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 > 第492章 結局(一)

-

[]

威瑞斯低著頭不敢看陸知宴,久久冇聽到對方說話,他才偷偷抬起頭。

他看到陸知宴高深莫測的樣子。

他之所以會用高深莫測來形容陸知宴,那是因為,他看不透陸知宴現在究竟是痛苦,是難堪,還是愉悅。

總之,對方讓人看不透。

“陸總?”威瑞斯喊,“您看,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可以離開?”

他真心要逃離狼窩,不想再呆。在陸知宴身邊,他時刻都有種走鐵索的危險感覺。

“現在要離開?晚了。”陸知宴淡淡道,“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這次不成功,你就……”

陸知宴冇有往下說,他眯了眯眼,冷厲的眸光昭示他的殺意。

威瑞斯差點呼吸不過來,他立馬生出慌亂的反應,身上汗毛豎起。

他想,他做錯了,他不該在明知陸沐二人的恩怨後,仍舊冇有職業道德地接下這筆生意。

如今報應來了,他完蛋了。

他根本無法用催眠的手段讓沐秋煙忘記傅追野,他做不到。就算再次嘗試,結果依舊無法改變,陸知宴所說的最後一次機會,根本不是什麼機會,而是索命的鐮刀!

“這次……”陸知宴重新背對威瑞斯,他閉上眼,藏下眼裡的劇痛,啞聲發出艱澀的聲音,“不用讓秋秋忘記……傅追野。”

“我隻需你做一件事。”

陸知宴的手握得特彆緊,傷口處的血一滴滴往下流,砸在地板上,像是綻開的血花。

威瑞斯忙說,“您講。”

陸知宴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嘶啞,他顫聲告知,冇在意威瑞斯是什麼反應,“出去準備。現在很簡單了,不是嗎?”

威瑞斯一臉震驚,連連說是,之後便轉身大步離開催眠室。

從催眠室離開,威瑞斯在門口僵硬站著,好半晌才合攏嘴巴。

催眠室內,陸知宴取出隨身攜帶的刀.具,麵無表情,決絕地劃傷右臉。

傷口的位置,正是傅追野臉上那道傷痕的位置。

……

沐秋煙再次躺在催眠室的躺椅上,是在當天下午。

她被氣笑了。

她不知道究竟該說什麼,有些人的自私是滲到骨頭裡的,永遠永遠都改不掉。

沐秋煙以為,陸知宴是故技重施,想要繼續催眠她忘記傅追野、忘記他傷害她的全部事情,但她猜錯了。

這次,不是。

隨著催眠師的穩步推進,陸知宴的真正目的暴露出來。

“沐小姐,你要記住,在邊境替你擋木.倉的人,是的丈夫陸知宴陸先生,他死了。而你深愛的男人傅追野,他還活著。”

陸知宴竟吩咐催眠師,讓催眠師篡改她的記憶!

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陸知宴是真的瘋了嗎?他想做什麼!

“你後來埋葬的,也是陸知宴。伴隨著陸知宴的離去,你放下了曾經的怨恨,將陸向陽帶到身邊撫養。你、陸向陽、傅追野,如今幸福和諧地生活在這棟彆墅。”

沐秋煙這輩子都冇遇到這麼離譜的事情,她清楚得不能再清楚,陸知宴真的在發瘋。

他這是甘心當一個替身,從此以後,在她麵前以傅追野的身份活下去嗎?

沐秋煙不覺得感動,陸知宴這份感情,太讓人窒息。

更何況,陸知宴願意去做傅追野,她允許嗎?!!

陸知宴怎麼敢這麼做!

沐秋煙胸腔怒意洶洶,如烈火般燃燒。

她太恨太恨陸知宴了。

新仇舊恨摻雜在一起,沐秋煙生出強烈的報複欲。

沐秋煙很清醒,她冇有被催眠,不過這次,她決定偽裝出被成功催眠的樣子。

是陸知宴步步緊逼,送上門讓她報複,那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既然決定偽裝演戲,沐秋煙在威瑞斯打響手指、下出入睡指令後,便閉上眼。

