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扶明錄 > 第1981章 義固君臣

扶明錄 第1981章 義固君臣

作者:浪得虛名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7 02:44:33

-

荊州城裡咬定了大太監不敢破壞局麵真的開打,因為這樣瞬間又把剛爬上泥潭的朝廷再次拽下水,而且摔的比先前更深,畢竟這個節骨眼,張李隨時能聯盟……會引發各種不確定的變局,後果不堪設想。

既然你不敢,我又何必慣著你呢。

荊州城中整夜燈火通亮,想要商量出一套萬全應對之策。

武昌發兵天下震動,從發動員令那一刻起,訊息便如長翅膀一般,飛鴿傳書也好,八百裡快馬加急也好,反正以極快速度傳往各處,這其中自然包括川中的張獻忠以及西安秦王府裡的新貴李侯爺。

幾乎在朝廷得報的同時,西安的李自成便得聞常宇坐鎮武昌下令發兵十萬西進,當下震怒不已,大吼一聲:what

are

u

弄啥咧!

他怎麼能不震怒,第一反應就是狗太監要趁李過和田見秀進京之際要出爾反爾,突襲自己的後院麼。

隨即冷靜一下,覺得事情並非如此簡單,這個節骨眼大太監就是再牛逼,也不敢這麼亂來,拿了李過和田見秀兩個人質就能輕易擺平自己了?就不怕自個和張獻忠聯盟,就不怕天下再次大亂?他不是這麼冇腦子的人!

還有,朝廷現在這個吊樣還有能力乾打仗?

雖說武昌有十萬大軍糧草充足,但最多也隻夠單挑一家的,而且未必挑的贏。

更重要的是,他要單挑也不會找自己這個剛談和的挑呀。

所以……

嗯,這裡邊的事不是那麼簡單的。

隻是不管怎樣自個得問個清楚,你過路哪怕是去溜達都冇事,隻要彆搞我就行,於是快馬遣人入京給李過傳口信,讓他問問朝廷幾個意思?

且不說此時川中張獻忠是否收到武昌大軍西進的訊息,又或有何反應,先說說讓諸多大佬頭疼天下嘩然的始作俑者常大太監在乾啥。

他能乾啥,玩唄。

每日除了和李慕仙下棋及親侍練武之外便是遊山玩水,原先駐紮鹵湖已玩不下他了,便又去了正東十餘裡外更大的梁子湖。

這梁子湖有多大呢?

非常大,方圓百裡,周邊島嶼,山嶺,村莊無數。

此時正值酷暑,冇有比在山水間暢遊更爽的事了,熱了下水,閒了登島或垂釣,又或旁邊村莊田野走一番,至於荊州大地震京城翻了天,與我何乾。

不關心,不在意,我自樂逍遙。

可李慕仙就冇這麼好的心態了,總覺得常宇這次玩太大,怕是不好收場以至於他總是愁眉不展,歎氣連連。

天近晌午,湖畔樹蔭下一葉扁舟在水麵輕輕盪來盪去,常宇躺在船艙中半睡半醒,船頭還架著魚竿,旁邊有個小木桶裡頭有數尾河鮮。

岸邊小樹林裡,李慕仙正麵紅耳赤和多吉爭論什麼,近日常宇見他總是掛著個臉歎息,惹的心煩故意挑唆他和多吉,兩人都不禁挑事,時不時就吵起來,甚至大打出手,旁人樂的瞧個熱鬨。

兩人說到激動時便開始推搡,眼瞅著就要動手時,突見一番子闖進樹林,氣喘籲籲道:“京城來的八百裡加急!”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封信遞了過來。

啊,李慕仙一驚,顧不得和多吉理論什麼接過那封信就往湖邊奔去,多吉冇眼力見還要去拽李慕仙辨個誰是誰非,吳中一腳將他踹了個頭:“莫擾他”。

“你娘,你敢踹貧僧……”多吉大怒,翻身而起罵罵咧咧就朝吳中揮拳砸過去了……

“督公大人,督公大人”李慕仙跳上扁舟大呼起來,睡眼惺忪的常宇被嚇了一跳:“你鬼嚎個什麼”

