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 > 第494章 正文完:沐秋煙將和她愛的人,長久相伴

-

[]

可是,陸知宴冇聽到任何迴應。

陸知宴知道沐秋煙性格內斂含蓄,本質上,他和她,是一種性格,都屬於清冷清矜那一掛。所以他懂,讓性格清冷如沐秋煙高聲迴應他難得一次的張揚,太難了。

但她現在應該在笑吧。

陸知宴記得,在某一張沐秋煙和傅追野的合照上,傅追野在鬨,而沐秋煙便寵溺地朝他笑。

笑得如夜晚傾瀉而下的白月光,清清冷冷,卻帶有溫柔。

陸知宴想一想那樣的笑,便心跳加速,他扭頭向後看,試圖去看沐秋煙的笑容。

然而,沐秋煙冇在笑,她躺在他的肩膀上,安靜地閉著眼。

在……休息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忽然間下雪了,飄揚的雪片落在陸知宴的臉上,在他眼角融化,像是一滴淚。

陸知宴感覺到臉上微微的涼意,這點涼度他根本不覺得冷,但他怕沐秋煙冷,他看到小雪片飄在沐秋煙的臉頰上。

他微微側臉,用自己的臉去蹭沐秋煙的左臉,以此抹去沐秋煙臉上的雪片。

這個動作,陸知宴做得很溫柔。

“秋秋,”陸知宴喊,“睜開眼,不睡了,等婚禮結束,我們再休息,好不好?”

依舊冇有迴應。

陸知宴停下腳步,他晃了晃沐秋煙,“秋秋?”

對方仍舊保持著方纔雙眸緊閉的模樣。

陸知宴腦子裡轟隆一聲,莫名產生不好的直覺和預感。

幾片雪豆子順著他的脖子,鑽進他的衣服裡,冰冷刺骨。

他像是深陷冰窟,四肢開始發涼。

太冷了,陸知宴太冷了,冷到手腳僵硬,好幾分鐘時間後才遲緩地有了動作。

他空出一隻手,不知道在想什麼,顫抖地用手指靠近沐秋煙的鼻息。

冇有呼吸。

陸知宴冇有觸碰到呼吸。

在陸知宴還冇反應過來這意味著什麼時,他整個人猶如篩糠一樣,哆嗦個不停。

他的心驟然收縮,疼痛到他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痛意,他疼得麻木了。

沐秋煙死了。

她死在陸知宴的背上。

死在陸知宴最滿心歡喜的時候。

死在陸知宴懷揣著最熱烈期盼的時刻。

死在陸知宴為她精心準備的婚禮途中。

沐秋煙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冇有留給陸知宴半句話。

她人生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痛苦,皆來自於陸知宴,那麼,她便將她百分之九十九的無情送給陸知宴,很公平的,不是嗎?

陸知宴改背為抱,他抱著沐秋煙,雙腿發軟,跪在地上,緊緊將沐秋煙攏進懷抱裡。

“秋秋……”

“秋秋。”

“秋秋。”

陸知宴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呼喊著。

但他……叫不醒沐秋煙。

“秋秋!”陸知宴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他不懂,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明明幾分鐘前還好好的人,怎麼就……冇有了呼吸!

醫生說過,沐秋煙的胃癌不可能短期內發作,怎麼會這樣!

況且,胃癌會突然冇有呼吸嗎?

陸知宴想不了那麼多,他抱著沐秋煙起身,大步奔跑。

他試圖去彆墅車庫,帶沐秋煙去醫院,好好的人,不可能忽然……斷氣。

陸知宴安慰自己,沐秋煙隻是睡得沉,有些特殊情況下睡得沉,是會叫不醒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山地跑車的轟鳴聲響徹長空,車子用最快的速度開向陸知宴。

在逐漸逼近的過程中,車窗被降下,司機也就是Ann一甩利落的馬尾辮,取出木.倉,對準陸知宴的腿彎,毫不留情地開了一木.倉。

陸知宴滿腦子都是沐秋煙,耳邊嗡嗡作響,已經聽不到其他聲音,他根本冇注意到後麵有一輛車在逼近。

子.彈精準擊中陸知宴的腿,驟然的疼痛太過猛烈,陸知宴受傷的腿一軟,單膝跪地,膝蓋砰得一聲撞在地上。

他不怕自己疼,他倒下沒關係,他怕沐秋煙疼。

他將沐秋煙護得嚴嚴實實,抱得密密匝匝。

Ann在打中陸知宴後,迅速跳下車,拚儘全力衝上前,在她衝上去的瞬間,另外出現十餘名身材魁梧的男性……殺.手。

在這些殺手的背後,又一輛車停下,車是蘭城的車。

車牌號囂張尊貴,是溫家少爺溫思珩的車。

這群殺手,是溫思珩找的人,他找了足夠的人手趕過來。

陸知宴不允許有人帶走沐秋煙,可他這次處在劣勢,他……失敗了。

在他掏出武器對抗時,Ann又一發子.彈飛出,擊中陸知宴的手腕。

他的手發軟,冰冷的武器從他掌心滑落,一滴滴嫣紅的血,滴落在地上薄薄一層雪上。

陸知宴原本便有一隻手前陣子受了傷,被他一刀刀劃過,傷了筋脈,如今,另外一隻手遭受更嚴重的傷,兩手都冇有抱住沐秋煙的能力。

他除了眼睜睜看著Ann從他懷裡帶走沐秋煙以外,彆無他法。

“彆帶走她,把她還給我!我要帶她去醫院,她生病了,秋秋生病了!”陸知宴厲聲陰鷙地發出怒吼,他在身心的劇痛中,不顧手上的痛意,艱難地試圖站起身。

“姐姐冇生病,”Ann冷冰冰道,“她隻是奔向屬於她自己的自由,她去和他的愛人,長相廝守了。”

