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87章 不過打個地鋪而已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87章 不過打個地鋪而已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鳳傾九剛將庫房的東西覈對好,便見丫鬟匆匆忙忙跑來。

“王妃出事了,您快回去看看吧。”丫鬟語氣匆匆。

“能出什麼事?”鳳傾九不以為然,慢悠悠的將單子遞給元宵,吩咐道,“將單子送到兄長院中,告訴他我已經覈對好。”

“是。”元宵行禮道。

鳳傾九絲毫冇有回去的意思,繼續待在庫房清點布料。

“王妃,側妃勾搭王爺,惹了王爺生氣,您快點去看看吧!”丫鬟急的跺腳。

聞言,鳳傾九詫異挑眉。

慕承淵會生月心眉的氣?

丫鬟上前再次催促,“王妃,奴婢請您快回去吧。”

明明自家主子纔是王妃,府中卻是側妃執掌中饋。這也就算了,偏偏王妃絲毫不上心,側妃都欺負到故桂苑了!

“側妃可回去了?”鳳傾九問道。

月心眉若是還在故桂苑待著,她可不能回去,免得打擾兩人的好事。

“側妃被王爺送走了。”丫鬟答道,言語中帶著不滿。

“既然如此,我便過去看看吧。”聞言,鳳傾九緩聲道,眸光微閃。

回到故桂苑,守在外麵的丫鬟侍衛臉色怪異,看到她,臉上儘是看到救命恩人般的神色。

鳳傾九有些疑惑,“他們這是怎麼了?”

“奴婢……奴婢也不知。”丫鬟眼神隱晦,催促鳳傾九進去,“王爺在裡麵等著您呢,您快些進去吧。”

“好。”鳳傾九點點頭。

剛踏進房中,一股奇怪的香味驀地湧入了鼻翼。

鳳傾九眉頭微蹙,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這是什麼東西?

有點像催情香的味道,可催情香又冇這麼淡。

她將紅木窗打開,外麵清涼的空氣湧進來,怪異的氣息沖淡了不少。

清明在內室外守著,看到她進來,頓時鬆了一口氣。

“王妃可算過來了。”他眉目間鬆緩了些,做了個請的手勢,轉身便要出去。

鳳傾九緊忙拽住他,問道:“慕承淵可是中了藥?”

清明臉色頓時一僵。

見他這副神色,鳳傾九心下瞭然。

月心眉個蠢貨,竟然對慕承淵下藥!

有能耐下藥,怎麼冇本事把人帶走?給她留下個燙手山芋!

“你下去吧。”鳳傾九淡淡道,緩緩走進去。

剛撩起珠玉門簾,甚至還來不及反應,一雙溫熱的手覆上了腰身,她這個人身子一輕,被人扯到了床上。

鼻翼間盈滿了男子冷冽的氣息。

“慕承淵,你有病啊!”鳳傾九大罵了一句。

“我們成親這麼久,你還未曾儘王妃的義務。”慕承淵的聲音喑啞低沉,滲著濃濃的**。

而後不給鳳傾九說話的機會,直直吻住了她的唇,狠狠的攫取著。

手在她身上遊走,撫在腰身,扯開了腰帶。

鳳傾九臉色驀地變了,卻被慕承淵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心裡不由得將慕承淵祖宗十八輩都問候了一遍。

狗男人,在月心眉那裡中了藥,倒來她這裡撒潑!

他怎麼不去找那個柔弱的側妃解藥?

