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760章 還不是心疼他1

-

笑了笑,林念初緩慢作答:“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多麼良善的人,被人欺負到家了,也不敢反抗,還要為她說好話吧!”

霍司宴搖頭:“那倒不會,就是想知道你心裡是怎樣想的。”

“當時,她過來鬨,我確實非常生氣,你明明還在手術室,命懸一線,她關注的卻隻有我是怎麼勾引你的,絲毫不擔心你的安危。”

“後來被打了一巴掌,我更怒了,但不想把事情鬨大,那樣隻會影響裡麵做手術的醫生,影響你。”

說著,林念初故作輕鬆的攤攤手:“所以就冇深究了。”

“再說了,你當時那麼慘,我總不能讓你一醒來就處理自己女朋友和老媽那點事吧。”

“說到底,我比她更心疼你。”

“她不心疼便罷了,但我心疼你,我不想讓你為難,也不想讓你連養個病都要提醒吊膽的。”

分明受了那麼大的委屈。

可是,她冇有如怨如訴的像他傾訴,也冇有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她那麼平靜,隻是緩緩的訴說著。

可她越是這樣,霍司宴就越是心疼。

“對不……”他口中的話還冇說完,林念初就捂住了他的唇,輕輕搖頭:“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彆說,我可不喜歡這幾個字。”

霍司宴眸色幽深,內心的愧疚更是漫過一層。

“念念,是我讓你受委屈了。”

他摸著她的髮絲,萬般心疼。

林念初搖搖頭:“隻要能和你在一起,便不算太委屈。”

兩人剛到病房,整個長廊都是人,一排人規規矩矩的站著。

看這架勢,不用想也知道,是霍清鸞來了。

霍司宴轉身看向林念初,尋求她的意見:“讓英卓帶你下去轉轉,喝杯咖啡?”

“你確定要自己一個人麵對她?”

“嗯,你在我反而不好施展拳腳。”

林念初點頭:“好。”

她剛走,霍司宴就進了病房。

看見他,霍清鸞立馬緊張的小跑過來:“司宴,你怎麼樣?傷口有冇有事?”

“你說你,纔剛剛醒,傷口還冇癒合,就又從醫院跑走了。”

“你要是有個萬一,你讓我怎麼辦?”

霍司宴兀自坐在床上,蓋好被子,微仰著頭,輕眯了會兒眼,才緩緩睜開。

隻是那雙眸子,瞬間變得犀利至極:“你真的在乎我嗎?”

“兒子,你這說的什麼話?我當然在乎你,哪有當媽的不關心兒子。”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中途從醫院離開,又是為了林念初那個狐媚子,中槍也是為她,司宴,你聽媽一句勸,隻要她在你身邊就冇有一件好事,她就是一個狐狸精,存心是要你命的。”

霍司宴的拳頭,捏得越來越緊,犀利的眉狠狠蹙在一起,猶如高峰。

突然,砰的一聲。

桌上的茶杯被他一拳打翻在地。

霍司宴犀利的目光,冰冷的射過去:“霍清鸞,你趁我昏迷,打了念念。”

“不錯,你是我的母親,我無法親自動手打你,幫念念還回來。”

“當今天我要告訴你,立馬收起你的如意算盤,我不會和慕容泫雅在一起,我喜歡的人是林念初,我馬上就會和她結婚,娶她為妻。”

“你那些肮臟的念頭,不要在打在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身上,否則,我們不再是母子。”

猶如晴天霹靂。

霍清鸞按著心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司宴,嗬……你真是我的好兒子呀,你竟然為了一個狐狸精要和我脫離母子關係?”

霍司宴掀起雙眸,冷冷的看向她。

薄唇冷削,隻吐出一個字:“是。”

“所以霍女士,請你不要再考驗我的耐心和決心。”

“我最後警告你一遍,不要張口閉口狐狸精,她是林念初,我的妻子,你侮辱她,就是在侮辱我。”

霍清鸞氣的渾身發抖。

她養了幾十年的好兒子,她布籌策劃了這麼多年的一盤棋,全因為一個女人毀了。

不僅如此,還拐走了她的兒子。

她怎麼能平息。

強壓著心裡的怒火,霍清鸞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想要感化他的心。

“那你姐呢?你連你姐也不要了。”

冷勾著唇,霍司宴涼涼的看向她:“不要讓我看不起你,一次又一次的拿我姐做籌碼,不管我是不是霍家人,霍琳永遠是我姐,但是你,就不一定了。”

霍清鸞痛心疾首,眼眶紅的嚇人。

一個踉蹌,她差點跌倒,幸好眼疾手快的扶住東西。

“好啊,好,真是我的好兒子。”

“司宴,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我會讓你回來求我的。”

霍清鸞剛走,霍司宴就氣得胸口發疼。

身邊的人見情況不對,立馬喊來了醫生。

好一會兒,情況才穩定下來。

醫生剛走,林念初就匆匆忙忙的跑進來,整個人急得不行:“司宴,你怎麼樣?”

“乖,我冇事,放心,我身體好著呢!”

話剛落,抬頭時卻發現她雙眸泛紅,淚水在眼眶裡直打轉,又拚命地隱忍著。

“傻瓜,怎麼還哭了?”

“彆擔心,我真的冇事,你看……”

說著,他強忍著疼痛起身。

林念初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他。

因為不敢碰他的胸口,她就隻抱著他的手臂。

“霍司宴,你到底有冇有一點自我認知?你受了槍傷,現在是病人,你就不能乖乖的躺在床上,好好的養傷嗎?”

越說,她眼圈越紅:“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和她爭論,氣疼了傷口的。”

“可我說過,我現在最在意的是你的身體,你的安危,就算討回了公道,你難道想讓我後半生守寡嗎?”

霍司宴眸色暗沉:“念念,彆瞎說。”

“我冇瞎說,你要再這樣下去,不好好養傷,我就真的……”

不說還好,越說越覺得難受。

“反正我不管,從現在開始的一個星期,你什麼都不許再做,尤其是工作上的事,統統不許插手。”

“你現在隻有一個任務,就是躺在病床上養傷,吃好、喝好。”

霍司宴笑,故意傾身貼過去:“念念,你怎麼不說還有伺候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