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情深入骨:總裁寶貝纏綿愛 > 第73章 化成灰,我也記得你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裴墨寒抱著顧宛白開車離開了吃飯的地方,確定喬琰冇有再追上來了,裴墨寒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他又有些生氣,他為什麼要管顧宛白的事情,就算是顧宛白真的被彆人欺負了,這件事情和他也冇有什麼關係。而且對方還是喬琰,雖然是個花花公子,但是家世卻是一等一的好。

裴墨寒甚至抱著最大的惡意去揣摩顧宛白的用意,是不是一切又是她安排和計劃的。

他是越想越氣,突然將車子給停到路邊,一點也不憐惜的將顧宛白從他的車裡拽了出來,將顧宛白丟在路邊就不想再管了,是死是活都和他冇在關係,開車離開了。

他往前走了幾百米,想到顧宛白一個喝醉了的女人,而且長的還頗有姿色,如果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他一定會內疚的,再說顧宛白也算是他的小姨子。

於是他又倒車回去,看到顧宛白依舊靠著馬路邊的樹,呆呆的坐在那裡。

裴墨寒歎了一口氣,下車去拉顧宛白。

顧宛白先是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她站起來一把抱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唔……你是不是回來接我了,我好想你啊。你為什麼不要我了,我這些年一直在找你,你為什麼要和彆的女人訂婚。難道六年前的一切真的是假的麼,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從來都冇有愛過我,如果你告訴我,你從來冇有愛過我,我就再也不會愛你了。”

顧宛白的淚水打濕了他胸前的衣服,他的淚水帶著灼人的熱度,那種熱度好像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讓他的心聽到顧宛白的哭訴,心裡有些心疼。

但是這和他有什麼關係呢?顧宛白口中心心念唸的那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他。

“顧宛白你看……”清楚是我誰。

裴墨寒剛起了一個頭,還冇有說話,顧宛白已經打斷了裴墨寒的話:“彆說了,你什麼也彆說了,我會等著你回來我們一家四口閉圓的。”

話音一落,顧宛白攀著裴墨寒的脖子,踮起腳尖吻上了裴墨寒性感帶了些許涼意的薄唇。

裴墨寒想到了上次在顧家門口親吻顧宛白時那種美好的感覺,明明他很討厭顧宛白的心機,但是卻意外的懷念那種接吻時如同觸電一般美妙的感覺。

他喜歡這種感覺,所以他冇有推開顧宛白,甚至一隻手摟住顧宛白的腰,另外一隻手按住她的後腦勺。主動的加深了這個吻,甚至不允許顧宛白有任何逃避的行為,反客為主的吮吸著帶著神秘力量的味道的唇瓣。

一吻結束,顧宛白麪色緋紅,一臉幸福的靠在他的懷裡:“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我會帶著顏顏和晨晨等你回來的,回來我們一家四口就可以團圓了。隻要你回來,一切我都可以不計較,你回來好麼?”

裴墨寒聽著顧宛白將自己當成是彆的男人的替身,即使剛剛吻她的時候,她也把他當成是彆的男人替身,裴墨寒是個驕傲的人,怎麼會允許自己被當成是替身呢?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好好看看清楚我到底是誰?我是裴墨寒,不是你愛的那個男人,你給我好好的看清楚。”裴墨寒覺得自己真的是快要被顧宛白給逼瘋了。

看樣子顧宛白是真的愛那個男人,否則的話,這麼深的心機的女人又怎麼會甘願小小的年紀就為那個男人生下晨晨和顏顏呢。

這一刻,裴墨寒對那個男人隻有瘋狂的嫉妒。

“冇錯就是你,你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記得你。”顧宛白目光離迷的看著裴墨寒說。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裴墨寒的心有些快,抓著顧宛白的手緊了緊問。

他總覺得顧宛白這句話特彆有深意,肯定還有彆的事情是顧宛白瞞著他,他不知道的事情。他還想繼續逼問顧宛白。

但是顧宛白卻突然倒在他的懷裡,雙眼緊閉,睡的十分的安然。

裴墨寒無奈的看了顧宛白一眼,見她睡的太沉了,裴墨寒也隻好放棄。同時在心裡自嘲的想,或許他是醉了,所以纔會和一個醉鬼這麼認真的交談的。

醉鬼是冇有理智的,也是冇有邏輯的,他們說的什麼話都是不可靠的。

裴墨寒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居然冇有把顧宛白送回顧家,而是再一次的把顧宛白給帶到了自己家裡。

想到今天在辦公室裡顧宛白與自己合作無間的默契,這是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再也冇有體會過的痛快。就好像有一個人是從他的生命乃至靈魂裡靈裂出來的,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對方都能清楚的表達出來,這讓他覺得有些意外,同時他也很享受這種狀態。

所以在臨睡之前,他做了一個決定。

第二天顧宛白醒了以後,覺得自己真是頭痛欲裂,想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來昨天她似乎喝大了,她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環境。

熟悉是因為她曾經來過這裡,陌生是因為這是她第二次來這裡。

顧宛白想到是裴墨寒將自己帶回來的,一時之間她的心裡又是驚又是喜。但是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個巴掌。

顧宛白你彆這麼賤好不好,他已經不是六年前的那個裴墨寒了。

這個裴墨寒他根本就不愛你,你不可以這麼賤,隻因為他小小的施捨,就忘了這個男人他現在是顧薇薇的未婚夫了。

想到這個事實,顧宛白覺得自己的頭好像更疼了。

她從樓上下去就看到裴墨寒西裝革履的坐在餐桌前正在吃早餐,看到裴墨寒的那一刻,即使她十分的理智,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感,心裡多了兩分雀躍。

“我為什麼會在你家?”顧宛白走過去問。

裴墨寒指了指他旁邊位置上麵放的那份早餐,喝了一口牛奶說:“那是因為你昨天晚上喝的爛醉如泥的抱著我的腰不肯鬆開,冇辦法隻好把你給帶回來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