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72章 還要再受一次傷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72章 還要再受一次傷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鳳傾九拔箭的手,停住了。

朝外瞥了一眼。

原本平靜的故桂苑,因為管家這句話,又沸騰起來。

管家一臉欣喜地闖入院內,所有人都注視著他,這倒弄得他心裡七上八下。

“王爺就在房內,太醫請。”月心眉開口,打破僵持氣氛,秀美的臉上帶著深深擔憂。

芍藥是個炮筒,還記得清明之前下側妃麵子的事,陰陽怪氣,“太醫來了,你還堵在門口做什麼,難不成太醫也不讓進?”

難怪側妃站在院內,感情他來的不是時候。

管家一顆心提到嗓子眼。

清明握緊佩劍。

他不可能攔住太醫。

王妃那裡……

正想著,忽聽推窗聲,鳳傾九的聲音從裡麵傳來。

“讓他們進來。”

王爺已經脫離危險了。

清明接到這個暗號,懸著的心放回肚子裡,側身讓道。

“請。”

太醫一臉莫名,不敢深究黎王府上彎彎繞繞,道了聲禮,提著藥箱匆匆去屋內。

月心眉跟著太醫身後,一同進了屋。

這次清明冇攔她們。

擦肩而過的時候,芍藥冷哼了聲,怒氣直衝清明。

清明懶得理她。

一行人進了屋,一眼瞧見站在窗邊擦手的鳳傾九,慕承淵被扒光衣袍扔在軟榻上。

肩膀處的傷還流著血,斷箭深陷肉裡。

月心眉揪緊手帕,眼底閃過一絲狠意。

芍藥如同知道她心裡怎麼想,當即對鳳傾九發難,“照顧不好,還攔著不讓……有些人,真是瞎了眼,一點也分不出誰對王爺好。”

鳳傾九慵懶地靠在椅背上,好看的眸子在燭火照耀下,波光粼粼,“你這丫鬟挺剛啊,會不會調教,不會調教交給管家。”

中饋在她身上,這不指明瞭罵她管理不當嗎?

月心眉臉色微變,柔柔弱弱賠罪道歉,“芍藥嘴快,冇什麼壞心眼,都怪我馭下無能,回去後,妾身定好好訓她。還不給王妃賠罪。”

最後一句話,是跟芍藥說的。

“側妃……”

芍藥極不情願,卻也明白,在鳳傾九的地盤撒野,討不到好,低聲給鳳傾九賠罪。

“奴婢知錯。”

太醫對房內的暗潮湧動,全當過耳風。若有所思把脈,察覺黎王脈絡平穩,下意識看向鳳傾九。

鳳傾九撚了塊桂花糕入口,桂香馥鬱,瞥見他探究的眼神,衝他抬了抬下巴,

“看我做什麼,拔箭啊,雖說他肩膀上的傷不重,但這麼耽擱,難免引起關節問題,到時候肩不能挑,手不能抬的,真廢了。”

反正毒素已經逼出來,誰來拔箭都是一樣。

“是是……”

太醫恍纔回過神,暗罵自己拎不清輕重,忙喚人拿來燭燈,把刀子燒一邊。

月心眉聽著這話,她怎麼有點幸災樂禍的意味,心中疑惑,麵上不顯分毫。

“太醫,王爺就勞你多費心了。”姿態禮儀彷彿她纔是主母。

“應當,應當……”

太醫如同鸚鵡似的重複,隨即把燒過的刀子,輕輕劃向傷口,把那道口子擴大。

爭取拔箭的時候,不造成更大傷害。

鳳傾九看著,隻覺得自己的肩膀也痛起來。

慕承淵真是慘啊。

取個箭,還要再受一次傷。

伴隨一聲清脆響,染血的箭矢丟入銅盆。

根據長度。

箭尖再深入兩寸,慕承淵的肩膀會被捅個對穿。

“姐姐……”

眼看太醫包紮傷口,月心眉走到鳳傾九跟前,指了指她身後的窗,略帶歉意說,

“王爺受了傷,染不得風寒。”

又來挑她的刺眼兒,這麼就不覺得膩呢?鳳傾九拍乾淨手指上沾的糕點碎屑,

“滿屋子血腥味,敢情不是你住?”

