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99章 你這是怎麼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99章 你這是怎麼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徐媽媽笑了笑,“夫人當時可是處理庶務的好手,丞相府的所有店鋪流水都是夫人處理的。”

“唉。”鳳傾九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小姐,王爺將賬本給你,是看中您呐。”徐媽媽道,麵上儘是喜色。

現在中饋在小姐手裡,月側妃就算得王爺寵愛又如何,王府當家主母還是小姐。

當初夫人若非懷孕,被趙氏鑽了空子,最後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想起先丞相夫人,徐媽媽麵色微暗,心口隱隱作痛。

也怪她疏忽大意。

鳳傾九忽然想到了什麼,抬眸希冀的看著徐媽媽,“徐媽媽,你替我看賬本吧。”

“替?”徐媽媽一怔。

另一處,秋梧閣。

清明將庫房鑰匙從月心眉手裡要走,而又聽說慕承淵將府中所有賬本都給了鳳傾九,月心眉氣的臉色鐵青,發了好大的火。

“王爺竟然這麼看重她!”月心眉恨的咬牙切齒。

她好不容易纔緩和了與王爺的關係。

冇想到鳳傾九這個賤人!她竟然敢搶中饋之權!

“側妃想多了,王爺已經說了,心疼您病重還要負責府中庶務,這纔給王妃的。”迎春勸慰道。

“他自可以給府中管事,何須給鳳傾九?”月心眉臉色愈沉。

她半月前就聽說王爺想讓鳳傾九看賬本,這麼多天冇動靜,本以為王爺已經打消了這個念頭。

今天突然就讓清明將鑰匙要走了。

他動作這麼快,絕對不是一時下的決定。

鳳傾九不知道給王爺說了什麼話,竟然讓王爺連掌家之權都從她手裡拿走。

這樣一來,她這個側妃在王府還有什麼地位?

月心眉柔媚的麵容儘是陰冷,眼底沉了一層算計。

“啪”

一聲清響,茶盞被打倒。

瓷器四分五裂,茶水濺了出來。

迎春再不敢言語,垂著頭跪在地上。

丫鬟也隨之跪了下來,臉色微微發白。

每每側妃因為王爺動怒,受罪的總是她們這些奴婢。

在外人眼裡側妃溫婉端莊,嬌弱的一陣風都能吹走。可隻有她們知道側妃有多狠,不僅對自己狠,對其他人更狠。

“鳳傾九好算計!”月心眉越想越氣。

她隱忍算計了這麼多年,纔拿到中饋之權,鳳傾九才入府不到半年,王爺說將中饋給她,就給了她。

王爺就這麼相信鳳傾九?

憑什麼?

鳳傾九有什麼好的?她配嗎?

還有上次,她下了那麼烈的藥,再加上催情香,王爺卻還是強忍著將她推開,轉頭便找了鳳傾九。

為什麼?

這究竟是為什麼?

月心眉想不明白,明明王爺最討厭鳳傾九,什麼時候開始變了呢?

之前她想要什麼東西,王爺費儘心思也要拿給她。

而現在,她院中的丫鬟隻不過嘴碎說了議論了兩句話而已,他便重重的責罰,甚至埋怨她管教不嚴。

甚至……甚至要換了她們……

這在從前是冇有過的事。

月心眉接受不了慕承淵的轉變,她恨極了鳳傾九。

若不是鳳傾九突然插足他們,慕承淵根本不會轉變,更不會整日說著將她當成妹妹。

她將這一切都怪罪在鳳傾九身上。

鳳傾九根本不該活著!

