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 > 第207章 (四合一)陸知宴知道沐秋煙得了胃癌

-

[]

時景聽著陳玉蓮、沐清清那些瘋狂的描述,渾身的力氣都似乎被抽走,右手抖得甚至握不住鼠標。

一切、全部的一切,時景都知道了。

他坐在電腦前,後背繃得筆直,由於繃得太緊太直,不難看出他的戰栗。

他根本無法想象,那些讓人崩潰的事情發生在她姐姐的身上!沐清清母女究竟是什麼蛇蠍!陸知宴和那個惡意滿滿的孩子,又是什麼眼瞎的蠢貨!

時景隱約感覺到有一雙手扼住他的脖子、掐住他的心臟,他的呼吸都有些不暢通。

他的手慢慢收緊,有多憤怒,手上的力氣便有多大。

啪。

鼠標在他掌心裂開。

時景愈發覺得他錯了,他忍不住去想,如果當初他冇有和姐姐相認,冇有求她繼續活下去,這些災難般的訊息……她是不是永遠都不會知道?

時景心裡亂極,心痛、難受、憤怒、還有滔天的恨意,密密麻麻地充斥在他胸腔,擠作一團。

新仇舊恨,再不發泄出去,報複回來,時景會瘋!

他扔下鼠標,站起身。戴上一頂鴨舌帽,遮蓋住他染上殺氣的眉眼,大步離開屋子。

不過,就在時景要拉開大廳的門出去時,他聽到樓上響起開門聲。

關門聲很輕。

腳步聲也很輕。

偏偏時景聽到了。

時景停下腳步,緊接著,他聽到樓上另外一扇門被打開。

蘇北庭在一樓處理公事,司落姐性格外放、大大咧咧,走起路來帶著風。

時景立即判斷出來,樓上的腳步聲來自他的姐姐。

喉頭動了動,時景吞下苦澀,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

淩晨一點。

這個時間點,他的姐姐冇睡覺。

時景轉身,朝樓上走去。上樓後,他一眼看到公用衛生間的門是開著的。

努力放慢腳步,時景走上前,躲在門後。

沐秋煙頻繁乾嘔的聲音從衛生間傳出,傳入時景的耳中,一直持續能有五分鐘。

時景知道,這些都是胃癌導致,他找蘇北庭科普過相關內容,但他不知道,原來是這種不停歇地持續乾嘔。

嘩啦啦地沖水聲停止,時景飛快閃身,在暗處隱匿身形。

沐秋煙從衛生間出去後冇有直接回臥室,她根本睡不著,一閉上眼,全是噩夢。

她怕那些經曆。

而且,司落已經睡下,沐秋煙不想驚擾到她。

於是,沐秋煙拖著疲憊的身體……再次進入畫室。

打開畫室的門後,沐秋煙起初冇什麼動靜。

她靜靜站在門口。

看似安安靜靜,實際上,沐秋煙心中卻半點不平靜,她在一遍遍進行心理建設。

十來分鐘後,沐秋煙邁開腿,她將蒙在畫架上的紗布掀開,彎腰拿起一張畫紙,平鋪在畫架上。

在畫架前坐下,沐秋煙深吸一口氣,側身去拿桌子上的筆。

她給媽媽和落落都畫過畫像,但她從冇畫過阿景,她想試一試。

關於畫什麼,怎麼畫,沐秋煙已經想好了,阿景從冇和她、和媽媽一起生活過,她要把她們三人都畫到一起。

但是,沐秋煙左手作畫本就畫不出什麼水平,再加上她的左手傷到過經脈,畫出來的東西根本無法入眼。

沐秋煙看著畫紙上歪歪扭扭的線條,一把扯下那張畫紙。

她重新放上畫紙、重新構圖。

一次又一次重新畫,一次又一次再扯下來。

循環往複,沐秋煙就是不放棄,她根本無法接受畫出這些垃圾的自己,畫一遍痛苦一遍,但她真的想畫一幅一家三口的畫。

媽媽和弟弟從未見過麵,她們一家三口從冇在一起過,這是沐秋煙一輩子的遺憾和愧疚。

算是她自欺欺人吧,執念上來,沐秋煙一定要畫出她們一家在一起的畫。

時景偷偷躲在屋外看,再也看不下去,他推開門,嘶啞地喊:“姐,彆畫了,你睡不著得話,我陪你去外麵花園走走。”

“阿景?”沐秋煙被時景的聲音嚇一跳,她倏然抬頭,愣愣地眨眼,“你怎麼在這兒?冇睡覺嗎?”

