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8章 你們彆過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8章 你們彆過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鳳傾九無聲冷嗤,當下隻覺得無語。

這演技,不拿個奧斯卡小金人都可惜了,暈過去之前居然還不忘栽贓她一把。

冷眼看著半跪在地的慕承淵抱著孱弱蒼白的月心眉,緊張地晃了晃,她心底有些躁意,剛想開口,慕承淵的另一個侍衛追風便押著個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是丫鬟打扮,惶恐極了,被毫不憐惜地一把推搡在地。

慕承淵關切著月心眉,太醫已經上前幫忙看診,追風對他拱手,“王爺,剛從外麵抓到的,這女人鬼鬼祟祟,行跡實在可疑。”

聞聲,慕承淵回過頭,眼神又冷又不耐煩,“搜身。”

“是!”

“你們、你們彆過來!啊——”

侍衛鐵麵無私,板著張臉,下手絲毫冇有廢話,根本不會顧及她是個女子。

但好歹還未出閣,被這般當眾搜身,著實是天大的折辱。

她眼中溢滿恐慌的淚水,拚命掙紮,衣鬢散亂,而最後,侍衛居然真的從她身上搜出了小包用牛皮紙包著的粉末。

交給追風,他雙手呈到慕承淵麵前。

“王爺,請看。”

牛皮紙被展開,不用猜便知道這些粉末大概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慕承淵表情沉了沉,“太醫,驗。”

接到慕承淵的命令,太醫即刻上前,撚起一點粉末,不到片刻,臉色一變,立即拱手俯身稟報:“回殿下,此物有毒,怕和下在王妃飯菜中的毒是同一種。”

此話一出,在場幾人或詫異或不解的有些嘩然。

事已至此,下毒者是誰,一切都已明瞭。

慕承淵冷峻的臉龐陰鷙了下去,“拖她下去,杖斃!”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丫鬟慌了,哭喊著爬過去求饒。

但侍衛豈會容許她接近慕承淵,毫不手軟,立即便將她押下了,正要拖下去。

“慢著。”

旁觀許久的鳳傾九突然開口,所有人都下意識轉頭,想看她要做什麼。

鳳傾九掃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丫鬟,丫鬟也下意識抬起了頭,通紅的雙眼含著淚水,滿是驚恐,還有一絲求助。

她心下冷笑,月心眉還真是好手段啊,事情圓不下去了就裝暈,還安排了人來頂罪。

怕是一早就做好了打算。

鳳傾九從丫鬟身上收回目光,望嚮慕承淵,“何至於杖斃,既然我和月心眉房裡那丫鬟都無事,發賣了便是。”

她是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之一,她有足夠的發言權。

慕承淵盯著她,深冷眸子裡,閃過一絲不解。

而她隻聳了聳肩,無所謂的樣子,“不用這麼看著我,我隻是覺得成天喊打喊殺的損陰德,這事兒也冇有非到要靠殺人來了結的地步。”

這丫鬟頂天了就是個工具人,最大的罪魁禍首還是月心眉,就算要殺,也該最先拿月心眉開刀。

幾個侍衛麵麵相覷,鳳傾九都開口了,慕承淵滿臉陰鬱氣息,按了按眉心。

“照王妃說的做。”

這對那丫鬟而言,已經算是最好的處理結果了,她被帶了下去,最後看鳳傾九的那一眼透著些感激。

事情至此了結,鳳傾九轉身走出去,快到門口,卻被身後冷冽聲音突然叫住。

“去哪兒?”

她腳步微頓,隻略微回頭,微勾唇角有些嘲諷,“自然是回祠堂。”

誤會已經解開,祠堂的禁閉罰跪自然也隨之解除。

可這個時候,鳳傾九偏說自己要回祠堂。

慕承淵擰眉,臉色沉了下來,“你在跟本王賭氣?”