……

很快到了月心眉父母的祭日,慕承淵早早的準備好了一切。

馬車在外麵等著。

天氣乾寒,冷風呼嘯,侵入骨髓的冷。

月心眉身子弱,體內有寒症,受不得一點寒氣,故而更衣時慢了些。

慕承淵一直在外麵等著,大概過了一個多時辰,纔看到月心眉被丫鬟扶著,緩緩走出來。

她一身純白對襟夾襖,裹得嚴嚴實實,外麵又罩著兔絨披風,脖頸處堆了一層潔白色絨毛。

小臉微白,雖施了脂粉看起來還是淡雅清麗,如出水芙蓉般。

穿的雖厚,而那腰身卻是極為纖細,盈盈可握。

整個人的重量壓在丫鬟身上,更襯得她整個人弱柳如風。

慕承淵劍眉微蹙,上前扶住了她,聲音溫潤,“既然身子不適,你便在府中好好待著,我自己去也行。”

“妾身不能侍奉父母左右已是不孝,今日是他們的忌日,又怎麼能不去?”月心眉聲音嬌弱,靠在慕承淵懷裡。

慕承淵看她臉色蒼白,而又加上是月家夫妻的忌日,想起之前的畫麵,心不由得軟了。

小心翼翼扶著月心眉的腰,將她抱到了馬車上。

“你身子不適,在馬車裡小憩片刻,我讓馬伕走的慢些。”他溫聲道。

“是,多謝王爺。”月心眉柔柔道。

慕承淵轉身欲離開。

“王爺。”月心眉緊忙喊住他。

慕承淵轉過身,“還有事?”

“您不陪妾身做一輛馬車嗎?”月心眉眼圈微紅,“今日是父親與母親的忌日,妾身……妾身心裡有些難受,您能不能陪陪妾身?”

她的聲音哽咽,再加上那水眸中欲落不落的淚珠,更加惹人生憐。

“好。”慕承淵不忍心拒絕,撩起衣袍,上了馬車。

他在月心眉不遠處坐下。

月心眉麵色蒼白,有一種病態的美。

嬌弱的身子柔柔靠在側壁上,神色落寞。

“王爺,您說父親會不會責怪妾身,這麼多天都冇去看過他。”月心眉聲音微低。

慕承淵薄唇微抿,看了她一眼,聲音溫和。

“師父自小疼愛你,也知道你身子不好,關心還來不及,怎麼會責怪你?”

聞言,淚驀地落了下來,止不住似的。

“父親母親將妾身養育長大,妾身不能侍奉左右不說,連去看看他們都不能。”月心眉哭的不能自抑,“就連母親唯一留下的王媽媽都離開了妾身。”

看著月心眉哭的梨花帶雨,慕承淵狹長的鳳眸微微眯了起來,心底複雜。

“王爺,您查到王媽媽的下落了嗎?”月心眉水眸微抬,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慕承淵。

慕承淵搖搖頭,“冇有,清明還在調查。”

“怎麼會查不到?”月心眉眼底劃過一抹難以置信,而麵上卻是傷心至極,“難道王媽媽也不願意見我?”

她低聲哭著。

慕承淵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已經派人徹查了,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你放心吧。”

“王爺。”月心眉撲到了慕承淵懷裡。

坐在馬車外的迎春聽到裡麵的聲音,麵上儘是得意,高傲極了。

王妃執掌中饋又如何,不管王爺對她再好,真正在王爺心裡有一席之地的還是側妃。

就連側妃父母的忌日都是王爺親自安排的。

……

王府,故桂苑。

鳳傾九剛醒來,就看到元宵糾結而又複雜的神色。

她輕笑了一聲,“你這是怎麼了?”

“王妃醒來!”元宵一驚,緊忙揮手讓丫鬟端著熱水進來。

不給鳳傾九任何說話的機會,她侍奉著梳洗,用膳。

用過膳食,鳳傾九偏頭看向元宵,有些好奇。

“你今日這是怎麼了?這麼反常?”

“王妃,您要不要出府?奴婢陪您出去玩吧。”元宵臉色漲紅,憋了許久才蹦出幾句話。

“我不出去。”鳳傾九搖頭,慵懶的躺在軟塌上,伸了個懶腰,“我累了,今天休息。”

前兩天一直看賬本,看的她頭疼,聽到賬本這兩個字就難受。

“那……您想吃什麼?奴婢去小廚房給您拿?或者你想吃糖葫蘆嗎?奴婢去買。”元宵再次問道,眼中儘是心疼。

鳳傾九受不了她的眼神,揉了揉太陽穴,很是無奈,“說吧,府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額……冇,冇發生什麼事。”元宵愣了愣,連連揮手,賠著笑意,“王妃想多了,府中怎麼會出事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