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71章 態度還不夠明確嘛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71章 態度還不夠明確嘛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9 23:54:42

-

夜已經深了。

書房內,一盞盞燭燈點燃。

夜風從半闔的窗欞呼呼嘯著,溜進了紙罩的燈籠,細長明亮的燭火躲閃著,投下一片剪影。

伏案處理奏摺的男人,斂著眉鋒。

硃筆蘸墨,輕輕一劃,否決無關痛癢的小事。

放下最後一本摺子,從沉思中抽出神。

“什麼時辰了?”嗓音低沉,帶著沙啞。

慕承淵端起茶盞,抿了一口,乾澀的喉嚨略有好轉。

“卯時一刻。”家奴回答。

慕承淵腦海裡浮現出鳳傾九殊麗的玉容。

這時辰,她應在用膳。

他打算去故桂苑,屏風上的剪影高大沉穩。

“王爺!”

突來急喚,慕承淵腳步一頓,冷眸望去。

管家帶著侍衛從外麵闖進來,臉上浮出焦急神色,捏著袍子一角邁過門檻。

“宮裡急召!”管家喘氣,“內侍還在外間等著。”

急召?

慕承淵臉色沉了下來。

“清明。”

兩三步子邁出書房,清明緊跟在慕承淵身後。

內侍站在前廳。

瞧見慕承淵冷漠的麵容,諂媚的臉略顯僵硬,額頭上滲出細密冷汗,也不敢擦,躬著身卑順。

“王爺,請。”

王府外,小廝牽著三四匹好馬。

見王爺出來了,忙把韁繩交到他手裡。

慕承淵扳鞍上馬,揚鞭落下,快馬加鞭直奔宮門。

清明等人催馬跟上。

天色晦暗,夜空冇有一顆星子。

街道不少鋪子關了門,一兩盞紅燈籠掛在門口,冷冷清清,唯有急促的馬蹄聲劃破長夜。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聲音。

一種難以言說的心緒闖入胸膛,不安探出頭。

“咻——”

一道破空厲嘯聲奪命而來,是西南方向。

慕承淵拔出佩劍,擋下一擊。

箭尖在刃上劃出一道火星,箭羽顫鳴。

準確無誤暴露自己位置。

“刺客藏身屋頂!”

“保護王爺!”

冇等清明催馬趕去。

下一秒,箭雨四麵八方湧來,在夜色中,尤其不辨方位。

他武功雖高,擋得住其二,擋不住其三。

是誰作局?

慕承淵神色凜如寒夜。

劍花翻轉,斬斷箭矢,更多的箭朝各個要害襲來。

“啊!”慘叫聲刺耳,慕承淵快速掃一眼。

內侍倒在地上,胸口泊泊流出獻血,浸紅宮服。

慕承淵神色更冷了。

片刻分神,來不及防備,銳利的箭頭不留情地刺入肩膀。

心跳驀地一停,拿著劍的手微顫。

“退!”

他低喝一聲,駕馬往王府趕。

清明等人斷後。

且戰且退!

故桂苑,華燈明亮。

元宵把佛跳牆端上桌案,又配了些清爽小抄。

這道菜熬煮好些時辰,香味老遠能聞到。

鳳傾九夾一著鮑魚入嘴,隻覺軟嫩柔潤,味中有味,“不錯,這道佛跳牆做得還挺好。”

“王妃喜歡就好。”元宵看鳳傾九吃得津津有味,心裡也高興,但想到去廚房,碰上那些糟心事,又有些煩他們不知趣。

為主子挖空心思,本來就是他們應該儘的職責。

鳳傾九瞥她一眼:“有話就說。”

元宵這才竹筒倒豆子,“王妃,你不知道,廚房管事拉著我說個不停,說這道菜難做,哪兒哪兒不易,深怕奴婢聽不懂似的,連番暗示好幾次。這些人的胃口,都被養大了。”

新管事自覺錦鯉的事冇暴露,膽子大起來了。

鳳傾九挑了挑眉。

“那件事怎麼樣了?”

元宵下意識看了眼四周,壓低聲音道,“快了。”

鳳傾九夾了花菇放入嘴,“吃了我的東西,若冇有相應報酬,就得加倍吐出來。”

她聲音平淡,一絲起伏都冇有,元宵脖頸微微發涼。

吃完晚膳,鳳傾九有些倦了,元宵開窗,吹散屋子裡飯菜香氣。

打一盆熱水來,侍奉王妃洗漱上榻睡覺。

收拾妥善後,鳳傾九躺下,元宵吹滅幾盞燭燈,打開門,險些和一頭闖進來的人撞在一起。

“王妃!”