“京城來的,八百裡加急”李慕仙一臉緊張的嚥了口吐沫。

八百裡加急的意思,十之**就是皇帝的密旨了。

李慕仙甚至都能想到信裡頭崇禎帝有多震怒。

“看你慌裡慌張的樣子,天能塌下來啊”常宇冇好氣的從他手裡一把奪過那封信,然後拆開看了一眼,隨即挑眉,再然後噗嗤一聲嗆到連連咳嗽,眼淚都出來了,李慕仙急忙過來幫著捶背:“皇帝可是大發雷霆了,哎,貧道就知道這一回……”

常宇一邊咳嗽一邊不耐煩的抖了抖手中信,李慕仙接過看了,然後……額,挑眉,再然後瞪大眼睛,這……

信上就四個字:義固君臣

然後蓋的是崇禎帝的私印。

李慕仙驚訝之後,立刻咧嘴笑了,大吼一聲嘿,興奮的一跺腳,險些將扁舟給踹翻了。

這四個簡簡單單的字,表達的意思也非常簡單和直接,直譯過來就是,咱是老鐵!

言外之意,就是你乾啥我都信你,不用解釋!

這應該是君對臣子最大的信任了,所以李慕仙會忍不住的咧嘴笑,也就是說,常宇捅這麼大簍子,皇帝不光冇有龍顏大怒,反而信任有加!

放心拉就是了,朕給你擦屁屁

好傢夥!

皇帝對這太監可真是太寵信了!

可常宇為何看到這四個字,被嗆到眼淚直流咳嗽不斷呢,因為這四個字他好熟悉啊!

作為一個明粉,常宇對滿清的皇帝多是鄙夷,看得上眼的寥寥無幾,雍正是其一。

雍正這個皇帝吧,都說鐵血皇帝手段殘酷,可這貨有時候也肉麻的很,他寫給大臣石文焯的信:“笑也認你,氣也隨你,愧也由你,感也在你,惱也從你……”就差一句我愛你了,肉麻的一筆。

當然這裡說的不是石文焯而是他寫給近臣張廷玉的信,大概意思就是:我即位十幾年,朝裡的臣子朕隻和你一天不曾分離,我和你義固君臣,情同密友,如今相隔數月,每每思唸啊……可謂是基情滿滿。

就是這四個字,讓常宇一下想起雍正皇帝肉麻情話,頓感不適,差點嗆死……

可李慕仙確實心裡石頭落了地,大太監這次窟窿捅的太大了,以至於他這時日心中惴惴不安,今日見皇帝這四個字差點兒喜極而泣了,岸邊正在爭執的吳中等人見這道人如此失態,忍不住湊了過來:“道長你瘋了?”

“是的,是的,要瘋了”李慕仙嘿嘿笑著:“著人去打些酒來,今兒貧道請客”。

“好傢夥,真的假的啊”吳中等人頓時來了興致,忍不住舔了舔嘴巴,數日冇沾酒了,早就心癢癢了:“道長可是有啥喜事,說來咱們聽聽”。

“非貧道之喜,實乃吾等之共喜”李慕仙一臉喜色,吳中等人正要問個明白時,被他揮退:“待打了酒回來貧道在與汝等細說,這兒還要和督公大人說事呢”。

眾人散去,李慕仙看著躺在船艙裡頭的常宇,眯著眼嘴角帶著一絲微笑,便湊了過來:“督公大人,皇帝對您可真的是……”

“道長”常宇打斷他:“你覺得這一次咱家是不是過了些”。

“嘿,何止是過了些而已,這幾日貧道可真是提心吊膽啊……”李慕仙一本正經說著,常宇微微一笑:“那你說皇帝為何非但冇斥責,反而……嗯,嗯,嗯……”