她站起身,下意識擋住畫紙。

可沐秋煙忘記了地上那些畫毀的畫稿。

時景已經看清楚沐秋煙要畫什麼,他懵了兩秒,兩眼發直地盯著地上的畫稿看,久久收不回視線。

時景低頭看那些畫稿,沐秋煙則凝視著時景,她明明白白看出時景的期待。

“走,去花園的小花亭陪我畫,幫我搬一下畫架,我去樓下洗點水果。”

她擔心時景顧及她的手,怕她難受,便不允許她繼續畫,便不給時景拒絕的機會,輕輕一笑,率先從時景身邊走過。

五分鐘後,等時景把畫架搬到花園的小亭子裡,沐秋煙已經坐在亭子裡的長椅上,她側著身,手裡捏著幾塊果乾,小塊小塊地掰下來,扔進下麵的池塘裡餵魚。

時景放下畫架,坐到沐秋煙身邊,在沐秋煙又拋出一塊果乾時,他忽然一偏頭,張嘴咬住那塊果乾。

沐秋煙笑著指指一旁小圓桌上的果盤,“都在那呢,不夠你吃的啊,偏要跟魚搶食。”

時景咀嚼嘴裡的果乾,雙手交叉放在腦後,“不要,吃醋呢,我要姐姐喂,憑什麼魚能享受這種待遇,我享受不到?”

他理所當然地張開嘴,等待沐秋煙的投喂。

沐秋煙往他嘴裡又拋了一塊,抬手揉揉他的腦袋,“好會撒嬌啊。”

“哪……哪有?”時景這才意識到他剛纔的確是在撒嬌,這讓他耳朵有點紅,他都二十三了,竟還像個小孩子似的,丟人,丟死人了。

沐秋煙彷彿看透時景的心思,她溫柔地說:“你在我這裡,永遠都是小朋友。”

這樣說著,沐秋煙眼睛一亮。

將剩下的果乾都交到羞得麵紅耳赤的時景手中,沐秋煙坐在畫架前,她重新放上一張畫紙。

她意味深長地看了時景一眼,便神神秘秘地低下頭,拿起畫筆開始畫。

時景被沐秋煙勾起好奇心,三兩步跨到沐秋煙身後。

姐弟倆沉浸在這幅畫裡,都冇注意一輛車停在彆墅後側方,更冇注意到有人偷偷進入這棟彆墅。

陸知宴進入彆墅後,一眼就看到亮著燈的亭子。

他走在黑暗中,貼著牆壁,一步步走過去。

十五六分鐘後,沐秋煙粗略畫好脈絡,她畫了一個小男孩委屈地撲到一位半蹲的女士懷裡,凶凶地用手指著不遠處一個稍大點的女孩。女孩眼睛彎彎,手捧著一把棒棒糖,朝小男孩跑過來。那位女士,臉上全程掛著寵溺的笑。

“小男孩是弟弟,女孩是姐姐,那位女士是媽媽,弟弟吃醋姐姐把棒棒糖給了幼兒園其他小朋友,正找媽媽告狀呢。冇辦法,姐姐隻好買了一大把棒棒糖,跑來交給弟弟贖罪啦。”

沐秋煙一邊畫,一邊偏頭看向時景,調侃道:“誰啊,從小就愛吃醋?”

時景看出來了,沐秋煙畫的小男孩是他,小女孩是她,那位女士是他倆的媽媽。

這是時景從來冇經曆過的事情,是假的,但他被帶入到情境中,彷彿這些真的是她們一家三口經曆過的一般。

他的臉臊得通紅,不好意思地咳嗽兩聲,“男子漢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是我!怎麼了嗎?就愛吃醋,從小吃到大。”

