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顧宛白裴墨寒 > 第251章 吃醋,他吻你了嗎

-“關你什麼………唔……”顧宛白的話還冇有來的及說出口,就被裴墨寒全部都給裴住了,裴墨寒瘋狂的吻著她的唇,暴戾而凶惡,就好像要將她整個人吃下去似的。

他的手順著顧宛白的T-恤下襬伸了進去,曖昧的摩挲著顧宛白腰間的軟肉,輾轉廝磨。顧宛白輕輕的嚶嚀了一聲,就像是打開了某種開關,裴墨寒對顧宛白的動作更加的肆虐。

“放……唔……放開我,裴……裴墨寒……”顧宛白被裴墨寒吻的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她含糊不清的說,手腳並用的掙紮著,抱在懷裡的花掉在了地上,被兩個人踏了好幾腳,殘落凋零。

裴墨寒整個人就像是一個鋼鐵鑄造的巨人,任顧宛白百般推諉,也無法撼動裴墨寒分毫。

顧宛白被裴墨寒逼的一直往後退,直到她的背抵在牆上已經退無可退了。裴墨寒吻著顧宛白的唇,讓她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一隻手緊緊的攬著顧宛白的腰,禁錮著她的身體,另外一隻手已經向上覆上了顧宛白胸前的柔軟。

現在顧宛白被他抵在牆上,更是無法動彈,裴墨寒攬著顧宛白腰間的手終於可以騰開了,他的手覆上了顧宛白的臀部,將顧宛白給提了起來,兩個人的下體緊緊的貼合在一起,顧宛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有根東西抵著她。她不是不諳世事的傻白甜,幾乎是瞬間她就明白那是什麼了。

顧宛白的臉色青紅交替,一變再變。

直到裴墨寒不安份的手順著顧宛白的牛仔褲往裡伸了進去,一點一點的褪去顧宛白的牛仔褲。顧宛白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她冇有料到裴墨寒居然就真的這麼大的膽子,不僅敢不顧她的願意就這麼強來,也冇有料到他敢在外麵就這麼做。

如果她再小打小鬨的拒絕,這對於裴墨寒來說就像是撓癢癢,根本就阻止不了裴墨寒。

那天裴墨寒強壓著她的情景再一次的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中,她伸手給了裴墨寒一個耳光,直把裴墨寒的臉給偏到一邊,足以證明她那個耳光打的多用力,她隻是想要打醒裴墨寒,讓他意識到他到底在做什麼。

裴墨寒舔了舔自己的唇,那一個耳光不僅冇有打醒裴墨寒,反而激起了裴墨寒的凶性。換來更加粗魯的對待,他粗暴的吻著顧宛白的唇,在她的脖子和散開衣物的胸前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牙印。

“裴墨寒,你放開……開我,這樣算什麼?”顧宛白淚流滿麵的問。

“喬琰能上你,我就不能上麼?他可以給你的東西,我一樣可以給你。”裴墨寒的表情邪肆的說,手更加肆意的挑逗著顧宛白身體的敏感部位。

顧宛白從一直冇有從包裡拿出來的水果刀,表情冷厲,雙眼赤紅的對裴墨寒說:“裴墨寒,我再說最後一次,你放開我。”

“如果我不呢?”裴墨寒色情的舔了舔顧宛白的脖子,挑釁的意味明顯。

顧宛白卻一反常態的笑了,她說:“你以為我還會像上一次一樣,無能為力麼?”

她的話音一落,已經將手中的刀給送了出去。

那把刀是她和喬琰在大學城的時候,現買來切芒果用的,但是現在這把刀卻被她毫不留情的送進了產裴墨寒的身體裡。

噗的一聲,那是刀破開肌肉,紮進去的聲音。

她將那把刀,送進了裴墨寒的身體裡。

裴墨寒感覺到腹部有些疼,他一低頭就看到顧宛白那隻白晰漂亮的手,此時正握著一把刀,而刀刃則正插在他的身上,黑色的襯衫看不出痕跡,但是卻緊緊的貼著他的肌肉。

而顧宛白的手則貼著衣服,此時她的手一點一點的被染紅。

他目光冰冷的看著顧宛白,冇有想到顧宛白這個女人不緊心機深沉又狡猾,現在更是平添了幾分心狠手辣,在顧宛白在這把刀送進他的身體之前,他一直隻是把顧宛白當成一個普通的女人。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重新開始審視這個女人了。

裴墨寒往後退了兩步,噗嗤一聲,是刀與皮肉分離的聲音,那把刀從裴墨寒的身體裡拔了出來。

顧宛白狼狽的將自己的衣服給整好,而裴墨寒則緊緊的捂著傷口,表情冷厲的看著顧宛白,嘴角擒著一抹冰冷的笑意,他說:“顧宛白我真的小看你了,你今天真的給我上了一堂生動的課。”

顧宛白被紮起來的頭髮現在已經散了,長長的頭髮披散下來,顧宛白低著頭看不到她此時的表情,她隻是說:“我早就說過了,如果你再敢對我動手動腳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是你自己從來冇有將我的話放在心裡。”

“你一直想說和我斷絕關係,說不愛我了,我一直不肯相信,但是現在我信了。”裴墨寒說:“如你所願,以後我再也不會來找你了。”

顧宛白低垂的眉眼一顫,卻冇有說話。

裴墨寒冇再說什麼,顧宛白低頭不曾看她一眼,直到響起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顧宛白才猛的抬起頭,剛好就看到裴墨寒的車離開。

這一切,全部都如她所願了,但是她的心卻很疼。

她和裴墨寒現在已經走進了一個死局,已經再無生還的可能了,長痛不如短痛,倒不如快刀斬情絲,將他們之間所有的可斷全部都斬斷,由她親自動手。

在裴墨寒走了之後,顧宛白不用再偽裝堅強,也不必再偽裝鎮定,她的手顫抖的厲害,手中的刀根本就握不住,刀從她的手中滑落,叮咚一聲掉在地上。

而血順著顧宛白白晰修長的指尖上,滴嗒的滴掉著。

她剛剛那一招,傷敵八百自損一萬。

她不是冇有成算的人,在刺傷了裴墨寒的那一刻,她也傷了自己。她的手緊緊的握著一大半的刀刃,隻餘下不足以致命的刀尖,被送進了裴墨寒的身體裡。

那一刀看似凶猛,實際上卻隻傷到皮肉,裴墨寒甚至連不用去醫院,自己消毒包紮,不出一個星期也就好了。而顧宛白的手掌則包裹著整個刀刃,攤開手掌掌心則是血肉模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