“那是皇上對您信任啊……”李慕仙趕緊道,看著常宇似笑非笑,他又想到了什麼,崇禎帝什麼貨色,他雖冇常宇那麼瞭解,但作為大太監的心腹謀臣,豈能不知曉些,多疑,猜忌……

而且最近朝裡頭火力齊開,大炮小炮輪流轟,皇帝本就招架不住,隻好下旨搖人入京幫著對噴,幫著給他擦屁股,這可好,屁股還冇擦乾淨呢,他轉手又給對手送去了核彈……

皇帝冇吐血而亡都是幸事,竟還對他冇絲毫怪責,反之來了句,老鐵,扶我起來,我還行。

以崇禎帝的尿性,這不符合常理啊。

李岩!李慕仙突然意識到關鍵所在。

這是一個讓李慕仙羨慕且有些嫉妒但又很讚賞甚至有點崇拜的人,本為亂賊謀臣,投誠後跟著大太監出謀劃策南征北戰,終以軍功加總兵官,封柱國,把武將做到了天花板,如今在朝堂上咳嗽一聲都地震山搖,誰還敢小看他賊人出身,論謀論勇朝堂之上又有幾人堪比。

最重要的是,他是大太監的胳膊,即等於是皇帝的刀。

朝堂上正在火力全開時,常宇火上澆油在武昌不經內閣,不經兵部不經五軍都督府,私自調兵是為大忌,踩了紅線,這簡直就是作死,甚至還會連累皇帝。

可哪知,皇帝竟然……

細想一下,便知是李岩發力了。

常宇和李岩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默契,這種默契早在之前打韃子打闖兵的時候就已渾然天成,任何外人看上去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意圖和舉動,他倆卻可以很快理解到對方的用意。

很顯然,常宇不打招呼在武昌出兵的舉動被李岩解讀的透透徹徹。

朝堂不是颳風下雨麼,那好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麼。

權傾朝野獨裁獨行隻手遮天麼,好,那就做到底。

常宇不怕被彈劾,古往今來功高蓋主的都要學會一招來自保,那就是自汙!

嘿,你們不說我隻手遮天麼,把你們當擺設麼,說對咯。

但是吧,這貨做事向來還是留餘地的,確切說是解釋的餘地,而且還不用他自己解釋,李岩就給他解釋清楚了,武昌出兵意義重大,彆人發兵都劍有所指,可他這次出兵隻說西進冇說乾啥,讓各方惶然不知其意。

李岩知道常宇這個時候不可能發兵入川去打張獻忠的,這次西進實則是一場大練兵,摸底武昌兵馬,同時震懾張獻忠和荊州,震懾荊州自然也就是震懾李自成,意下所指,彆真的以為我現在冇實力收拾你們,武昌兵馬一調動,你倆家誰來單挑都夠吃一壺的。

至於冇和那兩個衙門打招呼,也冇知會內閣,可能是受那邊局勢影響,且要保密,知道的衙門越多泄密的風險就越大,畢竟不能讓各方知曉這次出兵的真實意圖啊,若知道隻是個演習的話……那演習還有什麼意義呢。

而且這種事常宇也不是第一次乾啊,他奉令巡查各處兵馬,手持尚方寶劍本就有先斬後奏的特權,之前和李闖談判時,不也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過麼,甚至在談判前還放出風聲說抓了李自成欺騙朝野呢。

所以崇禎帝瞬間就理解了,一肚子火瞬間就熄滅了,他對常宇的忠臣自是冇有絲毫懷疑啊,唯一的氣憤點就是事先冇知會一聲,保密都保我頭上了。

很顯然經過李岩解釋後,他釋然了,常卿事事急朕所急呀,他此番發兵西進的深意重大,明裡暗裡都是在針對張獻忠這廝,要知道此時此刻張獻忠是崇禎帝紮的那深的那根肉中刺了。

隻要常宇能幫他拔出來,叫聲爹都…………那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