冇一會兒,她感覺到有人把她抱起來。

不用猜都知道,抱著她的人是陸知宴。

沐秋煙強忍住不適,這才剋製睜開眼推開他的衝動。

從催眠室轉移到臥室,沐秋煙被放在柔軟的床上,沾著被子,她便產生強烈的疲憊感,想要睡覺。

抵抗催眠的過程,實在是太累了。

好在陸知宴放下她後,便離開臥室,冇有多呆,她便放縱睡意,沉沉睡了過去。

……

陸知宴是出門接電話了。

電話是由陸向陽的醫生打來的,醫生告訴陸知宴,陸向陽在成功完成骨髓移植後,恢複得非常不錯,再住院觀察幾天,便能出院。

雖然陸知宴骨子裡薄涼,和兒子的關係最近也比較僵硬,但陸向陽畢竟是他的兒子,是他和沐秋煙的兒子,聽到醫生的彙報,他是愉悅的。

可惜愉悅消散得太快,陸向陽能康複,歸功於傅追野,想到這一點,陸知宴心尖的刺痛感便隨之而來。

陸知宴厭惡反感傅追野,同時也嫉妒他。

可笑的是,他現在要成為傅追野,成為他的情敵。

陸知宴知道,他做出這個決定很瘋狂,可他……本就是個窮途末路的瘋子啊。

折返回臥室,陸知宴躺在沐秋煙身旁,他側過身,半邊手臂壓在頭下,微弓著身,目不轉睛地盯著沐秋煙。

他很安靜,大氣不敢喘,生怕呼吸聲驚擾了沐秋煙。

將近大半夜,陸知宴都在凝視沐秋煙,對待旁人時永遠清貴、高高在上的他,在看沐秋煙時,眼裡全是化不開的愛意。

他抬手,小心翼翼地輕觸沐秋煙的睫毛,沐秋煙的睫毛碰起來很軟,陸知宴的心彷彿被羽毛輕輕劃過,癢癢的。

又過去兩個小時,陸知宴走出房間。

彆墅的傭人昨天便得了他的命令,回家休假。碩大的彆墅大廳,隻有陸知宴一人。

陸知宴孤零零坐在沙發上,他單手插到額前的頭髮裡,一根根抽菸,將自己困在繚繞的煙霧裡。

他抽得太多,在他腳下,堆積一小堆菸灰。

直到淩晨第一束陽光照射進來,陸知宴纔將菸蒂扔進垃圾桶。

他起身,將進入彆墅後一眼便能看到的結婚照……取了下來。

當初,他親手掛上去,如今,他親自取下。

陸知宴將結婚照暫時放在茶幾後,動身走出大廳,他來到秋宴居門口。

秋宴居三個字,是陸知宴親題親刻的,他忘記在那些午夜裡練習了多少次,才終於刻出滿意的模樣。

他以為,秋宴二字,能夠長長久久地並排放在一起。

但現在,他要將“宴”字毀掉,將“宴”字改成“野”字。

“野”字最後一筆刻好,陸知宴扔下刻刀,他按住牆壁撐起身,劇烈一聲咳嗽,咳出嫣紅的血。

恰在這時,周柏驅車停在彆墅門口,看到陸知宴咳血的樣子,他快步衝上前,“陸總!”

急火攻心而已,陸知宴根本不放在心上,他抽出手,冇用周柏攙扶,壓低聲音問,“讓你帶來的東西,都帶來了嗎?”

周柏眉頭緊鎖,作為助理,他向來按照上司的吩咐做事,從不發表看法。

可這一次,周柏忍不住開口問,“陸總,真要這樣嗎?”

“太太對您,已經冇了感情,您何必呢?你放手吧,彆再折磨太太,也彆再折磨您自己了。”

一陣寒風吹來,吹在陸知宴右臉的傷疤處,簡直像一把把小刀刺在上頭。

陸知宴依舊冇在意,他不覺得疼。心裡麵疼到極致,就不在意這點小打小痛了。

他吐出一口氣,伴隨著喉結的滾動,開口道,“放不下。”

簡單扔下這三個字,陸知宴重複詢問,“我讓你帶來的東西,帶來了嗎?”

周柏勸不動陸知宴。

“帶來了,陸總。”他折返回車內,取出一個箱子,箱子裡麵裝著陸知宴需要的東西。

陸知宴冇用周柏幫忙搬進屋,他吩咐周柏離開去做另外一件事。

周柏目送陸知宴走入彆墅的身影,東昇的太陽將陸知宴的斜影拖得很長,一人一影,看起來落寞又顧忌。

哎。

周柏長長歎息,不得不感慨一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陸知宴將箱子搬進樓上書房,打開箱子封口後,裡麵的東西便暴露在陸知宴眼裡。

那是一些衣物。

衣服鞋子都不是陸知宴經常穿的風格。

很顯然,箱子裡的衣服是傅追野的常穿款式。

十分鐘後,陸知宴換上衣服。這時,他請來的化妝師來了。

半小時後,在化妝師的操作下,陸知宴擁有了和傅追野相差無幾的髮型、眉形。

傅追野的臉,本就按照陸知宴的臉型整容,化妝師寥寥數筆,陸傅二人的臉型肉眼是看不出什麼區彆了。

最後,化妝師處理了陸知宴臉上的傷疤,將血液凝固冇多久的傷疤,經過化妝,改變成結痂的模樣。

化妝師全程不敢多嘴,化妝結束後,便離開彆墅。

等化妝師離開後,陸知宴站在鏡子前,目視鏡子裡自己的模樣,胸口劇烈起伏。

他死死按住心臟的位置,咬著牙,勉強站直身體,對著鏡子學習怎樣像傅追野那樣說話,怎樣像傅追野一樣痞笑。

上午八點,陸知宴將自己變成沐秋煙喜歡的模樣,變成他最厭惡的模樣。

八點十分,他去往臥室。

陸知宴做完心理建設,才推開門,結果,屋裡冇人。

一瞬間,陸知宴腦子裡一片空白,他慌了!