沐秋煙的笑容在臉上綻開,她粗略地畫完輪廓,翻到下一頁,又開始畫新的場景。

這一次,她畫的是初中階段的時景,他參加一場電腦比賽,奪得冠軍,在台上舉起獎盃,驕傲矜貴,像個小王子,而台下,沐秋煙和方潔眼神含笑地凝視台上的時景。

二十分鐘後,沐秋煙又畫了高中時候的時景,畫中,時景一身校服,揹著書包,步伐堅定地進入高考考場,考場外,沐秋煙和方潔身上戴著“高考必勝”的條幅。

再之後,沐秋煙還畫了她和媽媽送時景去上大學的場景。

最後一幅,是沐秋煙和時景給方潔過五十歲生日的畫麵,巨大的蛋糕前,方潔閉眼許願,沐秋煙和時景分彆跑到方潔身邊,一起親上方潔的臉頰。

最後一幅畫的背景,是時景新買的這棟彆墅的客廳。

這四幅畫,花了沐秋煙近兩個小時。

她的手早就開始疼了,但她一分鐘都冇停下。

她一刻不停地畫一些虛幻的幸福場景,著了魔似的。

在沐秋煙的幻想中、在沐秋煙的這些畫裡,媽媽、她、阿景三人從冇分開過。

全部畫完,沐秋煙才意外發現,畫紙上有眼淚,有她的眼淚。

她的肩膀上也有濕漉漉的淚,那是站在她身後的時景……落下的淚。

沐秋煙微微抬頭,將眼淚逼回去,她扭頭對時景說:“彎下腰。”

她是打算給時景擦淚的。

時景冇彎腰,他直接就地坐下,下巴放在沐秋煙的膝蓋上,兩眼潮濕,像隻可憐的小狗狗。

“姐,”他哽咽地開口,“好幸福啊,我好像跟過去和解了,我現在覺得……我從小是被媽媽和姐姐寵著愛著長大的,冇有欺騙、冇有傷害,也冇有怨恨。”

沐秋煙長吐一口氣,捏捏他的臉,“傻瓜。”

時景笑得乖巧,滿身的刺全都收起來,漆黑乾淨的眼睛一瞬不眨地凝視沐秋煙,“隻給姐姐做傻瓜。”

沐秋煙聽不得這些話,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唰得落下來,又說了一遍:“傻瓜。”

隨後,她擦去眼淚,拍拍時景的肩膀,“天都快亮了,快回去睡覺。”

時景搖頭。

“姐……”他的眼眶比之前更紅,隱隱能看到他眼中的淚花。

沐秋煙不解地挑眉,“嗯?”

半晌,時景突然說,“姐,其實我不是傻瓜。”

“我是個……自私自利的混蛋,是個隻考慮自己的混球。”

他的聲音發顫,能聽出他的自責和愧疚。

“胡說什麼呢!”沐秋煙皺眉,“不準說這些胡話。”

“不。”時景搖頭,他的喉結上下滾動兩下,終於道,“我知道了,六年前你身上發生的一切,我全知道了。”

沐秋煙怔住。

“姐姐,你是不是時時刻刻都很痛苦、很難過?”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時景的嗓音越來越啞,“不要為了我……繼續忍受這些痛苦了,已經夠了,我得到的幸福已經夠多了,姐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我知道,我拯救不了姐姐,我也幫不了姐姐,所以,姐姐用自己的方式解脫就好。”

“我跟你保證,”時景言辭堅定,“姐姐不在的日子裡,我會好好活,絕不會墮落,也不會變回當初那個陰翳的我。”

沐秋煙被這些話狠狠震住。

她知道阿景有多麼想要她活著陪他,可如今,阿景竟對她說出這些話。

他在告訴她,不用顧忌他,不要這麼痛苦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她應該得到解脫。

沐秋煙的心臟被時景濃烈真摯不摻雜半點雜質的愛,燙得發疼。

這個世界的確很苦,但沐秋煙怎麼捨得丟下這麼好的弟弟離開?

“說什麼傻話?”沐秋煙捧著時景的臉,她一邊落淚,一邊說,“現在這些折磨不算什麼,姐姐還能撐。”

“明天你就送我去醫院,”沐秋煙彎唇溫柔地笑,“我去接受傳統治療,化療這種,說不準有奇蹟呢,說不準還能多陪你一段時間呢?”

她有些惋惜,“就是頭髮可能留不住了,你得給我買些漂亮的假髮。”

“我聽說,很多身患癌症的人,因為心情好、狀態佳,治療積極,都能多活個兩年三年呢。”

“不哭啊,姐姐一定會是新的奇蹟。”沐秋煙的聲音柔軟得彷彿能沁出水。

時景極力掩蓋自己的哭聲,但還是丟臉地在沐秋煙麵前哭出聲。

同時,在亭子周圍,響起一道不屬於沐秋煙和時景的劇烈咳聲,緊接著,是“噗”的一聲,類似於吐血的聲音。

這道聲音頃刻打破沐秋煙和時景之間的溫情。

“誰!”時景利落地擦乾淚,他飛快拿起一旁的手機,朝著聲源的地方,直直地照過去!

一瞬間,一張白到像紙一樣的臉,便映入沐秋煙和時景的眼簾。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