月心眉眼皮子一跳,還想再說什麼,太醫拿著一張紙走過來,

“王爺已無大礙,接下來,好好休養便是,記住,傷口碰不得水,也不能有什麼劇烈運動,最好臥床休息,彆去移動,平日裡多喝些骨湯魚湯,對身體好,這張藥方子……”

一時不知交給誰。

交給正妃吧,可誰不知道,側妃纔是王爺白月光,要什麼給什麼,是被寵上天的存在。

交給側妃吧,不存心欺負人嗎?

“給我吧。”月心眉主動拿太醫遞來的藥方,“實在是突來意外,打擾太醫休息,辛苦了,王爺醒來,我會跟王爺說。”

“這都是下官該做的。”太醫忙向月心眉施禮。

“管家,務必親送太醫上馬車。”月心眉送了兩步,儼然一副當家主母的模樣,款款大方,“夜深路滑,太醫小心些。”

管家迎上:“太醫,隨我來。”

“多謝側妃。”

太醫提起藥箱,臨走時偷偷看鳳傾九一眼。

她神色平淡,全然無所謂。

實際上,看著月心眉一副積極樣,她心裡隻覺得好笑。

太醫一走,月心眉目光重新放在鳳傾九身上,看她悠閒喝著茶,鬱氣直竄上喉嚨。

“姐姐,雖然你是主母,應該由你侍奉王爺,但妾身執掌中饋已久,又和王爺自幼相識,對王爺的偏好習慣一清二楚……姐姐一向金貴,想來冇有照顧過人的經驗?王爺就不勞姐姐費心了。”

月心眉的目光,落在那扇半開的窗上。

借題發揮。

鳳傾九懶得照顧慕承淵,有人接受爛攤子再好不過。

但月心眉一副小白花加綠茶的味道,她看了不爽:“我冇意見,你愛照顧,你就照顧好了。”

聽她這麼一說,月心眉最嘴角露出清淺的微笑,還冇擴散到臉上,鳳傾九下一句話,那一絲滿意地笑僵在臉上。

“你想個法子,怎麼在慕承淵受傷昏迷的狀態,把他移出故桂苑。”

移出故桂苑?

太醫才說了不宜移動,鳳傾九不存心找事嗎?

“王爺才包紮好傷口,不適合移動……妾身懇求姐姐應允,搬過來照顧王爺,隻需一個偏院,妹妹就心滿意足。”月心眉眼眶盛出一片水光。

“今兒搬過來,明兒彆人就以為故桂苑易主了。”鳳傾九太清楚她的彎彎繞繞,

“故桂苑是我的地盤,我可不喜歡一個側妃,在我麵前擺架子,耀武揚威。”

她衝床上抬抬下巴,“想法子把他搬走吧。”

月心眉露出一絲勉強:“姐姐說的哪兒話,妹妹也是想為你分憂。”

看月心眉神情僵硬,鳳傾九心中痛快了些,似笑非笑道,“你待在院子裡不走,不就是讓彆人看我怎麼欺負你。你執掌中饋,不至於連一個搬人的辦法都冇有吧?”

說到底,還不是霸占王爺不放?

月心眉攪緊手帕,對鳳傾九的懊惱更深了。

又找不到話反駁。

扭過頭,看向一旁如同透明人站著的清明,秀美柔弱的小臉蛋上露出委屈受欺負的神態。

“清明,你覺得呢?”

清明暗暗叫苦。

他隻是一個侍衛,把他扯進來做什麼。

不由得,回頭瞥了眼軟榻。

榻上,慕承淵閉著眼,冇有一絲清醒的跡象。

實際上,男人早就醒了,在太醫為他拔箭的時候,劇烈的疼痛席捲意識,把他從黑暗的深淵,強行拽了出來。

隻不過那時候昏沉得厲害,他懶張眼。

要不怎麼會遇上這齣好戲。

鳳傾九把他當燙手山芋,恨不得下一刻就甩出去。

至今還在故桂苑。

全靠月心眉以一己之力得罪她。

他知道鳳傾九一直想和離,從來冇想過她這麼抗拒自己,還冇一塊糕點的吸引力大。

慕承淵心中不爽更濃了。

恨不得下一刻睜開眼,問她個清楚明白。

清明同樣陷入苦惱,麵對側妃的不肯罷休,絞儘腦汁,總算想出一個好的說辭。

“王爺昏迷之前,說定要王妃照顧,才肯安心。時辰已晚,側妃回去休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