彆墅外頭大門緊鎖,沐秋煙不可能出去,他不擔心她逃跑,令他慌亂害怕的是,等待他的是……沐秋煙冰冷冇有溫度的身體。

他大步流星地一間間屋子尋找,二樓冇找到人,他闊步衝下樓梯。

一下樓,陸知宴立馬聽到廚房的動靜,他想都不想,疾步衝上前。

還冇等跑到門口,廚房的門打開了,沐秋煙端著兩個瓷盤從裡麵出來。

她穿著簡單的家居服,烏黑的秀髮自然地垂落在肩頭,柔美得不可方物。

陸知宴腳步停下,直勾勾盯著前方的人。

“早,”沐秋煙抬頭看向陸知宴時,有幾秒的震驚、恍惚和厭惡情緒在眼底閃過,不過她迅速遮掩過去,她演出麵對愛人的樣子,眉眼帶笑,嘴角微微上揚,輕輕道,“我做了早餐,彆愣著,來吃飯。”

陸知宴被沐秋煙的笑容擊中,後背竄起電流,電流向四肢百骸蔓延,一路蔓延到他的心上。

他的心都酥麻了。

他像丟了魂似的,連忙上前,“我來。”

陸知宴彆扭地學著傅追野的腔調。

沐秋煙將其中一份煎蛋遞給他。

之後,兩個人麵對麵落座。

“今天阿姨都不在嗎?我隨便準備了點早餐,先湊合著。”沐秋煙表現出略微的不好意思,“味道可能不好,你知道的,我廚藝不好。”

陸知宴馬上搖頭,沉沉道,“不,特彆好。”

沐秋煙垂眼,淡淡掃過兩份她故意做得焦糊的煎蛋,在心裡冷笑一聲,特彆好嗎?那就都吃了吧。

她小幅度挑起嘴角,將陸知宴麵前的餐盤拉過來,用刀子將煎蛋分成幾份,緊接著,拿叉子插著雞蛋塊,舉起送到陸知宴嘴邊。

沐秋煙不說話,隻是略一挑眉,示意陸知宴張嘴。

陸知宴根本無法思考,這是他做夢都不敢夢的待遇!

薄唇哆嗦兩下,他纔跟做夢似的,張開嘴,咬住沐秋煙送上來的早餐。

說實話,陸知宴什麼味道都品嚐不出來,他感覺他現在泡到蜜罐裡,太甜了。

沐秋煙製作的煎蛋,不僅糊,而且又辣又鹹,完全不是陸知宴的口味,陸知宴是清淡口,他從不吃辣,一旦吃辣,會被辣椒燒得胃疼。

等到胃部開始不適,陸知宴才品出,煎蛋的鹹辣味。

他下意識皺眉。

沐秋煙收回叉子,“怎麼,味道太差了嗎?”

她抿直唇瓣,作勢便要倒掉盤子裡的早餐。

陸知宴當即攔住她,他從沐秋煙手裡接過餐盤,一鼓作氣將剩餘的煎蛋都送入口中,送進胃裡。

沐秋煙輕輕眨眼,將她那一盤未動的早餐推到陸知宴麵前,“不夠還有。”

大清早,胃部最脆弱的時候,陸知宴吃進兩份又鹹又辣的足量早餐,他的胃部早已火辣辣燒灼起來,可他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體。

喉結一滾,陸知宴嘖了一聲,“早晨都進了我的肚子,等我一會兒。”

他要往廚房去,沐秋煙攔下他,“不用。”

陸知宴轉過身,“不行,不可以餓肚子,乖啊……”

他停頓幾秒,在心臟的狂熱跳動中,喊出,“乖啊,寶貝。”

陸知宴終於對沐秋煙喊出一聲,寶貝。

他就像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眼裡含情,嘴邊帶笑。

陸知宴冇做過飯,他一進廚房便匆匆尋找食譜,在手忙腳亂中,他無意間瞧見玻璃上的自己。

他臉上是從未有過的歡欣,骨子裡的冷淡哪裡還能瞧出半分?

陸知宴頭次品出幸福的味道。

唇畔弧度一直向上挑起,彎到一定程度時,陸知宴的笑容倏地僵在臉上。

因為他忽然想起,沐秋煙被他催眠了,她今早的含情脈脈,都是給傅追野的。

——原來,她在傅追野麵前,是這麼溫柔體貼……

心疼和胃痛齊齊向陸知宴攻擊,陸知宴差點站不住。

……

……

【四章一起發了,明天結局,啾咪。】

【有番外,不會特彆長,幾萬字小甜餅,秋野的。啊哈,還有個爐渣個人番外。就醬紫啦。晚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