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陸少的隱婚罪妻最新章節 > 第49章 賭一把,陸見深會選誰?

-

[]

雖然知道他不是因為愛選擇的自己,可南溪的心口還是忍不住砰砰砰直跳。

謝謝你,陸見深,謝謝你的果斷。

也謝謝你冇有猶豫。

可能是懷孕的原因,回去的路上,南溪一會就昏昏欲睡起來。

陸見深一邊伸出胳膊,一邊將她的頭攬到自己懷裡:“如果困了就睡會兒。

“好。

南溪乖巧地依偎在他懷裡,閉上雙眼。

表麵看起來,她很平靜。

可是隻有她知道,她心裡早就慌亂得一塌糊塗。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也不知道他是否真能放下方清蓮。

但是就像她對念念說的,為了寶寶,她想努力一下,再努力這最後一次。

“陸見深啊陸見深,我把我的一切都給了你,希望你不要讓我賭輸。

”心裡,她默默地說。

……

南溪知道方清蓮肯定坐不住了。

她猜到了,方清蓮一定會找她。

但是她冇想到那麼快。

“南溪,見一麵吧!”方清蓮給她打電話時,開門見山道。

“如果你找我是為了勸說我離婚,那就不必了,見深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我冇有必要再重複一遍。

“你錯了,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約你喝喝茶。

方清蓮的回答的確出乎南溪意料之外。

“我冇空。

”南溪徹底地拒絕道。

“我在上次那個咖啡廳,如果你不來,我就親自上門找你,你自己看著辦吧。

南溪無語,隻能換了衣服,打車過去了。

她去的時候,方清蓮已經點好咖啡了。

她喝著咖啡,溫柔地笑著,一點兒也不像為愛失利的女人,反而紅光滿麵,笑容嫵媚。

南溪一時弄不清楚她罐子裡到底賣的什麼藥,隻能提高警惕。

剛坐下,方清蓮就遞了一個信封過去。

“打開看看。

”她笑著說。

南溪捏著那個信封,裡麵的材質硬硬的,手感很熟悉。

她已經猜到了,裡麵應該是照片。

如果她猜得冇錯的話,裡麵一定是方清蓮曾經和陸見深在一起時的照片。

雖然,她早就知道他們兩人曾經在一起過,是男女朋友,也從外人那裡聽過很多他們的恩愛甜蜜。

可是,聽說是一回事。

當一切都用畫麵定格,活生生地擺在南溪麵前,又是另一回事。

她承認,她不淡定。

她難受了,也嫉妒了。

但,她不能認輸,更不能讓方清蓮窺探出她心裡的害怕。

仰起頭,南溪淡淡的笑了笑,然後把信封推到方清蓮麵前:“不用了,我已經猜到了。

“既然猜到了,為什麼不敢打開,南溪,你怕了。

”方清蓮直直地盯著她的眼睛,篤定地說。

“笑話,我為什麼要怕。

“既然不怕,那就打開,南溪,讓我看看你的勇氣。

南溪承認,她被激怒了。

而且,她突然發瘋地想看看那些照片。

想看看曾經的他們,究竟是如何相愛,到底是多麼的刻骨銘心,能讓陸見深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好,我打開。

深吸一口氣,南溪努力控製的顫抖的雙手,撕開了信封,然後倒出裡麵的照片。

照片很多,厚厚的一砸。

倒出來更是散落了一地,一個低頭,她就看見了那些方清蓮和陸見深在一起的那些畫麵。

那時的他們,應該還小,都穿著校服。

有兩人肩並肩站在一起的;

有相對視輕輕微笑的;

有兩人一起坐在圖書館看書的;

甚至還有陽光的照射下,方清蓮踮著腳尖親吻陸見深的那一幕。

原來他們之間竟然有那麼多的曾經,那麼多的美好。

“如果不夠的話,我家裡還有很多。

“南溪,你明明知道見深為什麼不離婚了?我知道,你現在很得意,但是那又怎樣?他愛你嗎?冇有愛的婚姻,會幸福嗎?”

“不管見深如何拒絕我,但我知道,我在他心裡永遠有一席之地,他不可能徹底捨棄我的。

差一點,真的就差一點,南溪就被方清蓮這些話擊潰了。

她是很傷心,很難受。

難過他的青春,他的年少,她不能參加。

難過他的戀人,他的曾經,另有他人。

但是,她也要理智一點不是嗎?

冇有任何人能後悔自己的青春,世界上也冇有後悔藥。

吸了一口氣,南溪再度看向方清蓮,目光變得清澈而篤定:“就算你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又怎麼樣?但也全都是過去了,方清蓮,你已經失去他了。

“現在,他是我的老公;我是他的妻子,我隻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是嗎?”方清蓮冷笑:“南溪,你敢和我賭一把嗎?”

“怎麼賭?”

鬼迷心竅一樣,南溪答應了。

聽到她的應戰,方清蓮嘴角勾起一抹誌在必得的笑容。

“你現在給見深打電話,讓他來這裡,五分鐘後就知道答案了。

“好。

南溪照做了,她給陸見深發了一條微信。

那邊很快就回了過來:“好。

這時,方清蓮招了招手,看向服務員:“給我一把水果刀。

拿到水果刀,方清蓮眼睛都冇有眨一下,直接在手上劃了一刀。

瞬間,她手上鮮血直流。

很快,方清蓮的整個手上都是血。

隨即,她把刀遞給南溪:“你也劃一刀,我倒想看看,見深是會抱著你去醫院,還是抱著我?”

南溪接過刀,幾乎隻差一點兒,她就真的用那把刀在自己手腕上劃了一刀了。

她承認,她心動了,她也想知道。

她要的不多,哪怕隻有一點點的在乎就行了。

但是,就在冰冷的刀口貼近皮膚的那一刻,她驟然清醒。

扔下了刀,她冷冷的看向方清蓮:“我不會和你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要玩你自己玩。

“嗬……”方清蓮冷笑:“南溪,說到底你是怕了,不敢了,就這樣,還敢說你愛他。

“我是愛他,但我不會用自殘的方式來博取他的同情。

同情隻是同情,不是愛。

方清蓮笑她的天真:“如果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連同情都冇有,又怎麼會有愛。

這時,陸見深邁著腳步進了咖啡廳。

方清蓮看向南溪:“他來了,我說過,你會輸,等著吧。

她隻感覺陸見深走的每一步都像踏在她的心口,緊張,驚慌,甚至是害怕。

南溪的心,一下子懸到了嗓子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