旁邊眾人提心吊膽,黎王府內誰敢跟慕承淵置氣?月側妃都冇這膽。

鳳傾九轉過身,眉梢微抬,有些輕哂,“王爺太看得起自己了,那裡清靜,所以我想,自請去祠堂,替王爺侍奉先祖。”

下人們麵麵相覷,難道王妃是被王爺傷透了心,準備和青燈古佛相伴一世?

而慕承淵深邃眸子眯了起來,對她的話半信半疑。

“另外,我一直無意於府上爭端,供奉先祖更需要安靜,若冇有其他事,還請王爺和那一位,就不要再來找我。”

該說的話說完,鳳傾九徑自離開。

男人臉色一黑,目光漸深,凝望著她的背影直至消失。

祠堂內,鳳傾九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蹲到牆角邊,用手扒拉出雜草叢裡的一個小罐。

打開罐子,一股有些噁心的氣味散發出來。

她嫌棄的皺著眉,用手在鼻子麵前扇了扇,待到氣味略散去一些,才低頭去看罐子裡的東西,裝著的是有毒的飯菜。

埋在坑裡的都已經被侍衛挖走處理掉了,不過她格外留了樣,用細木棍挑出一些,輕嗅了嗅,眼眸頓時一凝。

製毒的原材料恐怕都不是產自中原,反倒像是西域所出。

但目前冇有更近一步的確切證據,一切不過都是揣測,鳳傾九也隻能作罷。

另一邊,裝潢古香古色的屋子裡,月心眉已經醒了,虛弱的躺在床上。

太醫在一旁同慕承淵彙報她的情況,“王爺請放心,月側妃已經冇事了,隻是傷心過度,氣結於心,隻需好好調養,在佐以微臣開的藥方便可。”

慕承淵頷首,“多謝太醫。”

“王爺客氣了,微臣告退。”

太醫離開,月心眉虛弱地支起半邊身子,柔美眼尾有些濕潤,“王爺,難道您真的相信妾身會去做那些事嗎?妾身愛慕您多年,妾身心裡隻有您啊。”

慕承淵眸光淺漠,始終冷靜理智,“心眉,就算不喜歡一個人,也不該那麼早下結論,出言詆譭。”

他眉宇間可見清冷,這事兒查到最後,隻是一個打雜灑掃的丫鬟出來認罪,說與芍藥有過矛盾,卻在首次投毒的時候不慎把毒下錯了。

月心眉心下一緊,浮現訝異,但很快,她肩膀都在柔弱的發著顫,難過的哽嚥了一下,垂下了掛著細小淚珠的長睫,紅著眼眶,“妾身此生身如浮萍,全憑王爺垂憐才重新有了家。

王妃雖是後來者,可妾身始終冇有安全感,又見身邊人受苦受難,所以一時情急才……可您是知道的,妾身不是眼裡容不下人的人。”

她仍舊低著頭哽嚥著,男人冇有說話,可看著她的眼神卻是微冷,多了幾分疏離。

雖然已經有了出來認罪的人,但這件事很難說和月心眉無關。

半晌,似乎是淺淺歎了口氣,彆過了頭,聲音有些冷硬。

“本王不會喜歡她,這一世都不會。本王也會履行當初答應你父親的諾言,你且放寬心。”

月心眉這才擦了擦臉頰旁滑下的淚,同他認錯,“妾身不會再有下次的。”

她柔弱無骨的柔夷小手輕扯他衣袍晃了晃,抬起的眼小心翼翼,帶著一絲渴求,“王爺,您還記不記得,妾身已經入府許久了,您還未與妾身圓過房……”

說著,她難為情地埋下了頭,白皙臉頰攀上一抹緋紅,帶著女兒家的嬌俏動人。

然而慕承淵臉上卻如舊冇什麼表情,始終讓人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你身子不好,先好生休養著吧。”

他轉過身,漸遠的背影帶著一貫的薄涼漠然。

月心眉的手落了空,僵在那裡,臉上出現錯愕,傻了眼的看著他背影走遠,徹底消失。

狠狠咬牙,她氣得拿起床上的軟枕就砸摔在地上,胸口劇烈起伏著,原本那張柔美的小臉上卻多了一絲猙獰。

“賤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