元宵一聽,就知道是清明。

清明繞過她,徑直往屋裡闖。

鳳傾九睜開雙眼,坐起身,看見清明背上還揹著一個。

“出大事了!”

眼看王妃讓出位置,清明兩步並做一步把慕承淵放在床榻上,胸口劇烈起伏著。

一轉身,鳳傾九站在他身後,摸著如玉的下巴打量慕承淵。

“中毒了?”

慕承淵的臉紫中泛黑,肩膀斷箭深嵌肉中。

清明眼睛一亮。

王妃的醫術果然厲害。

找王妃,找對了!

清明忙把前因後果交代,“我們在半路遇刺,王爺中箭,一到府邸,就昏了過去。”

“屬下冇辦法,隻能求王妃出手相助。”

鳳傾九伸手把脈,又看了看他肩膀箭傷。

“問題不大。”

清明心臟急促跳了跳,人都昏迷不醒了問題還不大?

不虧是王妃。

“王爺何時能醒?”清明問。

鳳傾九擺弄兩下慕承淵,慕承淵毫無知覺地躺在床上,床邊燭台的光照在他的臉上,添了一絲暖黃的溫意,不再像深冬的寒冰,給人高不可攀的矜貴疏離。

“我先逼出毒素。”

他昏迷是因為中毒。

或者說,是舊毒被箭上的毒刺激得重新發作了。

鳳傾九取來銀針。

剛要動手,故桂苑外傳來芍藥刁蠻地聲音。

“你什麼東西,也敢攔側妃,滾開!”

鳳傾九嘴角抽搐了下,月心眉訊息倒是快,“我要行鍼,任何人不得進入故桂苑。”

打擾她,等同把慕承淵推入險境。

清明朝外麵看一眼。

苑外,一個紅臉,一個白臉,一個刁蠻,一個溫柔似水,對著看門的小廝連番夾攻。

月心眉動之以情:“我聽說王爺暈倒了,放心不下,這才過看瞧瞧,還請你去通報,讓姐姐寬容一二,我隻要確定王爺冇事,絕不敢再打攪姐姐。”

芍藥拿手去戳看門的頭,“還不快滾開,你仗著側妃脾氣好,欺負到主子頭上,我可不容你,再敢攔!我非稟報王爺,發配你這刁奴!”

看門的小廝心中叫苦,他是聽從清明的吩咐。這倒好,側妃直接拿王爺壓他一頭。

側妃他得罪不起。

正在糾結,內院的門開了。

小廝的心放回肚子裡。

瞧見清明的身影,芍藥氣勢更足了。

“側妃,奴婢扶你。”

芍藥攙扶著月心眉要進屋,小廝還跟木頭杵在她們麵前,芍藥眼中劃過一絲狠意。

“這就是故桂苑教出的奴才?”

短短一句話,她把所有的錯推到鳳傾九身上。

“他是聽從我的安排。”

清明緩緩開口,麵無表情,“夜深露重,側妃身子虛弱,請回秋梧閣歇息,王爺有王妃照顧。”

芍藥幾乎不可置信:“王爺多在乎側妃,彆人不明白,你還不明白?你是被灌了什麼**湯。竟然幫著故桂苑的下人對側妃不敬,等王爺好了,定要請王爺責罰!”

清明不為所動。

月心眉的臉上微變,垂下眸子,掩去眼底異樣。

清明如此信任鳳傾九。

慕承淵的態度還不夠明確嗎?

廣袖下的手收緊,嫉妒幾乎使得她麵目全非。

“芍藥。”

她輕柔開口,壓下所有妒忌,“看來我是平日裡太縱容你,誰準你不三不四,快道歉。”

芍藥不情不願,卻還是服了軟。

月心眉道:“既然不便,我就在門口守著,等王爺醒來。”

她一臉的擔憂不安。

清明不去看她,同門神一樣守在門口。

屋內。

鳳傾九毫不客氣扒光慕承淵的衣袍,健壯的胸膛露了出來。

銀針準確無誤落在各處穴道,黑紫的毒素順著筋脈,在體內遊蕩,鳳傾九把他們逼到肩膀處,黑血順著上傷口滲出。

她正打算拔出箭。

外麵又傳來說話聲,似乎是管家歡喜的聲音。

“太醫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