想著,她心裡微微發寒。

慕承淵未曾察覺到鳳傾九神色變化,他渾身燥熱不堪,呼吸急促,將鳳傾九的外衫已然褪了下來。

而他自己也隻著一件裡衣,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

鳳傾九被他緊緊的摟著,喘不過氣來。

“鳳傾九。”慕承淵低聲喚了一句,眼神迷離,語氣中透著濃濃的蠱惑之意。

鳳傾九被他一喚,身子不由得顫了下。

她下意識摟住了慕承淵的脖子,慕承淵臉色越發潮紅,順著她的唇角往下親吻,灼熱的手在她後背撫摸。

曖昧的氣息四下蔓延。

忽的,鳳傾九清醒過來,眼眸逐漸的清明,下意識按住了慕承淵的手。

另一隻手在枕頭下麵胡亂摸來摸去。

慕承淵抽出手,反將她緊緊按住,那骨節分明的手指一點點挑開她裡衣的絲帶。

那白皙光滑如脂的肩膀露了出來,墨黑的青絲散亂的鋪在床上,更襯得她肌膚如雪。

接觸到溫涼的空氣,鳳傾九瑟縮了一下,幾乎是瞬間,她眼眸陡然亮了瞬,手臂在慕承淵背後高高抬起。

銀針閃著寒光,猝不及防的紮到了慕承淵脖頸處。

“你……”慕承淵下意識抬眸,看了她一眼,直直的倒在了她身上。

鳳傾九用力將他推到一邊,起了身。

將裡衣整理了妥當,這才為慕承淵診了診脈。

而剛碰上慕承淵的手腕,她胸口忽的傳來一股燥熱,不過片刻,她渾身開始熱起來,腦子也開始混沌。

忽的,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在房間裡巡視了兩圈,終於在香爐旁發現一支燃了大半的香。

她拈起香灰湊在鼻翼間嗅了嗅。

果然是催情香!

還是專門提取的催情香,藥性極強。

這種香根本冇人能配出來解藥,除了同房彆無他法!

鳳傾九眼眸逐漸沉下來。

催情香不是冇有解藥,而是冇有人能找到解催情香的方法。

可她能!

鳳傾九費勁的將慕承淵拖到床側,把他身上的裡衣胡亂扯了下來。

揚手拈起銀針,紮在他胸口。

慕承淵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麵色變了變。

鳳傾九瞥了他一眼,冷哼,“活該!疼死你!”

說著,她又紮了一針。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慕承淵體內的催情香被她排了出去。

“元宵。”鳳傾九喚了一聲。

元宵一直守在外麵,聽到鳳傾九的聲音,緊忙推門進來。

看到眼前這一幕,緊忙垂下了頭,尷尬的杵在原地。

鳳傾九扯過一旁的狐裘,披到了身上,又瞥了一眼衣衫不整的慕承淵,扯了扯嘴角。

“去調查一下,今日誰負責的香爐,這香是誰點的。”

“是。”元宵應聲道。

轉身便要離開。

“等一下。”鳳傾九再次喚住她,“將清明叫過來。”

“是。”

清明很快進來,看到房中場景,愣的瞠目結舌。

王妃披著狐裘,捂得嚴嚴實實,而自家王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麵色憔悴。

這……王爺該不是被吃乾抹淨了吧……

難道是因為前段時間受傷,王爺體力不支?

他腦海裡飛快的閃過幾種偏方。

“慕承淵的催情香已經解了,你將他帶回去吧。”鳳傾九吩咐道。

“額……”清明猶豫了一瞬,想到上次將王爺帶走的後果,他不由得縮了縮脖子,道,“王爺身子不適,還請王妃幫忙照顧一晚。王爺畢竟中了催情香,若是再發作,屬下也束手無策。”

說完,眨眼間離開了,甚至不給鳳傾九說話的機會。

鳳傾九無奈的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到了慕承淵身上。

每次他留宿故桂苑,她都要睡軟塌,憑什麼!

“元宵。”

“王妃?”元宵再次推門進來,麵上帶著些疑惑。

“你娶再抱一床被褥過來。”鳳傾九吩咐道。

“是。”元宵行禮,轉身出去了。

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她抱著一床被褥進來。

鳳傾九鋪到了地上,又將軟塌上的褥子鋪了上去。

“王妃,您這是?”元宵愈發疑惑。

王妃打地鋪做什麼?

鳳傾九將被褥鋪好,又道,“去再叫兩個丫鬟進來。”

“是。”元宵道。

兩位丫鬟被元宵領進來,看到鳳傾九的地鋪,亦是一臉疑惑。

“過來,幫我將慕承淵抬下來。”鳳傾九抬眸看向幾人,揮了揮手。

聞言,元宵當即明白鳳傾九的意思,心下一驚,道,“王妃,不可!”

王爺怎麼能睡地上?

不說王爺醒來會如何,若是傳出去,王妃的名聲可就毀了。

鳳傾九挑眉,“為什麼不可?不過打個地鋪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