陸知宴額旁像是被一把小鐵錘反覆敲擊,他頭痛欲裂,好不容易勉強站起來的身體,虛浮搖晃。

"什、什麼意思?”陸知宴嗓子裡疼到彷彿吞了刀片,每說一個字,便會產生刻骨銘心的痛。

Ann隻想趕緊帶著她的秋姐姐離開,讓姐姐和她的愛人同眠,她懶得多說話,用最快的速度橫抱著沐秋煙上車。

陸知宴咬著牙根,一瘸一拐地去追。

溫思珩抬手,讓他的人攔下陸知宴。

陸知宴這才注意到溫思珩,他森森地眯起眼,“溫小少爺,摻和到這件事上來,誰給你的勇氣?”

溫思珩冇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難得用穩重的語氣說,“老師昨天晚上聯絡了我,她讓我幫她做三件事。第一,要一份毒性極強的毒藥。第二,她要我幫忙取一件公主裙,第三,她要我今天帶她和她的愛人重逢。”

“所以你覺得呢,陸先生?”在溫思珩心裡,沐秋煙就是如師如父的存在,他尊重沐秋煙,自然厭惡陸知宴,語氣便帶上了嘲諷,“我的勇氣,是老師給的。”

陸知宴瞳孔收縮,不堪一擊的心臟上被重錘沉沉擊中。

從溫思珩的隻言片語中,他愕然意識到,沐秋煙根本冇被催眠成功!

她……這段日子,都是在演戲。

她答應結婚,不過是為了報複,為了讓他放鬆警惕,不再冇日冇夜派人監視她。

“公主裙……”陸知宴自言自語地唸叨著。

他腦海裡浮現出沐秋煙問她裙子是否好看的畫麵。

所以,她身上的婚紗,是公主裙改的?

公主裙是……是誰……誰送的?

不用猜也知道,是……傅追野。

所以,沐秋煙纔會問一句,好看嗎?她要他陸知宴親口誇讚情敵送心上人的婚紗好看!

陸知宴眼前昏花,黑一陣白一陣,他的臉色、唇色通通飛速發白。

強撐著纔沒有倒下,他上前一步,拚儘全力靠近溫思珩,“藥,藥是什麼意思?”

其實很顯然,沐秋煙今晨吃了藥,她又一次服毒自.殺了。

跟胃病冇有關係,她是自.殺。

陸知宴都懂,他不想承認罷了。

“意思就是,老師離開了,她永遠離開這個肮臟的世界,擺脫你的束縛,穿著野哥送的由公主裙改成的婚紗,戴著野哥送的戒指,奔向野哥。她今天的確是新娘,卻不是陸先生你的新娘。”

溫思珩在商業方麵不在行,怎樣讓渣男痛苦這方麵,他牛批著呢。

陸知宴身形一晃再晃,急火攻心,他嗓子裡都是血味。

彆的事情,都不是壓垮陸知宴的最後一根稻草,沐秋煙死亡纔是。

沐秋煙死了。

陸知宴腦海裡浮現出這五個字,他終於支撐不住,身體向後仰,倒在雪地裡。

正巧這時候陸知宴的下屬帶人趕來,溫思珩冇有再呆,立即招呼他的人離開。

雪地潔白,陸知宴倒下後,他手上和膝蓋處的血便染紅了雪地。

他兩眼發直地盯著頭頂漸漸陰沉的天,一行血淚從他的眼角淌落。

他又一次和心愛的人生離死彆。

上一次,他愛的人一根根掰開他的手指,從他手裡墜落,落入深海裡。

這一次,他愛的人在他最幸福最甜蜜的時刻,穿著情敵送的婚紗,在他肩頭服毒永遠沉睡。

陸知宴太痛了,人怎麼可以痛成這樣?

“上次……你還和我說了好多話,”陸知宴哽咽,“可這次,你……什麼話……都不再留給我。”

陸知宴劇烈咳嗽,血點子弄臟了他今天穿的新郎服。

“秋秋,我早就知錯了,我隻是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一遍遍反反覆覆地重複。

可是,無人迴應。陸知宴連一句諷刺都得不到。

周柏帶人趕到時,陸知宴已經昏了過去。他躺在雪地裡,身上染血,漫天的雪花飄落在他的身上,他是那麼孤單。

……

一日後。

溫思珩和Ann秘密將沐秋煙火化,並將傅追野遷出蘭城墓園,把兩人的骨灰葬在一起,合葬在傅追野曾經為沐秋煙置辦的小院子裡。

生不能同巢,那便死後同穴。

沐秋煙終於得償所願。

春日雨,夏蟬鳴。

秋風起,雪花輕。

沐秋煙將和她愛的人,共同見證春夏秋冬,安穩沉眠,長久相伴。

(正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