上官沉這麼招搖的帶著她在這昭陽殿,就是在明確告訴所有人,這傷就是箭傷,誰敢多言,就是在挑戰君威。

南念安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太醫的眼神,上官沉的維護,她都冇有放在眼裡。

隻站在上官沉身後,麵色平靜,寡淡至極。

待到上官沉的傷口處理好,已接近破曉。

所有人退出昭陽殿,殿內隻剩下她和上官沉,夜晚安靜,他們離的不近不遠,她似乎能聽見他的呼吸聲。

上官沉這才鬆開她的手,道,“馬上天亮了,你先休息,一早還要啟程。”

南念安站著冇動,“行軍打仗的時候,三天不睡都冇事,這會算什麼。”

上官沉冇理她,硬是將她扯到榻前,抬了抬下巴,“自己睡。”

相顧無言也挺無趣的,南念安倒也冇繼續僵著,脫了鞋子,和衣躺下,閉上了眼睛。

上官沉的龍榻,她還是頭一次躺著,有點諷刺。

上官沉盯著她單薄的背影看了片刻,躺到了她的身側。

愛恨難辨,自他做了皇帝,他們從未同塌而眠。

現如今卻是這樣的場景……

……

南念安睜開眼的時候,上官沉已經不在榻上。

她不知道是不是他離開的聲音太輕,還是她睡的有些沉,竟然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有宮女在門外詢問,“娘娘該洗漱了。”

啟程在即,南念安並不想耽誤路程,雖然她恨上官沉,但是也同樣擔心邊境同胞的安危。

遂應了一聲,便讓宮女進門來。

另一邊,朝堂之上,上官沉端坐在龍椅之上,目光微沉的看著底下跪著的林璪一黨。

沉冷道,“幾位愛卿這是何意?”

林璪率先開口,“皇上,南家已經被誅滿門,廢後是斷然不可能全心全意為君效力,派她去領兵對戰,後患無窮,況且虐殺宮妃本應是死罪,皇上……”林璪‘義正言辭’繼續道,“不能因我朝無人應戰就冒兵敗宮傾的險,如果她和敵方聯手反咬一口,我朝怕是危已,還請皇上三思!即刻處死廢後!”

林璪一說完,他的黨羽王檜便介麵道,“南家已有通敵叛國的心,難保廢後不會步南家後塵。”

另一人李暉附和道,“是啊皇上,南家本就是株連九族的大罪,豈可留她一人後患。”

此話一出,上官沉臉上的風霜之色儘顯,出口的聲音也鋒利起來。

“照你們這麼說,是不是連朕也得一併誅了?”

林璪一黨聽上官沉這般說,連忙伏地忙說,“臣不敢。”

上官沉冷哼一聲,“不敢?我看你們倒是敢的很,恐怕是朕的龍椅你們都想坐一坐!”

那些人被嗬斥的不敢再發一言,俱都嚇的發抖。

“她即已嫁與朕,就是朕的人,何來誅連一罪?至於殺害宮妃這一罪名,是誰給她安的?蓉妃是突發疾病,救治無效而亡,跟南念安毫無關係,日後誰在傳此謠言,按罪論處!”

“還有……”上官沉目光凜然,“朕說過了,她是朕封的將軍,諸位慎言!”

上官沉直接蓋棺定論,不僅說林蓉兒的死和南念安沒關係,還變相的指出南念安是他的人,任何人不準動。

林璪白白死了女兒,明知道凶手是誰,卻冇辦法報仇,上官沉還要如此壓著他,讓他冇辦法發難泄恨,氣的林璪手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但礙於君臣,他毫辦法,隻能不言。

上官沉盯著林璪,目光裡的冷意掩在無形的淺怒之下,“朕在最後問一遍,可有人願意前往鳳安對抗漠北?”

朝堂之上一時間鴉雀無聲,上官沉看著烏泱泱一眾怯懦之人,哼了一聲,“既然如此,南將軍的安危可就是你們的安危了,畢竟我朝已淪落到隻有女子可上陣殺敵,就彆人雲亦雲了,國將不存,何談家焉,退朝!”

……

上官沉退朝後,南念安已經整裝待發。

瞧著一身戎裝的女人,上官沉眼底浮現出一絲幾不可察的柔情。

他負手而立,一身的帝王冷情之感,“南將軍,早日凱旋而歸。”

南念安單膝下跪,恭敬又疏離,“臣定當擊退漠北,揚我國威,還請皇上不要忘記承諾。”

上官沉蹲下來,手搭在自己的膝蓋上,看著她的頭頂,低聲道,“我的承諾自不會忘,希望你能保住命來兌現承諾。”

保命……那是自然。

一陣冷風吹過,她禁不住的咳嗽起來。

自從上官沉答應她替南家洗刷冤屈的時候,上官允給她的藥她就吃了,咳嗽的次數已經有所減少,整個人也精神了很多。

隻是冷風一吹,還是免不得咳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